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零七章 我的貂蟬在哪裡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零七章 我的貂蟬在哪裡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我在哪?

——我是誰?

——我要乾什麼?

一連串的靈魂三問浮現於呂布的額頭上,看著眼前這軍帳,看著這軍帳中的佈局,睜開眼睛的呂布是懵逼的。

明明…明明他已經死了呀,死在白門樓,死在那大刀之下。

還有三百幷州勇士向他送行,還有張遼、高順向他訴說那臨終的話。

共赴黃泉?

不是應該共赴黃泉了麼?

難道…這黃泉就是軍寨的樣子麼?

呂佈下意識的摸摸自己的脖頸,冇有傷痕,古人對自己身體的完整性都是極其在意的,縱是殞命,誰也希望能得全屍。

還好,腦袋還在…

不是無頭亡魂!

呂布一聲感歎,可他感覺後腦勺很疼,伸手觸摸了下,還有淤青…很明顯是被木棍砸中,擊暈了過去。

“醒了?”

一道聲音傳來!

這…這黃泉路上竟然還有聲音?

呂布抬眼,正看到一個魁梧的壯漢,膀大腰圓,胳膊的小臂都有呂布的大腿粗,像是一隻熊一般,腰間彆跨著一柄佩刀…

這人,呂布識得,是曹操的貼身護衛,虎賁軍統領——許褚!

隻是?他也死了麼?

“不想,你竟也被曹操殺了?”呂布感慨一聲。“曹操還真是喜怒無常啊!”

“混蛋,你在說什麼胡話?”許褚眼眸冷凝。“這裡是下邳城外龍驍營的軍寨,再敢胡言亂語,你的腦袋怕是要真的掉地上了!”

許褚之所以會出現在這邊,是曹操特地吩咐的。

按照羽兒的計劃。

行刑時,白布裹上…給呂布最後體麵的時候,會將呂布與另一個犯人調換。

砍下頭顱,鮮血飛濺的是那犯人…

而呂布,不過是被許褚一悶棍砸暈了而已!

狸貓能換太子,自然…死刑犯也能換活奉先!

隻不過,曹操擔心羽兒的安危。

故而特地派許褚親自將呂布送往龍驍營軍寨,千叮嚀萬囑咐,讓他保護好陸司農,確保安全!許褚一直守在呂布的身邊,見他有醒轉的樣子,急忙告知典韋,讓他去稟報陸司農。

隻是…

這對於呂布而言,一頭霧水…

很驚詫,很陌生…

就好像,他…本就不該再屬於這個世界。

“龍驍營?軍寨?”

呂布口中喃喃,他左右環視。

的確…周圍的一切太過真實了,甚至,他還能感受到帳外的微風與暴雨傾盆後的冷意!

等等!

為何他能活著呢?為何他會出現在龍驍營?

呂布急問道:“是…陸公子救得我麼?”

“我不知道…”許褚擺手,他真的不知道。

曹操讓他怎麼做,他就怎麼做…彆的,不該問的,許褚不會去問。

“這裡是龍驍營,那…”呂布接著問,語氣更添急促。“陸公子呢?你們龍驍營的陸公子呢?”

“在這兒呢!”

呂布的話音剛剛喊出,帳門外一道清脆的聲音傳來。

緊隨而至,一個清俊的少年公子出現在了呂布的麵前,他的嘴角揚起,露出淡淡的笑意,他的表情淡然自若,他行至呂布的麵前,落落大方的吟出一句。

“呂奉先,幸會,幸會!”

這…

呂布眼珠子一定,他就是…他就是公台先生總是提及的,藏在曹營帷幕之後,那算無遺策的隱麟,威震天下的龍驍營統領——陸羽麼?

似乎有些太年輕了吧?

呂布很難把這樣一個翩翩公子與智計頻出、算無遺策的隱麟聯絡在一起,可看許褚,看周圍甲士對他的態度,呂布又能斷定,他就是陸羽啊!

——人的名,樹的影…

無論是隱麟,還是陸羽,這個名頭太響亮了。

“想不到,我呂布冇死,更想不到,我呂布還能見到龍驍營陸公子!”

呂布豁然起身。

他這麼一站,魁梧的身軀裹挾而出的是那與生俱來的威懾感。

無雙戰神的威懾感。

究是許褚,也下意識的心頭顫動了一下,可陸羽依舊是負手而立,嘴角帶笑,雲淡風輕,似乎…呂布的威懾在他麵前,不值一提。

“陸公子就不怕我會傷你?”呂布好奇的問道。

“怕?乾嘛怕?”陸羽一攤手,旋即笑著提醒道,“我左邊這位,你應該很熟悉,你們打過三次了!”

冇錯,呂布認得,陸羽左邊站著的正是古之惡來——典韋!

今早的刑場上,他還來送自己最後一程!

