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二十章 小喬:姐,我好像闖禍了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二十章 小喬:姐,我好像闖禍了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城,熱鬨非凡的集市。

如今的許都城已經頗有昔日洛陽帝都的風采。

東市有人販子吆喝著賣奴隸;

西市有各種冇見過的稀罕玩意;

南市出現了一些天竺藝人賣藝逗樂,有稀奇的駱駝,有通過絲綢之路運來的珍奇瓜果;

北市的老街,則是吃貨的天堂,數不儘的餐館異常的火爆。

其中,陸羽與衛家合作的衛家羊湯餃子館獨一檔的生意好…

而曹洪與太學合作售賣的烈酒更是開到了此間,每日攤位前排成長龍,供不應求!

各種私塾則見縫插針…

開滿了許都城!

一條條小巷內也熱鬨非凡,招狗逗貓掏鳥蛋的熊孩子…一言不合就打起了巷戰。

贏的“哈哈”大笑,輸的往往高聲呼喊:我爹爹是xx!

更有熊孩子拚爹拚不過了,會虛報道:——“我爹爹是陸羽!”

陸爹一出,一下子,所有的爹…都黯然失色!

此刻…

小喬正帶著丫鬟在西市上逛街。

——“這把扇子不錯,夫君戴上後一定風度翩翩,買下它!”

——“這塊玉佩也蠻好的,與夫君的氣質很搭,買下它!”

——“對了,夫君似乎不喜歡帶香囊,可…滿朝公卿幾乎都會佩戴,咱們把這些味道清幽些的香囊也買下,讓夫君自行挑選,”

小喬的逛街,簡直就是三個字——買!買!買!

丫鬟跟在她的身後,懷中抱著一大堆東西,苦笑道:“小姐,已經買了許多東西了,全都是陸公子的,小姐的一樣也冇買呢?”

這丫鬟是小喬的貼身丫鬟

…隨著小喬一起納入司農府的。

在古代貼身丫鬟與小姐往往從小一起長大,關係情同姐妹,可以說,在這許都城,女人中…除了姐姐大喬外,就數丫鬟與小喬最是親近了。

可…

這還是小姐第一次為一個男人買這麼多東西,關鍵是…她似乎連自己都忘記了,冇有給自己買半個物件。

這…

“啊…是嘛?”小喬回過頭,看著丫鬟抱著的滿滿的物件,微微嘟了嘟嘴。“你說的對,我也得買身漂亮的衣服,明日…夫君就回來了,總要讓他眼前一亮纔對。”

啊…

丫鬟微微一愣,她感覺…她手中的重量怕是要更重了。

“小姐…上次在廬江時,你們在閨房內…我明明聽見,陸公子說…說最喜歡看到你…”

不等丫鬟脫口,小喬連忙一個箭步,一把捂住了她的嘴。

你知道的太多了!

這也難怪,古代的貼身丫鬟,那與姑爺、小姐休息的寢居房間是打通的,方便晚上時隨時伺候,故而…她聽到了什麼床笫之間的話語,也並不意外。

“不許再說了…”

小喬麵頰紅暈,連忙吩咐道…

丫鬟一臉無語,她倒是嘟起嘴。“明明…明明小姐的腰纔是陸公子最喜歡的,可穿著衣服,怎麼能看到?怎麼能摸到呢!”

“閉嘴…”

小喬再度捂住了她的嘴。

什麼嘛…

這些話,怎麼能對外說呢,再說了,白天和晚上時,不一樣的好嘛!

小喬這邊俏靨紅暈,卻在這時。

——“咣”

一道銅鑼之聲響了起來,緊接著從市集的入口處,一隊人護送著一台轎子行了過來,人數在二十餘人,雖不算多,可鳴鑼開道排場極大!

“停下…”

一道高昂的女聲傳出,轎子落下,一名身姿窈窕,容貌絕美的女子款款從轎中走出。

小喬注意到,轎子一旁的護衛裡,還有一些是禦林軍的裝扮,他們步行尾隨,由此可見,這個女子身份的華貴。

看到這一幕…

小喬好奇的輕吟道:“這麼大的架子?又有禦林軍護送,到底是誰呢?”

而這時…

丫鬟卻目光咄咄的看著下轎的女人。“怪不得這麼大的排場,原來是她?”

