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十三章 小小豆子,大大能量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十三章 小小豆子,大大能量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陳留郡,衛府。

“拜見衛老,我奉曹公之命駐守於此,護衛衛府周全。”曹休將五十名甲士留在府門外,獨自一人前來拜會。

他不知道陸羽這層緣故,故而以為,叔父曹操是在意衛老的安全,才如此“興師動眾”。

“噢…”衛弘輕輕的敲了下腦門,他很快體會了曹操的意思,“小將軍,我衛府有兩位貴客,既是護衛,那小將軍千萬護衛好他們的周全。”

…兩位貴客?

曹休微微一頓,果然,叔父委派他來是有深意的,能讓衛老稱呼為貴客的人?可屬實不多呀!

“衛老,末將可否去拜會下兩位貴客。”曹休還以為是什麼大人物…

畢竟他的叔父曹操交際甚廣,良師益友極多…保不齊,就是“鄭玄”這樣名滿天下,弟子數千的當世大儒,又或是許劭這樣月旦評的品評人。

若是能得其指導,獲得其贈言,必定受益良多。

有那麼一刻,曹休能隱隱體會到,叔父曹操的“良苦用心”。

“拜會的話,倒是並無不可,隻是…”衛弘看了看天,眼眸微微眯起。“今日兩位貴客一直在後院一方田土間忙碌。”

“曹小將軍想去拜會的話,直接去即可,隻是就莫要帶兵了,千萬不要嚇到他們。”

“這個自然。”曹休拱手…“曹休告退…”

說著話,曹休快步往後院前去。

此刻的他尤自感慨,這“貴客”當真深不可測,不問世事,卻身處田間,返璞歸真,屬實大儒姿態。

儒生在大漢有著特殊的地位,拜見儒士,得格外恭敬才行。



反觀,此刻的陸羽正在衛府後院的葡萄架子底下,舒舒服服的躺在躺椅上。

蔡昭姬坐在另一個躺椅上,隻是,素來守規矩的她不敢像陸羽這般躺著,覺得有些太過豪放了。

一旁有俏麗的丫鬟微微屈著,她們穿著百褶裙,曼妙的身姿不自覺的呼之慾出,一個個正攥著粉拳,輕輕的為陸羽捶著腿,也為蔡昭姬捶著肩。

這種被服侍的感覺,陸羽覺得十分舒服,蔡昭姬卻頗不習慣…

一旁擺放著一張桌子,上麵有兩盞熱騰騰的茶水,還有一些珍惜水果,比如葡萄,自有丫鬟為陸羽撥去葡萄的皮,然後均擺放於一個乾淨的盤子內,供這位“小主人”食用…

“陸羽弟弟,我覺得…咱們是不是有點…”

蔡昭姬這麼問,是因為她的心情有些複雜,如此這般…美女服飾,衣來伸手飯來張口的日子,雖說不上哪裡不好,可…卻有點太過“**”了吧?

要知道,就在幾日前,他們在曹營裡可是過的頗為艱苦的;

就算是幾個月前,一年前,南下的日子,也冇有這般享受吧?

蔡昭姬總覺得不太好…

如此“**”的生活,會消磨她和陸羽弟弟意誌的…

就在這時。

“昭姬姐…”陸羽示意,讓丫鬟將盛滿葡萄的盤子遞給蔡昭姬,口中則勸道。“既是帶昭姬姐過好日子,那肯定不能風餐露宿、寄人籬下的…我覺得現在就挺好。”

陸羽說的多少還是有點違心的…

好日子?這才哪到哪了?

雖然說古代冇有陽光、沙灘、遊艇、比基尼…但,讓人快樂的方法還是很多的,比如…漢靈帝劉宏就做出了許多榜樣。

什麼讓宮女穿開襠褲啊;

什麼駕驢車四處遊玩哪;

什麼開設商業街收房租啊;

什麼…興建‘望舒荷’,讓宮女嬪妃在裡麵果遊啊…

陸羽琢磨著,真要論起“**”來,他跟漢靈帝劉宏還差得遠呢。

越是這麼想,陸羽的心裡完全冇有一丟丟的負罪感,甚至還覺得,可以百尺竿頭更進一步!要不,先從開襠褲開始?

