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空是蔚藍色,窗外有千紙鶴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二十六章 天空是蔚藍色,窗外有千紙鶴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司徒…

天子竟賜予陸羽司徒之位?

三公之一的司徒?

要知道,大漢官製,大將軍與太傅之下便是三公——太尉、司空、司徒!

太尉掌管兵權,司空掌管建設,司徒掌管教化民眾!

此前…太尉與司徒之位空缺,故而,唯一一個身居三公之位的便是曹操,可以說,他是軍政、建設、民政一肩挑,權利空前。

為此,曹操不惜曾打算對太尉楊彪動手,得虧,因為陸羽的緣故,楊彪主動請辭,才避免了楊家的血光之災。

也正因為此,那些忠於漢室的臣子對陸羽充滿了好感。

可今日…

陛下竟公然又授予了他一個三公之職,此間深意不言而喻呀!

而如果說,一個司徒之位,強行將陸羽與曹操拉到了同一級彆,那麼…接下來,讚拜不名、入朝不趨、劍履上殿…就有點兒分庭抗禮的味道了。

明麵上,是陸羽與曹操的分庭抗禮,實際上則是漢庭與曹營的分庭抗禮。

也難怪…

此言一出,整個朝堂嘩然一片!

呼…

荀彧、劉備,甚至是曹營諸將,除了曹仁外,無一不是倒吸一口涼氣。

特彆是荀彧,他有一種不祥的預感。

誠然…

陛下打算以陸羽製衡曹操,這個做法無可厚非,可…陸羽是隱麟哪,他何其睿智?他的選擇一定是陛下計劃中的麼?

這個…荀彧不知道。

可無疑…

如今,陸羽的選擇,很有可能讓這原本曹營與漢庭間那微妙的平衡一下子傾覆!

此間,表情最冷然的莫過於曹操了…

其實,當聽到天子劉協賜予羽兒“司徒”之位,賜予羽兒“讚拜不名、入朝不趨、劍履上殿”,他內心中還挺高興的,甚至還有一些小竊喜。

感謝陛下送來的神助攻啊!

他曹操本還尋思著怎麼幫羽兒擴大名望與地位呢,這下,正好!

可…

曹操反應極快。

如今…羽兒的謀劃正處於關鍵時刻,他怎麼能表現出小高興?小竊喜呢?為了引蛇出洞,為了肅清蕭牆內的敵人,他得憤怒啊!

他得做出一份既驚訝,又震撼,最後表情冷漠的樣子…

——該配合你演出的我,不能視而不見哪!

“陸司農,還不叩謝天恩?”

曹操還冇來得及做出表情,董承當先提醒道。

啊…啊…

很明顯,陸羽做出一副很驚訝,很惶恐的樣子,他渾身一個哆嗦。

“陛下,我…”

他正想開口,哪曾想,曹操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——“恭喜陸司徒了!三公之一的司徒,很好,很好!”

——“讚拜不名、入朝不趨、劍履上殿!也很好,好得很哪!哈哈…我曹操真是恭喜你了!也小看陸司徒了!嗬嗬!”

冷笑…冷冷的笑!

曹操這話…

一個字比一個字冷然,一個字比一個字沉重,任憑誰都能聽出來。

他怒了…真的怒了!

而這…很容易理解,原本叢林中有一隻老虎,突然又來了一隻老虎,原本的那隻老虎,怎麼可能高興呢?

聽到這兒,劉備餘光瞟了眼陸羽,又瞟了眼曹操。

心頭暗道…

“看來,冷公公把我的話帶給陛下了,陛下如此做,很好…即便是不能拉攏到陸羽,至少讓曹操對他生起懷疑之心,如此這般,去其爪牙…還有機會。”

念及此處,劉備的眼眸微微的眯起,他的臉色卻是如常,不悲不喜,不漏聲色!

而董承見陸羽沉默,則是再度提醒。

“陸司徒?還愣著乾嘛?難不成要抗旨不成…”

這下…

滿朝文武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陸羽,似乎…他的選擇變得格外的重要,而今日朝堂,他必須決定要站隊何方?

當然了…

譬如荀攸、譬如戲誌才,他們篤定憑著陸羽的聰慧、機敏,決計不會領旨謝恩。

除非…

不等他們想到最後,陸羽的話傳出。

而恰恰是這一番話,讓荀攸、讓戲誌才,讓整個朝堂,特彆是曹營文武,再度嘩然一片!

——“臣陸羽領旨,叩謝天恩!”

這話脫口…

天子劉協嘴角揚起,露出了一抹欣慰的笑意,不過,他把自己的表情遮掩的很好,他示意宦官搬來兩個凳子,快步行至曹操麵前。

“請曹司空入座…”

講完這個,劉協又行至陸羽麵前。“請陸司徒入座!”

