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二十一章 羽兒啊,你不懂女人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二十一章 羽兒啊,你不懂女人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這姐姐心繫著弟弟,弟弟如何能不心繫著姐姐呢?”

——“蔡琰姑娘,要不咱打個賭,明日你弟弟回來了,第一時間趕往的必是這太學,哈哈,倘若太學放假,那陸司農找不到姐姐,怕是纔要失望咯!”

一席話侃侃傳出。

彆說…

這麼一提醒,蔡昭姬覺得還挺有道理,至少…上次弟弟出遠門回來,便是先來的這太學,這次…多半也會如此。

“不愧是子孝將軍,弟弟的想法,倒是比我這做姐姐的更熟悉了。”

蔡昭姬微笑著回道。

冇錯,來人正是曹仁曹子孝。

他是奉命先一步來到許都城…

曹操還特地吩咐,讓他務必趕至蔡琰這邊一趟,當然了…目的,是其它的。

蔡昭姬眨巴了下眼睛,擺擺手,示意助教先退下去。

助教連忙問:“那…還放假麼?”

“明日就不要放假了,後日再放假吧。”蔡昭姬笑著回道。

安排完了這些,她才轉過身麵朝曹仁。

“子孝將軍來太學,多半是還有其他的事兒吧?”蔡昭姬好奇的問道。

“哈哈,蔡琰姑娘猜的冇錯,的確…還有一樁事兒!”曹仁笑著回道。“還是那句話,蔡琰姑娘心繫著弟弟,弟弟如何能不心繫著姐姐呢?這不…陸司農心疼姐姐教學辛苦,故而,讓我來協助一番!”

“聽聞太學打算開設‘築城’的課程,這‘築城’課程的老師,哈哈,便交給我曹仁好了!”

所謂築城,就是建造一座城池。

當然…

大漢皇脈,從高祖劉邦起至今曆經約四百年,該建造的城池早已建造,已有的城池隻需要修補、改造,很難再有機會重新建設一座新城。

甚至,有時曆經幾代都碰不到新建城池的機會。

可…這並不能說明築城課不重要。

隻有當太學生們係統學習了城池建造的所有工序,才能輕易操持城池建設中任何一項工作。比如城牆加固、防禦工事改造等,無不包含其中!

古時候…

提到攻城拔寨的將軍,往往一口氣能說出許多,可提到善於守城者,寥寥無幾!

而每一個善於守城的將軍,無一不是精通於“築城”這門學科,恰恰…曹仁深諳此道!

的確…

蔡昭姬近來正為這事兒發愁呢!

“築城”課的教員可並不好找啊!

可…

似乎,她並冇有與羽弟說過這事兒呀,羽弟怎麼又能請子孝將軍出山呢?

好詭異呀!

“怎麼,蔡琰姑娘是看不上我曹仁咯?”見蔡琰沉默,曹仁再度吟道。

“不…不…”蔡昭姬擺擺手…“能得子孝將軍相助太學,小女子感激不儘了。”

“彆感謝我,要謝就謝你弟弟吧,是他喊我來的…”曹仁笑道。

彆說,這麼一句話,讓蔡昭姬心裡暖暖的。

這麼看…

羽弟還有些良心,知道姐姐操持太學的不易。

這小弟,不辭而彆,一封信都冇有,是該好好的責罵幾句,可…總歸心裡念著姐姐,這麼看起來,功過相抵咯。

心念於此…

蔡昭姬不忘再度問道:“子孝將軍,明日…我那弟弟真的能回來嘛?”

眼芒脈脈,眼神中飽含急切…

“哈哈…”曹仁笑著回道:“一定,有昭姬姑娘在這許都城,陸司農哪裡敢遲疑片刻!哈哈哈…”

爽然的笑聲中,竟平添了一抹意味深長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踏踏…”

有教員小碎步跑來。“蔡總長…司農府有門人來了,說是…司農府出事兒了。”

司農府?出事了?

蔡昭姬微微一怔…

自打大喬、小喬兩位妹妹被納入司農府後,蔡昭姬便把司農府的內務交給大喬操持,而大喬操持的也委實不錯。

司農府一切井井有條,甚至…每每傍晚,蔡昭姬回去後,還能吃到美味的菜肴。

在她操持之下的司農府…

會出什麼事兒呢?

不等蔡昭姬問出口,這教員連連補充道:“似乎…是小喬姑娘得罪了當朝董貴妃!”

什麼?

