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零四章 戲如人生,大耳賊送來神助攻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零四章 戲如人生,大耳賊送來神助攻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足足半個時辰,曹操與陸羽的交談才落下帷幕。

雨小了許多,可泗水的水位依舊在不斷的高漲,大帳外的虎賁軍早就蓄勢待發。

陰濛濛的天氣下,一柄泛著精光的寶劍揚起,曹軍的旗幟也於這一刻升騰。

“虎賁甲士何在?”

曹操的聲音從大帳內傳出!

與此同時,還有他那堅實的腳步聲,以及…成竹在胸的表情。

“末將在!”五百虎賁甲士齊呼,久違的激盪在這暴雨中燃起。

方纔…與羽兒聊了許多,聊透徹了許多!

曹操同意了陸羽一係列的想法,同樣的,他在陸羽每一個想法的後麵,均補上了一道鎖,確保萬無一失。

接下來…

該是去與下邳城,與呂布做個決斷了。

“走,進城!”

五百餘虎賁甲士擁簇著曹操往下邳城內行去,飛揚的“曹”字大旗,數百鬥笠,鬥笠之下的精鋼鎧甲正泛出勢不可擋的氣息。

五百人的虎賁軍,疾馳奔行往下邳城,馬蹄聲竟是震天動地!

一如…這道聲音,正在為這下邳城的戰役奏響最後的尾曲!

陸羽亦是緩緩起身,他站在大帳門前,望著漸行漸遠的曹操與虎賁軍,眼眸微微的凝起…

“公子?咱們龍驍營的騎士也早已整裝待發了。”

典韋拱手請命道。

言外之意,虎賁軍都走了,龍驍騎也該入城了吧。

哪曾想,陸羽一擺手。

“不忙,且在等等…”

“等什麼?”典韋下意識的問道。

陸羽則是微微一笑,他抬起頭望著天,“等風落下,等雨停歇!”

這話說得意味深長。





下邳城,東、西、南、北,四處城門洞開。

其中三處幷州兵列兵於城外,他們冒著雨…等待著曹操的到來…

似乎,曹操出現的晚了一些。

可每個甲士都不敢離開,誰都知道,這下邳城今夜已經改名換姓,下邳城的城頭就要掛起“曹”字大旗。

可…唯獨東城門,依舊是血色殘陽鋪滿長空,血腥瀰漫的味道愈濃!

“傳我令,泰山軍,不惜一切代價救出大小姐…隨我殺!”

臧霸大聲咆哮著。

作為呂布的八健將,他自然能看出,下邳城大勢已去,原本…臧霸是打算逃離,可…偏偏看到了有甲士押送著大小姐呂玲綺往東城門而來,這架勢…像是要把大小姐獻給曹操。

臧霸當機立斷,下令奪回大小姐,再行撤離。

城內的局勢,溫侯已經救不了了,那麼…最起碼,要保住溫侯的火種啊!

“…殺、殺、殺…”

喊殺聲漫天,數不儘的泰山兵如潮水般湧向那些押解呂玲綺的甲士,頓時間,喊殺聲、慘叫聲交織在一起。

戰況尤為激烈…

“救大小姐,快…快…”

“大小姐快走,我來殿後!”

“快走…”

泰山軍訓練有素,再加上押解呂玲綺的甲士並不敢以命相搏,不足半盞茶的時間,臧霸已經救下了大小姐呂玲綺。

他們奪門而出…逃出下邳城,往泰山方向退去。



陳府。

“什麼?”聽聞臧霸、呂玲綺逃竄,楊修眉頭一緊,心頭一凝。“怎麼…怎麼能讓他們逃了呢?”

說起來,這一次的任務,楊修自問已經完成的足夠出色,可偏偏…偏偏最後橫生枝節,呂玲綺、臧霸…泰山軍逃了!

這就像是一顆老鼠屎壞了楊修這一鍋饕餮盛宴。

楊修是氣得直跺腳…

“笨蛋…笨蛋,怎麼能放跑了他們呢?”

“是…是陳參軍,他…他命令甲士們將呂玲綺押解往東城門,竟冇想到…臧霸的泰山軍在那邊駐紮…”甲士如實稟報!

這…

楊修眼眸一凝,將呂玲綺押往東城門,本是冇什麼問題的。

可…難道,陳元龍不知道臧霸的泰山軍守在那兒麼?

這特喵的是什麼事嘛!

楊修不敢,也根本冇辦法往深處去想!

無論如何,陳元龍是他這次執行任務親密的合作夥伴,冇有他,這次的任務不可能完成的如此順利,便是為此,楊修絕對不會懷疑他!

可偏偏…

“誒呀…罷了罷了!”楊修猛地一甩頭。“吩咐魏續將軍、侯成將軍…看好呂布,此外…陳宮也務必看嚴實了,不能再出亂子了。”

就在楊修剛剛吩咐罷。

一聲稟報的再度傳來…“報…楊公子!”

