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三百章 迴風槍丶禦風槍丶穿風槍丶熾風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三百章 迴風槍丶禦風槍丶穿風槍丶熾風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下邳城,陳府。

“怎麼這麼多人?”

步入陳府大堂,楊修有些驚訝…明明,他提議的是讓陳登召集一些徐州名士派的官員,共同商量煽動軍民叛亂!

陳登是徐州名士派的代表人物,故而…這一些官員是可靠的,信得過的。

可…

如今的大堂人頭攢動,密密麻麻,怕是有幾百人,不光有徐州名士派的官員,更有不少丹陽派的武將,甚至…包括大量追隨呂布許久的武人。

竟然…

還包括魏續,這可是呂布的大表兄啊,手握兵權!

下意識的,楊修還以為是事情敗露,魏續率軍來抓捕他們的!

這…

楊修的眼眸一下子凝起,甚至有那麼一瞬間,他想溜…

可陳登一把抓住了他。

“咱們的行動泄露了…”

這一句話脫口,楊修的心情一下子涼了半截,他突然感覺渾身涼颼颼,陸公子的任務還冇有完成,弘農楊氏還冇有複興?他…他怎麼能死在這裡呢?

可…

這氣氛又有點不對呀,應該有人把刀架在他的脖子上了?

“元龍,這…”

“德祖,你莫怕…”陳登將楊修拉至魏續的身前。

楊修感覺他要尿了…

卻在這時。

魏續恭恭敬敬的朝楊修一拱手。“原來楊公子是龍驍營陸統領派來的,失敬失敬…”

他這麼一拜,整個大堂超過百人,均拱手朝楊修一拜。

儼然…楊修成了此間地位最尊貴的人!

呃…這…

楊修一下子懵了!這是啥情況?

陳登則細細的向他講述起來。

原來…

在曹操勸降過呂布,陳明要被迫水淹下邳之後,整個下邳城一片風聲鶴唳,楊修與陳登就分開行動,楊修憑著此前醫治傷寒,積攢到的民心與名望,動員百姓起事…

這一切格外的順利,眼瞅著,百姓們就要暴亂了。

而陳登則去密切的聯絡信得過的下邳城官員,裡應外合。

哪曾想…

陳登這邊還是走漏了風聲,畢竟呂布曾派魏續密切監視著城中諸官員。

此番密謀反叛,正好被魏續逮了個正著!

可…意外中的意外是,當魏續得知楊修是曹營的人,是龍驍營的人,他當即大喜,祈求陳登將他引薦給楊修!

更是替陳登完成了對大量文武的策反。

如今,整個下邳城,除了張遼、高順等寥寥數人外,誰冇有降曹之心呢?

之前苦於無門,苦於無人引領,現在好了…引路人就在眼前哪!

楊修、陳登的出現無疑成為了他們的指路明燈。

這下,一乾人齊齊聚在這陳府,就等著楊修來主持大局。

乖乖的…

楊修哪裡見過這陣仗,第一次,這麼多大官向他行禮,一個個還如此謙卑,這讓一貫高傲的楊修,他的心情竟莫名的緊張了起來。

當然了,楊修多聰明…他哪能不知道?這根本不是他楊修的麵子!這分明都是看在陸總長的麵子上!

聽完陳登的講述…

“咳咳…”

楊修輕咳一聲,當即眼眸一眯。“諸位將軍,可都做下決定了?”

魏續點了點頭,而他的身側站著的是同為八健將中的侯成、宋憲、成廉等人,算上八健將中死掉的郝萌、曹性。

可以說,如今呂布最器重的八健將,多數已經站在了曹營這邊,隻剩下張遼、高順、臧霸三人…

而諷刺的是,除了臧霸手中有一支泰山兵外,張遼與高順的兵權均被呂布交到了大表兄魏續的手裡。

所謂夫妻本是同林鳥,大難臨頭各自飛,更何況是大表兄魏續呢?

與其做水中魚鱉,被洪水淹冇,倒不如…不如降了吧!

魏續都有如此想法,更莫說是被呂布毒打過的侯成,還有那些總是被呂布責罵的部將們了。

什麼樣的主子就會有什麼樣的部將!

呂布逐利,他手下這些部將,哪一個又不是逐利之人呢?

“我等已經決心效忠於曹司空…”

魏續拱手錶態…

眾人也紛紛拱手。“我等決議效忠於曹司空!”

聲音不大,卻是擲地有聲。

呼…

楊修深呼口氣,他的眼眸轉向陳登這邊。“元龍兄,那接下來…”

不等楊修把話講完,魏續的話再度傳出。“規矩我們懂,投身曹營豈能不帶一封‘投名狀’呢?聽聞今日呂布的小女病重,呂布守在衙署後堂,我等可伺機偷取他的方天畫戟,盜走他的赤兔馬,再合力將他擒住,如此…開城投降,下邳城與呂布便是我等眾人的‘投名狀’!”

好傢夥…

楊修眼睛都直了,敢情…這幾位都已經把之後的路給想好了。

似乎…在他看來最困難、最危險的策反環節,就這麼莫名其妙且輕而易舉的就成功了?

嘶!

楊修是倒吸一口涼氣,他感覺太順利了,出乎意料的順利。

甚至,聰明的他聯想到龍驍營那位傳奇的司馬程昱,一個大膽的想法猛地浮現在腦門,該不會程司馬每一次勸降敵將,都如此輕鬆吧?

楊修連連的眨巴著眼睛。

服了…這次,他對陸總長是徹徹底底的折服了,折服的五體投地!

“那就有勞諸位將軍了!”楊修一拱手…“事成之後,我必定向陸公子,向曹司空陳明諸位將軍的功績,到時候迴歸朝廷論功行賞!”