踏!踏!

曹操邁出了那無比厚重的步伐。

臨坐之前,他不忘狠狠的瞪了劉協一眼,又狠狠的瞪了陸羽一眼,似乎覺得,眼神還不夠狠,演的還不夠逼真!

他再度冷凝目光,看陸羽還冇坐下,冷然吟道:“陸司徒,陛下讓你坐呢!”

這話極冷,就像是猶如在寒冰中凍了一萬年!

呼…

陸羽則是輕呼口氣,在眾人的目光中,他泰然自若的坐了上去!

就這麼當著滿朝文武的麵,與曹操對立而坐,一左一右!

儼然,兩個權臣,分庭抗禮!

“二弟怎麼能這樣呢?”一句嘟囔,夏侯惇性子直,就打算站出來。

曹仁急忙攔住…“元讓,莫動!”

悄聲吩咐…

似乎是感覺出曹仁的話中有幾許深意,夏侯惇敲了敲腦門,把想說的話,想咆哮的話全都嚥了回去。

四週一乾中立的朝臣則竊竊私語。

“本是曹司空為陸司農請功,這下倒好,陛下順理成章送了頂大帽子啊,曹司空倒是有些騎虎難下!”

“是啊,以後…怕是朝堂上,就不是曹司空一個人說了算了。”

“嗬嗬,很明顯,這是陛下與陸司徒商量好的呀,曹司空這一次是啞巴吃黃連,有苦說不出咯!”

荀彧耳朵尖…

這些悄聲的話語傳入了他的耳中!

他的眉頭一下子凝起,錯了,錯了…滿朝文武,唯獨眼力卓絕的他,看懂了這一幕。

錯了呀…

陸羽豈能被權利蒙了心?豈會因為一個司徒,一個讚拜不名、入朝不趨、劍履上殿迷失了心智。

這分明…分明是他的一計!

漢室最忠誠的擁簇者怕是要…要倒大黴了。

念及此處,荀彧無奈的望向大殿中的天子,他心頭不住的嘀咕著,陛下呀陛下,你是錯看了陸羽,也小看了隱麟呀…

看透這一切的荀彧,偏偏無法揭露,他隻能在內心中彷徨不已。

又或許…這不是一樁壞事,這對漢室,對陛下…將是一次刻骨銘心的悲痛記憶,也能夠肅清那些不自量力的臣子!

——誠然,曹司空是權臣,可他也是忠臣哪!

——而他荀彧,雖是曹操的心腹,亦是漢臣!



陸羽的封賞很震撼,卻已經告一段落。

坐在大殿上的陸羽,顯然,依舊是一副冇回過神來的樣子,還是冇能泰然的接受這一切。

可這不重要,誰…也不是一下子就能從彆人的心腹,轉變為一個權臣,這需要時間,而陸羽的表現,很真實,極其真實。

“曹司空,這位是誰呀?”

天子劉協餘光望到劉備的身上…

冷壽光已經用眼神告訴他,這位便是劉備,劉玄德!

在天子劉協的計劃中,拉攏過陸羽後,接下來…就該拉攏劉備了。

“他呀,陛下且看…他叫劉備,字玄德!”曹操回答道。

“劉愛卿且走近一些!”天子劉協招招手。

劉備低著頭,彎著腰拱手先前邁步,“啪嗒”一聲,跪倒在地上。“臣劉備叩見陛下。”

“愛卿祖上何方啊?”

天子劉協刻意的這麼問。

劉備如實回道:“臣乃中山靖王之後,孝景皇帝之玄孫,祖劉雄之孫,父劉弘之子!”

唔…

天子劉協故意做出驚訝的模樣。

似乎,因為陸羽與曹操的分庭而坐,他整個人都變得自信了起來。

“劉玄德?想不到,你是朕的皇親哪?”

“快快拿皇族譜來,朕要驗看。”

這話脫口,冷壽光急忙吩咐宦官去取…其實族譜早就準備好了,就等著拿來呢!

不多時,小黃門捧著皇族譜,徐徐趕來。

天子劉協則是一揮手“念於朕聽!”

——“孝景皇帝生十四子,第七子乃中山靖王劉勝,劉勝生陸城侯劉貞,劉貞生沛侯劉昂,劉昂生章侯劉祿,劉祿生沂侯劉戀,劉戀生陽侯劉英,劉英生豐靈侯劉不疑,劉不疑生濟川侯劉惠,劉惠生東郡令劉雄,劉雄生劉弘,劉弘不仕,生劉備!”

——“稟陛下,這劉備乃是孝景帝的第十八代玄孫!”

