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二十三章 呂玲綺做大?姐姐這關便過不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二十三章 呂玲綺做大?姐姐這關便過不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羽弟,跟我回去!”

蔡昭姬吟出一聲,抓住陸羽的胳膊,就打算往獨木橋那邊走。

“啊…昭姬姐,不上課了呀。”

陸羽連忙問道…

——“還上什麼課。”蔡昭姬輕咬了下嘴唇。“連一個弟弟都教不好,還有臉去教彆人嘛?”

嗔怒…

這下蔡昭姬是真的嗔怒了。

誠然…

她不反對羽弟納了貂蟬為妾,畢竟,在這個時代,納彆人媳婦並不會被人唾棄,甚至…還是一件很風光的事情。

況且…

兄長曹操納的妾室幾乎都是彆人的夫人,甚至大多數還生有子嗣,世人也冇有什麼抨擊。

漢代對納妾的對象並冇有太大的挑剔。

甚至…在世家大族的眼裡,彆人的夫人,生過孩子的更好,這樣最起碼能證明,這個妾室能生,於家族開枝散葉是有莫大好處的。

可…

羽弟納了一個貂蟬還不夠,還要再加上一個呂玲綺,還要再加上一個靈雎?

他就不怕呂布的亡魂報複麼?

羽弟不怕,蔡昭姬可是害怕極了!

再說了…

羽弟這做法有違人倫,有違禮法了!

無論如何,她今天都要回去,好好給羽弟上一課,補上《周禮》中的這一課。

從昭姬姐的表情中,陸羽如何看不出,她誤會了…

不是你想的那樣啊!

“昭姬姐,你聽我解釋,你理解錯了…”陸羽腳步一頓,“方纔你答應我的,不能誤解我呀?”

“誤解?”蔡昭姬轉過頭來,一雙美眸中多出了幾分犀利的光芒,她一本正經的問道:“那你說,這貂蟬、呂玲綺、靈雎,是不是要住進司農府。”

“算是吧…”陸羽如實回答。

“那不得了…”蔡昭姬眉頭一蹙。“真是後悔,竟讓你與兄長一道出征,好的冇學會,這違揹人倫之事倒是學了一大筐!”

呃…

陸羽更懵了,他不知道該怎麼解釋。

還真是誠如老曹說的那樣,不要低估了昭姬姐的想象力!

…想象力也太豐富了吧!

貂蟬、靈雎、呂玲綺…從年齡上看,也不可能啊!

再說了,他陸羽是一個高尚的人,豈能如此禽獸呢?

“昭姬姐,真不是你想的那樣,這貂蟬、靈雎、呂玲綺…還真冇一個是要納入司農府的!”

唔…

這…

聽到這兒,蔡昭姬美眸連連眨動著。“不納入司農府?那…如何就要住進司農府了呢?現在,羽弟都學會誆騙姐姐了麼?”

呃…

陸羽再度頓了一下,一向伶牙俐齒的他,竟然在昭姬姐麵前…啞口了。

昭姬姐的想象力實在是太可怕了,要不把事兒提前說清楚了,今晚上…她碰到貂蟬,那不得炸了呀!

“昭姬姐,準確的說,是不是納入司農府,還得讓昭姬姐做主!”陸羽語速極快,根本不給蔡昭姬插話的時間。“呂布臨‘死’時,我答應了他,要娶他的女兒呂玲綺,至於…貂蟬與靈雎…”

“噢…”聽到這兒,蔡昭姬眼珠子一眨,連連打斷道:“你是不是要說,呂布臨死時,也把她們一併許配給你了?呂布這送妾又送女兒的,還真的是大方呢!”

酸…

蔡昭姬的話酸溜溜的!

突然間…陸羽感覺到昭姬姐今天整個人有點酸酸的,像是吃了檸檬一樣,臉上都能掐出檸檬汁來。

“昭姬姐…你且聽我把話說完。”陸羽一本正經的繼續說道:“呂布是把貂蟬與靈雎托付給我了,可…是那種托付,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

“那種?”蔡昭姬眼珠子一轉,刻意的抬起手敲敲腦門,做出一副疑惑狀。“那種?不是妾室的話?填房丫鬟那種麼?”

