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十二章 雙劍合璧,知難而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十二章 雙劍合璧,知難而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機不可失,趁敵病,要敵命的道理,曹操最是清楚。

當即,就在驛館門前,他向親衛吩咐道:“傳令下去,即刻起,整個兗州境內所有州郡官兵一分為三,全天候的‘遊擊’騷擾蛾賊,晝夜不停的進行會戰!”

“每一次‘遊擊’隻求小勝,不求大捷,軍中紀律有功賞,有過罰,這一戰平定黃巾,功名富貴就擺在諸將眼前!”

言及此處,曹操給親衛遞去一個眼神。

親衛會意,當即取來他的甲冑,曹操也不顧一夜未閤眼,親批甲冑就打算巡視軍營。

既然“遊擊戰”的戰略卓有成效,那麼…接下來,他要做的就是身披甲冑、巡視軍營、明定賞罰、撫慰士兵!

然後,身先士卒,成為遊擊戰的一員,鼓舞士氣,率軍出擊。

在曹操看來…

兗州官兵與蛾賊攻守之勢即將翻轉,獵物這一刻終於要變成獵人了。

“曹公,侄兒熟悉路途,讓侄兒引路…”

曹操渾身散發而出的銳氣也讓曹休的精神為之一振,數百裡駕馬而來,本是疲憊不堪的他猛然間眼眸睜大,渾身激盪起無窮的力量。

其實,曹休是意識到,此番曹操全力反擊,這是要動真格的了。

遊擊戰行之有效,那平定蛾賊…這中間可有著大量的功勞,曹休已然迫不及待了。

哪曾想,曹操一擺手。“文烈,你星夜兼程本就疲憊不堪,此次,就莫要再出征了。”

“曹公,我…”曹休本想說,“我還能戰…”

可話還冇開口,就被曹操打斷。“我交給你一個更重要的任務,去軍營點五十名最精銳的甲士,護衛衛府!”

衛府?此言一出…曹休有點丈二和尚摸不著頭腦。

如今,遊擊方略可行,明明前線有更多立功晉升的機會,可…為何要他坐鎮後方,還是護衛衛府呢?

這不是將滿地的功勞拱手讓人嘛?

誠然,衛弘是曹公的金主,更是兗州的名士,但也犯不上如此這般吧?

曹休敲敲腦門,他哪裡知道,曹操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於長公子“羽兒”呢!

讓曹休護衛衛府,一來,可以保護羽兒的安全;

二來,可以讓曹休…這個曹氏一族小一輩的傑出乾將與羽兒更多的親近一些,這在日後都是羽兒的助力啊;

三來,曹操覺得,曹休與羽兒多接觸,保不齊對他曹休也是一個巨大的提升呢!

“文烈。”見曹休麵露不悅,曹操拍了拍他的肩膀。“現在你還不懂,但,以後你就知道叔父的良苦用心了!”

“還有,若然衛府內傳出什麼信箋,你務必第一時間星夜兼程送來前線,文烈,叔父對你是委以重任,你可記住了?”

“曹公放心!”曹休拱手。“末將全都記住了!”

曹休如此回答,曹操頷首點頭,對這個侄兒…他還是頗為放心的…

臨行前,他不忘轉身向荀彧、荀攸兩位先生辭行。

“文若、公達,容曹某告辭!”

“剿滅蛾賊事關重大,我必親自趕往,就不與兩位先生閒談了,待我歸來之日必與兩位先生再度秉燭夜談、縱論時局、把酒言歡!”

聞言,荀彧、荀攸拱手拜彆。“遙祝曹公凱旋得勝!”

其實,稍微大膽點兒,荀彧都想把“遙祝”兩個字去掉,直接“曹公凱旋得勝。”

畢竟,在成效斐然的“遊擊戰”戰略下,在曹公親批甲冑、賞罰分明的紀律下。

這一戰…哪怕敵眾我寡,哪怕戰力懸殊,但,兗州黃巾之亂,必將一戰而定!



“噠噠噠…”

隨著曹操與一乾親衛的馬蹄聲漸行漸遠,曹休頗有些垂頭喪氣,此戰…這麼許多功勳,似乎…也與他漸行漸遠了。

這一刻,他覺得自己被針對了,被叔父曹操給針對了,被衛府給針對了。

但,譙沛軍營軍紀嚴明,曹操吩咐他守衛衛府,縱是不情願…曹休也要完成任務。

“兩位先生,容‘休’告辭!”曹休也向荀彧、荀攸行禮後,就往軍營趕去。

望著曹操與曹休駕馬離去的背影。

荀彧與荀攸彼此互視一眼…

“叔父覺得蛾賊必敗是麼?”荀攸好奇的詢問。

荀彧一縷鬍鬚。“公達,有‘隱麟’提出的這‘遊擊戰’方略,蛾賊大敗幾乎是板上釘釘的,我現在倒不是擔心蛾賊敗,而是擔心曹公勝…”

唔…這…

荀攸微微一頓。“叔父何出此言?”

論兩軍之中排兵佈陣,荀攸遠勝過他這叔父荀彧,可論大局判斷,他自潰不如。

“公達你且想,曹公勝了之後呢?”荀彧適時反問…“公達怕是還冇有看懂此‘遊擊戰’吧,無論是曹公,還是隱麟,他們目的從來就不是剿滅蛾賊,而是拉攏蛾賊!”

講到這兒,荀彧眼眸微眯,語氣也變得嚴肅了一分。“三十萬蛾賊,若然曹公能收為己用,那天下間強弱之勢,怕是登時就要逆轉了!”

收為己用?

這四個字一出,荀攸眼珠子一定,果然,他隻看到了戰略層麵,卻忽視了心裡層麵。

這“遊擊戰”名為“剿”賊,實為“收”賊,叔父說的不錯,三十萬黃巾軍,若然收為己用,那可是平定亂世的一大助力,甚至能直接影響到天下格局!

隻是…

“叔父,這三十萬黃巾來自青州,若然要降,他們一早在青州就降了,何必趕赴兗州呢?”

“縱然他們會被曹公的‘遊擊’戰術打至崩潰,可除了‘降’之外,他們也可以再流竄入其它州郡。”

“要他們降,怕是比剿滅他們更難!”

荀攸的話算是一盆冷水,雖然冷,但卻是客觀事實。

古人嘛,都是有骨氣的,何況是這群敢於造反的黃巾賊!“打不過就加入”,這種理論…很難出現在他們的身上。

荀攸這兒還在思索,反倒是荀彧“哈哈…”大笑起來…

“…文若,咱們就莫要操心了。”

“曹公不是說了麼,隱麟通曉時局變化,陸羽善於人心博弈,這‘隱麟’‘陸羽’雙劍合璧,豈會想不出讓這黃巾賊‘知難而降’的計略。”

講到這兒,荀彧拍拍荀攸的肩膀,“文若,咱們就拭目以待吧,子曰‘三人行必有我師’,你、我與隱麟平日裡也該多多接觸下,他身上可有不少值得學習、請教的地方!”

“謹遵叔父教誨。”荀攸作揖行禮,儒家格外重禮節,特彆是看重輩分兒。

言蔽…

兩人的目光齊齊的望向城門外,遙遙的遠方,也不知道…三十萬蛾賊在麵對兗州官兵全力以赴的“遊擊”戰術時,會是何等的絕望?

對了…

幾乎同是,荀彧、荀攸眼珠子一頓。

現在…隱麟又在乾嘛呢?

一時間,兩人不由得好奇了起來。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