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三十八章 霸人妻女,讓曹阿瞞身敗名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三十八章 霸人妻女,讓曹阿瞞身敗名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雁門失陷已經過去了整整一天,哀鴻遍野,死傷無數。

為了能多抵擋住一些時間,那些由義士組成的將士,無一不是以命相搏…

破關之後,將近千餘義士留了下來,與數以萬計湧入雁門的胡人進行著最後的巷戰。

如今…

這千餘人,還活著的,唯獨包括“老李”在內的這幾十人,誰能想到,他們究竟經曆著怎樣的死戰!

“噠噠噠…”

馬蹄聲越來越響…

眾人發現這群騎士的眼神,一個個都格外的淡漠,似乎…眼眸中存有的是唯獨那無窮的殺意,讓人不寒而栗。

相比較而言,那個為首騎紅馬、帶著麵具的將軍,目光中卻多了幾許複雜,像是…他迷失了一些什麼,又試圖在找尋回來一些什麼。

“哼…還有漢軍?”

“不自量力…”

“抓住他們,老子一個個割了!慢慢弄死他們!”

胡人尚武,鮮卑人更甚,他們也不是什麼善茬,見敵人襲來,當即酒醒了大半,一個個拔出彎刀就要去戰!

“找死!”

“哼…”

一名胡人中的小頭目當即翻身上馬,就迎了上去!

兵對兵,將對將。

一對一的話…

他有足夠的自信,漢人能打的太少了。

“嗬,憑你?也配?”

呂布冷笑,手中的方天畫戟已經掄了出去,他的武技本就是無雙,從小又在雁門長大,對胡人的特點再熟悉不過,一戟劈落,砸向的便是胡人短刀無法格擋之處!

這小頭目驚覺不對,趕忙側身閃避。

怎奈…

呂布早已預判到了他的預判!

“蚍蜉撼叔而已!”

旦夕之間,呂布的方天畫戟從豎劈轉為橫掃…

用過方天畫戟的都知道,這玩意操作起來難度極大,當世之人能如呂布這般肆意轉換攻擊方式的太少了!

鏗…

鏗!

黃昏中,這個小頭目隻覺得瞳孔一縮,心猛地一緊,無數汗珠滴落而下!

就在眾人凝眉細看時,一道血線自他的腰身處爆噴而出…

“嗚哇…”

整個人,連人帶鎧甲,竟是被這方天畫戟劈成兩半

橫腰截斷!

咚…

咚…

兩聲低沉的響動,他的上半身與下半身分彆栽倒而下,這小頭目的眼中尤自驚愕不已!

快…

太快了,許多人還冇反應過來,方天畫戟已經開始新一輪的收割!

無雙武技的呂布…

矯健迅捷的赤兔馬。

精鋼鍛造的方天畫戟,還有那…“刀槍不入”的神甲,呂布本就無雙,如今配上陸羽贈予他的這套裝備,儼然…已經不止是無雙那麼簡單,而是…無敵!

在他的帶領下,三十餘龍驍騎就如同砍瓜切菜一般,愣是將這街巷裡將近百餘之眾的胡人儘數屠戮!

這些胡人在呂布與龍驍騎的麵前,宛若是小孩子一般,他們的武技,他們的裝備…如何能與威震天下的龍驍騎媲美,哪怕隻是區區三十餘騎!

整個場麵…

宛若死神在無情收割著生命一般。

“這…這也太強了吧?”

不少被吊起的義士下意識的倒吸一口涼氣。

胡人的悍勇與不怕死,他們都見識過,與他們相比…莫說是這些自行組建的義兵,就是裝備精良的官兵在此,也是敗少勝多。

大漢境內諸侯是兵強馬壯…

可鮮有諸侯…會把精力放在抵禦異族入侵上,昔日的韓馥如此,今日的袁紹如此,這也是胡人每年寒冬之際都要南下入侵的原因。

以往…

還有公孫瓚的三千白馬義從,鎮守邊陲,殺得胡人不敢寇邊…

但…

他們被袁紹的先登營剿滅,如今消失已有三年之久。

又有多少人會記得,昔日…在雁門關,還有這麼一支騎兵,殺得胡人為之膽寒,殺得胡人不敢南下牧馬,不敢彎弓抱怨!

——呂布呂奉先!

他率領的幷州狼騎…便是這雁門關,是這幷州邊陲之地的守護神!

“好…好啊!”

老李熱淚盈眶…他整個人都在顫抖著,這是因為激動。

因為…那騎紅馬、手持方天畫戟者太像昔日的呂奉先了!

不是無雙飛將呂布,而是九原呂奉先!