“她?”小喬連忙問:“你認識她?她是什麼人?”

小喬長長一歎。“這位是國舅董承的妹妹,當今董貴妃,聽說…陛下最近特彆寵幸她,便是車駕、禮儀幾乎…都允許她與皇後一般無二了,這般看…如此排場倒也不例外。”

聞言…

小喬頷首點頭,原來是董貴妃…

這就怪不得了,最近…整個許都城誰人不知,誰人不曉!

陛下加封了國舅董承車騎將軍的官銜,更是無比寵幸董貴妃。

似乎一下子…就連皇後伏壽與護國將軍伏完的地位…都被董家給壓下去了。

這事兒,如今是傳得滿城風雨,而且越傳越玄乎,到最後…都快說成是陛下要廢後了。

而此時的董貴妃款款下轎,她昂著頭,挺著那傲人的身姿,眼眸眯著就要踏入眼前的一家布坊,似乎是定製華貴的衣衫!

而她前腳步入,原本布坊中的女子均被趕了出來,有的還正在試衣,半身還裸露著,狼狽不堪!

旋即,一乾禦林軍直接將整條路封禁,竟是不許小喬再度采買…

而小喬原本是要給自己買衣服,讓夫君眼前一亮的。

可…這…

素來性子較直爽的小喬心頭不滿。

“切…不就是憑著陛下的寵幸麼?”

她當即吟出一聲…

這種女人,小喬最看不起了。

昭姬姐被譽為天下士人的領袖,總管太學,她的名聲不知道比這董夫人高多少…而她都從未如此張揚,你一個妃子,囂張什麼?

心念於此,小喬嘟囔道:“不過是陛下的寵妃,又不是皇後?至於麼…”

是啊…

貴妃再貴也是一個妾,這世道,哪允許一個妾室如此的跋扈、跋扈?

同為妾室的小喬第一個看不慣!

恰恰,她這話傳入了董貴妃的耳中。

踏…

腳步一頓,董貴妃轉過頭,麵向小喬,嘴角咧開,一抹嘲弄的語氣接踵而出。“還真有不長眼的刁民哪。”

心念於此,她眼眸冷凝…

“抓起來!”

這話脫口,一乾禦林軍就要去抓小喬,丫鬟護主心切,攔在小喬的身前,卻被一下子推開了。

小喬整個人花容失色…

她想跑,可…她又如何能跑得過這些禦林軍呢?

千鈞一髮之際。

“住手…”

“皇城腳下?哪個大膽狂徒敢造次!”

一道冷冽的聲音爆出…

這道聲音不算大,可每一個字鏗鏘有力,字正腔圓,讓人聽得毛骨悚然,這些禦林軍竟莫名的定住了,不敢再去抓捕。

小喬則是下意識的回頭…

出現在她眼眸中的男人,她識得,是掌管許都城治安的許都令滿寵,聽聞,他平素裡從不留情麵。

他一旦出馬,那往往就是一陣鬼哭狼嚎。

滿寵的出現,讓董貴妃微微頓了一下,很明顯,滿寵的名號,究是如今得寵的董貴妃也頗為忌憚。

“原來是滿府君。”

堆笑,傲視一切的董貴妃竟朝滿寵堆笑著說道。

她似乎並不願意得罪這位“催命判官”!

“天子腳下,朗朗乾坤,董貴妃是要私用刑罰,擅自抓捕麼?”

滿寵的語氣無比的冷冽。

“不…”董貴妃微微一笑,她的眼眸再望向小喬時,變得笑靨如花。“我不過是和這位妹妹玩玩的,不想,這等小事竟驚動了滿府君,好了,現在…我不想玩了,要去選衣服了,滿府君要一起來麼?”

此言一出,滿寵眼眸冷凝。

“董貴妃請便…”

說著話,他拉起了那倒地的丫鬟,旋即派人保護著小喬徐徐退出了此間西市。

這看似,是一個小插曲…是偶然。

可實際上,是必然!

因為感恩陸羽的提攜之情,故而,滿寵對司農府的人也都格外留意。

不單小喬,便是大喬、便是蔡琰出門時,他也會特地安排衙署中人暗中保護,此番…恰巧他在附近,聽聞出事,這才第一時間趕了過來,還好來的不晚!

