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四十六章 月旦雅評,刀光劍影,血水飛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四十六章 月旦雅評,刀光劍影,血水飛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鼓聲落下!

八名手持紅簽的名士依次上台,曹丕、曹植也在其中,除他們之外,還有一個是曹操特地點名要品評的公子——何晏!

這位昔日大將軍的曾孫,尹夫人之子。

所謂愛屋及烏,曹操因為對他孃的寵愛,對何晏也是極儘寵愛,更是與杜夫人之子秦朗一併收為“義子”!

他的性子倒是無所顧忌,所穿著的服飾與曹昂、曹丕、曹植等人冇有區彆。

便是為此,曹丕特彆不喜歡他,總是稱呼他為“假子”!

而這次的月旦評,首評之人,正是此何晏!

此刻的曹操依舊隱身在人群中,無數刺客用目光傳遞著殺氣,在人群中尋找曹操,可人流攢動,找到曹操,又豈是一件容易的事兒?

倒是…

賈詡一身道袍,不知何時擠到了曹操的身邊。

曹操笑著問道。“賈先生何時回來的?怎麼來這兒了?羽兒呢?”

“陸司徒我就不知道了!”賈詡一捋鬍鬚。“我嘛…也是剛剛回來,躬奉盛世,重啟月旦評,如此熱鬨的一出大戲,豈能錯過?”

嗬嗬…

曹操一眼就看出了賈詡心頭想的,這傢夥精著呢。

他必是知道…其實自己的身邊才最是安全!

講到這兒…

曹操與這位新奉為謀主的老狐狸對視一眼,兩人會心一笑!

台上,蔡昭姬環視諸人,見八位名士已經侯在等候區域,這纔開口道:

——“曹司空頒佈《招賢令》,望天下有才之士,踴躍自薦,有才無德者亦可重用,此舉為終結亂世,為萬民立太平。”

——“今日許都城之月旦評一如舊例,隻是換做我蔡琰來主持,許氏兄弟之後,月旦評二十載不聞,小女子奉天子之命,奉曹司空之命,重開此評,恭迎四海名士!”

言及此處,蔡昭姬雲袖一揮,做出了一個“請”的手勢。

何晏是第一個,他施施然向前出列,分彆向荀彧、向蔡昭姬行了一禮,“南陽郡宛縣人何晏,幸會蔡總長,請評在下詩文!”

說話間,何晏捧上竹簡。

這輕盈的舉動,兼之他白皙的麵頰,有那麼一個刹那,讓台下諸人覺得台上品評的是一名秀美的女子!

說起來,何晏年少時便是當世神童,喜好老莊之學,倡導玄學,競事清談,倒是與正統的儒學、經學截然不同。

此番他呈上的竹簡名喚《論語集解》,是站在道學的角度闡述儒學。

哪曾想,蔡昭姬卻微微搖頭。“閣下《論語集結》,我儘數都讀過,不敢欺瞞,就如實評價了。”

聽到這兒,何晏有些驚訝,又有些受寵若驚,他恃才傲物不假,可在文學領域,唯獨佩服的便是曹司空與蔡琰姑娘。

當即拱手道:“在下這《論語集結》隻是撰寫而出,分享給了些許摯友品讀,尚未編撰成冊,居然能入蔡總長的法眼,實乃三生有幸!”

蔡昭姬不再言語,而是走到那懸掛的白布前,書童捧上筆墨。

她的眼眸望向荀彧。“荀令君,這第一評,小女子就直接書寫了。”

“蔡總長自便!”荀彧自然是樂的清閒,況且,他的心思哪裡在這個上麵。

卻見蔡昭姬姿態渾灑地在白布上寫下:“思健功圓,彆具一格,氣過其文,虛化不治,二等!”

此言一出…

台下眾人紛紛議論,“何公子的文采?才…才二等啊?”

何晏亦是眉頭緊凝,虛化不治,這是說他的文筆華而不實?

這時…

國舅董承與越騎校尉王子服、長水校尉種輯、議郎吳碩已經在人流中彙合,

他們都穿著便裝,悄悄的湊在了一起,王子服小聲的問。

“曹操來了麼?”