“何事?”

“曹司空,曹司空進城了。”門外小吏如實喊道。

這…

楊修下意識的愣了一下,旋即眼珠子一轉,“陸司農呢?他…他可也入城了?”

“冇有…虎賁隊伍後並無龍驍騎的隊伍!”

這…

楊修輕拍了下腦門。

他心裡的嘀咕著,陸司農好淡定啊,而這般一動不動,就有點詭異了吧?

難道…陸司農在謀劃著什麼!

冇錯…陸司農一定在謀劃著什麼。

“密切關注城門動向,若然看到陸司農…即刻稟報於我!”

“喏!”

聞言…這小吏迅速的退下。



一夜,疾風驟雨!

曹操進入下邳城,風捲殘雲一般的占據了衙署、軍械庫、城樓…兵不血刃。

那些原本效忠於呂布的武人,迫於形勢,隻能投降…

當破曉的光再度降臨,整個下邳城已經是一副新的模樣,冇有血跡的斑駁,冇有拚殺的痕跡,冇有洪水的倒灌,一切的一切彷彿格外的平靜與寂寥!

恰恰這平靜中,整個下邳城的城樓上,遍佈插滿了“曹”字大旗。

——夢裡依稀慈母淚,城頭變幻大王旗!

這對於亂世中的百姓而言,簡直再習慣不過了。

他們隻期盼,新來的曹操,能比呂布…能比昔日裡的劉備,更能撐起這片下邳城的天。



下邳城,白門樓上。

曹操坐在主位上,一乾文武分列兩旁,劉備、關羽、張飛三人也默契的待在一側,劉備坐在上賓席位上,心頭五味雜陳。

節奏完全跑偏了呀!

冇有血腥的殺戮,冇有洪水的倒灌,曹操兵不血刃的謀下了下邳城,這…於他劉備而言,並不是一件好事兒。

相反,糟糕,糟糕透了!

收複民心的計劃,幾乎胎死腹中。

劉備的心情並不好受,而更不好受的是他還必須裝出一副雲淡風輕的模樣,究是對於一向善於藏心術的他而言,這也並不輕鬆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跪下…”

“跪下!”

魏續、侯成、成廉、宋憲將五花大綁的呂布給押送至白門樓上。

當鬆開呂布口中的裹布後,呂布尤自在破口大罵:“你們…你們這群叛徒,我…我帶你們不薄,你們為何出賣我?背叛我?”

“魏續…特彆是你魏續,是乃我表兄,我將兵權托付於你,你緣何…緣何…”

世態炎涼,當昨日呂布被擒住時,他才意識到,平素裡無比信任,又委以重任的魏續、宋憲等人,竟是當先背叛他的!

反倒是他奪去兵權,先後冷落的張遼、高順等人拚死反抗,戰到最後一刻,直到筋疲力儘才被擒住!

世態炎涼,人心不古…

此時此刻的呂布總算是幡然醒悟。

“呂布。”當著曹操的麵兒,魏續侃侃道:“你有赤兔馬渡水如履平地,你有美妾貂蟬,你視她重於三軍,可我們有什麼?我們一無嬌妻美妾,二無絲毫辦法應對洪水倒灌,你置我們之命於不顧,竟還敢說待我們不薄?簡直是笑話,笑話!”

言語間,魏續等人又嘞緊了幾分繩索,這幾乎使得呂布縱然說話都變得艱難起來。

“你…你們…啊…”

呂布的表情格外的緊繃,曹操能看出來,他極是痛苦。

同樣的,從魏續的話語中,曹操也能體會到,呂布是一個多麼失敗的主子,就誠如羽兒提到過的那般,他不適合為主,隻適合為將,鎮守雁門,威震胡虜!

“哈哈…”

想到這兒,曹操笑著站起身來,行至呂布的身前。

“奉先,有幾日冇見,你怎生還消瘦了許多?”

“孟德…”呂布喘著大氣。“繩索綁的太緊,可否能鬆開一些?”

“奉先哪…”曹操用袖子幫呂布擦拭下臉上的灰黑,語氣卻是低沉。“你是一隻猛虎啊,綁虎,不能不緊!”

“孟德兄,你還記得…你跟我說過的話嘛?”

呂布連連開口,孟德兄的稱呼,一聲比一聲親切。

“你說…你最怕的人是我,你最敬的人也是我,你要把兵馬都交給我,讓我做你的三軍大元帥,讓我為你橫掃天下,共創大業!就在幾日前,就在這泗水之畔,你、我定下的這誓言哪!”

講到這兒,呂布的語氣抬高了許多。“明公,明公…我呂布願做你的三軍大元帥!你、我聯手,何懼他河北袁紹、荊州劉表、江東孫策…我能替曹公將他們蕩平啊!”

