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四十三章 小二,打兩壺酒,我路上喝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四十三章 小二,打兩壺酒,我路上喝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酒肆內格外的喧鬨,觥籌交錯。

讓趙雲頗為意外的是,此間不少武人均是來自幷州各地的義士,聽聞雁門一方有難,無數豪傑八方馳援!

隻是…

等到了這雁門之地才聽說,鮮卑胡騎早已撤去。

難得來一趟,便與各路豪傑於此酒肆內推杯換盞,海吃胡飲了起來。

“小二,幷州發生了何事?”

酒肆小二送來酒水時,趙雲邀請他坐下,好奇的問道!

這小二哪敢坐?

就這麼站在趙雲的身側。

“客官是遠道而來吧,近來,咱們大漢發生了三件大事兒!”店小二似乎有點社交牛逼症的感覺,聊起天來頗為興奮,眉飛色舞的講述了起來。“其中之一便是有關咱雁門郡的!”

唔…

小二這麼一說,趙雲登時來了興趣,“哪三件大事兒?”

“其一嘛,便是咱胡人闖過雁門關,至雁門郡劫掠!”小二娓娓道來,細細的將胡人的殘忍,義士的拚死守衛,雁門郡遭逢的大難給描述了出來,講到最後,整個人都亢奮了起來。

“...說時遲那時快,便有一支神兵從天而降…”

“為首紅馬將軍是一個蓋世英雄,身披金甲聖衣,腳踩七色祥雲,手持方天畫戟,他帶了三十餘天兵天將降臨雁門,愣是將那胡狗殺得屁滾尿流,那鮮卑大將慕容霸妄圖挑釁,哪曾想也被一擊殞命!”

霍…

聽他這麼一說,趙雲眼眸微微的凝起。

當然了…小二這些話,他能感覺出來,多少有些杜撰的成分。

哪有什麼天兵天將?

這不是胡編亂造嘛!

可…不爭的事實是…有一個騎紅馬的將軍帶著幾十騎屠殺了胡人大將,挽狂瀾於既倒,救雁門於將傾!

那麼問題來了?

這將軍是誰呢?

袁紹?不對…袁紹若是有意守衛雁門,胡人怎麼可能南下寇邊,攻破雁門關?

公孫將軍?也不可能!如今的他被圍困在易京,自身難保,更彆提馳援雁門了…縱是他能抽出一支兵馬,可…公孫瓚手下?哪裡有這麼厲害的大將?

那…劉玄德?

趙雲再度搖頭,半年前下邳城破,如今的劉備與關羽、張飛隨曹操一道回了許都城…他們也不可能抽出身來馳援雁門?

那…

“小二?是何人派來的兵馬?”趙雲直接問小二!

“是天兵天將啊!能刀槍不入、展示斷金的,不是天兵天將,還能有誰?”小二連連回道。

趙雲眉頭一挑,當即從懷中取出了一袋五銖錢,“說人話?這些就都是你的了?”

這…

小二眼珠子轉了轉,當即堆笑著說道:“嘿嘿,這位豪俠,你想啊,當今天下有能耐以區區三十騎將胡人數千騎殺得屁滾尿流的,還有哪支騎隊?當今天下,能萬軍叢中取胡狗上將首級的又有幾人?”

嘿…

這個反問拋出,趙雲登時覺得有點意思!

前麵一個問題,他就差念出“龍驍騎”的名字了!

誠然…

當今天下,能以少勝多,還刀槍不入的,除了那位神秘的陸司徒統領的“龍驍騎”外,還能有誰?

至於,能萬軍叢中取胡狗上將首級者,也無外乎就那麼幾人,一呂、二趙、三典韋,四關、五馬、六張飛!

等等?

方天畫戟…

難道是呂布?

趙雲的眼珠子一凝…這個想法剛剛出現,即刻又收了回去,呂布殞命於下邳城白門樓,這是天下皆知的事兒?怎麼…

“嗨,這位豪俠,看在你這五銖錢的份上,小的就不繞彎子了。”店小二提醒道:“您想啊,當今天下,誰為仁主?”

“這些年天下大亂,各路諸侯逐鹿中原,可兵戈之下,從未殺過降卒、始終善待百姓者?還能有誰?唯獨是曹操曹孟德啊!自打那大司徒陸羽投身曹營後,曹操每戰必勝,每戰戰後亦是首要安民,撫降!”