“想不到這麼快又見麵了!溫侯!”典韋道。

呂布本想回話,哪曾想,陸羽的聲音還在繼續。“我右邊這位,你應該也聽過他的名字,威震荊南,百步穿楊的——黃忠黃漢升!”

呼…

呂布輕吟一聲。

黃忠,他當然聽說過了。

號稱在荊南無敵的存在,呂布手下的“銀河射手”曹性便是死在這黃忠的箭下。

聽聞此事時,呂布還躍躍欲試,想要挑戰下黃忠的箭技!

“呂奉先,聽說你轅門射戟,嗬嗬,我黃忠不服,有機會可要切磋下!”

黃忠拍拍胸脯,一副躍躍欲試的模樣。

他也是剛剛纔知道,呂布冇死,這都是陸公子的計略!

除了對陸公子計略的歎服之外,黃忠心頭竟帶著些許莫名的慶幸。

當世之中,弓箭技藝上,能讓他有興趣一較高低的人委實不多呀,死了…就太可惜了。

陸羽的話還在繼續。

“還有你身邊那位,乃是虎賁軍統領,威震淮汝的虎侯許褚!恕我直言…拋去赤兔馬,以步戰較量的話,你呂布未必是他的對手!”

陸羽這話落下!

許褚“哈哈”一笑,隻脫口而出四個字“不服來乾!”

嗬…

這下,呂布懂了,怪不得人家陸公子有恃無恐,完全不畏懼他…

嗬嗬,單這賬內的三位,哪一都是不弱於他呂布的萬人敵啊!

“嗬嗬…”呂布苦笑一聲。“龍驍營果然名不虛傳,臥虎藏龍啊…”

聽到這兒…

陸羽微微一笑,“所以說嘛,呂將軍縱是想傷到我,也冇有那麼容易了。”

一言蔽…陸羽眼珠子一轉,像是想到了什麼。

“對了,呂將軍今兒個還冇吃飯吧?”

可不是嘛,大半夜遭逢叛亂,被五花大綁,大早上又趕赴刑場,呂布的檔期太滿了,縱是這斷頭飯都冇顧得上去吃,可憐的孩子呀!

陸羽回頭招招手。

“讓夥房送來一碗餃子,天氣冷,也讓咱們的呂將軍暖暖身子!”

冬至時節吃餃子,是因為天寒!

可現在,剛剛遭逢暴雨,雨後空氣是清新了不少,可天氣也是冷的很呢!跟冬至差不多了!

當然了,呂布的心頭一定更加的“哇涼”一片。

“嗬…”呂布苦笑一聲,索性坐回了床榻之上。“陸公子留我一命,怕不隻是為了這碗餃子吧…”

冇錯。

陸羽笑吟吟的,他擺擺手。“不忙,等你吃飽了,再聊也不遲,呂將軍與我接觸的少,自然不知道,我陸羽是一個厚道的人。”

“陸公子若是不把話講清楚,這餃子我怕是吃不下去了!”

呂布聽說過兗州人喜歡吃餃子,也很好奇,餃子是個啥玩意?可關鍵問題是…現在的他,一腦門子問號?哪裡有心情去吃餃子呢!

咳咳…

陸羽輕咳一聲,旋即一攤手。“好吧,既然…呂將軍不吃餃子,那咱們就聊下嫂子好了!”

俗話說得好,好吃不過餃子,好玩不過嫂子嘛!

美好的事務總是需要放在一起討論的,譬如餃子與嫂子。

這…

呂布的眼眸一凝,下意識的他想到了一個人,他豁然而起,情緒格外的激動。

“貂蟬?我的貂蟬在哪裡?”

看這架勢,呂布都想要一把拽住陸羽。

呃…好大的反應啊!

這架勢嚇的陸羽心頭一顫…

陸羽本想說,丫的,貂蟬…就冇在我腰上,你跟我激動個毛線!

“咳咳…”

一聲輕咳,陸羽朝門外招招手。

幾名甲士帶著幾捲圖冊快步走入其中,陸羽朝第一名甲士示意,這甲士展開了第一捲圖冊。

圖冊上是一個身著素色白袍、披頭散髮的女人,女人身姿絕美,容貌也極為豔麗。

隻是,很明顯的能看出來,她臉色極是煞白,冇有一絲妝容,麵頰上更冇有一點點的血色,她的眼眶中滿是淚痕!

而她的身側還有一個女娃在啼哭…

可女人絲毫不理會這個女娃,就好像,她的心已經死了,不可能被外界的任何事物再度喚醒。

“貂蟬…我的貂蟬怎麼了?”

呂布一眼就認出了畫冊中的女人,他的瞳孔睜大…連連急問。

“貂蟬嘛…”陸羽撇了撇嘴,“貂蟬以為你死了,不吃不喝,更不梳妝打扮,隻是呆坐著,侍者問她,她隻說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刻意的頓了一下。

果然,呂布無比迫切…“貂蟬她說什麼?說什麼?”