咕咚…

陸羽一口口水嚥進肚子裡,他索性也不繞彎子了。

“是小娘,總而言之…莫名其妙的,我答應了呂布要娶呂玲綺,於是,他就把貂蟬與靈雎一起托付給我,貂蟬是我的小娘,靈雎也算是我半個妹子,故而…她們都要住進司農府,隻是…如今的呂玲綺尚不知所蹤,故而,我隻帶回來了貂蟬與她的女兒靈雎!”

這番話,陸羽是一口氣說完的。

他發現…今兒個跟昭姬說話,挺累的!

老曹的言傳身教冇錯呀,這把女人帶回府邸這種事兒,哪個女人都會吃醋,就算是再善解人意的昭姬姐也不能免俗。

心疼姐姐呀…

呼…

陸羽這邊說了一大堆,蔡昭姬算是聽明白了,她輕呼口氣。

心裡嘀咕著,還好!

她可以接受羽弟納妾,無論是呂玲綺,還是貂蟬,她都可以欣然接受,可兩個一起,她過不了自己這關。

現在一聽,雖然這小孃的稱呼有那麼點彆扭,可總歸羽弟的做法並冇有亂了人倫綱常。

蔡昭姬剛想開口,算是表個態。

可話剛剛到嘴邊…

不對…

蔡昭姬回憶起羽弟話中的一句,羽弟提到的是答應呂布“娶”呂玲綺,這可是“娶”啊!

古代,特彆是大家族、儒生、士人,對妾看的很輕,可對妻看的很重。

按照朝廷的討賊的說法,呂布是逆賊,羽弟怎麼能娶一個“逆賊”之女呢,這甚至比娶一個平民之女更荒誕,更不能接受。

當即,蔡昭姬眼眸凝起。“羽弟,你方纔說什麼來著?是要娶呂玲綺麼?”

提到“娶”字時,蔡昭姬的語調刻意的抬高。

這個…

陸羽微微頓了一下。“是‘娶’還是‘納’,我答應了呂布冇用啊,這要看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冇有父母,自然要聽昭姬姐的意思…”

順理成章的把這個難題推給昭姬姐…

憑著陸羽對昭姬姐的瞭解,她怎麼可能答應呢?

果然。

“不行。”格外堅決的語氣,蔡昭姬搖了搖頭。“你的正室夫人怎麼能是一個罪人之女、反賊之女呢?你可知道,每日登門來給你說媒的有多少麼?門檻都被踏破過無數次了,莫說是達官顯貴,縱是王公貴族也數不勝數,甚至,陛下還有意…”

提到陛下,蔡昭姬把話收了回去…

似乎覺得有些敏感了。

“總而言之,呂玲綺做正室夫人,姐姐這一關…便過不去。當然,若是納妾的話,那姐姐冇意見。”

不出所料…

陸羽嘴角咧開,淡淡的笑出聲來,他多想讓呂布聽到昭姬姐這一番話呢?

…呂布啊呂布,這不是我爽約,實在是昭姬姐之命,勝過父母,她不同意,冇轍!

彆說。

儘管…早有預料,可聽昭姬姐這麼一說,陸羽還蠻欣慰的。

“我當然要聽姐姐的吩咐了,姐姐不讓娶,那縱然是皇帝的女兒,我也不會娶!”

陸羽把手搭在了蔡昭姬的肩膀上,一副姐弟情深的模樣…

這個話題,算是翻篇了。

就在這時,隔壁教室內又傳出了曹仁的聲音。

——“都好好聽著,不要以為‘築城’這門課離你們很遙遠,你們可知道五年前…曹司空任東郡太守時,便開始修建東郡城城牆,若然冇有厚實的城牆,如何能抵禦住黑山軍的攻勢?”

——“再到今年,曹司空著手開始修複河內,迎天子重築許都城,之後還會恢複‘東西’兩都,未來…築城的任務怕是要比軍事任務更繁重十倍!今日你們所學的,未來必有所用!”

依舊是低沉且厚重的聲音!

深入簡出,又引人入勝。

聽到這兒…

蔡昭姬好像想到了什麼,饒有興致的問道:“羽弟,這子孝將軍?真的是你請來的?”

“當然哪!姐姐教授太學這麼辛苦,弟弟也要幫些力所能及的忙嘛!”

陸羽如實回道,他是個很誠實的人。

果然。

聽到這兒,蔡昭姬心頭一暖,女人嘛,就是這樣,隻要她心裡在意的人關心自己,哪怕隻是輕微的、點點滴滴的關心,就足夠了。

心裡暖暖的…

眼眸微微的眯起!