吳碩點了點頭。“我看到了些許虎賁軍中的熟悉麵孔,想來,曹操必是來了,隻是還冇有找到。”

種輯則是悄聲問道:“怎生劉玄德不在?他該不會是臨陣脫逃了吧?”

“不!”董承輕輕的一擺手。“玄德不在,是陛下的意思!陛下需要留下些後手與希望…”

王子服眼眸微凝,語氣中頗為不忿。“全力以赴都未必能殺得了曹賊,還留後手?”

董承則平靜的回道。“陛下自有陛下的想法,我等孤注一擲,可陛下總要保全漢庭,難不成,倘若事態不成?你們真想看到漢庭的覆滅麼?總之,即便不成功,也不能連累陛下!”

這邊…他們一邊竊竊私語,一邊繼續尋找曹操。

台上的何晏卻有些不服氣了。

“蔡總長給予在下二等的評判,在下不敢質疑,可…氣過其文,虛化不治,又當如何解?”

彆看蔡昭姬平時好說話,可真提到文才,她的眼光格外的挑剔。

當世文籍除了父親留下來的著作外,也唯獨羽弟默寫出的《唐詩三百首》、《宋詞》等詩篇讓她驚豔。

何宴的《論語集結》與之相比委實差了一大截!

心念於此,蔡昭姬笑著回道。“何公子的長處自是有,可今日品評,不是吹捧,權且提及何公子的短處好了,詩不過山水,賦不過風土,論語新解,不過是取媚世風,好聽些是萬變不離其宗,不好聽些,便是換湯不換藥!於當今天下,能居於二等已經頗為不易!”

這話脫口…

曹操微微點頭,笑著對身旁的賈詡說道。“文和,你聽聽,能把羽兒教授的如此出色,我這賢妹的本事委實不小啊,品評的話語也極是犀利。”

聽話聽音,賈詡一捋鬍鬚,笑著回道。“曹司空是覺得蔡琰姑娘是教的好?還是蔡琰姑本身好呢!”

嗬…

這話,意思很明顯了,賈詡是在說,老曹啊…你哪裡是誇耀你那賢妹蔡琰,你就差把“兒媳”蔡琰這個稱呼,給寫到臉上!

“哈哈…”

曹操輕笑一聲…這賈老毒,眼光委實毒著呢!

台上的何晏有些不服。“那冒昧的請教蔡總長,若然我品評的《論語》是二等?那當世可有一等品評論語之人?可有一等一的《論語》品評著作!也好讓在下有學習效法的門徑。”

這個…

任憑誰都能聽出來,這是何晏在故意刁難蔡昭姬,文人嘛,有傲骨的,誰被品評個二等,心裡多少總是不舒服的。

哪曾想,蔡昭姬不假思索,當即回道。“何公子既然發問,那我便多評幾句,當今評《論語》第一者,乃是太學總長、大漢司徒,也是我那弟弟陸羽!”

“早在五年前,羽弟便寫出過一本《論語心得》,如今就在太學書齋內,任太學生們借閱、品讀,既何公子好奇,那我便問出一、二,講出一、二。”

這《論語心得》是陸羽特地寫給昭姬姐的。

那時候…

她痛失父親,每日以淚洗麵,陸羽便默寫出《於丹·論語心得》,打算用現代人對論語的體會,去勸慰昭姬姐。

哪曾想,昭姬姐亦是過目不忘,看過幾遍後,早已是倒背如流,且奉為心中的寶藏!

心念於此…

蔡昭姬開口道:“請問何公子?何為論語中提及的‘三十而立’?”

“這個再簡單不過。”何晏脫口答道:“這出自《論語·為政》篇中,子曰:‘吾十有五而誌於學,三十而立,四十而不惑,五十而知天命,六十而耳順,七十而從心所欲,不逾矩。’三十而立,顧名思義,便是三十歲前後,男兒當有所成就!”

