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零八章 娶彆人要錢,娶這妮子要命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零八章 娶彆人要錢,娶這妮子要命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關羽月下斬貂蟬!

儘管是元雜劇,可在陸羽看來,真實性還是有的。

呂布死後,貂蟬就像一塊浮萍漂泊不定。

恰恰曹操與關羽又發生了搶“杜氏”的事件,連帶著,老曹把貂蟬當做賠罪禮物送給關羽,也不是不可能!

憑著關羽的那“注孤生”的性子,青龍偃月刀還真能劈的下去,這事兒…雖然是“戲”,可還真帶著點靠譜的勁兒!

當然,是不是真實的,這個並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陸羽娓娓道來,言辭真切,讓呂布覺得是真的…就夠了。

至於…陸羽拋出的那句,改變這些…

對於呂布而言,更是有種救命稻草的味道!

“陸公子能救貂蟬?”

果然,呂布像是看到了救命稻草,他向前邁出一步,他的語氣也變得急迫了許多。

“不隻是貂蟬,我還能救你的那些兄弟,還有你的女兒,包括你…”陸羽朗聲道:“隻不過,單單靠我不行,你的選擇也很重要!”

選擇?

呂布眼眸一凝…他不知道陸羽這話的具體意思,可他能感受到,陸羽是真的想幫他,否則,也冇必要救他一命了。

“陸公子,需要我呂布做什麼?”呂布挺直了身板兒…“隻要能救貂蟬,能救這些兄弟,讓我乾什麼都行!”

“那…”陸羽頓了一下,旋即語調提高。“換一個身份呢?放棄你溫侯、徐州牧、奮威將軍的頭銜,改名換姓,做一個已經死掉的人,做我龍驍營的影衛,在黑夜中,在影子中庇護邊陲,重新昔日的九原呂奉先,找回你迷失的東西!”

停頓,講到這兒,陸羽再度停頓了一次。

他抬起眼凝望著呂布的麵頰。“九原呂奉先失去的東西,以影衛的身份重新奪回來,你能接受麼?”

說著話,陸羽輕拍了下手,典韋從懷中取出一枚藥丸,將它擺放在桌案上。

粗狂的聲音傳出…

“溫侯,吃過這枚藥丸,世間就再無溫侯,再無奮威將軍,也再無呂布該有的一切愛恨情仇,隻有一個冇有名字的影衛,執行最危險的任務,在最危險的邊陲保護著大漢的黎民百姓!”

典韋把陸羽交代的話娓娓講出…

呂布智力不高,可卻不傻,陸羽那語重心長的話,再加上…這一枚藥丸擺放在出來,他一下子就懂了。

是啊!

生性多疑的曹操,怎麼會允許一個潛在的威脅存在呢?

想必這藥是毒藥吧?

必定是需要定期服用解藥,這算是…曹操遠程控製他呂布麼?

至於換一個身份,做一個冇有名字的影衛,呂布能明白陸羽的用心。

今早白門樓上,魏續、侯成、宋憲、成廉…多少降將想要他呂布隕亡,倘若他呂布活著,那無異於會讓這些降將心懷恐懼。

會讓幾萬降卒心情沉重…

自然,也會讓這些降將想方設法的除掉他!

影衛嘛!

換一個“影衛”的身份,是平複眾降將之心,亦是保護他呂布的一種手段。

想到這兒,呂布抬眸,他與陸羽四目相對,陸公子算是有心了。

“呂將軍…”陸羽的聲音再度傳出。“我不是逼著你做這樣的選擇,隻是,這於你,於你的妻女,於曹司空,於你的那些兄弟,甚至於我龍驍營都有著莫大的好處!”

“我也不想逼著你服用這毒藥,隻是…若非如此,曹司空能信得過你麼?呂將軍的那些過往,似乎…很難讓人信任哪!”

誠然…

呂布的弱點是貂蟬,是靈雎,保全貂蟬母女,讓她們能過上好日子,不被人打擾!

如此…

呂布縱是隱姓埋名,縱是替他曹操執行危險的任務,他也不會皺一下眉頭。

可曹操覺得還不夠。

故而…這一枚毒藥是另一重保險,曹操肅然是個謹慎多疑的人!

“哈哈哈…”呂布笑道:“陸公子好算計啊,你憑什麼就覺得,我呂佈會服用這毒藥,會效力於曹營!”

“因為貂蟬的安危,因為你那些兄弟的生死啊!”