見蔡昭姬始終有點放不開,陸羽躺著拍拍她的肩膀。

“昭姬姐,生活嘛,不隻有眼前的苟且,還有詩和遠方的…忙碌了這麼許久,偶爾停下來,躺平看看風景也不錯。”

這…

蔡昭姬苦笑,此刻她的內心中就是這麼一句話——我無法理解,但也無法反駁。

“昭姬姐,吃葡萄…”陸羽主動取出一枚葡萄,放入昭姬姐的嘴巴裡,看她小嘴微動,才微微一笑。

這副樣子,讓一乾丫鬟看著都覺得“甜絲絲”的,竟莫名還有些羨慕。心裡更是琢磨著,昭姬姑娘能有這麼一個****的弟弟…屬實太幸福了。

品嚐著葡萄的酸甜,蔡昭姬無奈的“唉”了一聲,算了,陸羽弟弟都這樣講了,那就享受當下好了。

“陸羽弟弟,你方纔還說這葡萄不是張騫從西域帶來的?可古籍文獻中都記載過,葡萄、番石榴均是絲綢之路帶回來的呀…”

閒來無事,蔡昭姬將心中關於“葡萄”的問題問出,當世才女嘛,總是充滿了求知慾、探知慾。

隻是…

陸羽微微一笑,順手也塞進嘴裡一個葡萄。“要不就說古籍文獻中很多記載都是騙人的呢…張騫出使西域,兩次都被匈奴俘獲?縱然從西域帶回些‘葡萄’?早就落到匈奴人手裡了?又怎麼會帶回來大漢呢?”

“準確的說,這葡萄是武帝朝時,‘貳將軍’李廣利三次征討大宛國帶回來的,從那時起,就在大漢小範圍的推廣,隻是冇想到,衛府內就有一片葡萄林!”

貳將軍李廣利是漢武帝時期的將軍,與“衛青、霍去病”這些光芒四射的名將比較起來,李廣利的確有些“盛名之下,其實難副”。

因為最後兵敗投降匈奴的緣故,很多他的功勞均被安插在了彆人的身上,比如這“葡萄”的引入,就將功勞歸於張騫與絲綢之路。

蔡昭姬熟讀古籍,卻哪裡知道,古籍不代表真相啊…潛藏在這中間的道道多著呢。

穿越而來的“最強大腦”陸羽無疑能更接近、更瞭解這些“真相”!

“是麼?”蔡昭姬大眼睛眨了眨…“儘管陸羽弟弟說的與古籍中不同,姐姐卻找不出破綻,或許…陸羽弟弟的見解是對的。”

講到這兒,她微微一笑,與陸羽一起,她總能聽到許多從未涉及過的知識,雖未必正確,但陸羽弟弟的話也讓她無法反駁。

就比如…眼前,她與陸羽弟弟是悠哉悠哉在坐在躺椅上,可…弟弟卻吩咐府中一乾仆人去種植。

偏偏種的還是最平平無奇的豆子。

這…蔡昭姬就有些搞不懂了。

“陸羽弟弟,姐姐隻聽說過種瓜得瓜,種豆得豆,可你在衛府‘種豆’又是所謂何事呢?”

蔡昭姬忍不住連連問道…

“這個嘛…”陸羽下意識的直接脫口。“做個實驗!”

“實驗?”蔡昭姬更不懂了,她甚至不知道什麼叫實驗?

“昭姬姐,過幾日你就知道了,這小小的豆子裡可蘊藏著巨大的能量呢!”陸羽眼眸凝起,語氣中突然變得嚴肅了幾分。“這股能量,能讓兗州境內三十萬黃巾賊望風歸降!”

霍…

蔡昭姬一怔。

小小豆子?三十萬黃巾賊望風歸降!陸羽弟弟這是好大的口氣呀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