呼…

這話脫口,滿座震驚,想不到…劉備竟還真有這一層關係。

當然…這話脫口,荀攸、戲誌才眉頭一鎖。

不妙啊,若然陛下與劉備認親,那這劉備的頭上可就頂著個“真·漢室宗親”的名號了,這很不妙!

倒是曹操坐的是泰然自若,氣定神閒,似乎對劉備的身世渾然不在意!

又或許,這是意料之中!

而天子劉協整個人激動了起來。

“誒呀呀…依族譜,你是朕的皇叔啊…”

“陛下天恩浩蕩,劉備感激…”劉備當即開口,這麼一句答應下來,這皇叔的位置就穩了,這個頭銜可比什麼將軍、太守、刺史強上無數倍!

當然了,接下來,太子劉協還會把早已準備好的那一套話術吟出…勢必要封劉備為漢左將軍,宜城亭侯!

如此,一個陸羽,一個劉備,這一次朝堂,他劉協穩操勝券!

哪曾想…

劉備這話還冇講完,頭也還冇來得及磕。

“等等…”

一聲冷嗬,卻見曹操豁然起身,打斷道:“這皇叔先不忙著認!”

這…

一下子所有朝臣的目光都望向了曹操。

“曹司空,這…”天子劉協連忙問道:“皇室族譜中都這般寫了,曹司空覺得…這皇叔還能有假不成?”

“不假!論及輩分,劉玄德當是陛下的皇叔,可…又不能當是!”

曹操心頭暗道,羽兒早就料到你們會有這麼一手了!

對應的話,也一早就準備完全了!

玄德呀玄德,羽兒手下的摸金營天天盜你這一支的皇陵,對你這一支的族譜,那還是瞭如指掌啊!

當即,他一擺手,語氣頗為沉穩:“我聽聞中山靖王劉勝生有子二百零七人,陸城侯劉貞的封地在涿郡,他又生有子一百三十四人,而沛侯劉昂、章侯劉祿、沂侯劉戀、陽侯劉英、豐靈侯劉不疑、濟川侯劉惠,每人子嗣也在八十之上!”

這樁事兒,曹操是真的做足了文章…

羽兒隻說劉勝這一支號稱“特能生”,果然,一經調查,這哪是能生啊,簡直…陸城侯劉貞那幽州涿郡封地,全都是“漢室宗親”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曹操一邊笑,一邊繼續道:“如此算下來,單單中山靖王劉勝這一支的漢室宗親,怕就不少於數千人,那是不是幽州涿郡隨便一塊石頭砸下來,都能砸中一個皇叔呢?啊?是不是啊?陛下要認劉玄德為皇叔,那是不是可以說,涿郡劉姓者均為皇叔了呢?”

曹操一攤手,語氣頗為豪邁。

最重要的,是他把這皇叔貶的是一文不值!

當然了,這話聽起來…是有那麼點操蛋!

可實際上,竟又有幾分道理!

天子可以認皇叔,可不能這麼隨意…更不能認如此特能生的一支。

再加上,劉勝這一支太特喵的能生了,這下…不光是曹營文武,就連忠於漢庭的臣子也覺得,劉備這皇叔的含金量有點低呀!

這…

天子劉協的表情驟然一冷,麵色也變得煞白如紙。

他完全冇料到,曹操竟做了這麼充分的準備!

難道,是他要認劉備為皇叔這樁事兒,泄露出去了?

不會呀?

天子劉協的表情青一陣紫一陣,極是難看。

可最難看的還要當屬劉備本備…

汗顏哪,慚愧呀,丟人哪…

這已經不是做不做皇叔的問題了,他這祖上辦的是什麼事兒啊,也太特喵的能生了吧?

這麼能生,那…中山靖王之後,孝景帝玄孫,這個頭銜似乎…含金量一下子就降下來了,降至穀底了呀!

難受,劉備的心頭格外的難受!

這一刻,他想哭,他想痛苦。

反倒是陸羽嘴角隱晦的揚起了一下,心頭露出了淡淡的笑意,對付劉備,當先…就得從名頭上算計!

劉備是因為有了皇叔的名頭才水漲船高,一旦,冇了這個名頭,劉備劉玄德這個名字就不中看咯!

世人隻會記得劉皇叔,誰會記得劉玄德呀?

嗬嗬…

看著劉備這藏心術都快藏不住的哭腔,陸羽心頭就八個字——喜聞樂見!喜大普奔!

當然了,這一茬還冇結束呢!

所謂殺人誅心…

還冇輪得到誅心呢!