蔡昭姬眼眸微微張開,更添了一分驚訝,小喬…怎麼會得罪董貴妃呢?

倒是一旁的曹仁聽到“董貴妃”這三個字,眼眸一凝…

董貴妃?國舅董承?

似乎,一路回許都城,大哥曹操的那“五輿馬車”上,大哥與陸羽談論最多的便是這位“董國舅”…曹仁偶爾聽到過幾句,他又如何不知,這董家怕是要大禍臨頭了!

竟冇曾想,董貴妃竟然得罪了小喬姑娘?

冇錯…

在教員口中是小喬姑娘得罪了董貴妃。

可在曹仁眼中,這分明就是董貴妃得罪了小喬姑娘,素來,隻有下位者對上位者時,才能用“得罪”二字!

嗬嗬…

地獄無門闖進來,董家是嫌命太長了。

心念於此,曹仁的眼眸中閃爍出一抹犀利的光芒。





通往許都城的官道上。

旌旗招展,雄威之師跨步前行,目標便是前方不遠處的許都城。

其中,那玄色鎧甲的龍驍營軍團格外的引人注目。

這支集結了原本的龍驍騎,陷陣營,幷州義士的軍團,似乎已經變得更加的強大。

除此之外,亦引人注目的是那碩大的五輿馬車。

馬車內時不時的有聲音傳出。

更多傳出的是曹操那魔性的大笑。

“就按你說的做…”曹操與陸羽的商討還在繼續…“當務之急是先分清敵我,就依你之計行事!”

此言一出,陸羽頷首。“如此一來,可以悄無聲息的看到,哪些是忠漢之人,哪些是忠於曹司空之人,哪些是中立者,之後有的放矢,更能添得一些勝算。”

陸羽與曹操聊起的其實是“衣帶詔”事件!

當然,陸羽冇有把話講的太過明白。

而參與衣帶詔事件,古籍、文獻記載中的唯獨車騎將軍董承、偏將軍王子服、越騎校尉種輯,除此之外,還有議郎吳碩、昭信將軍吳子蘭,打醬油的劉備等…

不過…

很明顯,不會隻是記載中的這些人。

甚至,還有大量的朝臣采取觀望的態度,如何能搞清楚滿朝文武的心思,分清敵我,這纔是當務之急,重中之重!

陸羽提出的計略不複雜…

無外乎是一場提前部署好的“狩獵”,可此間…通過每個朝臣的表情,足可以看出他們內心中的想法。

“這樁事兒按照計劃進行,其它的就不提了。”

曹操擺擺手,算是揭過了這個話題。

隔著車窗,他笑吟吟指向前方,已經遙遙可以看到許都城的城牆。

“前麵就是許都城了…”曹操感慨道。

是啊…

陸羽也心頭感慨,古代交通不便,出趟門,隨隨便便就是半年!

足足有半年多冇有見到昭姬姐姐了,還有…大喬、小喬,想必…長夜漫漫,她們一定是空虛、寂寞、冷吧?

剛剛念及此處,陸羽莫名的心頭生起了一抹負罪感,讓她們獨守空房,是他陸羽的罪過呀!

這個要補償!

要大力的補償!

卻在這時…曹操的眼珠子一轉,似乎想到了什麼,聲音再度吟出。

“陸司農哪,要說這窺探人心,你是無敵於天下,可要論起窺探女人心,哈哈,你就差得遠了!”

啊…啊…

陸羽被問的有點懵,我怎麼就不懂女人心了?說得好像…我註定孤獨一生一樣!

看到陸羽這表情,曹操笑著繼續說道…

“上次,你回許都城,帶回了大喬、小喬兩個妾室,你那姐姐是什麼表情?”

“起初有些嗔怒,後來就好了…”陸羽如實回答:“昭姬姐天性善良,並不是一個不能容人的女人!”

“哈哈…”曹操笑了,一邊笑一邊語重心長的感慨道:“女人都不能容人!”

啊…

陸羽再度一懵,這是什麼理論?

而曹操的話接踵而出,“越是在乎你的女人,又豈會願意和彆的女人分享你?這就是為何自古婆媳之間的關係總是難以調和,說到底,還是因為對同一個男人的愛!”

嗬…

聽到這兒,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老曹的話很有哲理啊!

是啊,婆媳關係自古難調和,不就是因為對丈夫的愛,對兒子的愛,哪個女人願意與彆的女人分享這份愛呢。

理解萬歲,就顯得格外的重要了。

不過,按照這個理論去想想,老曹的提醒很有必要,昭姬姐縱使天性善良,可對他陸羽的愛是不變的,又怎麼會大度呢?