他整個人就快要撲到陸羽的身上了,若非許褚、典韋攔住,他已經撲上來了。

“她說她要為她的夫君收屍,要楠木棺材一口,六尺玉石一方,以王公之禮厚葬,碑上還要鍥明——漢溫侯,奮威將軍呂奉先之墓!”

“這是條件…隻有曹司空準了這些,她纔會再度梳妝,再度出門,去見曹司空!”

——滴…

——滴答!

人都說患難見真情!

可現在的呂布,縱然“死了”,也可見貂蟬的這份情愫!

看到這畫卷,聽到陸羽的此番講解。

呂布眼眸中的淚水潸然落下,滴滴答答…

他一生戎馬隻為貂蟬,他負了所有人,唯獨冇有負過貂蟬,而…貂蟬也冇有負他?

還有什麼?

比這更能讓呂布潸然淚下的麼?

“貂蟬…貂蟬…”呂布垂淚,罕見的,九尺男兒的他竟捶胸頓足,竟泣淚不止,儘做女兒態!

呼…

看到這一幕,陸羽揮手示意。

第二張畫卷展開…

這是三百幷州將士跪在刑場前的畫麵,他們一動不動,他們牙齒緊咬,他們赤膊著上身,他們的背後還有被鞭子抽打的痕跡,為首二人張遼、高順更是用牙齒咬住頭髮,以此來明誌…一副決意赴黃泉的架勢!

而他們的周圍,無數長矛、佩刀直指向他們,似乎…在逼迫他們離開,可他們就跪在這刑場上,跪那無頭的、假的呂布呂奉先!

“這…”

呂布的心情又一次被悸動。

陸羽的聲音恰到好處。“他們在跪九原呂奉先呢,溫侯、徐州牧呂布已經死了,可九原呂奉先不滅!你該慶幸,你還有這麼一群相信你、追隨著你的兄弟!”

默然…

呂布默然了,兄弟嘛!他呂布不是眾叛親離,他呂布隻是眼瞎了,錯把奸佞當義士!他身邊還有一起從邊塞走來的兄弟。

而就在這時…

陸羽展開了第三卷畫卷。

還是第一幅畫卷中的女子,她翩躚起舞,她媚態萬千,而坐在她身前飲酒的是一箇中年並不英俊的男人。

隻是,這女子袖口中的匕首格外的閃爍,鋒芒就要露出!

“…貂蟬這是在乾嘛?”呂布急問,呂布更加慌張…

女子是貂蟬的話,那這中年男子不正是曹操嘛?

貂蟬為曹操跳舞也就罷了,畢竟成王敗寇,女人…在這個時代,不過是戰爭的附屬品!

可…貂蟬袖口中的那匕首,準確的說,她袖口中那“七星寶刀”是怎麼回事兒?

她難道…是想要刺殺曹操?

她怎麼會有機會?她這是自取滅亡啊?

“淡定,呂將軍…你淡定!”陸羽微微遙頭。“這畫卷是我命畫師畫出來的,現在還未發生,隻是…我篤定,這會是貂蟬的一個結局!”

這,呂布心頭一顫。

原來是猜測麼?

可…若然這猜測是彆人說出來的,是彆人預料的,呂布可以不信。

偏偏這話出自於陸羽之口,出自隱麟之口,陸羽是算無遺策,隱麟是泄露天機!

呼…

呂布的心頭猶如波濤洶湧,他甚至不敢去細想,生怕她最愛的貂蟬香消玉殞,命喪此間!

“這畫的意思是…陸公子算到了,貂蟬要…要行刺曹操嘛,糊塗啊…貂蟬糊塗啊!”

曹操何等奸雄?

豈是能被貂蟬這麼一個弱女子給刺殺的?

“不…”陸羽擺手。“貂蟬不是要刺殺曹操,他是要在曹操麵前自殺,她要追隨呂將軍一道共赴黃泉,呂將軍不負她,她亦不負呂將軍!”

低沉的語調,講到最後,陸羽不忘補充道:“當然了,這都是我的猜想,未必精準,但必定會是貂蟬兩個結局中的一個!”

兩個結局?

還有其他的結局麼?

呂布整個人變的更緊張了。

“還有一個結局是什麼?”

語氣再度加重…

此時此刻,呂布隻想貂蟬冇事,隻要她活著就好,畢竟…畢竟他們還有靈雎啊,貂蟬怎麼能拋下靈雎,與他呂布一道共赴黃泉呢?

活下去,儘管很難!

可…呂布希望貂蟬活下去!哪怕是…恥辱一些的活下去!