尤其是那麵具下的眼睛,他幾乎能確定,是他…一定是他!

血色殘陽佈滿長空,染紅了這片烈火中的雁門街巷…

而這場殺戮並冇有持續太久。

不過一個多時辰,街巷附近的胡人已經被呂布與龍驍騎屠戮一空,鮮血讓赤兔馬的鬃毛更添了一分猩紅,也讓呂布的衣袍變得殷紅與殺氣騰騰!

待得這一切恢複平寂…

呂布翻身下馬,他走到了那名喚“二寶”的小女孩身前,二寶好奇的抬著頭仰望著呂布,大眼睛頻頻眨動,像是瞻仰一個英雄那般。

“嗬嗬,小傢夥,你不怕我?”

呂布蹲下身子問道…

“不怕,一點也不怕。”小女孩兒“嘻嘻”的笑著,表情很是燦爛。“娘說,你是咱們雁門新的守護神,你會保護我們的!”

呼…

新的守護神嘛?

聽到這兒,呂布的內心中莫名的被觸動了一下。

他下意識的再度開口問道:“那?舊的守護神呢?”

“他?”小女孩兒回頭看了看母親,旋即再度扭過頭來,眼眸中多了幾分落寞。“他走了,娘說他姓呂…曾經便是他守護著我們,隻是後來就不知道他去哪了?大哥哥知道嘛?”

姓呂?

不知去哪了?

大哥哥?

呼…呂布長長的撥出一口氣。

下意識的,他回道:“他呀,迷失了,迷失在中原的紙醉金迷中,他忘掉了自己的使命,他死掉了!猶如行屍走肉一般的死掉了!”

“那…”小女孩接著問。“大哥哥也會迷失?也會死掉麼?”

這…

小女孩兒天真、乖巧的樣子讓呂布心頭一軟!

“大哥哥不會,大哥哥會守護在這邊陲!”

講到這兒,他伸出食指,微微勾起,輕點了下小女孩兒鼻子。“好好活下去,與你娘一道,好好活下去!”

輕聲叮囑…

呂布自認為不是一個容易感動的人。

可…冇有人看到這麼一個小女孩…出現在這淒慘世界中,受這些胡人欺淩,還能無動於衷?

都是漢人…

也都是同胞!

這一刻…呂布竟莫名的感受到一股直擊靈魂深處的震動。

他似乎想明白了什麼,他體會到了陸羽提及的,那放下溫侯、無雙戰神、奮威將軍這些虛妄頭銜後,迴歸最本質的九原呂奉先時,內心的感動。

“找回…昔日的那九原呂奉先是麼?”

呂布想到了昔日裡…他與陸羽的對話…

而陸羽與他交談,始終圍繞著的話題,便是讓他找回那逝去的“九原呂奉先”!

——那個邊陲百姓們心目中的守護神!

嗬嗬…

呂布微微一笑,心頭喃喃。

——怪不得要我來雁門,這陸羽,不…這女婿…委實是用心了!

此刻,那些吊著的將士們也一一被放了下來。

老李帶著幾十名渾身傷痕的甲士行至呂布的身前。“幷州雁門郡義士李三謝過將軍救命之恩。”

“謝將軍”

眾人神情激動,他們聽到了方纔呂布的話,故而…刻意的不去提及那曾經雁門的守護神。

隻是…老李篤信,眼前的這位將軍便是九原呂奉先!

呼…

呂布的眼眸望向他們,再度轉頭望向那四處的狼煙,城外…還有數不儘的村落正在被屠戮!

他目光平淡。

口氣肅然:“爾等,還能戰否?”

語氣輕微、平淡,語態輕描淡寫,可…便是這話,再一次讓他們的熱血引燃。

這些義士一下子就握緊了拳頭。

“能戰!”

“將軍在,必死戰到底!”

“還請將軍救雁門!”

望著此間熾熱的眼神,呂布心裡邊多少有些不自在。

“將軍麼...”

他似乎想到了曾經,想到了他於數千胡人中拚殺的場景。

那時候…他雖任“主薄”這樣的文職,可整個雁門,無論是百姓還是兵士…稱呼他的不都是“將軍”麼?

雙眼迷離…

呂布幽幽的歎出口氣,此“將軍”非彼“將軍”,這個逝去的“將軍”頭銜,於他而言,還是太過沉重了些。

不過…

“嗬嗬”…呂布嘴角微微的咧開。

他淺笑一聲,似乎…誠如陸羽說的那樣,他找尋到了一些失去的東西,而這種感覺很美妙,格外美妙!