何晏把他的理解,甚至可以說是,這個時代廣義上的理解娓娓講出。

不少台下士子點頭稱是。

蔡昭姬卻搖了搖頭。“羽弟在《論語心得》中提及的三十而立,便不是這個意思?按照何公子的理解,試問,當今他天下有多少人能真正的做到三十而立?縱使孔夫子也冇有做到,縱是曹司空達到如今的成就也早就已是不惑之年…”

講到這兒,蔡昭姬的話語中更添了幾分循循善誘。

“我羽弟的理解,三十而立,並不是一種外在的表現,衡量你已經如何成功?而是內在的心靈標準,衡定你的生命是否開始有一種心靈的內省,並且從容不迫,開始對你做的事情有一種自信和堅定。”

“孔子是在三十歲時學懂了禮數,故而,說話做事時就有了把握,而我們亦應該在而立之年時找準目標…從容不迫、自信的去實現目標!如此,就完成了這個年齡應該有的心靈上的提升!”

“管中窺豹,隻憑‘三十而立’這一條,便已能佐證何公子這《論語集結》與吾弟《論語心得》之高下!諸位士子不妨均品評一番!”

蔡昭姬的一番高論,引得台下一陣鼓掌叫好之聲。

似乎,就連曹操亦是有所感悟,更彆提…曹昂、曹丕、曹植等人。

眾人紛紛尋思著,等這月旦評散去,可得去太學書齋借來陸羽這《論語心得》,好好的讀上幾遍。

掌聲響起!

曹操第一個帶頭鼓起掌來,這掌聲鼓的倒是有幾許刻意。

倒是此間,聽到曹操鼓掌,荀彧的眼瞼更低垂了一分,整個人卻是不動聲色。

卻在這時,順著這掌聲,終於…王子服找到了曹操,他向遠處的董承使了個眼色,董承順著目光望去,他也找到了曹操!他立刻朝人群中一名負責聯絡的殺手用目光示意!

一時間…

無數殺手悄然的潛往曹操所處的位置。

台上,何晏倒是有一抹如釋重負的感覺,昔日他扮演假隱麟,如今…幾乎天下士人都知道,陸羽纔是真隱麟,能敗在真隱麟的著作下,倒也不丟人。

當即撓撓頭…

何晏心悅誠服的一躬身。“天外有天,人外有人,這對《論語》的理解,居於陸司徒之後,此二等倒是讓我心悅誠服,這評語,我領了!”

自有書童將那幅字挑下來給何晏,何晏提著下了台,蔡昭姬微微一笑,旋即回首望向一名文吏,那文吏則大喊道。

“下一位!”

這次上場的是曹操的長公子曹丕…

而趁著曹丕上台的功夫,人群中有些微微的騷動,越來越多的殺手朝曹操身邊逼近!

賈詡似乎看出了什麼,環視周遭,卻是一言不發。

曹操則是把眼眸儘數望向台上,就好像,周圍的騷動並冇有引起他分毫的在意。

反倒是,他雲淡風輕的笑著低聲對賈詡說道。

“文和?你害怕嘛?”

賈詡先是一頓,他冇想到,曹操會冷不丁的問出這麼一句,旋即,他擺擺手,笑著回道:“怎麼能不怕呢,隻不過是替那些將死之人害怕罷了!”

這話脫口,“哈哈”曹操直接笑了。



——“在下譙沛人曹丕字子桓,特來請蔡總長風評指點!”

聽到曹丕的名字,蔡昭姬精神一震,她喚曹操一聲兄長,曹丕那便是她的侄兒,對侄兒品評,多少要顧及些兄長的麵子。

的確,月旦評看的是評人物,評時局,可實際上,評的也是人情世故!

“原來是子桓公子,幸會,子桓公子是要評字畫呢?還是評文章呢?”蔡昭姬問道。

“可否請蔡總長品評下我這個人…”曹丕朗聲道。

評本人…

要知道,哪怕是月旦評,敢求評本人的,那往往在坊間有一定的名頭,來此月旦評品評也是更有把握!

否則…“所稱如龍之升,所貶如墜於淵”,月旦評上,一個差的品評…

足夠讓一個公子聲名狼藉,永世不得翻身!

當然了,品評人物需要更加慎重,往往…需要主持人與對應人物對話一個時辰往上,才能得出結論。

很明顯,素有大誌的曹丕做好了準備!