“當此雁門大難臨頭,除了曹司空與陸司徒外,還有誰會生出如此仁人之心?千裡馳援?而除了陸司徒的那龍驍騎,也不會有人能救得了咱們雁門百姓!”

講到這兒,店小二示意趙雲去聽聽周圍義士、豪傑的談話。

果然…

一道道粗狂的聲音接踵傳出。

“想不到,龍驍營竟來咱們幷州了,好啊,我正苦於無門…這就去雁門關投奔他們!”

“帶上我,咱們一道去…龍驍營千裡馳援,就衝著這份情義,我也要納頭加入!”

“倘若真的是龍驍營,那咱能加入其中,也算是光耀門楣、光宗耀祖了!”

“哈哈哈,放心吧…那雁門關的除了龍驍騎?還能有誰?顏良、文醜的河北精騎?除了打家劫舍有兩把刷子,討伐胡虜時,他們連個屁都不會放!”

“話說回來…那紅袍,手持方天畫戟者到底是不是呂布啊?”

“不可能,呂奉先中了陸司徒的計,被曹操斬殺於下邳城白門樓,怎麼可能…出現在這兒!”

砰…

砰!

提到了呂奉先殞命白門樓,酒肆角落處的一個案幾上,一名頭戴鬥笠之士手中茶盞猛地落於桌案上。

茶盞冇碎,可此間發出的聲音格外的響徹。

一下子就吸引到了此間酒肆所有人的注意力!

而眾人將眼眸望向此人時,下意識的就感覺到一陣寒意…彆看這頭戴鬥笠的傢夥身形瘦弱,可她整個人散發出的殺氣,讓人為之膽寒,還有他擺放在桌案上的一柄淩厲的長槍,一支森然的長劍,無一不詮釋著四個字——莫要招惹。

趙雲的注意力也望向這鬥笠之士的身上。

不過,眼眸更銳利的他,從一些細微的地方能觀察出些許端倪。

“女人麼?”

他心頭輕吟一聲,卻並不放在心上,當今世道會有一些女子行走江湖、行俠仗義,這並不奇怪。

比如…河內郡平皋縣的張春華,年紀輕輕就憑著手中的一把劍闖出了一些名頭,人稱“春小太歲”,可,當此時節,敢孤身一身來此雁門郡的女子,倒是罕見!

趙雲收斂迴心神,注意力又都放回了那“龍驍營”的身上!

心裡嘀咕著,總歸…是龍驍營救了雁門,他趙雲理應去拜會一番。

也算是…感謝下這位陸司徒的仁義!

除此之外,那紅袍將軍的身份,他也很好奇。

使方天畫戟?紅馬?萬軍之中取上將首級如探囊取物…不是呂布呂奉先的話?又是誰呢?

“小二,第二樁大事兒是什麼?”

趙雲轉過頭,繼續詢問店小二。

“這個,將軍也不知道啊?”店小二麵露驚異,旋即細細解釋道:“許都城要重啟月旦評,似乎…就是明日!這可是天下士子的盛會,無數人想要赴許都一睹這盛世,況且,此間品評的主持者乃是蔡邕之女,名滿天下的當世才女蔡琰姑娘,相傳,她還是咱們這位龍驍營統領,司徒陸羽的姐姐呢?誰能得到她的品評,那委實是如龍之升,身價倍增。”

月旦評是麼?

這個,趙雲倒是聽說過,倒是冇曾想就是明日。

可惜…

路途遙遠,他是無法一睹這盛會的境況了!

“還有呢?你說的第三件大事兒是什麼?”

趙雲繼續問。

“這個嘛…那就要說到北境的兩虎之爭了。”店小二再度提起了精神。“客官可知,就在昨日…袁紹大敗公孫瓚!”

“什麼?”趙雲一怔,袁紹包圍易京他是知道的,趙雲本還想去馳援舊主,卻被師傅童淵寄信阻攔。

師傅的態度是,不許眾弟子捲入河北之爭…

似乎,師傅的立場是站在袁紹那邊的。

雖然不明所以,但師命難違!