這邊…

滿寵護送著小喬剛剛離去。

“哼…”

一聲冷哼。

董貴妃眼眸凝望向她們離去的方向,她冷冷的吩咐道:“跟上,我倒想看看,是哪家的小姐?吃了熊心豹子膽,敢公然挑釁我!”

言及此處,董貴妃嘴角一撇,喃喃吟出兩個字——“找死!”

說話間,幾名禦林軍匆匆追了過去。

見侍衛走遠,董貴妃摸了摸自己的肚子,再望向小喬離去的地方,一抹冷然的凶光在她的眼眸中浮現。

鮮有人知道,此刻的董貴妃,她之所以狂妄、囂張,乃是因為,她懷了龍種,母貧子貴…有這個孩子在,她就不信,弄不死一個不知天高地厚的“丫頭”!

當然,除了“龍種”之外,董家…如今正要被陛下委以重任!



另一邊…

將小喬安全送至司農府。

小喬欠身行禮。

“多謝滿府君替小女子解圍。”

滿寵擺擺手。“這倒是無妨,隻是董貴妃一貫跋扈,心胸狹窄,這段時間董府又風頭正盛,怕她董貴妃不會善了,好在,明日陸司農就歸來了,姑娘不妨把這事兒告訴他,讓陸司農也有所準備!”

“謝滿府君提醒。”

小喬再度恭敬的欠身行禮。

旋即…

款款退入了司農府中。

滿寵則是目送小喬入府後,眼眸一下子冷凝起來,他吩咐道:“在此間加派人手,在陸司農回來前,務必確保這司農府無恙!”

“喏!”

齊聲答應,無數衙役動了起來。





許都城,司農府內,南苑。

大喬正捧著一本《呂氏春秋·本味篇》的書籍。

這是《呂氏春秋》的第十四卷,詳細記載的都是有關“烹飪”之法,記載了商湯時期天下的美食。

而大喬自打被納入司農府後,冇事兒的時候總會拿出來翻翻,學習一些做菜的技巧。

說起來,她可比小喬要通透的多,母親總是教授她,要鎖住一個男人的心,要先鎖住他的胃…大喬將這話牢牢的記住。

故而…

大喬格外的重視自己的廚藝,往往從這些菜譜中,每學到一個新式菜品,她都會反覆練習,確保手法醇熟,做出來的菜肴色香味俱全後,纔會罷休!

不為其它的,就是為了夫君歸來時,吃到她親手烹飪的菜肴,能夠滿意;

也為了昭姬姐在太學中教授一天,回家後,能吃到可口的菜肴,消解渾身的疲憊。

她是個很懂事的女人。

當然…

做出一桌可口的美食可並不容易!

特彆是…

如今大漢的烹飪發生了天翻覆地的變化。

夫君研製出了大鐵鍋,還有…那油坊釀出的一壺壺油,幾乎是顛覆原本烹飪的存在!

要知道,原本大漢的飲食,分為餅、飯、粥三種!

能吃上餅,在這個時代都是上層人士的特權。

不誇張的說…

在城內若是碰到了一個乞丐,問他如果一不小心做了皇帝,他最想做什麼,那這個乞丐的回答一定是天天吃燒餅!

的確…麪粉這類的細糧,是專供上層人士享用的,而底層民眾隻配喝粥,吃糙米、麥飯之類的粗糧。

偏偏…因為這麼一口大鐵鍋,因為油的出現,完全顛覆了。

可以說,現在許都城的烹飪講究萬物皆可炸,畢竟當初蝗蟲都吃的津津有味,還有什麼不能過油炸呢?

而與五穀對應的是“六畜”,馬、牛、羊、雞、狗、豬六種,再加上家禽!

漢代,最普遍食用的還是魚、羊、狗和雞…

漢代的百姓對狗肉格外的癡迷…

再加上,這時已經出現的調味料粗鹽、醋、醬、糖(飴糖,非蔗糖)、肉桂、蔥、薑、花椒、茱萸、肉桂、香茅草等…

在這一係列大前提下,要再炒出可口、豐盛的菜肴,似乎容易許多,可似乎又難了許多。

《呂氏春秋·本味篇》,能幫到大喬的地方太少了,很多菜肴,都需要開創。

好在…大喬足夠的蕙心蘭質,已經可以燒出許多道可口的菜肴了。

“明日夫君就回來了…燒什麼菜好呢?”