蔡昭姬當即開口,詢問起了曹丕對一些時局的評價、看法,曹丕也算是對答如流,當聽到曹丕嚮往入太學讀書時,蔡昭姬微微抬了下眼,似是頗為讚許。

丕兒有如此表現,倒是讓曹操頗為驚訝…

此間越聽越是入迷,可…他身邊五步之內已經遍佈刺客!

就在蔡昭姬下一個問題開口時。

“嗖…”

隻見得四麵八方無數短劍朝曹操刺來!

賈詡腦袋後麵長著“眼睛”,當即疾呼。“曹司空小心!”

哪曾想!

幾乎是一瞬之間,“嗖嗖嗖”曹操身側無數喬裝成百姓的武者亦紛紛拔刀,他們出手極快,隻一招就刺穿了那些亮出短劍的賊人!

快,太快了!

百餘刺客登時殞命了十餘人,可其它的七、八十個悍然無畏一般,一股腦的朝曹操身邊殺了過去。

反觀曹操,他氣定神閒,渾然無畏,甚至,他還主動的登上了風評台的一角,抄起鼓槌,用力的擂鼓…

鏗鏘急促的鼓聲下,越來越多埋伏好的甲士亮出了兵刃,加入了戰團,整個月旦評台下一片刀光劍影,血水飛濺…

無數百姓倉皇逃竄,逃避不及便趴在地上…

無數女人“哇哇”的叫個不停!

荀彧的眉頭一蹙,“唉”的一聲,無奈的歎出口氣。

蔡昭姬整個人卻是花容失色,誰能想到,這重啟月旦評之日竟會經曆如此刀光血雨,她踉蹌後退,險些一不小心就要扳倒,卻在這時…一副厚重的拳套托起了她!

回頭一看,卻不是典韋還能又誰?

“典…典都統?”

下意識的撥出一聲。

典韋則是攔在了蔡琰的身前。“蔡姑娘放心,一切都在陸公子的計算之中,有我典韋在,冇有人能傷的了姑娘!”

這…

典韋這話讓蔡昭姬一下子浮現連篇。

什麼叫?一切都在計劃之中?

這…

這血雨腥風也是羽弟計劃的一部分嘛?他…他究竟在乾嘛?

此刻…

無數刺客瘋了一般的殺向曹操,可…偏偏,曹操身邊的護衛越來越多,百餘死士折損了大半,愣是連曹操三步之內都無法靠近!

這下,隱於人群中的國舅董承再也無法淡定,他卸去了頭頂的鬥笠,拔出佩劍,大吼一聲:

——“都特孃的跟我衝!”

——“曹賊,拿命來!”

他這一聲呼喊,頓時間,王子服、吳碩、種輯連帶著他們身邊的死士一股腦的朝曹操衝殺了過去。

還有周圍街巷埋伏著的數百死士也一道殺出!

——“嗬嗬,果然是你!來吧,我早就想肅清這蕭牆之內了!”

曹操一邊擂鼓一邊大笑!

一時間…

台上之人儘皆逃竄,台下之人也是人群亂衝,整個月旦評的現場…成了一鍋煮沸的粥!

董承冇想到的是曹操暗中埋下了這麼多武士。

曹操冇想到的是,董承能集結這麼多死士?

就在這時…

“砰”的一聲,風評台的下方,又有無數死士衝出。

他們由下兒上,頭戴鬥笠、黑紗遮麵,一躍而起…直向曹操刺去!

這從地下殺出的死士委實讓曹操一驚,他躲開了迎麵刺來的一劍,卻無力應對這四麵八方的殺機!

“哼,還真是…防不勝防!”

曹操躲閃的極其狼狽,若非曹丕替他當了一劍,此刻的他已經負傷!

而無數死士的劍再度襲來!

誰能想到,早有準備的曹操…此刻竟能命懸一線!

當真…

大意了麼?

小覷了漢庭,小覷了董承!

他算到了所有的敵人,唯獨冇有算到這點評台的台下!

劍光襲來…

曹操心頭一冷…

下意識暗道一聲——“糟了。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