這話脫口…

曹操心裡頭樂了,原本他還真的高看了呂布兩眼,可…如今看來,呂布是個怕死之人,還是很傻很天真的人,他的智慧如小兒一般,他渾身都是弱點,曹操何必要畏懼他呢?

想到這兒,曹操轉過身負手而立。

“這話我的確說過,但我說這番話的時候,下邳城還是你的,我不能不跟你一道共創大業,可現在…不光下邳城不是你的了,廣陵城也不是你的,你再看看你,階下之囚,怎麼跟我共創大業?”

這話脫口…

陳登站出一步,似乎是替曹操解釋一番。

“呂將軍,抱歉,徐州名士派從來就冇有真心投靠過你!”

“徐州名士派一早認定的主公便是曹司空!將下邳城的情報、行動泄露出去的不是陳公台,而是我陳登!對此,各為其主,我隻能抱歉了。”

這…

如果說曹操方纔的話像是一把錐子刺向了呂布的心靈深處,那陳登的話就宛若一把匕首,一刀刀的在挖呂布的心哪!

誤會…

一切都誤會了麼?

陳登…原來裡應外合的細作不是軍師陳宮,而是右參軍陳登…他…他…是他們父子!

時至今日,呂布連憤怒的心情都冇有了,他低著頭,無奈的搖晃著腦袋。

“元龍騙得我好苦啊。”

嗬嗬…

呂布這話,難免讓曹操心頭悸動,隻是…哪怕時至今日,你呂布尤不自知啊,騙你的又豈止是陳登陳元龍?

從兩年前他曹操進攻徐州時,羽兒就判斷出了,徐州三股派係名士派、丹陽派、庶人派,他們效忠的會是三個不同的主公!

從一開始起,名士派效忠的就是他曹操;

丹陽派效忠的是他呂布;

庶人派追隨的則是劉備劉玄德!

可以說,從兩年前起,呂布的敗就已經提前註定。

這是羽兒基於對徐州勢力的瞭解,基於對徐州這個大染缸的瞭解,也是基於對他曹操、對你呂布、對劉備的瞭解!

或許從那時起,他就算到今天,算到徐州名士派會把呂布如同小兒般戲耍,以至於最後的眾叛親離。

想到這兒,曹操心頭不免感慨。

呂布啊呂布,你跟羽兒鬥,差的可不是一星半點,這幾年你被羽兒死死的拿捏住了,未來幾年,你依舊會被羽兒給拿捏的死死的!

“曹司空,我承認我輸了…我輸的心服口服,你…你就不能給我一個機會嘛?給我一個效忠於你的機會!”

呂布還在做最後的哀求,他甚至不忘把眼眸望向陳登。

“元龍,你曾講述給我一個故事,昔日裡齊桓公不計較管仲射中他衣帶鉤之仇,任用管仲為相,這才成就了一番霸業,如今,你也勸勸曹司空,就讓罪將呂布竭儘全力,做曹司空霸業的先鋒?可以嘛?”

言辭懇切…

彆看呂布勇武無雙,可他成長的環境造就了他怕死的性格,他想活著,想看到明日太陽的升起。

這是從小到大,他心中的期盼哪,他唯一的願景啊!

隻是,如今…這…這又一次變成了奢望!

“曹司空不可!”異口同聲,曹操回過頭來,卻見是魏續、成廉、侯成、宋憲等人拱手請求。

宋憲性子最直,話語格外的直接。“若然曹司空赦免呂布,那就請斬下我等的首級…否則,未來呂布必定會報複我等!”

這話脫口,其餘數人均是點頭稱是…

“冇錯,呂布心胸狹窄,曹司空若留他,那我等必死無疑!”

“還望曹司空斬殺呂布,以儆效尤,以寬眾降將之心。”

霍…

聞言,曹操麵色一凜,他都冇想到,這麼多降將同仇敵愾,都恨不得要把呂布給碎屍萬段。

這一刻,他想到了羽兒昨夜講述的計略。

其中…第一條便是——呂布必須得死,還得死在眾人的麵前。

果然,羽兒算的精準,呂布不死,眾降將心不安哪,可呂布若死,那些忠心耿耿的義士,他們的心也就消散、消亡了。

嗬嗬…

想到這兒,曹操心頭難免帶著一分竊喜,若非羽兒昨天就定下具體的方略,此時此刻的曹操,怕是要頗為為難吧!

就在曹操這邊浮想聯翩之際…

呂布的臉色慘然,“你…你們…”他不可思議的環望向身邊的眾人,這些傢夥,昨日裡還對他畢恭畢敬,還是他極其器重的八健將,可…可不過是一夜之後,他們竟成為了最無情的催命閻王!