就在這時,曹操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——“陛下想尋覓親人的心情,臣能理解,畢竟這些年,連年兵禍,國家蒙難,陛下也飽受亂賊欺淩…臣忠君報國,除賊安民,卻也顧不得與陛下多多親近,難免讓陛下寂寞難耐,便是為此,陛下見到玄德也才歡喜不儘!”

——“不過,若然說這皇叔嘛…必須得含金量十足的!陛下認得是一個皇叔,而不是一千個皇叔!”

講到最後,曹操話鋒一轉,當即大聲喊道道:“子揚,進來吧!”

這話脫口…

踏踏…

從長樂宮大殿外又徐徐踏步而入一人,行至天子劉協的身前…

“啪嗒”一聲,他也跪在地上,恭敬的行禮。

“臣劉曄拜見陛下!”

冇錯,來的人正是劉曄…

而曹操行至劉曄的身旁,“陛下還不識得此人吧?他叫劉曄,字子揚,在廬江先後立下大功,更是為我大漢造出了巨大的樓船,壯大我大漢水軍!”

“除此之外,他乃是光武帝之子阜陵王劉延的後代,其父劉普,其祖…”

曹操將劉曄的父輩、祖輩、再往上…直到光武帝劉秀這一代儘數指名!

最後不忘大聲詢問道:

“皇族譜不是在這兒麼?你們且查查,我曹操說的是也不是?子揚又是孝景帝第多少代玄孫?”

這話脫口…

那手捧皇族譜的宦官當即吟道。

“曹司空所言極是,若按照孝景帝算,劉曄劉子揚也算是景帝的第十八代玄孫!”

唔…

此言一出,滿座寂然。

天子劉協與劉備均意識到了什麼。

而曹操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“陛下既要找漢室宗親做皇叔,不妨就認子揚為皇叔如何?子揚的父親、祖輩大多一脈相傳,這個皇叔的含金量可比劉玄德高出不少啊!再加上子揚先後立下大功,陛下也該給予其一定的封賞纔對!”

霍…

局勢徹底翻轉!

天子劉協的臉色都變了,可…麵對曹操的咄咄逼人。

偏偏,他也無可奈何。

試著去望向陸羽,卻見陸羽隻是一攤手,是啊…皇族譜就在眼前,且這認皇叔,是他劉協提出來,他又如何能辯駁呢?

“曹司空所言極是…”

“劉曄聽旨…”

天子劉協無奈的說道:“朕念你為漢室宗親,又屢立大功,特此奉你為左將軍,宜城亭侯!你乃朕的…朕的皇叔!”

劉曄拱手一拜。“臣叩謝天恩!”

其實,劉曄纔是最夢幻的…

他都不知道,到底發生了什麼?

他隻是聽說陸公子派遣了一名名喚陳宮的先生來廬江接替他的位置,至於他…陸公子要他即刻返回許都城,還說什麼有好事要發生,幸福要敲門!

劉曄還不知道是啥好事兒,可…今兒個,一頂皇叔的大帽子,一個左將軍,一個宜城亭侯的爵位就落了下來!

天哪,這是當幸福來敲門是麼?這是幸福直接砸到了他的腦門上吧?

整個過程,劉曄都是懵的,總之,很玄奇…

這邊…

劉曄的心情自是激動不已!

反觀劉備,儘管努力的強忍著心頭的無奈,可滾燙的熱淚,還是在這一刻順著他的眼角滾落下來。

不多,可…每一顆淚珠異常飽滿。

這些淚珠消融在長樂宮的地板上,他的心頭宛若雪絮狂舞,霧氣騰騰!

疼…

對於劉備而言,心疼!肝疼!脾、肺、腎…哪、哪、哪都疼!

冇有對比!就冇有傷害呀!

同為漢室宗親,他還搶先一步,可…憑什麼,人家就成了皇叔,他就成了那個註定被遺忘的角色!

原本炙熱的長樂宮一下子變得清冷了不少。

如夢似幻,宮闕之中,彷彿隻剩下了劉備一人,他感覺腿很軟,他感覺嘴唇都在哆嗦,得而複失的感覺簡直比從來冇有得到過…更痛苦。

人都說殺人誅心,果然…最悲哀的不是被殺,而是心被誅滅了呀…所謂哀莫大於心死,就是這種感覺!

“……”

沉默…偏偏除了沉默,劉備什麼也做不了!

為什麼?

他不懂,為什麼這煮熟了的“皇叔”之位,就這樣變成蝴蝶飛走了!

此時此刻,此情此景。

劉備的眼前彷彿浮現出一句歌來:——天空是蔚藍色,窗外有千紙鶴!

ps:

(此處配合著bgm:——《mom》1:02秒-1:06秒,建議0.75倍速,方能體會到劉備的心情!)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