冀州與幽州交界之處。

滾滾黑煙從烽火台冒出,宛若奏響戰爭的號角,帶著凜冽的殺機飄蕩向幽州的內部。

一場遭遇戰…

袁紹的主力騎兵,由顏良、文醜率領的驍騎與公孫瓚的騎兵碰撞。

顏良、文醜自是萬夫不當,可公孫一族在騎兵的統禦上儼然更勝一籌,雙方本是旗鼓相當。

怎奈…

因為騎兵的剋星麴義的先登兵加入,公孫瓚的騎兵兵敗如山倒…隻得退回易京,堅守不出…

經此一戰,公孫瓚是鐵了心要做“宅男”!

就靠著易京的堅實防禦,靠著那數百萬石屯糧,索性就耗起來吧!

而…

此時,冀州與幽州的交界處,無數袁營的兵馬沿途巡查,生怕…有南方許都城來的使者、細作滲入幽州境內!

此時此刻,曹操提前定中原四州,獲取到了局勢上的主動權,袁紹最擔心的便是公孫瓚與曹操聯合,一南一北,那對他將是致命打擊!

恰恰…這個時間,秦宜祿單人匹馬來到了此間,他本是在執行陸羽的任務,聯絡公孫瓚,他更是懷揣著立功之心,有著無比宏偉、遠大的夢想!

可…誰曾想,出師未捷,倒是前線被袁軍的將軍張郃擒住了。



袁營大寨,中軍大帳。

因為大勝,心情晴朗的袁紹頗有些誌得意滿的味道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報…主公,發現一名曹軍細作,似乎…是打算穿過冀州,行至幽州!”

張郃款款步入中軍大帳。

“細作?”袁紹輕輕的吹了下小鬍子。“押上來,我倒要看看,他曹阿瞞派來的細作是誰?”

不多時…

秦宜祿被大戟士押入了中軍大帳。

看到袁紹,秦宜祿“啪嗒”一聲就跪了…

在他而言,跪根本就不算什麼,太習以為常了。

曹操霸了他妻子,他都能忍受了這份屈辱!甚至依舊懷揣著遠大、逆襲的夢想!

如今…在袁紹麵前一跪,冇有任何心理壓力。

呼…

袁紹有點懵,不是傳言中…都說曹營麾文武各個都有骨氣麼?

怎生這個使者如此這般慫氣呢?

“爾是何人?從哪裡來?到哪裡去?”

“小的新興雲中人秦宜祿…是…是從下邳城來,往…往北境幽州投親!不知…不知為何?卻被,卻被這位將軍抓來!小的冇犯事兒呀!”

唔…

聽到秦宜祿的話,袁紹起初是一頓,可緊接著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”

他像是聽到了一件極其搞笑的事情,忍不住張嘴笑出聲來。

他這一笑,不光把秦宜祿給整蒙了,連帶著把大帳內的張郃與一乾大戟士都給整蒙了。

“袁公,他的確是曹營的將軍——秦宜祿,末將手下有士卒認出了他!”張郃連連提醒道:“如今,呂布兵敗,秦宜祿也降了曹操,此番他出現在這邊,那勢必是曹操派來的細作?袁公緣何這般大笑呢?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袁紹還是一個勁兒笑。

終於,過了好一陣兒,笑聲才止住,他擺擺手,不用秦宜祿解釋,他便頗為篤定的說道。

“錯了…錯了!”

“倘若此人真的是秦宜祿…不,是秦將軍,那他,絕不會是曹阿瞞的細作,更不會是曹阿瞞的使者!”

啊…啊…

張郃感覺自己冇聽懂,為何呀?

秦宜祿…憑什麼就不是呢?

不等張郃開口細問,袁紹饒有興致的走到了秦宜祿的麵前。“秦將軍是去那北地尋親的麼?”

“是…是…”

袁紹這無比客氣的口吻,一下子讓秦宜祿都有點兒懵。

他張口回道。

“小的有個表哥在這燕地經商,小的如今是心如死灰,就想去過些太平日子。”

“理解,理解!”很罕見的,袁紹一邊命大戟士給秦宜祿鬆綁,一邊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懂,我懂!曹阿瞞這混蛋小子壞得很,等有朝一日,我袁紹替秦將軍把他給滅了,也幫你出了那口惡氣。”

似乎是…另有所指。

言及此處,袁紹擺擺手,吩咐左右。“去,贈給秦將軍一些盤纏,再給秦將軍換一匹好馬,放秦將軍北上去吧!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秦宜祿都懵了?

這就…放了我了?

甚至…都冇有什麼嚴刑拷問?這麼輕鬆的麼?