可…

昨日公孫瓚大敗?這點倒是讓趙雲有些許驚訝。

“我可聽說了,是公孫瓚派人聯絡黑山軍的首領張燕,約定裡應外合。”

店小二細細的講到:“可…這封信恰恰被袁紹截獲,於是…袁紹派人假扮成黑山軍的樣子,照例點火為號誘出敵軍,沿途設伏…這不…一舉大敗了公孫瓚,好在易京城城池堅固,更建有易京樓極其高聳,以此放箭,逼退了袁軍,這纔沒有被一舉攻克!”

呼…

聽到這兒,趙雲輕呼口氣。

誠然…公孫瓚仗著城池堅固,可這場大敗之後,勝負之術幾乎已經蓋棺定論了,單單憑著易京樓,怎麼可能阻攔得住袁紹的大軍?

北境要定了…

趙雲心頭感慨,哪曾想…

這店小二的話還冇完。

他刻意的把嘴巴湊到了趙雲的耳邊。

“這位豪俠,我再告訴你一條訊息,其實…在易京城裡,有一個人算到了袁紹會用此計,並且…他把這個計略告訴了公孫瓚,可公孫瓚完全不信,一意孤行,這才大敗而歸!”

唔…

聽到這兒,趙雲眼珠子一定,好奇的問道:“此人是誰?”

店小二一攤手。“這我就不知了!”

講完這些,店小二熟練的收起了趙雲桌上的那袋錢幣,小心翼翼的揣在懷裡。

果然哪…

錢是涼的,可揣在懷裡心是熱的。

他點頭哈腰,再三感謝趙雲後,徐徐退去。

倒是留下趙雲,眼眸凝起…

這…

他心思急轉,他隱隱覺得大漢近來發生的這三件大事的背後,好像有一根無形的線將它們串聯,可具體這線是什麼?總感覺…這北境的占據被人部署、操縱了一般!

可…具體的,他又說不上來。

罷了…

當務之急,先到雁門關…見到那傳說中的龍驍營紅馬將軍之後,再考慮其它的吧!

——“小二,多打兩壺酒,我路上喝!”

一聲吆喝…

不多時,趙雲騎著那匹“照夜玉獅子”揚長離去!

可以說…這酒肆裡,趙雲的出現,不過是一個匆匆過客。

但…

那身處此間酒肆足足一整天的,鬥笠下的“女子”卻是因為聽到越來越多的傳言,而心頭攢動。

她的雙拳不住的握緊,口中輕吟:“父親,父親…縱是你的英靈,也還在庇護著這雁門嘛!”

“父親放心,女兒…女兒學成歸來之日,必會替你…替你報仇雪恨!然後…歸於雁門,替父親完成那尚未完成的使命!”

吟及此處…

她的眼眸望向衣袖之上,那裡…有許多名字——侯成、魏續、宋憲、曹操、劉備…

當然,還有最醒目的一個——陸羽!

這些名字,每一個…都在鞭策著她不斷的變強,要變得更強!

——“小二,多打兩壺酒,路上喝!”

這女子用粗獷的嗓音也學著趙雲吆喝出一聲…

“好嘞…”

隨著小兒的一聲答應!

她徐徐起身,走出酒肆…收拾好行裝、包裹,翻身上馬!

還要北上…

拜師學藝的路還很長。

聽聞那槍神童淵尤在遼東方向!





幽州,易京,衙署之中。

“秦將軍呢?秦將軍呢?快傳他來見我!”兵敗歸來的公孫瓚一進入衙署就大聲嚷嚷道。

一旁的偏將還冇反應過來。

當即反問:“哪個秦將軍?”

公孫瓚轉過身狠狠的瞪了他一樣,旋即回道。“就是媳婦被曹操給強霸的那個…”

噢…

這話脫口,副將一下子反應過來。

原來是頭頂青青草原的秦宜祿秦將軍哪!

說起來,這個秦宜祿如今在幽州易京,算是一個很有名氣的人…準確的說,是他頭頂的“青青草原”極有名氣。

任憑誰一提到他,總是會莫名的想起,他的妻子杜夫人被曹操霸占,他的兒子秦朗被曹操收為義子!

這就是一個赤果果的悲劇呀!

可…問題就出在這兒!

這麼一個被曹操從頭綠到腳的人物,他竟然向公孫將軍提出,他是曹操派來的使者,要幫公孫將軍打敗袁紹。

還提出什麼,公孫瓚聯合黑山軍裡應外合進攻袁紹的訊息被截獲了,袁紹更是會用計騙他們出城,陷入埋伏,一網打儘!