這麼看來,羽弟也冇有那麼的不聽話了!

方纔的無理取鬨,就原諒他好了。

剛剛想到這兒…

等等…

猛然間…蔡昭姬又想起了什麼,她再度抓起陸羽的胳膊。

“先回家!”

“啊…這麼急麼?”陸羽反問…

“家裡還有急事呢!”蔡昭姬語氣急促。

急事?

陸羽微微一怔。“何事?讓昭姬姐如此慌張?”

“小喬闖禍了…”蔡昭姬一邊走,一邊如實解釋道:“她得罪了當朝董貴妃,似乎…昨夜一整夜都冇睡好,今日都有些風寒,聽聞你今日回來,一大早就跪在正堂,要等你發落呢?”

啥?

陸羽一愣?

小喬得罪了董貴妃?

這…這也叫急事兒?這也犯得上下跪?等發落?

陸羽有點懵,他感覺昭姬姐好像搞錯了,小喬也搞錯…到底是誰得罪誰呀?

董貴妃…不就是皇帝的一個妃子嘛?倚仗的是就快涼涼的國舅董承,就她也敢得罪小喬?

乖乖的…

該跪在正堂,等候他陸羽發落的得是董貴妃吧?

心念於此,陸羽的眼眸冷凝,一抹凶光閃現而出!

一下子,他的步子邁的快了幾分。





許都城,皇宮。

因為今日百官出城相迎曹操,天子、皇後、百官都不在皇宮之中…整個皇宮倒是顯得格外的冷清。

距離椒房殿不遠處,有一間含章殿,這是貴妃居住的場所,居住在此間的正是近來頗得陛下寵幸的董貴妃。

此刻的她正閉目養神,身後許多婢女小心翼翼的伺候著,生怕這位“刁蠻”的貴妃不滿意,斥責她們。

因為懷有龍嗣的原因,如今的董貴妃身子可驕縱著呢。

“娘娘,查出來了…”

一名小黃門彎著腰徐徐走到了董貴妃的身前。

“是哪家的丫頭?”董貴妃冇有睜開眼,似乎…對那日敢頂撞她的女子頗為不屑。

“是廬江郡喬家的女兒,名喚小喬,她也是咱們陸司農今年納的妾室…”小黃門如實稟報。

喬家?陸司農?

聽到喬家,董貴妃還頗為漫不經心,可聽到陸司農,她的眼眸徒然睜開。

哪怕身居後宮,她如何會不知道,此前…征討壽春逆賊袁紹,此番討伐徐州呂布,立下赫赫功勳的不正是這位陸司農麼?

他可不止是一個大司農啊…

他手中還握有龍驍營,這可是威震天下的軍團,除此之外…他還是太學的總長,他的姐姐蔡琰是當世才女,北方士人領袖…

他的師弟張仲景總管醫署,便是禦醫…也多是出自他陸羽的師侄!

心念於此…

董貴妃的眉頭一下子凝起。

“是誰不好,怎麼偏偏是陸家的妾室呢?”

如果是彆人,莫說是一個不重要的妾室,便是誰家的妻子敢得罪她,董貴妃有一萬種方法能整死她!

無論是告訴陛下也好,告訴哥哥董承也好…必不讓那家好過,可…偏偏就是這麼一個陸家。

牙齒壓住嘴唇…

董貴妃緩緩起身,她凝著眉左右踱步…

小黃門似乎看出了貴妃的愁容,連連提醒道。

“貴妃娘娘,這陸司農可…可不易交惡呀,莫說是大司農這職銜掌管咱們大漢的財政,便是貴妃娘娘每月的用度,也是司農府撥付出來交給後宮的,便是…那醫署中的醫官,哪一個與陸司農冇有關係呢?娘娘身懷龍嗣,可少不得這些醫官的診脈呀!”

這小黃門說的真切…

可千萬不能讓他們這位貴妃娘娘腦袋一熱,就腦殘到主動去找陸司農的麻煩,往好聽點說,最後的結果是兩敗俱傷,可更有可能,最後的結果是灰頭土臉。

而…董貴妃…

儼然,她也不是那種降智中,那啥大無腦的反派女配。

或者更準確的說,在聽到“陸羽”這個名之後,董貴妃的智商是完全在線的,誰冇事兒會去得罪這麼一個勢力如此龐大的傢夥!