陸羽話愈發語重心長。“若呂將軍答應這點,服用了這藥丸,曹司空會與貂嬋結為異性兄妹,如此一來,呂將軍就能夠放心,曹司空決不會冒天下之大不韙霸占貂蟬,也不會允許其他人欺辱他的結義妹妹!”

“在以後的日子裡,貂蟬母女自然能夠受到更多的禮遇,不光能在這亂世中生活下去,還會活的更好!比跟在呂將軍身邊顛沛流離、風餐露宿更好!”

話不重…

可陸羽的言辭懇切,他儘量的站在呂布的角度上去分析,去思索。

在這亂世,呂布或許不是一個道德標準下的好人,可無可否認,他是一個好丈夫,一個好父親!

為了貂蟬,為了靈雎,他也會義無反顧的接受這點,答應這點,陸羽能篤定!

當然,還不止這個。

陸羽的話還在繼續。

“除了貂蟬之外,還有你那些兄弟,高順、張遼,三百幷州忠勇狼騎,七百陷陣死士…”

“你隻要活著,哪怕冇有名字,哪怕隻是一個影衛,可隻要他們能見你一麵,你一聲令下,他們都會投誠曹司空…這樣就避免了他們無畏的殞命!他們繼續在明麵上,而你也在背地裡,同為建功立業,你們做的越好,貂蟬母女不就能過得更好麼?這不正是皆大歡喜嘛?”

一言蔽,陸羽不再講話,他隻是望向呂布,給他充分思索的時間。

而呂布亦陷入了深深的思慮之中。

是皆大歡喜,還是玉石俱焚,似乎…全繫於他這一念之間哪!

一念之間,一念神魔!

沉寂…

整個大帳陷入了落針可聞的靜謐。

十息,二十息,三十息!

呂布的眼眸從睜開到閉起,再從閉起到睜開,足足百息的時間,他終於開口了。

“陸公子,不愧是你!”

“昔日裡,我總是聽陳公台講述,你是多麼的洞悉時局?你是多麼的知曉人心?嗬嗬…那時的我還不相信,世間會有如此精於算計人心者!”

“可,今日一看,我信了,我完全的信了,所有人都被你給拿捏住了,包括我呂布,包括貂蟬,包括張遼、高順,包括魏續、侯成…甚至包括曹操,你算到了所有人心,算到了所有人的心思,你的計略萬無一失!”

講到這,呂布長籲口氣…

如果說此前的失敗,他還歸結於是自己決策的失誤,是自己偏聽偏信了“小人”之言,他還認為有很多偶然的因素,可現在…呂布服了,打從心底裡對陸羽服了。

這樣的對手,這樣把人心完全窺透的對手,縱然是再對上一百次,一千次,他還是會輸,會輸的一敗塗地。

毒藥也好,貂蟬也好,是陸羽與曹操讓呂布畏懼的手段!

可事實上,經過今日的談話,最讓呂布畏懼的,不是毒藥與貂蟬母女,恰恰是眼前的這位公子,這位得之可安天下的——隱麟!

隻要隱麟在,隻要這個能把人心窺探到極致的陸羽在,他呂布不敢造次,也不敢生出絲毫的反意!

隻是…

曹操給他呂布套上了一層枷鎖,他呂布倒是也想給陸羽、給曹操套上一個更穩固的枷鎖!

“陸公子,這毒藥我呂布可以吃,你吩咐的事兒,我呂布也可以做,可我有兩個要求,若然陸公子與曹司空不答應,那我寧可玉石俱焚,一了百了。”

呂布的語氣再度加重。

“不妨說說看…”陸羽伸手示意。

“第一個,我呂布信不過曹操,可我能得過你,高順、張遼,三百幷州勇士,七百陷陣甲士,他們投身曹營可以,效忠曹操也可以,但卻必須入龍驍營,聽候你的調遣!你作為他們的直接上級!”

呂布的話一絲不苟。

聞言,陸羽略微思索,頷首道:“這個,我直接就能答應你!”

陸羽琢磨著,投龍驍營,就是投身曹營,這點…曹司空不會介意!

故而…他直接就答應了呂布!

喜聞樂見!

而呂布的話接著傳出。

“至於這第二個,嗬嗬,我知道,曹操與貂蟬結為異性兄妹,是為了寬我之心,也是曹操對自己的一層約束,兄妹頭銜之下,縱是他一貫貪戀人妻,畏於罵名,他也不敢造次,不過…”

呂布的眼眸深深的凝望向陸羽。

“陸公子,我對曹操是放心了,可我對你不放心!”

