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一十一章 為貂蟬,為玲綺,謀得好歸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一十一章 為貂蟬,為玲綺,謀得好歸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離彆季…

總是難捨,悵然,遺憾。

但…此刻的呂布與貂蟬並不悲觀,他們的眸子裡有光,光芒中露著希望。

——“若知道今日就要與將軍分彆,貂蟬一定穿上將軍最敬仰的圖騰,而不是這副男兒裝扮,很多時候,貂蟬在想,若是今生無緣與將軍再會,貂蟬但願一死!”

淚眼婆娑,淚意連連…

——“貂蟬,你的心意我明白,我呂布有你這句話,這一生值得,已經值得…可,你答應我,你萬萬不可尋死,好好的活下去,找回玲綺,帶著靈雎長大,我會在你們看不見的地方庇護著你們。”

冇有相擁而彆,兩人默契的保持著一定的距離。

這是他呂布與貂蟬的彆離,亦是他重獲新生,必須要經曆的一關。

——“我知道將軍做這一切都是為了我,而我為了將軍,為了玲綺,為了靈雎也會好好的活下去,將軍放心…”

呼…

長長的呼氣。

良久的沉默,呂布闔上眼睛,待他再張開眼睛時,原本的不捨與淚痕已經不再,轉而眸子裡多出的是堅毅!

彆離的堅毅,一切從源頭開始的堅毅!

——“陸羽是一個可靠的人,我已把玲綺許配給他!他也答應,隻要家姐同意,便會娶玲綺為妻!縱使玲綺那刁蠻的性子過不了他家姐那關,最少…玲綺也能被納入司農府,不論如何,陸羽需喚你一聲小娘,靈雎便是他的妹妹!貂蟬,你能體會到我這般用意麼!”

——“能,將軍的用意,貂蟬都能體會,將軍是為我,為雎兒,為玲綺…謀得一個好的歸宿!也是為那些忠心於你的將士們謀得了一個好的前程!將軍有心了…”

“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聽到貂蟬的這句“有心”,呂布悵然的大笑出聲。

是啊…

他,無雙戰神,九原呂奉先…曾幾何時,竟也會變得“有心”?似乎…那個囂張、狂傲、自私的溫侯真的已經在白門樓殞命了!

呂布整個人都變了,變得會為家人考慮,會成全兄弟,而這種犧牲與成全的感覺,是呂布上半生從未體會的。

彆說,真的這麼做,心頭還是一陣盪漾!

——“好了,貂蟬,你走吧…回去吧,從此之後,咱們就莫要見麵了!”

言及此處…

呂布轉過身,他昂著頭,大踏步的往大帳中走去。

他不是不想再多看貂蟬幾眼,隻是…早晚要離彆,早晚要分彆,當斷則斷!

這是最好的歸屬,亦是最好的結局。

他曾經總是問——我的貂蟬在哪裡!

而從今往後,這個問題無須再問,因為呂布心中已經有了答案——在心裡!他的貂蟬永遠在他九原呂奉先的心裡!

一彆兩寬,各生歡喜,天涯陌路,後會無期!

“將…”

貂蟬最後吟出一個字,從前“將軍”二字從不分離,可這一刻…那“軍”字硬生生的被她嚥了回去,亦或者是化為了濃濃的淚水,化做了無限的思念裡。

晨曦將至…

曹營的寨門關閉著,如同蟄伏的巨獸,不時有巡邏的甲士悄悄行過。

因為太早,整個軍寨中寂靜無比!

漸漸的,靜謐的夜開始朦朧朧的亮起,破曉終究會來臨,太陽也照樣會生起,日子還是要繼續!

隻是…這一夜過後,貂蟬的愛人已經“逝去”。

彆了將軍,彆了溫侯,盼你在影子裡,能做回那個九原百姓心目中的戰神與正義!





整整一日,寂寥的白門樓上,又出現了人煙。

今日,陰雲避日…

曹操帶著一乾文武踏上白門樓的石階,似乎…昨日未完成的發落敵將,今天還要繼續。

“大哥,二哥,這曹操好生奇怪,明明發落敵將一日就可以完成,可愣是拖到今日,他這是又打的什麼歪心思啊?”

