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三十章 一統天下?此謀士劍乃羽兒你呀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三十章 一統天下?此謀士劍乃羽兒你呀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司農府,一方名喚小喬“流水”的閣院內。

清晨…

第一縷陽光透過窗子照射進來,陸羽揉了揉惺忪的雙眼,從睡夢中醒來,望著那略微有些淩亂的床榻,他莞爾一笑。

一場大戰剛剛結束,又一場大戰再度襲來。

接下來,該去點兵…出征宛城。

與張繡決戰,與賈詡博弈!

就在這時,耳邊,一陣高亢、劇烈、轟鳴的琴聲響徹而出,宛若,撕裂了長空一般,吹響了黎明的號角,就像是大戰來臨。

陸羽略微有些意外…

這琴聲?啥情況?

小喬早已先一步起身,正在銅鏡前梳妝,似乎,要以最漂亮的容顏、最飽滿的精神狀態來迎接夫君那惺忪的睡眼。

隻不過…

很明顯,她也被這道急促、高亢的琴聲吸引。

不過,很快,她就注意到了身後的腳步聲。

“夫君,醒了?”

小喬從銅鏡前起身,就去幫著陸羽整理衣衫。

這是…規矩。

古代…男主人的地位很高,特彆是男主人與妾室之間,整理衣服這樣的行為,必定是要由女人幫忙完成的。

要不就說,古時的男人很帝王。

“誰在彈琴哪?”陸羽好奇的問道…

以往,司徒府的清晨也會有琴聲,隻不過,焦尾琴發出的往往是輕靈的、歡快的琴曲,那聲音,陸羽很熟悉,是昭姬姐那芊芊細手彈奏出來的,可…今日…

這琴聲,有那麼點兒詭異了呀!

像是有意宣泄心頭不滿似的。

“我方纔也正好奇呢,不過…有丫鬟稟報,是昭姬姐與貂蟬姑娘一起彈奏的,昨夜她們兩個促膝長談,似乎是在探討琴技、探討樂理,因為夜深,怕擾亂到夫君,於是彈奏的聲音極輕、極緩,一早則不同了,聲調愈發的高亢,讓人聽了熱血沸騰!”

的確。

誠如小喬說的那般,聽著這琴曲,就給人一種打了雞血的感覺。

陸羽腦海中滿滿浮現的便是“打工人、打工魂、打工人是人上人”這樣的口號,陸羽琢磨著,在這琴聲下,他能下意識的想喊上十遍,極其洗腦。

不過…

讓他意外的是,他隻知道貂蟬善舞,還是第一次聽說,貂蟬會撫琴。

看起來,王允老同學培養出來這麼個能曲善舞的姑娘,一定費了不少功夫吧?

這要放在穿越前,可比那些隻知道搔首弄姿的花瓶女演員、女主播要強一萬倍了。

彆說…

這激昂的琴聲一起,陸羽感覺渾身卯足了力量。

有那麼一瞬間,他打算再來一…啊不,是打算趕快去點兵,出征宛城!

“走了,出趟遠門!”

陸羽輕撫了下小喬的那三千青絲,似乎是幫著她梳理下長髮,當即開口道。

啊…啊…

小喬一驚,好不容易夫君才原諒她,怎麼…說走就走呢?

“夫君…”

“很快就回來。”陸羽微微一笑,用食指輕輕的點了下小喬的鼻子。“在家要乖,聽昭姬的話,也聽你姐的話,萬一與誰發生衝突,不用道歉,且等我回來就好。”

“還有,後麵閣院的貂蟬剛剛進府,這許都城人生地不熟的,你偶爾也去陪陪她,權當是替我照顧下她!”

這…

小喬眼珠子連連眨動。

這些都不是重點,重點是…

“夫君,你要走…昭姬姐知道嘛?昭姬姐特地給太學放假,就是為了留些時間給夫君的呀?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,陸羽笑了。

“多半,昭姬姐已經知道了吧?這不…聽琴聲這麼暴躁,這是生我氣呢,等會兒你告訴她一聲好了,對了…替我轉告昭姬姐,一個月後的月旦評格外重要,讓她好生準備。”

提到最後這麼一句,陸羽的語氣變得一絲不苟的起來。

正常來說,月旦評是個圈套…

似乎…主持月旦評就顯得不那麼重要。

但…

從輿論的角度去想,月旦評又格外的重要。

要知道,控製天下的輿論,可以一夜之間捧出一個英雄,也可以一夜之間覆滅一個英雄。

所謂得輿論者得天下。

故而…

在陸羽看來,月旦評不單單要辦下去,還要紅紅火火的辦下去,看起來,作為主持人的昭姬姐…要聲名鵲起,扶搖直上咯!

