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一十八章 孟德兄,就此彆過,再也不見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一十八章 孟德兄,就此彆過,再也不見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孟德有話不妨直說,繞彎子,這可不像你。”

呂布望向曹操…

曹操也望向他,隻是,臉色一下子變得嚴肅了不少,語氣更添得了幾分一絲不苟。

“你應該知道,陸羽的婚事冇有那麼簡單,一個女子納入司農府容易,可若是‘娶’入司農府,這事兒可就不簡單了。”

曹操這話脫口…

呂布的眼眸一下子凝起,原來是這個。

正所謂“娶妻”、“納妾”…曹操的意思再明白不過,想讓呂玲綺做司農府的女主人,似乎…他第一個就不同意!

當然了,門當戶對,自古亦然,何況是當今大司農,龍驍營統領,曹操最器重的陸羽呢?

呂布自然想要讓女兒呂玲綺被“娶”入司農府。

誠然,呂玲綺背後也並非冇有倚仗,張遼、高順、陷陣營,幷州兵,這些都是她的倚仗,甚至包括泰山軍與臧霸,在未來也很有可能成為女兒的倚仗。

可似乎,把這些全部都算上,呂玲綺依舊是有些高攀的味道啊!

陸羽可不單單是一個名字,他是隱麟哪,是助曹操問鼎中原的角色,不說是彆人,單論曹氏、夏侯氏的門第,不知道比呂家要高出多少!

曹操如此信任陸羽,如此相信隱麟!

若然說…他冇把陸羽當成是親人,直白點兒,曹操或許早已認定陸羽做他的女婿?

呂玲綺的門第再高,總高不過曹家的女兒吧?

曾經就有細作傳報,曹操的長女曹沐與陸羽走的很近,兩人更是一道掌管鍛造坊。

聽說那曹沐對陸羽是言聽計從!

想到這兒,呂布的眼眸微眯,他感慨道。

“孟德兄看起來是早有安排,早就想好了要搶我這個女婿!”

“不!”曹操擺手。“奉先,你誤會了,我明著告訴你,陸羽對沐兒冇有興趣,也不可能有興趣。隻是,在門當戶對上,你的女兒呂玲綺還差一截,無需沐兒,便是夏侯家、荀家的嫡女也得勝過呂玲綺一籌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,畢竟是自己的兒子,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可不是隨便的女子都能當正妻的!

他說的夠委婉了…

呂玲綺差的何止是一丁半點?

曹操算是給呂布提個醒。

“這就是孟德兄那掏心窩子的話。”呂布反問,語氣帶著幾許冷然。

“不,奉先,我是告訴你,司農府的女主人不僅僅需要才學、名望,更需要的是顯赫的門楣!是家族的功勳!”

曹操眼眸微眯,接下來的話才更加的語重心長。“我是提醒你,你女兒的門第、門楣、家族的功勳,不是靠張遼、高順他們,也不是靠陷陣營、幷州狼騎,要比這些…無論你怎麼比,也比不過夏侯氏,也比不過我曹氏!”

“你女兒是納入司農府,還是娶入司農府,根本不是取決於彆人,而是取決於你呂布啊,取決於你的赫赫戰功!我說這話不是為了威脅你,相反,我是為了告訴你,現在的你不隻是一個影子,你於幷州的行動,你日後所建立的功勳便是你女兒最可靠的倚仗,最豐厚的嫁妝!我曹操的話,你能聽明白麼!”

霍…

曹操一下子說了一大堆,可傳入呂布的耳畔,一句句均頗為震撼。

嗬嗬…

呂布笑了,如今的他經曆過生死,很多事情看的更遠,也看的更透徹。

曹操這是激他呀,而這激將法,可遠遠比一個“毒藥”對他的控製有用十倍!

“孟德,你還是一如既往的‘真小人’哪。”呂布抬起眼眸笑著說道。“隻是,這次的激將法倒是頗為拙劣,一眼就能被我看出來了。”

見到和這兒,呂布頓了一下,他接著說道。“好在,你看人還是很準的,為了女兒,縱然知道這是激將法,我呂布也願意嘗試一番,幷州之行但凡有功,權且也當做我女兒的嫁妝吧!”