跟在眾人最後,正在登樓的張飛撓撓頭,好奇的詢問身旁的劉備與關羽。

“二弟,你覺得呢?”劉備腳步一頓,詢問關羽。

關羽一捋長長的鬍鬚,略作思索,還是想不明白曹操的用意。

“昨日,曹操殺了呂布,千餘忠義之士跪於白門樓,聽聞與虎賁軍爆發衝突,更是於深夜才退去,看來,今日這白門樓上,又要添上許多具忠義亡魂!”

關羽素來把忠義二字看的最重…

他自然也最欣賞那些忠義之士,三百幷州狼騎,七百陷陣營勇士,這兵能用!這兵他也想用!

呼…

聽到這兒,劉備輕呼口氣,眼眸微眯。

他心裡嘀咕著,這樣也好,曹操一貫多疑,豈能留這些忠義之士的性命,而一旦殺了他們,曹營戰鬥力的削弱是其一。

其二嘛,曹操也會落得一個殺降的名聲,不論如何,對他劉備也是有利的!

倘若這群忠義之士投靠了曹操,這纔是令劉備頭大的地方!

“二弟說的冇錯,這發落敵將,曹操刻意推延一日,他的目的怕就是篩選出那些忠誠於呂布之人,今日梟首,以儆效尤,這便是曹操的行事風格,寧我負人,毋人負我,正所謂…一將功成萬骨枯啊!”

“唉…這天下?又有誰會真正愛惜軍士們性命呢!他們的命就不是命嘛?”

劉備感慨一句…

言外之意,就是說,這天下唯獨他劉備仁德,憐惜蒼生!

關羽沉默不語。

張飛卻是一本正經的點了點頭。

“就是,就是,若是大哥發落這些將士,多半不會有一丁點的流血與殺戮!”

言及此處…

劉備示意無需多言,三人快步登上這白門樓。

此刻,曹操氣定神閒的坐在主位上,而劉備小步前行,小心翼翼的坐在賓客席位上。

劉備註意到,就像是昨日一般,曹營隱麟陸羽並冇有出現,除此之外,他賓客之位的身邊還有幾個賓客席位,卻無人落座。

當然,這些都不重要…

隱麟在曹營,平日裡行事似乎均頗為低調!

至於這賓客席位,或許有下邳城內的大士族會派人來參加。

在劉備看來。

這新一輪的發落敵將,或者說…新一輪的殺戮,並不會改變!

芸芸眾生!殺降不祥!芸芸眾生啊!





人到的差不多了,接下來,該敵將登場了。

“踏踏…”

城梯上腳步傳來!

第一個出現的是陳宮。

“公台,彆來無恙啊…”遙遙看到陳宮,曹操站起身來,主動迎上。

隻是…

陳宮照例還是一副高冷的模樣。

劉備不經意的搖了搖頭,心裡嘀咕著,曹操這熱臉怕是要貼上冷屁股了。

其實,不單單劉備如此想…

整個下邳城內大多數的士族都是這般想法。

陳宮痛恨曹操,這早就是公開的秘密!

在他們看來,如果說下邳城內,隻有一個人不會投降,那可以篤定必是陳宮。

果然…關羽與劉備想法相同,他壓低聲音,用隻能劉、關、張三兄弟聽到的音調感慨道:

“大哥,三弟,我聽聞這陳宮昔日裡棄曹操而去,乃是因為曹操心術不正,這陳宮寧可侍奉無謀的呂布,也不願意侍奉詭詐奸險的曹操,兩人終究不是一路人,想來,他是不可能被曹操的花言巧語勸降的,曹孟德此番是多此一舉了。”

聞言,劉備頷首。

“二弟看人是愈發的準了。”

他倆一說話,張飛重重的點了點頭,也悄聲道:“兩位哥哥,其實,俺也是這樣想的。”

這話剛剛落下。

陳宮開口了。

“曹司空還記得你、我的約定麼?”

這第一句話脫口,劉備就覺得有點不對勁兒了…

曹司空?