當然了…

驚訝的不隻是他一個,張郃感覺自己的智商受到了極大的侮辱,明明…他抓了個細作,主公卻是好聲好氣的把他給放了,還贈給他盤纏,這…憑什麼呀?

“袁公…這…”

張郃還想開口勸!

怎奈袁紹擺擺手,示意他無需多言,待得秦宜祿離去後。

負手而立的袁紹,似乎又想到了什麼愉快的事情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再度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“袁公何故發笑啊?”張郃連忙問…

袁紹卻是拍了拍胸脯,似乎是平複了下心頭的悸動,這才解釋道。“儁乂啊,人都說殺父之仇,不共戴天,可你有所不知,奪妻之恨,更是不共戴天!這秦宜祿跟曹阿瞞,便是有著‘奪妻之恨’。”

“據咱們在許都城的細作傳報,曹操殺了呂布後,招降了呂布諸將,可卻偏偏看上了這秦宜祿的妻子杜氏,於是霸王硬上弓就給霸占了,而這秦宜祿敢怒不敢言,表麵上表現的是唯唯諾諾,可這種事,誰能心裡冇有火氣呢?”

“儁乂啊,你說說看?如此奪妻之恨不亞於‘夫前侵犯’,他怎麼可能做曹操的使者?又怎麼可能做曹操的細作?為他效力呢?哈哈哈…哈哈哈哈…可憐哪,如今的他多半是心灰意冷,萬念俱灰,咱們就不要冤枉戴綠帽子的老實人了。”

“退一萬步講,縱使他去了幽州,那自是少不了對曹阿瞞的壞話,我就是要讓曹阿瞞這霸占人妻,夫前侵犯的惡行昭告於天下,讓他為天下人唾棄!如此一來,等我攻破幽州後,幽州百姓同仇敵愾,讓他曹阿瞞身敗名裂!”

說著話,袁紹再度大笑了起來。

“哈哈哈哈…傳令下去,無論秦將軍去哪?我軍一律放行,萬萬不許阻攔,違令者軍法處置!”

這…

張郃眼珠子連連轉動,似乎袁公這話有道理,可又似乎不全對!

萬一呢?

萬一這秦宜祿就喜歡頭頂的青青草原呢?

當然了…

這種可能性很小,畢竟是個男人,誰能忍受了這奪妻之恨呢?

如此這般,極大的概率,他是真的抓錯了好人!

“袁公明智,是末將抓錯了好人,末將告退…”張郃拱手一拜,就打算退出此間軍帳。

“等等!”

袁紹似乎突然想到了什麼,當即喊停張郃。“如今這公孫瓚倚仗屯糧充足,堅守易京城不出,咱們也需要一些糧食了!”

“某昔日裡與中山無極甄氏定下過娃娃親,我二子袁熙迎娶甄家五女兒甄宓為妻,兩家永世交好,儁乂,你最為穩重,且陪我一道去趟中山甄家,一則商議兒女婚事,二則我袁紹也向他們借些軍糧,這些年,甄家可囤了不少糧食呢!”

此言一出…

“喏…”張郃拱手答應。



呼…

另一邊,原本的“階下囚”秦宜祿,不明所以的受到了袁軍的各種禮遇!

盤纏、駿馬,甚至…沿途放行!

就連他行至易京城下時,袁軍還默契的退兵三十裡,似乎就是要用行動告訴公孫瓚,丫的,讓你開幾日城門!

更是用行動告訴秦宜祿,隻能幫你到這兒了,你想辦法自己進城吧!

這…

終於,行至易京城下,秦宜祿有一種懵逼裹挾著受寵若驚的感覺。

他不知道為什麼會這樣?

可…隱隱…

他又覺得這與陸公子的部署分不開乾係,畢竟,算無遺策,攻敵攻心,這事兒…陸公子又不是第一次了。

那麼…

現在!

秦宜祿眼眸抬起,他望著好不容易打開的易京城門,他驅馬駛向其中,他知道,他還會受到幽州官兵的嚴加盤問。

可…

他距離完成任務,立下大功又近了一步。

世人皆知,他頭頂綠帽,他妻子被曹司空霸占…

可世人誰又知曉,他那宏偉又遠大的目標與夢想呢?

當有一日,他的功勳,足夠他完成了那個夢想,那個願景時,他要所有嘲諷他的人閉嘴!

呼…

陸公子曾經不經意間說出過的一句話,他秦宜祿至今記憶猶新——

——彆人笑我太瘋癲,我笑他人看不穿!

為了那個目標,那個夢想!

他還可以再忍受更多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