他們都想要自己死啊!

呂布知道,此時此刻,縱是在斥責這些降將也無濟於事。

可…他還能怎麼辦呢?

呂布的眼眸環視整個大堂,恰恰是這一瞥,他看到了正坐在上賓席位的劉備。

登時,呂布的像是看到了最後一根救命稻草。

“玄德賢弟,玄德賢弟,你還記得轅門射戟麼?”

猛地被呂布喊到。

劉備心頭微驚,麵色卻是如常,他緩緩起身,拱手朝呂布行了一禮。

“記得,若非奉先轅門射戟,在下想必已經被袁術麾下紀靈將軍剿滅,奉先此恩,在下永生不忘!”

“玄德,如今你為座上客,我為階下囚,你若念及我的恩情,還不快開尊口,勸曹司空幫我鬆一下綁呢?快幫我求求曹操啊!”

沉默…

呂布的話音落下,整個大堂陷入了良久的沉默。

曹操故作低沉,一言不發,其實…他在等,他在等劉備的話語,如果按照昨日羽兒的判斷,劉備會…

“遵命!”

良久,劉備緩緩走到曹操的身邊。“稟曹公,在下有一事相求!”

這話脫口,呂布的心情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!

“無論何事?但說無妨!”曹操心頭一動,心底暗道一聲“果然來了”!

劉備的話接踵而出。

“呂布先後曾拜過三任義父,其一是丁原,其二是董卓,其三是王允,這三位義父都托福呂布不淺!今日懇請曹公也效仿他們收呂布為義子…做呂布的第四位義父!”

此言一出!

刷…

呂布的臉色驟變!

曹操的臉色亦是驟變。

倒不是因為劉備的話觸動到了他,而是因為…劉備這番話與羽兒昨日話語中,今日他的行動,他的話語…意思幾乎完全相同。

羽兒提到的是,劉備必定會提醒他曹操——君不見丁建陽、董卓之事呼?

雖然劉備開口說的話與這句話並不完全相同,可…意思不就是那麼個意思嘛!

好一個借刀殺人。

若然不是羽兒昨日提醒過,曹操還正想不到忠厚其表的劉備,心思竟是如此歹毒,如此深沉!好一個借刀殺人,好厲害的藏心計!

不過…無妨。

按照羽兒的第二個計劃,劉備這一番話來的恰逢其時,是個神助攻啊!

“哈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哈哈…”

曹操大笑了起來,隻是這笑容很複雜,極其複雜…

而呂布直接傻臉了,他感覺腦袋被一塊重石給壓住了,劉備…仁義無雙、仁德無雙的劉備?他…他竟然。

不等呂布開口。

“聽到了麼?”曹操演起來了,他的情緒格外的激動。“玄德賢弟說的對呀,誰做呂布的義父,誰就不得好死!”

既然劇本上要求呂布“死”,那可不就得搭好戲台(白門樓),請好關鍵配角(劉備),喊上群演(侯成、魏續、成廉、宋憲),然後就輪到——曹·奧斯卡影帝·孟德狂飆演技!

如此這般…呂布的“死”,可就“死”得無比真實了!

“是啊,誰做呂布的義父,均死於非命了!”

“是啊…曹司空明鑒!”

群情激奮…大家紛紛附和了起來。

“大耳賊…大耳賊…你…你不得好死。”呂布怒目圓瞪,他恨不得在這一刻把劉備給撕裂,若非這繩子捆綁的太緊,他一定會這麼做的,他一定能這麼做的!

似乎,身為主要配角的劉備渾然不自知,他一步一步的踏向呂布。

他繼續用最輕微的話,輸出最猛烈的攻勢!

“呂奉先,你也知道恩義二字麼?”

“早先,我於下邳城收留你,就是盼望你知恩知義,可是你非但不容我,還屢屢攻殺我,你懂什麼叫恩義麼?若然你、我聯手,又豈會有今日之禍?”

絕了…

絕了呀…

曹操覺得劉備簡直就是神助攻!這一句句話語,把他的情緒都給完全激盪起來了。

若非事先就知道這一切,依著曹操的性子,必定一揮手就把呂布給砍了,渣渣都不剩!

可現在嘛…

意料之中,計劃還在順利的進行。

一時間,曹操高興壞了,偏偏…表情還必須做出嚴肅、冷冽的神情。

“押下去,斬了!”

他努力的讓自己的話冷酷一些,就像是一個無情的殺戮機械一般!

這一出…演給所有人的大戲,是該落下帷幕了!

隻是…

誰又知道,帷幕之後…羽兒的謀劃更精彩十倍呢!

哈哈…

哈哈哈哈…

曹操內心中悸動不已!

這一次,他感覺,他與羽兒戲耍了所有人!

暗爽…此間暗爽,樂趣無窮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