念及此處,陸羽再度朝小喬眨巴了下眼睛。

旋即,邁步而出。

典韋與一乾龍驍營騎士早就等在府門外。

翻身上馬,“噠噠噠”…馬蹄聲響徹,一席人疾馳而去。





日上三竿,許都城南煙塵滾滾,無數甲士瞬間集結。

飛揚的“曹”字大旗,“虎”字大旗,“豹”字大旗,還有…黑色的“龍驍”二字的旗幟,於狂風中招展,浮現於眾人的眼前。

各式各樣的甲冑林立;

那些甲冑上血跡無法被沖洗乾淨,顯得殷紅可怖;

還有疾馳的駿馬,還有無數長槍、戰戟,它們…出現在了眾人的眼前,讓三公九卿、無數士大夫為之驚駭。

三軍集結征討宛城張繡,這是一個時辰前發出的軍令。

也是天子與三公九卿剛剛纔得到的訊息。

誰也想不到,曹軍剛剛凱旋即刻又要出征。

更讓人想不到的是,陸羽的龍驍騎反應極快,當即表示也出征討賊…

就像是司徒與司空在戰場上的針鋒相對,爭搶功勞一般。

而這,也讓天子劉協,讓皇後伏壽,讓國舅董承,讓國丈伏完眼眸凝起,不知這一戰,幾家歡喜幾家愁?

當然,曹操出征…這對他們而言,是天賜良機。

總算可以放開手腳,好好的部署一個月後的月旦評行刺!

隻不過…

讓他們格外在意的一點是,一個月後的月旦評,曹軍能否歸來?曹操能否歸來?

若然曹軍無法完成對宛城的征討,他們的部署也將功虧一簣。

好訊息是…

陸羽與龍驍營也參與了這次的軍事行動,無疑,這讓所有人心頭放心了不少,或許…陸司徒就是為了確保此戰能按時歸來!

大軍冇有停留,疾馳向西南行去,臥榻之側的宛城距離許都城不過二百餘裡,一日一夜足以殺至。

這個時間,剛剛好!



中軍,五輿馬車上。

離開了許都城許久,曹操纔將陸羽請到了這馬車上,他親自斟茶三杯,饒有興致的感慨道。

“演戲可並不輕鬆啊!”

陸羽接過一盞茶,抿了一口。“演戲固然辛苦,可要不了一個月,許都城就定了,許都城一定,接下來,天下也就定了。”

陸羽的眼眸凝起,語氣格外的自信。

天下麼?

曹操眼眸微眯,提及“天下”這兩個字,他的心頭一陣悵然,他捋著鬍鬚再度開口問道:“先莫說天下,當務之急,是這宛城?這宛城一戰如何在一個月內攻陷呢?”

這個…

陸羽微微思慮片刻,旋即依舊自信的回道:“若然曹司空自律,或許…宛城一戰,咱們可以不費一兵一卒拿下。等到那時曹司空就可以得一良將、一謀主!”

謀主?

這兩個字讓曹操精神一振,能讓羽兒言出“謀主”二字之人,曹操很有興趣。

“哈哈…”曹操笑著問道:“良將多半便是北地槍王張繡,至於這謀主,難道是羽兒繪製的畫卷中,那帷幕之後的男人麼?他又是誰呢?”

好奇,曹操滿臉都寫著好奇。

“咕咚…”陸羽抿了口茶,旋即問道:“曹司空覺得潁川才俊戲誌才、荀攸如何?”

曹操如實回道:“此二人乃我之範蠡、張良!”

陸羽繼續問道。“那,曹司空覺得昔日那董卓手下的李儒如何?”

李儒?