陳宮竟然會稱呼曹操為曹司空?陰險中陳宮對曹操從來是直呼其名,甚至是曹賊,逆賊,蛾賊,奸賊!

這個“曹司空”的稱呼意味深長啊!

還有…約定?

他跟曹操有哪門子的約定?難不成…

細思極恐啊!

不等他細想。

曹操的話接踵而出。“記得,記得…公台與我的約定,我如何會忘記呢?”

聞言,陳宮頷首,他重複了一遍這個約定。“曹司空親口答應的,我陳宮降龍驍營,卻不降你曹操,還望曹司空說話算話!”

降龍驍營,不降曹操!

這個要求,很奇怪…很古怪!

不過,似乎陳宮的要求,曹操一點也不介意,他伸手拍了拍陳宮的肩膀。

“這個自然,來,上座,喝酒!”

說著話,曹操引著陳宮一道上座,坐在了劉備的右側,更靠近曹操的位置。

按照賓客座位的級彆,這個座位…陳宮的地位,遙在劉備之上!

當然…

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…陳宮的那句——降龍驍營,不降曹操!

這?

什麼情況?到底是什麼情況?降龍驍營?不就是降曹操嘛?

陳宮…昔日裡背叛曹操的陳宮,他怎麼能投降了呢?

此時此刻,究是一貫善於藏心術的劉備,也是目瞪口呆,嘴巴張的碩大,大到足夠塞進去一個雞蛋了!

整個麵頰就像是一句——我看不懂,但我大受震驚!

而曹操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“公台,從今往後,你便是龍驍營的軍司馬,你隻聽從龍驍營統領陸羽的吩咐即可,無需聽令於我…”

這話脫口,陳宮並不回話,隻是笑笑,算是示意知道了。

而落座之後,他的眼眸望向左側的劉備。

“玄德兄,好久不見哪!”陳宮主動向劉備打了個招呼。

“公台兄,你這…”劉備整個人是懵逼的,他感覺,今兒他像是冇睡醒,在夢境裡一般,可他掐過自己,身體的痛感告訴他,一切都是真的!

“玄德兄似乎很意外啊。”陳宮淺笑一聲,他並冇有深入的去探討這個話題,而是一揮手,“玄德兄不妨往下看,今日…怕是讓你意外的事情,還會有許多。”

這…

劉備的心猛地一沉,他突然有一種不詳的預感。

而他身側的關羽,儘管臉上依舊保持著那副亙古不變的麵癱臉,可心頭亦是悸動連連。

倒是張飛忍不住問陳宮。

“你這陳宮怎生如此冇骨氣,來了又走,走了又來,好的不學,儘學那壞的呂布…有意思嗎?”

這話脫口…

陳宮瞪了張飛一眼,他冷笑一聲,卻是一言不發。

其實,他心裡想的就四個字——你懂個屁!

——潛龍在淵,騰必九天!

這未來天下的主宰者將出自龍驍營…能侍奉如此睿智明主,施展畢生才華,那是他陳宮心嚮往之的,而你們劉、關、張三兄弟,嗬嗬,看透了一切的陳宮就“嗬嗬”了!

“三弟休要胡言亂語,公台先生莫怪,我這三弟…”

劉備正要致歉。

就在這時。

又一名將軍快步踏上白門樓,連帶著,他身後還有七名甲士。

“是陷陣營,高順!”

關羽當先冷冷的吟出一聲。

隻有與陷陣營對壘過,纔會知道,陷陣營是何等恐怖?高順是何等恐怖?

不誇張的說,究是一向高傲的關羽也屢屢在陷陣營手中吃大虧!

如果。

讓關羽排列出他認為最難纏的對手,那絕不是呂布,而是陷陣營與高順。

故而,高順的出現,讓他格外鄭重其事的對待。

果然…

因為關羽的一道聲音,所有人的目光都望向了那邁著龍驤虎步,迅速走近的高順與陷陣營將士!

“閣下何人?報上名來?”

曹操距離關羽比較遠,並冇有聽到他的聲音,故而當先一問。

“在下高順!”

“噢…”曹操想起來了,羽兒頗為重視的陷陣營,其統領便是此人。“原來就是你統帥的呂布麾下,那支驍勇善戰、名聲在外的陷陣營!”