說白了,呂布還是要麵子!

效力於曹操可以,做龍驍營的影衛也可以,但他頭頂上決不能頂著一個青青草原,這是他的底線!

啊…啊…

“我?”

陸羽整個人懵逼了。

他特想說…

——呂布啊呂布…你特喵的就是把貂蟬扒光了放床上,我都不會碰一下!

本公子有潔癖的好嘛!

本公子就不是老曹,這麼多黃花大閨女,我是得多閒得蛋疼,纔會挑彆人用過的!

就算是貂蟬也不行!

陸羽覺得,他還是曾經那個少年,冇有一絲絲改變!

話說回來…什麼少年不知少婦好,錯把少女當做寶,那都是放屁,有少女…誰特喵的選少婦啊!

是大喬、小喬不香,還是昭姬姐不香呢?

“呂將軍顧慮我?我不是這種人!”陸羽反駁道。

“口說無憑…”呂布語氣嚴肅。“除非…”

除非?

嗬嗬…

陸羽就嗬嗬了…

他嘀咕著,呂布不會也想讓他陸羽與貂蟬也結為異性姐弟吧?

憑著呂布這清奇的腦迴路,他還真能提出這等要求。

卻見呂布轉過身,負手而立。

“陸公子似乎還未娶妻吧?”

啊…

陸羽有點懵,這話鋒不對呀!你的貂蟬和我娶冇娶妻有關係麼?

不等陸羽開口…

呂布的聲音再度傳出。“我長女呂玲綺跟你年齡相仿,我打算把她許配給你為妻,你若是答應了,那貂蟬便是你的小娘,靈雎便是你妹妹,你自當會照顧她們,也不會允許其他人欺負她們!如此我才能放心!”

講到這兒,呂布頓了一下,他轉過身,語重心長。

“陸公子,我的意思你能聽懂麼?”

聞言,陸羽一怔…

他當然能聽懂了,可…印象中,在各種遊戲裡,呂布的智力值不是隻有二十幾嘛!

二十幾的智力值能把事情想的這麼周全?能把妻女安排的這麼妥當?順帶…還涮了他陸羽一把!

這得有一百二的智力吧?

乖乖的…

看起來,牽扯到貂蟬,牽扯到家人…呂布的智商這是極限爆表啊!

——娶呂玲綺為妻!

要知道…這是妻,可不是妾,想納多少個就納多少個,妻子…這可是司農府的女主人!

如此一來,他陸羽不就成呂布的女婿了嘛?貂蟬不就成陸羽的小娘了?

如此關係…呂布能不放心麼?

陸羽怎麼可能對小娘有想法呢?陸羽對小娘隻剩下最細心的嗬護了!

再加上,呂玲綺嫁給陸羽,連帶著讓貂蟬、靈雎…乃至於,高順、張遼、幷州狼騎、陷陣營的地位一併提高。

看似是嫁了個女,實際上,呂布這是幫妻女,幫部眾們謀得了一個好的前程啊!

這是用他隱姓埋名,忘掉過去,成為影衛換來的前程。

有心了,呂布是真的有心了呀!

當然了,在陸羽看來…

怪不得,呂布的第一個要求是讓高順、張遼他們投身龍驍營,現在想想,意味深長啊!

這一次,呂布的智商完全在線。

見陸羽還在沉思…

呂布頗為嚴肅的問道:“怎麼?我呂奉先的長女配不上陸公子?”

嗬嗬…

聽到這兒話,陸羽就“嗬嗬”了。

敢情,我把你當影衛,你卻想當我老丈人…

妥妥的被算計了呀!

可…細細想想,呂布的想法冇問題,陸羽娶這一房妻室也冇有問題。

古代嘛,聯姻…特彆是娶妻,那本質上就是政治資源的結合!

陸羽若不答應,呂布如何能放心把高順、張遼,把那些忠義的幷州甲士們的性命交到陸羽手上呢?

通過聯姻,建立起的信任,遠遠要比嘴上說的靠譜的多。

再說了,曹操信不過呂布,呂布又如何能信得過曹操呢?

貂蟬若不做陸羽的小娘,呂布心不安!

這影衛也冇法做!

嘿…

想到這兒,陸羽有一種騎虎難下的感覺!

“倒不是呂將軍的虎女配不上我。”

陸羽微微凝眉。“隻是…這種娶妻的事兒,素來講究的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我從小冇有父母,唯獨有個昭姬姐姐,這種大事兒,如何能不經過她同意呢?”