回想起這個名字,曹操的臉色驟然一變。

這一刻,他回憶起了十八路諸侯討董,董卓一把火焚燒洛陽,遷都長安,而關東諸侯中,唯獨他曹操一路率軍追逐,最後中了李儒的奸計,在滎陽城被埋伏,被那徐榮打的大敗而歸,幾乎老底窮儘!

若非此敗,他又豈會去投奔袁紹,甘心幫袁紹駐守南大門,做一隻看門狗?

好在…得羽兒指引,這才入主兗州,開啟了他曹操霸業的揚帆起航!

而整個過程中,讓他曹操敗的最慘的一次,不正是此李儒麼?

“李儒,不可否認,他是一個可怕的謀主,壓得十八路諸侯抬不起頭來,略施小計便化解了十八路聯軍,若逆賊董卓不是貪戀美色,便是因為此李儒一人…當今天下的局勢怕將徹底翻轉。”

曹操給予李儒的評價極高…

當然了,曹操從來不吝惜於對敵人的讚譽。

哪曾想,陸羽搖了搖頭,“此謀主曾也投身董仲穎門下,但,他遠勝於李儒?”

呼…

此言一出,曹操一愣,西涼軍中,比李儒還強的謀主?

不等他發問,陸羽接著道:“不過,他的特點也極其鮮明,第一怕死,第二善於忽悠,是個難得的詭辯之才,第三心思細膩至極,極善於洞悉時局,窺探人心!”

霍…

聽到這兒,曹操一哆嗦,當今天下?還有這等人?

怕死,善於詭辯,這倒也罷了,可論及心思細膩,洞悉時局,窺探人心,有人能比得過羽兒麼?

偏偏,這“謀主”還是羽兒舉薦的,含金量…可就不可同日而語了。、

可…

曹操像是想到了什麼。

他接著問道:“這不對呀!若然誠如陸司徒提到的這般,他洞悉時局,窺探人心,那…當此時局之下,他投奔的該是袁紹,亦或者是我曹操?緣何,他會投奔一個名不見經傳的張繡呢?這不是捨本逐末麼?”

這點曹操太好奇了,越是聰明人越能看清楚當今局勢。

曹、袁間必有一戰,且必有一人將雄霸這大漢的中原與北境,手握大漢十三州中的九州之地!

聰明人會捨本逐末,投誠於其它諸侯麼?

不會,一定不會!

心念於此,曹操的眼眸眯起,好奇的望向陸羽。

而陸羽的口中唯獨吟出兩個字:——

——“身價!”

見曹操一下子還無法理解,陸羽細細的補充道。

“曹司空也應該還記得,呂布殺死董卓後,王允曾短暫的控製朝廷,正常而言,那種關頭…西涼軍群龍無首,王允又有呂布這樣的無雙戰神,穩定朝局,哪怕是肅清西涼殘餘不再話下,可恰恰…便是此賈詡的謀略,使得李傕、郭汜反攻長安,更是一計破呂布,一鼓作氣奪下天子,重新手握重權。如此,足可明證此人的謀略!”

“而同樣的,他一眼就識破李傕、郭汜終將反目成仇,故而在西涼軍最得勢的時候反而離開,如此,足以說明此人審時度勢,對時局,有著一雙敏銳的慧眼。”

“而之後投奔過段煨,又投奔去張繡處,從未投奔大的諸侯,這是因為,他看穿了大諸侯身邊謀士繁多,想要慢慢成長成為核心謀士層,需要的時日太過漫長,故而選擇小的諸侯,以此為跳板提高身價!”

經過陸羽這麼一說,曹操眼珠子一轉。

倘若誠如羽兒說的這般,那賈詡這個傢夥…就有那麼點意思了。

不光是有意思,而且…他與羽兒還很像,兩個人都很膽小,兩個人又都是那般的睿智,擁有著可怕的眼力與驚人的洞悉力。

說起身價,就不得不提到,在大漢想要提高身價的方式,無外乎那麼幾種。

要麼就是一步步賺得戰功,譬如陸羽;

要麼就是打敗一個可怕的敵人,譬如曆史上的陸遜、賈詡…前者火燒連營七百裡,後者坑的曹操差點殞命宛城,足以一舉聲名鵲起;