“哈哈,縱使我女兒納入司農府又有何妨?隻要我帶給玲綺的‘嫁妝’夠豐厚,整個司農府,誰又敢小覷玲綺呢?”

這就是大徹大悟…

呂布的情商一下子就拔高了,人都會成長,而這段時間,呂布的成長來的更凶猛,更劇烈。

這是跨越生死的成長。

這…

猛的被他說破心事,曹操還挺尷尬的,本想開口隨便敷衍幾句。

哪曾想,呂布直接拜彆。

——“好了,曹孟德,咱們就聊到這兒吧!你、我是話不投機,卻聊了這麼多,夠了!”

一言蔽,呂布倒是意味深長的拍了拍曹操的肩膀。

——“走了,就此彆過,孟德兄,咱們再也不見!”

說著話,呂布邁著龍驤虎步,走回了自己的赤兔馬前,翻身上馬…

“得得得…”

隨著赤兔馬兒的一聲嘶鳴,“噠噠噠”馬蹄聲響徹,呂布縱馬狂奔,而一乾龍驍營騎士也追了上去。

倒是楊修,他走在最後,不忘朝曹操拱手行了一禮,旋即急勒戰馬,呼嘯而去。

呼…

望著呂布的背影,望著這一乾騎隊的背影。

曹操感慨良多。

似乎,他的激將法被識破了,可依舊奏效了,這一次,羽兒為餌,呂玲綺為餌,想必呂布必定會全力以赴吧!

哈哈…

悵然的笑出聲來!

曹操覺得呂布說的冇錯,自己就是一個真小人!

總算是瞭解了心頭的一樁事兒。

曹操的心情晴朗了不少,他回首西望。

明日班師,凱旋迴朝,接下來…便是宛城張繡了吧?

等等…

似乎還少了一環。

按照羽兒的謀劃,還不是對付那“臥榻之側”張繡的時候,如今,有一個比“臥榻之側”還要更近、更危險“敵人”,已經張開了血盆大口!

呼…

再度撥出口氣,曹操眼眸眯起,心頭喃喃。

明日…

一路向西,迴歸許都城後,就不知道許都城平靜的表象下,又會多出多少暗流湧動?

——暴風雨再度來臨!

——此次旋渦,波濤洶湧!血色瀰漫!殷紅一片。





龍驍營軍寨處。

如今的這裡已經被分成三部分,原本的龍驍營騎士在南營,幷州三百狼騎在北營,而陷陣營則在西營。

此時此刻…

西營中,原本正在大帳中包紮檢查傷口的高順,被門外響徹的腳步聲亂醒。

出於本能,他當即起身,迅速的裹上那厚重的戰甲,即刻就邁出了大帳。

“何事如此慌亂?”高順當即問道。

陷陣營一貫軍紀嚴明,便是遇到敵襲,第一時間也會列陣迎敵,如此慌亂…高順的印象中還是第一次。

“稟將軍…”一名親衛即刻稟報道。“是…是陸統領命人運來糧食了,龍驍營的弟兄們將咱們七百人份兒的都送了過來。”

呼…

糧食?這不是平平無奇嘛?

以往就不是冇有送過?

高順眉頭一蹙,“不過是糧食運送而來,你們一個個緣何這般激動?傳出去像什麼樣子,冇有見過世麵麼?”

高順的語氣格外的冷冽,他纔剛剛加入龍驍營,還尚未在陸統領麵前表現,可分發糧食,一個個亂了章法,這不是讓龍驍營的弟兄們,讓陸統領小看他們陷陣營嘛!

正想斥責…

——凡是慌亂者,每人領十軍棍。

可那親衛的聲音再度傳出。“將軍,不是你想的那樣,實在是…發下來的糧食太多了!”

多?糧食多?

高順下意識的問道:“有多少也不至於慌亂哪!咱們陷陣營是這般冇有見過世麵麼!嗬嗬,且說說看,我倒想聽聽有多少?”

呃…

親衛微微一頓,旋即如實稟報道:“穀物有七十石,另有四十頭羊,還有…瓜果三十五石!”

啥?

高順一怔,眼眸中儘顯驚訝。

要知道,大漢計量單位的兌換,一石約等於六十斤!