“展開吧…”陸羽繼續吩咐,第四名甲士展開了他手中的那圖冊,這是一副很“妖豔”、很“魅惑”的圖卷。

依舊是貂蟬,月色下的她翩翩起舞,隻是…與上一張圖譜不同的是,此時的貂蟬袖口中冇有七星寶刀,她也冇有想要刺殺彆人。

她的臉色,她的身姿極儘狐媚,似乎…要用渾身的狐媚之術吸引麵前的男人。

而這個男人不是曹操,而是一個紅臉、長鬍須的男人。

他如柳下惠附身一般,任憑貂蟬怎麼挑逗,始終坐懷不亂,很清晰的可以看到,他的手中捧著一本《春秋》,正在強製鎮定心神去閱讀上麵的文字。

他的臉色漲紅,不知是因為原本的膚色,還是因為月光下貂蟬的嬌豔,他的內心還是動了!

“這畫是何意?貂蟬這是何意?這男人是誰?”

呂布迫切的問…

陸羽的回答接踵而至;“這不很明顯嘛,這紅臉長髯男人是關羽,貂蟬在挑逗關羽,而關羽坐懷不亂…”

你…

呂布作勢就要起身,他想要拎起陸羽,隻是…典韋與許褚兩人分彆用力將他逼了回去。

“你這是在侮辱我!”呂布冷然道。

“侮辱嘛?”陸羽一攤手。“我可不這麼覺得?”

“試想一下,除了上麵的那種結局,貂蟬自殺於曹操的麵前,全了對呂將軍的情誼,還會有怎樣的結局呢?”

“無外乎是貂蟬的黑化…貂蟬主動獻身於某位將軍,就當是關羽好了…她假意獻身,實際上不過是為了離間關羽與曹操的關係,想要通過魅惑的方式,假借關羽的手誅殺曹司空,替將軍報仇!”

“昔日為全義父王允的恩情,為救大漢於水火,她就施展過一次美人計、連環計…如今,為了替將軍複仇?這美人計、連環計緣何不會再度上演呢?是將軍對她的情義,比不上她那義父王允對她的情義麼?她這麼做的目的又是為了誰呢?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,似乎是要給呂布充足的想象的空間。

看到呂布的表情青一陣紫一陣,陸羽才繼續開口。

“隻是,最後的結果…多半便是‘關大王月下斬貂蟬’,美人計於關羽是無效的,連環計也會被曹司空識破!”

呼…

呼…

呂布連連喘著大氣,陸羽的聲音不大,可每一字、每一句無疑都像是一柄利刃一般,刺向著他呂布的心。

就像是後世元雜劇中《關大王月夜斬貂蟬》的片段。

貂蟬為了替呂布報仇,不惜再度施展美人計,以狐媚之術魅惑關羽,妄圖離間關羽、曹操…這算是鳳儀亭“呂布戲貂蟬”的再度上演!

關羽感覺不妙,手中的《春秋》突然不香了…

他心中嘀咕,如果繼續留著貂蟬,遲早有一天,他會敗在貂蟬的石榴裙下,故而…提起了青龍偃月刀,月下斬貂蟬!

這個畫麵,經由陸羽之口活靈活現的展現在了呂布的眼前,讓他惶恐,讓他不安!

貂蟬…我的貂蟬!

這一刻,呂布心痛了,他感覺他就是個廢物,連自己最心愛的女人都保護不了,他算個什麼無雙戰神?

算個什麼無雙飛將?

笑話,他呂布的一生就是個笑話!

“嗬嗬…嗬嗬嗬嗬…”

冷笑,連連冷笑!

明明隻是圖冊,可似乎…經由陸羽的口中細細的解析一番,呂布的眼前躍然浮現的全都是這些畫卷,更多的是貂蟬,是香消玉殞的貂蟬…

除此之外,呂布的心頭還有一小塊,浮現出的是那些部將…那些因為他而被連累,而殞命的兄弟!

失敗…

呂布感覺他太失敗了,他的死竟會釀成這無窮無儘的淒愴!

“你就是為了要告訴我這些麼?”

冷笑過後的呂布平靜了下來,他低著頭,口中輕吟著,“陸羽,這就是你救我的原因麼?讓我知道,我是一個多麼失敗的男人!”

他抬起頭凝望向陸羽…他的眼中無比的空洞,就像是…他已經墜入了那萬劫不複的深淵,他不想再睜開雙眼,不敢在麵對這個世界。

——“你告訴我這些乾嘛?你…你告訴我這些乾嘛?”

“呂將軍,你理解錯了!”

氣氛烘托的差不多了,該引入正題了。

陸羽的語氣突然變得鄭重了起來,他的語調更是一絲不苟——“我不是要告訴你這些,我是要幫你改變這些!”

誰言,一個人的人生是不能改變的?

或許,陸羽能變成呂布的“人生模擬器”,啊不…是人生導師呢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