“再說了…不瞞呂將軍,這位呂大小姐昨夜突圍了,似乎…他是被泰山軍的統領臧霸給救走的,我壓根就見不到她,縱是我昭姬答應了,可人都冇有,我去哪娶呢?”

這不是推遲…

而是客觀條件的不具備,呂玲綺在哪呢?

見都冇見過,萬一是個醜八怪怎麼辦?

萬一是個暴力狂怎麼辦?

這可是呂布的女兒啊,覺醒個什麼天生神力,武學奇才的天賦,陸羽一點都不奇怪。

再看看陸羽自己的武力值,怎麼感覺都十分的玄乎!

“你隻說你答應不答應就行了!”

呂布眼眸微眯…“這等聯姻的好事兒,關乎到我幷州甲士是否對他曹操心悅誠服,甘心效力,曹操不會拒絕,蔡琰姑娘知書達理,更不會拒絕!退一萬步說,誰人不知道,你這姐姐格外的疼惜你,你要娶的妻室,她又怎會阻攔呢?”

話說到這份兒上,氣氛也烘托到這份兒上。

陸羽無奈,隻能一攤手。

“那就依呂將軍的意思好了,這妻我娶了,隻是…呂大小姐那邊,我就…”

“這個不用你擔心。”呂布嘴角勾起,總算是露出了淺淺的笑意。“有紙筆麼?”

“有。”陸羽揮手示意,典韋取出一張薄娟擺在了呂布的麵前。

“我不識字,你來寫。”

啊…

這特喵的什麼操作?

陸羽索性聽呂布的,握起了筆,“寫什麼?”

“就寫我呂布將愛女呂玲綺許配給你,你若負她,天打雷劈,黃沙蓋臉,不得好死”呂布語氣凝重。

當然了,男人的嘴,騙人的鬼,這種誓言…陸羽說出來,就像是吃飯、睡覺這麼隨意!

也冇啥…

陸羽迅速的寫了上去,旋即遞給了呂布。

當然了,這些字,呂布自然是看不懂的,可呂布還是裝作很慎重的讀了許多遍,他才取過筆來,劃上了自己的名字。

呂布的文化水平,也就是能寫寫自己的名字了!

連帶著,他開口道。

“作為影衛,我不易露麵,可我的字跡玲綺識得…待得她找上你時,你將此信,還有這個一併交給她即可,她會理解我這做父親的良苦用心!”

說話間,呂布將一塊玉佩遞給了陸羽。

上麵有一個“玲”字,很醒目…多半是他們父女間的信物!

隻是…

啊…

陸羽還是冇聽懂,呂布這意思是,呂玲綺會來主動找他?

主動找他乾嘛呀?

“呂將軍…你…”

陸羽一句話還冇脫口。

哪曾想,呂布直接打斷。“你該改口稱呼我為嶽父!”

呃…

好特喵的直接呀!

這邊塞的武人這麼不講究麼?還冇拜天地呢…就嶽父了?

當然了,這點兒上,陸羽也犯不上去跟呂布掰扯。

白撿一個黃花大閨女,這波,似乎…不虧!

“成,嶽父就嶽父吧,可…嶽父這話我怎麼有點聽不懂呢?”陸羽撓撓頭。“呂玲綺就不知道,你把她許配給我了,她如何會來找我呢?”

這個問題,陸羽很好奇。

“嗬嗬…”

呂布卻是淺笑一聲。

——“是我失言了,玲綺不是要來找你,她是要來殺你!”

——“殺‘父’之仇,不共戴天,她就是這副性子,你要多多擔待呀!”

啊…啊…

聽到這兒,陸羽渾身一顫,他有一種胸口被刺了一劍的感覺。

不是,這節奏不對呀…

就在陸羽心頭一陣顫粟之時,呂布笑著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“賢婿啊,做我的女婿可並不輕鬆。”

“希望,你有命,能讓玲綺看到這封信箋…看到這信物,也有命能娶了玲綺!玲綺擅長的可不單單是槍法,她從小便對暗殺之術頗為熱衷!”

“小心一點,能不能娶到她,也得看你的本事了!嗬嗬…賢婿啊,好自為之啊!”

罕見的,呂布笑了。

他感覺,這一次與陸羽的對壘中,他占儘了上風。

隻是…

呃…

陸羽渾身都不舒服,這節奏妥妥的被帶偏了呀,娶彆人最多就是要錢,可娶呂玲綺…尼瑪,這是要命啊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