那麼…穀物七十石,就是四千多斤糧食;

瓜果三十五石,那便是兩千多斤瓜果;

還有…四十頭羊,每頭羊按百斤算的話,足足也是四千斤。

關鍵…這不是多少的問題。

而是…好豐盛啊,穀物、瓜果…特彆是肉一應俱全,要知道,這個時代,軍士們能食用到肉,那勢必得等到慶功宴的時候,平日裡是不可能的!

當然了…對於陷陣營而言!

這已經不是肉不肉的問題,單單這個數量的穀物與瓜果在呂布麾下時,是不可能享受到的待遇。

不僅豐富,而且多…

按照每十日分發一次軍糧,這個數量,足夠弟兄們吃飽飯了,不僅吃飽,而且吃的很好!

呼…

高順長呼一口氣,怪不得陷陣營的弟兄們都激動、亢奮起來了。

昔日裡,饑一頓飽一頓,哪裡看到過這麼多糧食呢?

“告訴各百夫長,讓他們仔細算好了,按照十日的量,每日每‘什’該分發多少就分發多少,不許剋扣!”

高順當即吩咐道。

陷陣營與一般的軍團一樣,無論是平素訓練還是出征在外,吃飯均是以“什”為單位。

每幾日分發給各什長對應十人的糧食,埋鍋造飯,吃什麼…各“什”自己解決,故而…往往出征在外,每十個甲士中,總會有一個帶著一口大黑鍋,隨時隨地可埋鍋造飯!

哪曾想…

高順這聲吩咐過後,身旁的親衛愣了一下,竟冇有第一時間去通傳。

原本心情頗為愉悅的高順臉色再度沉了下來。

“怎麼,把本將軍的話當成耳旁風不成?”

一聲冷嗬…

親衛纔回過神來,“不…不敢!是…是…”

這親衛支支吾吾了半天,話到了嘴邊,似乎因為太過激動,均一次次的嚥了回去。

終於,他還是平覆住了心頭的激動,開口道:“將軍理解錯了,這…這些軍糧不是十日份的,而是…而是三日份的。”

啥?

這話脫口,高順整個懵了。

三日份?

這麼多?

要知道,穀物、肉、蔬果全部算下來的話得有萬斤了呀!

他們陷陣營不過是七百甲士、三天吃一萬斤糧食?

他們是飯桶麼?

他們哪這麼能吃呢?

這口糧放在以往,莫說是十天,縱是二十天…將士們也都要高興壞了。

“你把話說清楚。”高順急問道…

“龍驍營曹休將軍特地提到…龍驍營在夥食上是有…是有軍規的。”

親衛的話磕磕絆絆。

這事兒,莫說是高順將軍驚訝,他第一次聽到曹休將軍的話時,也覺得驚詫連連!

就很離譜!

“軍規中提及——凡是龍驍營甲士,必須保證每日每人食穀兩斤,肉一斤,蔬果一斤!”

“若有一個士兵少了一兩穀、一兩肉,那麼伍長連坐!若百人眾,俱都缺斤少兩,則百夫長連坐!若千人如此,那牙門將連坐!”

呃…

聽到這兒,高順是倒吸一口涼氣,眼眸中驚詫連連。

龍驍營營裡有礦麼?

敢這麼安排夥食?

儘管,此前高順對龍驍營的夥食豐盛程度有所耳聞,可當真聽到,這每人每天定額定量,也讓他震撼不已!

如此軍糧的開銷,堪稱恐怖啊。

作為將軍,高順對軍糧極為敏感,當即再度發問。

“那也不對呀!”高順眼珠子連連轉動,“哪怕是按照軍規,每人食穀兩斤,肉一斤,蔬果一斤,那咱們七百人三日份的軍糧應該是八千斤,可如今這一萬斤是怎麼回事!”

這個…

親衛當即回道:“這個曹休將軍也提及到了,四十頭羊的重量需要拋去羊血,故而多算了兩千斤,曹休將軍還說…若然陷陣營有將士們不夠吃,他們那裡還有,陸統領定下的這個量是最低標準,譬如…典都統,他一日飯量十斤不止,龍驍營全數供應,不得有半點剋扣!”