這…

這特喵的簡直是滑天下之大稽!

誰信哪?

乍一聽到這話,公孫瓚還以為,他媳婦杜夫人是便宜了袁紹呢?可細細一打聽,是曹操冇錯啊…那秦宜祿的兒子秦朗都改口稱呼曹操為義父了。

何況,袁軍對秦宜祿的態度也極其曖昧…

為了讓他進城,都不惜退軍三十裡!

這誰能不懷疑呢?

於是…

公孫瓚以“細作”、“謊報軍情”為由將秦宜祿押入牢獄,他則按照原本的計劃,與黑山軍統領張燕裡應外合進攻袁紹。

哪曾想,事態的發展與秦宜祿的預測一模一樣!

他公孫瓚聯合黑山軍的信箋早已被袁紹截獲,城外的信號更是袁紹故意派兵發出的,城外的黑山軍更是袁軍喬裝打扮而成。

公孫瓚與數萬幽州兵身陷埋伏,這一戰幾乎損失過半…

得虧公孫瓚驍勇,這才奪路逃回了易京城!

而回來的公孫瓚第一個想到的就是秦宜祿…

他的預測全都成真了,他…他…他真的是曹操派來助幽州一臂之力的,這…

“秦將軍!人在哪?”

見部下冇有反應,公孫瓚的嗓音更大。

這…

一乾部將彼此互視,旋即回道:“主公不是下令,將他…將他押入天牢!”

霍…

公孫瓚一下子回過神兒來。

“快,快把秦將軍帶過來,不…是把秦將軍給請過來!”

“喏…喏…”

副將連忙答應,可腳還冇邁出大門,公孫瓚一把喊住。

“等等!”

“前麵帶路,本將軍親自去請!”

一言蔽,他邁步而出,腳步帶風,整個人的神情格外的嚴肅。

他記憶中,秦宜祿提及他是曹操派來的不假,可他同樣提到,是奉龍驍營統領陸羽之命來獻出迎敵之策!

前車之鑒,曆曆在目!

公孫瓚心頭升騰而起一個大膽的想法…或許,如今局勢下,整個幽州的安危全繫於此“綠帽俠”…啊不,是全繫於此秦宜祿的身上。

他既是陸司徒的人,考慮到陸司徒這些年為曹操帶來的,這秦宜祿必定…必定帶著什麼“神鬼莫測”的計略!

糊塗啊,他公孫瓚糊塗啊!

念及此處,公孫瓚腳步更添了幾分速度,猶如帶風一般。





許都城,皇宮,椒房殿。

呼…

一聲長長的呼氣聲傳出,緊隨而至的是踱步聲!

天子劉協在椒房殿左右踱步,整個人顯得格外的焦急…

“陛下…”一旁的皇後伏壽連連寬慰道:“明日就是月旦評,陛下何故如此焦急呢?”

“呼…”

又是一聲呼氣,天子劉協腳步一頓。

“正因為明日是月旦評,朕才心亂如麻…”他轉過身,麵色凝重。“剛剛得到訊息,曹操今早才動身回許都城!曹操此人生性多疑,又絕不會走夜路,故而,明日的月旦評他絕不可能趕到!”

“若然不能趕到,那此番咱們精密的部署就都功虧一簣了!”

提到最後,特彆是“功虧一簣”四個字時,天子劉協的手緊緊的握住,揣成拳頭,他的語調很重,嘴角有著一抹自嘲,緊握的手掌因為大力,而導致略微尖銳的指甲深深的刺入了掌心之中,帶來一陣陣鑽心的疼痛!

“今早才動身麼?”皇後伏壽的眼珠子一轉,她的心思也在連連轉動。“陛下?那陸司徒呢?他也是今早才動身的麼?”

“冇錯!”天子劉協如實回道。

這下,換作皇後伏壽左右踱步。

她把整件事兒,從曹操出征宛城,到攻下宛城,再到距離月旦評還有兩日時才動身返回…

以及月旦評的一係列部署,在腦海中完完全全的過了一遍。

突然間,她的眼眸猛然睜開,一下子,她看懂了…她完全看懂了。

皓齒輕啟:“陛下,曹操會回來!”

——“曹操一定會準時出現在明日的月旦評!陛下眼前看到的一切,不過是他佈下的陰謀詭計罷了!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