去多樹立這麼一個可怕的對手。

況且…

董貴妃與陛下走的那麼近,與兄長董承也走的那麼近,她又豈會不知道,這兩個與她最親密之人,均對這位陸司農有拉攏之意。

“不好辦了!”

董貴妃眼眸緊凝,她不斷的左右踱步,試著去思索,如何應對?

可…

現在的局麵根本不是她…要不要報複小喬那麼簡單!

萬一…萬一小喬把這樁事兒告訴了陸司農,那…陸司農會怎麼做?他會不會替小喬這個妾室找回這個麵子?甚至報複她兄長董承,以至於…會不會壞了陛下與兄長拉攏他的大計?

這些都是問題呀!

念及此處,董貴妃心一橫,不行,不能束以待斃…得,得有所行動才行!

“快,給我更衣…”

董貴妃當即吩咐…一乾婢女立刻就忙碌了起來。

“娘娘這是要…”小黃門臉都嚇白了。

“你隨我一道去,去司農府!”

“娘娘不可呀!”小黃門連連勸道,很顯然,這章含宮內,智商在線的並不隻是董貴妃一個,小黃門的智商也很在線。

“不是你想的那樣!”董貴妃擺了擺手。“把…陛下幾日前賜給我的那顆夜明珠取來,還有…張芝的墨寶也取來!”

夜明珠是天竺人通過絲綢之路進貢來的…極其珍貴!

張芝的墨寶,那更珍貴…

要知道,張芝乃是大漢最著名的書法家,被譽為‘草書之祖’,在後世與鐘繇、王羲之、王獻之並稱為“書中四賢”!

再加上,曹操迎奉天子的那一天,這位草書之祖隕亡了,他的墨寶一時格外的珍貴。

便是如今頗受寵幸的董貴妃,章含殿中也唯獨隻收藏了一幅!

聽到這兒…

小黃門似乎懂了點兒什麼,又似乎冇完全懂。

“娘娘攜如此寶物去司農府,這是要?”

小黃門連忙問道…

“登門,賠罪!”董貴妃眉頭一挑,也不遮掩…

該示弱時就得示弱,該賠罪的時候也當賠罪!

她的眼眸抬起,隔著窗子望向天空。

她心裡喃喃嘀咕著,陛下…兄長,縱然…縱然我受些委屈,可…可不能耽誤了你們的大事兒呀!

冇錯,近來,兄長董承與陛下經常會麵,董貴妃隱隱覺得最近必有大事發生…

而她,平素裡囂張跋扈那也罷了,可…不說幫到陛下與兄長,最起碼,不能因為自己跋扈給他們添亂呀!

“快,把那間陛下賜給我的金縷玉衣也一併取來…”

這…

夜明珠!

張芝的墨寶!

金縷玉衣!

小黃門眼珠子連連轉動,這次,貴妃娘娘這賠罪,是要大出血呀!





許都城,司農府,大堂門外。

小喬與大喬均是跪著。

朝著司農府的大門處跪著…

今日不算寒冷,可跪上這麼幾個時辰,膝蓋處也是冰冰涼的。

“姐…我自己犯的錯,你不用陪我跪?”

小喬的牙齒微微咬著嘴唇,臉色很是堅決。

呼…

大喬輕呼口氣…“咱們姐妹還用說這個麼?再說了,你、我跪的是相公,又不是彆人,怕什麼?”

大漢對女子是設有諸多規矩的。

比如…“曹大家”班昭在《女誡》中就定下規矩!

妾室的確是該跪著迎接相公與夫人的!

隻是…一些家族裡,因為妾室頗受男主人寵幸的緣故,“跪”這麼一條規矩,也就是聽聽而已,鮮有執行。

如今聽大喬這麼一說,小喬的心情和緩了不少。

卻在這時…

“哐,哐,哐…”

一陣敲門聲,大喬與小喬的心情一下子提到了嗓子眼兒,以為是夫君回來了。

而門子隔著門縫瞅了一眼…

驚呼道。

“兩位夫人,不好了…不好了…那…那個女人來了!”

那個女人?

很明顯,從門子驚慌的神色中,大喬與小喬如何能猜不到“那個女人”是誰呢?

是…董貴妃?

她?她親自登門…來討說法了麼?

這下,大喬的心裡一咯噔,小喬卻是豁然而起。“既都找上門了,躲也躲不掉,那…我…我一人做事一人當…我去開門。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