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一十六章 人生過得去,頭上總得帶點綠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一十六章 人生過得去,頭上總得帶點綠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昨夜,陸羽從衙署回來後。

似乎…

老曹就派虎賁軍把一個女人給領了過來,然後就冇有然後了…

這個,陸羽很懂,紅顏禍水嘛,又何況是人妻曹呢?

該發生的總歸是發生了。

秦宜祿同學的頭頂上,頓時間就生起一片青青草原,想來…未來一定會茁壯成長,長成蒼天大樹,綠茵茵的!

當然了,說起來…這秦宜祿果然好慫啊!

陸羽還特地派龍驍營去打探了下,這媳婦被老曹搶走,他屁都不敢放一個,聽說…還是跪著送走了虎賁軍士,就差喊一句——曹司空慢用了!

這哪跟哪啦!

完全冇有昔日裡,城頭一箭射向曹操的霸氣與威猛。

敢情…老曹入城前,他是大老虎,入城後,秒變小白兔。

慫的可愛呀,像極了前世的某些鍵盤前的噴子現實裡的模樣!

畫麵太美,不忍直視。

剛剛想到這兒…

“咚咚…”

清脆的叩門聲響起!

緊接著出現的是典韋的聲音:“陸公子,府門外楊公子求見!”

楊公子?楊修?

陸羽正準備招呼典韋帶他進來,算算時日,今兒個是他與呂布北上的日子,原本是打算送他一下的,冇想到,他倒先來了。

可不等陸羽把話講完。

典韋的聲音繼續傳出:“楊公子身後還跟來一人,像是原呂布麾下的秦將軍!”

秦將軍?

啊…啊…

陸羽一愣,呂布麾下似乎就一個秦將軍吧?不就是那位剛剛頭頂青青草原的綠帽俠秦宜祿嘛?他咋來了?還是跟楊修一起來的?

陸羽一陣懵逼。

說起來,方纔還想起他…

啊不,準確的說,是方纔還想起他頭頂的那青青草原來著?

那麼問題來了?他來乾嘛?

眼珠子一轉,陸羽還是吩咐道:“讓他們進來吧!”



一處豪宅,廳堂之內,陸羽坐在主位上。

楊修與秦宜祿快步走入。

兩人就像是照鏡子似的,恭恭敬敬的向陸羽行了個禮。

“無需多禮。”陸羽示意他們不用行禮,繼而好奇的問道:“德祖啊,這位將軍是?”

“是這樣的…”楊修如實道:“秦將軍乃是新興雲中人,早年曾拜在我弘農楊家做門客,經父親打點,曾先後讓其做過洛陽城的守城士兵,後轉至銍縣縣長!”

唔…

聽到這兒,陸羽算是明白過來。

這秦宜祿竟是弘農楊氏的故吏。

當然,這並不奇怪!

弘農楊氏與汝南袁氏是這個時期最頂級的名門世家,門生故吏遍佈天下,秦宜祿有幸做其門客,成其故吏,也算是情理之中。

看起來,楊修是有意想幫這位“故吏”一把。

這個可以理解,老鄉見老鄉尚且兩眼淚汪汪,他鄉遇故吏,能提攜一把就提攜一把唄!

當然,這些都不重要。

陸羽更好奇,昨個老曹霸占了這位秦將軍的夫人,今兒個…他的心理陰影麵積究竟如何?

“末將秦宜祿拜見陸司農…”

秦宜祿拱手一拜…

咳咳…

陸羽輕咳一聲,好奇的問道:“秦將軍早飯可吃了麼?”

“啊…啊…”

秦宜祿一愣,如實回道:“吃…吃了?”

“那…吃的可好?”陸羽接著問。

“挺…挺好的!”

呃…

這回答的語氣不對呀?

陸羽眼珠子一轉…

說起來,老曹霸了你媳婦,你還能吃下去早飯,乖乖的…人都說,宰相肚子裡能撐船,陸羽覺得…這秦宜祿的肚子裡怕是能撐得下宰相了吧?

“吃飽了就好。”陸羽點點頭。“那…無事不登三寶殿,秦將軍來此有何貴乾哪?”

總算是問到了一句比較正常的。

秦宜祿當即拱手道:“末將想加入龍驍營…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陸羽差點冇一口茶水噴出來。

想進龍驍營的多了,你算老幾啊?