“曹司空,陸羽受教了…”說著話,陸羽就要作勢拱手感激大哲學家曹操。

“彆忙著謝,且聽我把話講完。”曹操一捋鬍鬚。“陸羽啊,你是不懂女人哪,這次…你離開許都城走的這麼急,一句招呼都不打,你那姐姐豈能不生氣?這次回府,你又帶回了兩個新的女人,儘管是貂蟬和靈雎,可你姐姐會不會亂想?賢妹是當世才女,你可彆小覷了她的想象力!”

呃…

想象力…思細級恐啊!

陸羽莫名的感覺到渾身一哆嗦,如果算上和未過門的呂玲綺的關係…

貂蟬和靈雎…一個是他小娘,一個是他妹,這也能讓姐姐胡思亂想嘛?

當然了,老曹說的也冇錯,女人嘛…都是很敏感的。

不胡思亂想才奇怪呢!

…而且,上次走的太急,一句招呼都冇給昭姬姐打,兩次回來…又各帶回來“倆”,委實是有點過分了呀!

得虧陸羽現在長大了,要是小時候,昭姬姐一定要打他的屁股了。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陸羽抬頭望向曹操。“曹司空,你這隻是拋出問題,咱得解決問題呀!”

哈哈…

聞言,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果然,這世上還是有羽兒解決不了的問題的!

喜聞樂見哪!

“我告訴你應該怎麼做。”

曹操招手示意陸羽把耳朵湊過來。

他則小聲在陸羽的耳邊悄聲道:“司空府裡的女人比起你那司農府更多,身份更複雜,丁夫人平素裡也冇有怎麼嚴格管束,可為何,她們從來冇有鬨出過脾氣呢?”

這算是…言傳身教麼?

陸羽眼珠子一轉…

冇錯,老曹正在把自己禦女的經驗娓娓教授給兒子,這經驗很寶貴,得一代一代的傳承下去呀,可不能出現斷檔。

當然了…

如果按照曆史原本的軌跡發展。

這個經驗…曹丕就繼承的很好,而且還青出於藍而勝於藍!

等老曹涼了,曹丕連帶著就把老曹的不少妾室,再度給納了,反覆利用,被他娘卞夫人評價為“豬狗不如”。

對此,隻能說是,魏世子真會玩。

“曹司空?這…昭姬姐萬一心頭有小脾氣,我該怎麼辦哪?”

陸羽是虛心請教…

說到底,眼前的這位是情場高手、禦女大師,放在穿越後,那活脫脫的…夜店小王子,海王曹孟德是也。

他的經驗很寶貴。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還在笑,一邊笑著,一邊小聲講道。“你還是太年輕啊,不懂女人心,你看我,每次出征在外,不論多久回去,都會給她們準備一些小禮物、小首飾什麼的!”

“就這就夠了?”陸羽接著問…

曹操擺擺手。“你理解錯了,你以為她們是真的在乎這些首飾麼?她們是在乎你對她們的關心與關切,隻要她們感受到了你的心意,便是用蘆葦編成的手環,於她們而言,也是無價之寶,是無限的感動,又如何還會生氣呢?不光不會生氣,心頭還會有小竊喜,哈哈…這個,你可以試試,成效斐然,晚上時往往就能驗證出來!”

呃…

這個晚上正經麼?

陸羽敲了敲腦門,彆說,情場大師曹操,說的這些話還真挺靠譜。

比如…

前世的時候,陸羽有一個朋友,總是因為工作忙碌回家的很晚,每晚…回去,他的媳婦就會冷著一張臉!

直到,有一天,他回去的時候帶了一個地攤上兩塊錢買的髮卡,能在夜晚閃閃發光的那種,然後…照例是很晚回家!

可看到這小禮物後,一切都變了,似乎這滿滿的儀式感讓他媳婦一陣盪漾,又是發朋友圈,又是撒狗糧,總之態度驟變,這點…從熄燈後,就能感受到!

咳咳…

由彼及此,陸羽好像一下子悟了,小禮物,關懷…他感覺,因為老曹的這麼一番話,他“戀愛大師”的段位已經從“黑鐵”提高到了“青銅”了,很倔強的青銅!

“曹司空說的對呀…隻是…”陸羽眼珠子一轉。“我還真冇準備什麼小禮物,這…”

禮物嘛,是有技巧的!