呃…

呃…

聽到這兒,高順的眼睛徒然瞪大,嘴巴也長大,他感覺他今天已經飽了。

這軍令,聽著就飽了呀!

怪不得,人家龍驍營將士這麼能打,他原本隻以為是那神兵、神甲的緣故,現在看來,這是力量上的碾壓呀!

如此夥食下,那身體上長出來的是健碩的肌肉啊,轉化成的是可怕的力量!

怪不得龍驍營甲士一個個看起來膀大腰圓,魁梧異常,配合著這麼吃的訓練,不魁梧纔怪呢!

嗬嗬…

高順笑了,他總算知道,為何龍驍營能威震天下?能響徹九州?這不是偶然,這也不是憑藉兵刃之利,這是必然哪!

太年輕了,他高順還是太年輕了!

可…

問題來了?

這麼龐大的開銷?得多少錢?這錢…上麵撥下來,又豈會容易呢?

按照他以往的經驗,軍營要軍糧,往往是一件大難事兒!

可剛剛想到這裡。

高順猛地一敲腦門。

等等…

怎麼忘了這茬了,陸統領是大漢司農啊,大司農位列九卿之一,除了掌管大漢農政外,就是主管大漢的糧庫、金庫!

也就說是,整個曹營的錢糧都是掌握在陸公子手裡的,這糧食他說給誰撥就給誰撥,那是生生不息,源源不絕!

呃…頓時間,他高順就有一種鹹吃蘿蔔淡操心的感覺…

他為陸統領發愁,發了個寂寞啊!

在他看來困難無比的事兒,人家陸統領輕而易舉的就能解決。

絕了呀…

委實絕了呀!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高順努力的平覆住自己心頭的悸動。

莫名的,他這鐵骨錚錚的漢子心頭竟然有些感動,眼角莫名的湧出絲絲淚痕,這…很莫名其妙啊!

便是高順自己都不知道,他素來重義,更是把七百陷陣弟兄們看的比一切都重。

亂世中,弟兄們當兵的初衷,弟兄們南征北戰,把腦袋彆在褲子上,是為了什麼?

不就是為了吃飽飯麼?穿暖衣麼?

而現在…

他似乎已經能感受到弟兄們的滿足!

滴!答!

罕見的,高順竟是流出了一滴淚,淚滴落入地麵,很快就被風乾,冇有留下什麼痕跡。

而高順抹了把臉,他是個不喜歡把情緒外露的男人。

可…

越是這麼想,越是有些情不自己!

他的臉色古怪極了…既像是哭,又像是笑,可笑的似乎比哭還難看。

終於…

在滴滴淚痕中,在笑容與哭聲中,他開口了。

顫顫巍巍的聲音,從他那略微沙啞的喉嚨裡,努力的擠出一行字來。

——“做陸統領的兵,加入龍驍營,咱們…咱們七百兄弟來對了,來…對了!”

亂世的兵,就像是亂世的平民百姓一樣,他們所圖的不過是吃飽飯,不過是穿好衣!

誰能做到這點,他們就能為誰拚命!

而陸統領無疑把這些做到了極致!

呼…

高順再度撥出口氣,本就不善言辭,他更說不出什麼感人的話。

“對了,來對了!”他不斷吟出的就是這麼一句…

當然了,他真的來對了!

“將軍似乎…哭了?”

親衛看出高順的表情有些不對,當即問道。

“放屁!”高順怒喝道:“男兒流血不流淚,何況,這麼多糧食送來,本將軍高興還來不及,怎麼會哭呢!”

講到這兒,高順的語氣更添一分高亢,似乎要用這語氣遮掩住自己那顆悸動的心!

畢竟…

如今一切的美好,是呂將軍為他們謀來的。

這些夥食,他們吃在嘴裡無比的滿足與幸福,可…總會有人替他們負重前行!

“前麵領路,帶本將軍去驗糧,去拜謝曹休將軍,拜謝陸統領,也拜謝…”

最後那個名字,高順還是冇有吟出!

可他的眼眶,再度凝出淚痕!

嘀!嗒!嘀嗒!

落在地上的淚水很快被風乾,可他心中的悸動久久不能平複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