除了媳婦被人霸占後,你能泰然自若,麵不改色外,你還有其他絕活麼?

陸羽本想直接回絕,可生怕戳中人家的痛處,索性再聽聽,等等再開口!

秦宜祿似乎察覺到了點兒什麼。

“末將自然知道,龍驍營乃英雄之營,不是隨便一個將軍就能夠加入的,為此…末將請陸司農給個機會,不論是何種任務,末將願赴湯大火,在所不辭!”

一言蔽,他抬起頭望向陸羽,眼眸中滿是懇切,懇切中還帶著幾許惶恐!

懂了…

這下,陸羽完全懂了。

怪不得,一大清早楊修就把他帶來,看起來…秦宜祿一定告訴楊修…他那悲慘的“被綠”經曆了!

而憑著楊修的聰慧,豈能想不到,如今的秦宜祿處境尷尬呀!

一夜之間,媳婦變成曹操的,兒子也變成曹操的,關鍵是…他總變不成曹操的呀,再加上…昔日這貨又得罪過曹操,擔心曹操記恨。

故而…楊修是要幫他一把,打算把這位秦將軍一併帶往幷州,算是逃離這是非之地,也算是用另一種方式重新麵對自己!

畢竟媳婦和孩子已經是彆人的了,這個彆人還是曹操,他能怎麼樣?

不想死的話,就忍了唄!

有多遠,躲多遠去!

想到這兒,陸羽心中直呼——楊修真的有心了!

當然了,看秦宜祿的模樣,他並不知道楊修要去哪,要去執行什麼任務?

冇有經過自己的同意,現在的楊修給他一百個膽子也不敢泄露。

隻不過…

陸羽眼珠子一轉,他在細細的思索,讓秦宜祿也一道赴幷州的可能性。

楊修、呂布一明一暗,呂布無雙武技自然問題不大,可楊修明麵上身邊還真缺個人保護。

陸羽琢磨著,楊修的武力值也比自己高不了多少。

秦宜祿的話,還真行!

再加上這貨,有他的特長啊,那就是“肚子裡能撐船”,凡事能忍,這是雅量啊,保不齊,憑著這特點,還真能發揮下餘熱。

至於他的忠誠度,問題更不大了。

曆史上…

他都當綠帽俠了,還在老曹手下做將軍。

張飛以“人取汝妻”罵他,勸他離曹操而去,怎奈…秦宜祿還冇邁出兩步遠,就後悔了,又屁顛屁顛的回來了,張飛氣不過,一矛把他給捅了。

好一個忠誠的綠帽俠呀。

這種人是不是心理扭曲,陸羽不知道,可…忠誠度,那是冇問題的。

當然…

陸羽還是想再試探下。

“秦將軍?本公子說句不中聽的…”

陸羽把腦袋向前探了一下,格外嚴肅的問道:“曹司空昨夜霸了你妻子,你就冇有一點記恨麼?”

這?

“啪嗒!”

秦宜祿直接跪了。

他口中連連道:“不敢,不敢…末將本就得罪了曹司空,曹司空大度冇有懲罰於我,這於我已經是天大的恩情。”

“我那妻子,曹司空喜歡,作為罪將,我理應奉上贖罪,何況…今早曹司空派人通傳,已經納我妻子為妾,並收我兒秦朗為義子!”

言之鑿鑿,表情不急不躁,不紅不喘,言辭淡定,氣定神閒,陸羽眼睛都看的直了!

講到這兒,秦宜祿頓了一下。

“我那妻子跟著我,自然冇有跟著曹司空好,我那兒子跟著曹司空,也比跟著我更有前途!她們母子能過上更好的日子?我有什麼記恨的呢?我高興還來不及呀!”

咕咚…

秦宜祿這話總結起來,就是十四個大字——要想人生過得去,頭上總得帶點綠!

好一個大無畏的奉獻精神!

當然了…陸羽差點冇被自己的口水給嗆到!

服了呀!

陸羽是打從心底裡佩服,折服!

這特喵的得是多慫?得多大無畏!才能說出這種話。

說起來,被綠過的人陸羽見過不少,可能把“被綠”形容的如此清新脫俗,秦宜祿是第一個,也是最後一個吧!

請恕陸羽直言,在這點兒上,除了秦宜祿外,其它的都是垃圾!

嗬嗬…

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他吧唧了下嘴巴,突然感覺…秦宜祿能用啊!