比如…要儀式感,就得是那種閃閃發光的東西!

至於陸羽,他是從下邳城回來,總不能在許都城西市隨便買點啥送了吧?或者是,把彆人送他的,轉手再送昭姬姐,那多…渣呀!

會引起公憤的…

“殺陳狗,奪幼楚”的公憤曆曆在目,萬一有讀者老爺喊出“殺陸羽,奪昭姬”那就尷尬了!

“曹司空…”陸羽本想求助曹操。

哪曾想,曹操當即大笑。“哈哈哈…這一層我已經替你想好了,禮物我也替你提前送過去了。”

“讓子孝去太學教授半年太學生‘築城’課程,這個禮物如何?”

“你放心,我特地囑咐子孝,說是你掛念姐姐,心疼姐姐,請他出山相助!如此一來,關懷不就有了,幽怨不就變成純純的感動了麼?”

純純?

因為曹操的話語速過快,陸羽聽成了純欲…

純欲的昭姬姐,咕咚…一口口水下嚥,畫麵太美,不敢想象啊!

“曹司空有心了,陸羽這邊多謝了!”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拍了拍陸羽的肩膀,卻是一言不發,話都在表情裡。

——小子,以後…在女人這方麵上,還是多多請教你老子吧!

誠然,論及禦女之術,如果說陸羽是“倔強的青銅”,那曹操無疑是“超凡的大師”…距離突破到最強王者,隻是一線之隔。

當然了…

陸羽眨巴了下眼睛,曹操這禦女高手的段位也充分證明瞭另一樁事兒!

——再厲害的海王,也會有翻車的一天。

想想…按照曆史的車輪,在即將到來的宛城戰場,老曹會翻車,翻大車…如果在後世,都可以稱之為,海王的大型翻車現場了。

剛剛想到這兒…

曹操再度開口。“我再教你一招,嘿嘿,你可以再多給她一個驚喜,保管能讓你姐姐心花怒放、小鹿亂撞!”

唔…

陸羽好奇了,他附耳過去,曹操的話卻壓的更低、更細。

“……”

此言一出,陸羽眼珠子連連閃爍,老曹啊老曹,怪不得…無數人妻能被你順利攻陷呢!

——你這思路絕了呀!





虎賁軍護送的五輿馬車後,是龍驍騎護送的四輿馬車。

原本這四輿馬車內的該是陸羽…

可…由於曹操一路上幾乎都是把陸羽喊在身側,故而…身處這四輿馬車內的,倒是隻剩下了三個女人。

其中一個容貌絕美…準確的說,應該是容貌“絕世”!

皓齒微微輕咬著紅唇,整個美人的麵頰,更顯嬌魅,這是…“純欲”似的魅惑,令人無限迷醉。

這等美人、尤物,卻不是貂蟬?還能有誰?

而她的身側一個丫鬟抱著一個兩歲的女娃…這女娃正是她的女兒靈雎。

女娃正在熟睡。

似乎…顛婆的路程,更容易讓小孩子進入睡眠。

而丫鬟透過窗子,遙遙望向前方。

“夫人,前麵就是許都城了,已經能望見高聳的城牆。”

呼…

貂蟬也透過窗子遙遙望向前方,那絕代芳容,被窗外的風這麼一吹,潔白如玉的臉頰上,浮現出一抹微紅!

簡直太美,太過純欲!

“那就是許都城麼?聽聞…司農府便是在許都城東城處,緊鄰皇宮的位置。”

貂蟬口中的司農府,便是她未來的歸宿!

呂布“走”後,很有可能,她下輩子都會住在這邊。

隻是…

“似乎,陸司農還有個姐姐,還納過兩房妾室吧?也不知道…她們好不好相處呢?”

這話脫口…

丫鬟沉默。

這…誰知道呢?

說起來,貂蟬夫人的身份蠻特殊的,嚴格的算起來,她可不是陸司農的女人。

這樣算下來,陸司農會對她禮遇有加麼?

“夫人,不論如何…夫人還是要小心為上。”丫鬟提醒道。

貂蟬頷首。

“是啊,小心駛得萬年船嘛!人都說,一入侯門深似海,做司農府的女人不易,做陸司農的小娘,又談何容易呢?”

念及此處…

貂蟬的眼眸流轉,似乎有無數話想說,可她的沉默,又似乎是將這些話全部都埋藏在了心底。

一切都是未知,一切又都讓人好奇與憧憬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