這是誇獎…

哪曾想,“不”,高順當先吟出一個“不”字。

“曹司空說錯了,從今往後陷陣營不再是呂將軍麾下,而是龍驍營一部!”

話講到這兒,高順拱手一拜。

“龍驍營陷陣一部統領高順拜見曹司空!”

高順這一拜,他身後七名百夫長齊齊拱手一拜。“龍驍營陷陣一部百夫長拜見曹司空!”

彆看就八個人,可他們的聲音讓人振聾發聵!

呼…

靜謐!

一下子,整個白門樓上的氣氛靜謐了!

落針可聞的靜謐,唯獨能聽到無數旁觀者粗重的呼吸聲。

陷陣營?就這麼…這麼降了?雲淡風輕的降了?冇有一絲波瀾?

要知道…

就在昨夜,他們與三百幷州忠義之士還一併跪在呂奉先的屍首前。

所有人幾乎篤定,他們會誓死不降,而曹操也會殘忍的屠戮他們,一個不留…

可一夜之間,風雲突變!

他們降了!

這…

呼…劉備是倒吸一口涼氣啊。

現在,隻要不是腦袋被驢踢過,足夠看清楚眼前的形勢!

昨日清晨。

曹操不審問這些敵將,並不是他要等,他要窺探哪些人對呂布效忠?而是…他有行動,有背地裡的行動,他用了整整一天去完成了對這些敵將的遊說!

這不是重點…

重點是,不知道他用了什麼手段?竟能讓陳宮、讓高順、讓陷陣營心悅誠服的投降!

好淩厲的手段,好可怕的手段呀!

劉備的胸口跌宕起伏,他感覺心堵住了一般,倒不是疼,而是悶,一種讓人窒息的悶。

他的餘光瞥向身側的陳宮,卻見他一副氣定神閒的模樣,就彷彿現在發生的一切,都在他的預料之中。

怪不得,方纔陳宮提到。

今日讓他劉備意外的事情,還會有很多!

多嗎?

嗬嗬,倒是不多…隻是讓人心塞的厲害,心塞的窒息。

這一刻,劉備敏銳的意識到一樁事兒,冇錯,自打下邳城城破起,那曹營隱麟,那龍驍營的統領陸羽還從未露過麵!

若是再算上他那對人心不可思議的窺探…

以及…陳宮、高順均點明加入龍驍營,那麼…很有可能…不,不是“很有可能”,而是“一定”!

策反、勸降敵將的,一定是隱麟陸羽完成的,一定是他謀劃的,好可怕的傢夥呀,好縝密的傢夥呀!

念及此處,劉備的眉毛整個凝起。

這一刻,他的藏心術似乎根本藏不住他的表情,他的內心想法,劉備的麵頰猶如苦瓜一般。

唯獨慶幸的是,此刻…曹操的注意力不在這邊,否則…他劉備就暴露了。

“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魔性的笑聲響徹在這白門樓上。

曹操快步行至高順的麵前,伸出手拍了拍他的胸脯,笑著說道:“好啊,你高順與七百陷陣之士加入龍驍營,無異於如虎添翼!”

曹操當即吩咐:“著令,陷陣營併入龍驍營,高順為龍驍營牙門將,照例統領陷陣營兵馬,陷陣營保留原本兵製,從今往後,所有行動,由龍驍營統領陸羽全權派遣!”

——“謝,曹司空!”

——“謝,曹司空!”

高順當先拱手,七名百夫長亦拱手。

這一次歸降,出於忠,出於義!

所謂陷陣之誌,有死無生!

當然了…

除此之外,陷陣營誰人不知,龍驍營的夥食在整個曹營之中那也是眾人仰慕的存在!

一日無肉,至少珠鏈三級!

踏!踏!

就在這時,又一道厚重的腳步聲傳來

是張遼,張文遠來了!

看到他登上白門樓,劉備的眼珠子一轉,不能坐以待斃了…

若然還一言不發,那…他劉備真的就是——竹籃打水一場空了!

呼…

輕吟一聲,劉備豁然而起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