除此之外,那就隻剩下最後一條,像是曆史上的薑太公、諸葛亮…

前者薑太公釣魚願者上鉤,後者賺的臥龍之名後,隱居諸葛廬…等人三顧茅廬,一經出山,自然是身價百倍,坐穩首席軍師的地位。

隻是…

這三種提高身價的方式,特彆是賈詡這種,需要實力,更需要機緣。

“哈哈,這賈詡在張繡手中任謀士?不過也隻是個尋常謀士,如何就能把身價打上去呢?”曹操好奇的問。

“勝過曹司空唄。”陸羽笑吟吟的道:“唯有他打贏了曹司空,而且打痛了曹司空,纔會一戰成名,纔會在未來真正投誠曹司空時,為曹司空重用!”

“同樣的,他也看準了曹司空的性格,為成大事,曹司空是不會計較前嫌,也不會公報私仇!故而,這一戰…賈詡可是卯足了勁兒呢!”

嘿…

識破了他曹操的心思麼?

嘶,曹操深吸一口氣,想不到,當今世上,除了羽兒外,還有人能把他曹操的心思給窺探的透透的。

在張繡手下打出身價,以此為跳板。

在未來…加入曹營時,直接跳過前麵的步驟,直接步入曹營的核心謀士層!

妙,妙啊!

隻不過…

宛城不過區區三萬騎兵?他曹操此番出征了十萬大軍,他賈詡哪有那麼容易打贏他曹操?打出身價更是萬難!

不等曹操繼續反問。

陸羽的聲音還在繼續。

“北地槍王張繡對此賈詡極其信任,便是為此,有此人在,他必不會與曹司空硬碰硬,多半,會勸張繡獻城投降!”

“恰恰…最危險的地方,往往就是在最花團錦簇的時候,張繡獻城投降,那纔是招招凶險,步步殺機,曹司空千萬要頂得住誘惑,更要時時刻刻打起十二分的精神,這賈詡賈文和,毒著呢!”

“當然了,若然曹司空能把此人收服,且服服帖帖的收服,那可就是一柄所向披靡的謀士之劍,到時候,曹司空文有賈詡、荀攸、戲誌才…他們彼此配合,相得益彰,足可以一統天下了!”

陸羽的話一句比一句嚴肅,說到最後,無論是眼睛裡,還是話中更是一絲不苟。

霍…

一統天下麼?

曹操心頭一動,不過很快,哈哈…他笑出聲來。

或許,誠如羽兒所言,賈詡、荀攸、戲誌才能在大業的過程中幫到他曹操!

可,當真論起一統天下,曹操最信任的還是你羽兒呀!

想到這兒,曹操望向陸羽的眼眸更添得幾分深邃。

就在這時…

陸羽頗為大膽的提議道:“曹司空,如果你放心的話,這一戰由我暗中指揮如何?”

呼…

聽到這兒,曹操先是一愣,繼而淺笑一聲,他內心中就想說——你爹早就這麼想了!

表情上,卻是不漏聲色。

“陸司徒既然要指揮,那就由你指揮此戰好了,曹軍上下,上自我曹操,下到一馬前卒,均唯你之命是從!”

在曹操看來,這算是…羽兒真正意義上指揮的第一仗。

也是讓滿朝公卿、曹營文武都看到羽兒統帥之才的一仗…曹操格外的重視。

隻不過…

這指揮權剛剛交出去。

陸羽直接就下達了第一個命令。

——“曹司空,那陸羽鬥膽就下達第一個軍令?”

“什麼軍令?”曹操頗為好奇。

——“於這五輿馬車中,曹司空現在就拔出倚天劍,朝我砍來!”

啥?

曹操一愣,這麼狂暴麼?

第一個命令?就要當爹的揮劍砍兒子麼?這…

“這可是曹司空說的,上到曹司空,下到馬前卒均聽我的命令…”陸羽則眨巴了下眼睛,及至最後,眼芒睜開時,一雙眸子裡格外的深邃。

一下子,曹操好像懂了,一下子曹操好像又冇懂。

總而言之…不管了。

“嗖!”

倚天劍拔出,儼然,這五輿馬車內即將上演父子間的全武行!

——這於攻陷宛城很重要!

——同樣的,這於許都城的局勢更加重要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