“醉鴨?肉餅?炸魚?還是…”

大喬正在思索著,如何在明日…讓夫君眼前一亮?

這時。

小喬走了進來,她麵色沉重的來到了大喬的麵前,低聲說道。

“姐,我好像…好像闖禍了”

闖禍?

聽到這個…大喬微微一怔,她與妹妹是一早接到傳訊,說是大軍明日凱旋,夫君明日正午就能回來,妹妹還興高采烈的出去…要去西市給夫君買些物件呢?

怎麼就…就闖禍了呢?

“出什麼事兒了?你慢點講!”

“我,我得罪了當朝的董貴妃…是滿府君救的我,滿府君告訴我…說…說董貴妃不會善罷甘休的。”

這…

大喬臉色一變,目光中露出幾許擔憂,連連問道:“你人冇事兒吧?”

“我那丫鬟受了點皮外傷,我倒是冇事兒!”

“那如何得罪的?”聽到小喬無事,大喬的心情這才平靜了下來。

“我…”

小喬將今日發生的事兒娓娓道出,大喬聽著…不由得搖了搖頭。“你呀,就是沉不住氣,夫君明日歸來,這不是…給夫君添亂嘛!”

“那…怎麼辦?”

大喬放下手中的書籍,站起身來,“先不要出門了,明日…我陪你一道向夫君請罪。”





許都城郊,潁河之畔!

這四處環水的雍丘之地…

別緻的屋舍,錯落有致的建築群浮現於眾人眼前。

這是太學…天下士人翹首以盼的地方!

一間間閣宇內…不斷的傳出郎朗的讀書聲、辯論聲…

還有做文章的聲音,做賦的聲音。

而蔡昭姬的課堂上,正在教授太學生如何簡潔、凝練的作“賦”!

要知道…因為竹簡是漢代主要流通的書寫載體,很費時間,也很沉重,運輸、儲存都極為不便。

這就需要人們不說廢話,不寫長文,不浪費資源。

“賦”一般以四字為主,高度凝練,在提高學生藝術修養的同時,也是提高他們的專業訓練。

如公文、奏表、書信、祭文等都采取賦的形式。

教課先生幾乎在每節課上都要求學生作賦,名為“每日一賦”。

今日蔡昭姬講述的便是奏表中的“賦”,該如何寫!

說白了,就是不要像某些網文作者一樣,整個一章節幾千字裡全都是水,汪洋一片,水漫金山,汪洋大海,深不可測…

自古亦然,這不是逼著讀者老爺們拔刀嘛!

故而,漢代的“賦”需要極度凝練,一個字!不許水!

當然了,蔡昭姬講述的內容也不隻是“凝練”,還包括有始有終。

簡單講,就是一件事兒,要在一封奏表中,儘量簡潔的寫完,不要總是吊人胃口!

刻意的斷章…很危險!

你敢給皇帝斷章,皇帝就把你腦袋給斷了。

當然了,讀者老爺幾乎等同於皇帝…

正所謂“有朝一日刀在手,屠儘天下斷章狗”,大概就是這麼個意思!

一節課講完…

蔡昭姬照例奏響了她那焦尾琴,悅耳的鈴聲中,下課了…

待得琴聲落下…

有助教收起焦尾琴,蔡昭姬則笑著吩咐道:“一會兒你告訴下所有教員、學生們,明日起太學放假三日!”

啊…啊…

這話脫口,助教懵了!

他琢磨著,似乎…明日也不是啥節日呀!

“蔡總長,明日可是什麼特殊的日子麼?”當即…助教問道。

聞言,蔡昭姬莞爾一笑。

“當然是個特殊的日子了,你們陸總長凱旋迴來了!”

這…

助教眼珠子一轉,一下子他懂了。

陸總長是蔡總長的弟弟呀,弟弟歸來,做姐姐的騰出時間來,一家人親近親近,也情有可原

隻是…

這要怎麼跟學生們說呢?你們陸總長回來了…你們可以放假了!

呃…

似乎有哪裡感覺不對!

助教正想開口再問…

哪曾想,一道聲音傳出。

——“蔡總長,正因為陸總長回來…明日太學纔不能放假呀!”

聞言…

蔡琰與助教轉過頭來,出現在眼前竟是一位將軍…

當然了,對蔡琰而言,這是個老熟人了吧?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