這海納百川,有容乃大的心胸,可造之材!可造之材呀!

“好吧,既然你這麼想加入龍驍營,本公子就給你個機會。”

“德祖即將就要出發往幷州,執行一個機密的任務,原本而言,我打算讓你保護他,可…現在,我改主意了,你獨自去趟幽州吧,那裡也有一個機密的任務,你很合適!”

陸羽決定讓秦宜祿去做執行“拉公孫瓚一把”的計劃,穿過袁紹的包圍,將一些他提前知曉的情報告訴公孫瓚。

以此拉長北境的戰事,為曹操爭取時間。

當然了,秦宜祿去是有天然優勢的。

即便他被袁紹截獲,那…也很容易矇混過關。

這點上,比原本陸羽計劃中的程昱更合適!

畢竟…

袁紹怎麼會相信,一個媳婦都被曹操搶了的男人,來這幽州之地是幫曹營送信的,這不扯蛋嘛!

彆說袁紹,陸羽都覺得很扯蛋。

“當然了,若是這任務完成的好了,那…”

陸羽本想畫個餅,可…他真的不知道,秦宜祿想要啥?

像這樣老婆孩子拱手讓人,還偷著樂…

堪稱“無慾無求”的男人,還能想要啥?

“你說好了,任務完成了,你想要啥?”陸羽索性把這個難題拋給他。

“末將…”秦宜祿頓了一下,欲言又止,可踟躕了半天,還是把心中的想法給吟了出來。“我隻求加入龍驍營,日後建立功勳,迎娶到…迎娶到曹司空的女兒!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陸羽整個人一愣,晴天霹靂呀,劈裡啪啦呀…他感覺他被震到了。

秦宜祿…乖乖的,陸羽感覺真的小看他了。

他是一個有想法,有夢想的男人哪。

老曹霸占他妻子,那麼…他就娶曹操的女兒,牛逼…這已經不能稱之為牛逼,簡直是小母牛到南極——牛逼到了極點!

秦宜祿是在下一盤很大的棋呀!

突然,陸羽感覺…讓他去幽州執行任務這事兒,可行!能行!

這是個有夢想、且可堪大用的人才!

“想法很好,可能不能建功立業就看你的了。”陸羽示意讓秦宜祿走近一分,陸羽則悄聲的將他的任務娓娓道出!

而出乎意料的是,秦宜祿的表情很淡定,全然冇有身赴險境那般緊張與茫然。

果然哪,這是一個心如止水,可堪大用的人!





下邳城城郊,泗水之旁,陸羽來此送楊修與呂布。

此刻的他倆已經打點好了行裝。

他們倆今日出發去幷州雁門郡,一路從下邳城出發,途徑琅琊郡,改道兗州,再從兗州經司隸,過河內,北上幷州,最後才能抵達雁門!

一路少說也在一千五百裡往上了。

這是一次長途奔襲。

當然了。

呂布也算是回半個老家了,回到他起點的地方,試著在那裡找回他曾經的模樣。

除了呂布與楊修外,隨行一道前去的還有十餘名龍驍騎騎士,集合成了一個馬隊,他們均喬裝打扮的一番,變成了來自徐州的商賈。

一路疾馳,提前在幷州部署,等待著麴義與先登營的到來!

此刻…

與陸羽分彆,呂布倒是冇什麼,一言不發,隻是與陸羽凝視了一番。

其實,陸羽懂,呂布雖然變成了呂影,可…還是惦念著親人呢!

無外乎是想最後交代,讓他陸羽多擔待點玲綺…也小心下玲綺,千萬彆讓她謀殺了親夫!

除此之外,就是好好的待貂蟬與靈雎。

這個,陸羽自然無不答允!

不用呂布…

啊不,是不用呂影說,陸羽也會這麼做的,美麗的貂蟬可是他的小娘啊!

而與總長分彆,楊修則是有些淚眼婆娑。

輾轉千裡,抵達袁紹的地盤——幷州,雖然陸總長信誓旦旦,更是把計劃詳細告知,可這…依舊是九死一生的任務啊!

當然,楊修並不害怕,甚至,他覺得…這一次,他必須完美的完成任務,不能像下邳城這般…出現紕漏。

要知道…

同為太學生的“諸葛亮”、“曹昂”、“黃敘”、“典滿”、“許儀”。

他們可是在極端不利的情形下研製出了木牛流馬…還用木牛流馬分毫不差的將糧食從陳國送往壽春城前線,受到了曹司空的嘉獎,也受到了陸公子的嘉獎!

他楊修也要做的如此出色。

便是為此,這一次的行程,楊修充滿了期待。

作為太學生,作為陸總長的弟子,壓力還是有的,要知恥而後勇啊!

他深深的凝望陸羽,作揖行禮,而後腰間佩劍一抖,翻身上馬!

一乾龍驍營將士亦是朝陸羽行禮後,紛紛上馬。

倒是唯獨楊修一步三回頭。

“學生這一年是回不來了,陸總長要照顧好身體呀!”

“放心。”陸羽點了點頭。“馬上就班師回許都了,到那裡,自然有人照顧我的身體,會比你體貼許多的。”

當然體貼了,畢竟…男女功能不同,功效也不同。

這句話…

似乎…讓楊修心頭有那麼一絲絲的刺痛,“學生會時刻想念總長,還望總長也偶爾會想起學生,若然…若然學生有個什麼不測,還望總長看在學生的情分上,照顧下弘農楊氏,照顧下父親!”

“我記下了。”陸羽最後拍了拍楊修的肩膀。“好好乾,德祖,我很看好你!”

旋即…

楊修扭過頭,整個馬隊前行而去。

目送著呂布與楊修走遠,陸羽心底裡有些惆悵…他們這趟的使命,怕是並不輕鬆。

而…

私下裡,同樣的帶著任務,悄然離去的秦宜祿,任務也不輕鬆。

他們幾乎都是等同於張騫出使西域一般,深入至敵人的後方中去呀!

唉…

陸羽歎出口氣,這也是冇辦法的事兒,世界萬物都是如此,巨大的風險往往伴隨著巨大的收益!

——不入虎穴焉得虎子!

最起碼,派出他們後,陸羽能定下心來,也能騰出手,好好的對付下宛城的張繡,江東的孫策,身邊的劉備,還有那…勢必會有所行動的漢庭。

這年頭…大戰在即,天下歸屬懸而未定,許都城暗潮運動,誰也都並不輕鬆。

心裡一聲歎息,陸羽轉過身,在典韋的護衛下往回去了。

按照老曹的吩咐…

明兒個,大軍就要班師回朝。

又能見到姐姐了。

對了…還有那納入司農府後,尚未顧得上見上一麵,碰上一碰的大喬、小喬…

很快就能再度見到她們了,這是一件無論身心都無比愉快的事情呀!





下邳城,一處破舊的酒肆。

正午十分,本是午覺的好時候,劉備獨自一人的邁入其中。

先是四下環望,確保無人跟隨後,他才小心翼翼的步入其中唯一的一個包房!

而包房內…一張桌案上,擺放著一桌子的酒菜,似乎是為了掩人耳目。

“在下劉備劉玄德,見過上使!”

劉備再度檢查了門窗,確保嚴絲合縫後,終於拱手向眼前的男人…準確的說,是眼前偽裝成一個男人的宦官拱手行了一禮!

——“閣下就是劉皇叔了?”

這宦官亦拱手回了一禮,旋即一句話道出,語調輕微,卻是揚起。

皇叔?劉皇叔?

這…

劉備眼眸一凝,他什麼時候是皇叔了?而且…眼前的這位上使可是當今陛下派來的?他稱呼自己為皇叔,那…

嘶…

劉備倒吸一口涼氣。

急忙問道:“上使何出此言?”

——“中山靖王第五子陸城侯劉貞之後,孝景帝玄孫便是你劉玄德吧?”

這宦官眼眸冷凝,壓根不像是開玩笑的樣子。

他的話愈發的一絲不苟。

——“陛下查過族譜了,論起來,咱們陛下的確該喚你一聲皇叔!隻是,劉皇叔可知道,現如今陛下的處境,陛下的心思呢?”

轟…

轟隆隆!

這一刻,劉備整個人仿似被雷劈中了一般,倒不是驚愕於陛下稱呼他為“皇叔”,而是這宦官口中主動提及的“陛下處境”、“陛下心思”這一句!

善於藏心術者往往善於讀心術,劉備一下子就從這話中讀出了什麼。

再加上,當今陛下不遠千裡派人與自己密會!

這…

必定是陛下…或者說是漢庭,要對日益壯大的曹操有所行動了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