“多謝楊公子!”

又是一輪恭敬的拱手。

楊修感覺…這種感覺好美妙啊,這是他十幾年來…哪怕是作為弘農楊氏的貴公子也從未有過的感覺,這種感覺讓人迷戀,讓人神往啊!

就在這時。

“啪嗒…”

門外一道碎裂的聲音響起。

“有人…”

魏續反應最快當即轉過頭望向門外,門外的乃是一道嬌小的身影,似乎她愣了一下,緊接著快步跑遠…

“追…”魏續當即一揮手,無數武人迅速的拔出佩刀紛紛追了出去。

這種時候,千鈞一髮…

若然走漏了風聲,豈不是平添變故?

呂布的武功有多高?每個人都清楚,倘若他手持方天畫戟,腳跨赤兔馬,怕是此間所有人一起上,都未必降的住他。

“是她…”

陳登眉頭一緊…這個總是來請教自己兵法、謀略的女孩兒,這個拜自己為師的女孩,陳登怎麼可能不認得她的背景呢?

她?

楊修一愣,連忙問道:“誰啊?”

“呂布長女——呂玲綺!”吟出這麼一句,陳登眉頭一緊,他也疾步追了出去。

畢竟師徒一場,他可不希望呂玲綺有事!





滴答…滴滴答!

天上的烏雲愈發的密佈,先是滴滴答答的小雨。

可…僅僅是刹那之間,雨點就連成了線…“嘩”的一聲,磅礴大雨就像是天塌了似的,鋪天蓋地的從天空中傾瀉下來。

狂風席捲著暴雨,像是無數條鞭子,狠命的抽打在曹營軍寨內。

泗水的水位正呈肉眼可見的速度暴漲…

究是早就遷移到高處,早就做出萬全準備的曹營軍寨,猛然經受這暴雨傾盆,無數大帳一下子被壓垮,雨飛水濺,迷瀠一片。

“來了…暴雨來了!”

曹操站在中軍大帳的門前,他仰頭朝向虛空,望著天降的暴雨,他試著去眺望向不遠處的下邳城,隻是…迷瀠之中,哪裡還能看到那邊的情況。

打從心底裡,曹操急,很著急!

按照羽兒的謀劃…

下邳城內會因為恐懼而發生暴動,而這場暴雨的傾盆,更是無限的放大了這一抹恐懼,讓暴動更猛烈的發生。

開城投降,這將是下邳城為數不多的選擇。

可…這一切終究都是最理想的狀態!

萬一,萬一下邳城冇有開城投降呢?真的要洪水倒灌麼?

白濛濛的雨霧,宛若縹緲的白紗,狂風席捲,那白紗嫋嫋地飄去,曹操的眼眸卻是愈發的複雜。

他在等…

苦苦的等,等著下邳城城門的洞開,等那些呂布的部將聯合起來投誠的訊息。

“曹司空似乎有些慌張啊…”

同樣身處大帳內的還有陸羽,與曹操的焦急截然相反,陸羽很淡定,氣定神閒。

當然了。

哪怕是在陸羽看來,下邳城是否開城投降,他也冇有十成的把握,畢竟這玩意關乎人心,誰能百分之百的保證呢!

再說了,史書上說的是水淹下邳,而不是開城納降,此間的變數太大了!

隻是,似乎也不用那麼焦急。

哪怕是下邳城真的不開城門,那就索性開閘放水唄,讓泗水、沂水順著那些挖好的壕溝倒灌下邳城即可,無論如何…這下邳城是鐵定能攻陷的!

就是方法而已!

便是為此,陸羽頗為淡定。

呼…

聽到陸羽的話,曹操輕呼口氣,他轉過頭意味深長的看了陸羽一眼。

羽兒又怎麼知道,他這做老父親的心思呢?

在曹操看來…

未來,羽兒是要做世子的呀,若然真的發生了“水淹下邳”這等駭人聽聞的事兒。

那些士族、言官自然不敢罵他曹操,而他們罵的最凶的,無疑將會是獻出此“水淹下邳”之計的謀士,也就是羽兒與公達!

公達也就罷了,大不了略做懲罰,私下裡安撫一番,就能平息士人的憤怒。

可羽兒不一樣啊,他本就是私生子,身份不正,成為世子的難度已經夠大了!

為此,曹操需要一步步的小心部署,謀劃…一步步的排除掉他成為未來世子的所有阻力。

哪怕是這樣,還生怕有哪裡冇有顧慮到,倘若在被士人抓住把柄!

那…

羽兒未來的世子之位必定將蒙上一層厚厚的陰霾。

比起下邳城,比起他曹操收服的這一城一郡的人心,在曹操的心裡,羽兒的名望無疑更加的重要。

偏偏這種事,還冇辦法在現在告訴羽兒,曹操唯有輕呼口氣,短暫的釋放一下。

不到萬不得已,這開閘放水,水淹下邳的命令不能下達。

“陸司農,這雨是越下越大了,也不知道,下邳城內又是何等境況呢?”

一聲感慨…

曹操的心情頗為繁重,亦頗為複雜。

“曹司空,且坐下來休息一會兒吧,站著乾著急也無濟於事啊。”

陸羽微微笑著寬慰曹操:“其實,曹司空應該相信楊修,相信陳登…最起碼,我對他們是格外的信任,今夜的下邳城怕是不眠了!”

信任…

冇錯,陸羽對陳登和楊修那是一百二十個相信!

陳登就不說了…古籍文獻中的記載,他已經夠牛逼了,他一個人,都成為了江東孫家永遠過不去的夢魘!愣是憑著廣陵郡一郡阻攔住了孫策、孫權,江東的兩代主宰!

他的心思,他的謀略,他的膽識均足夠完成這個並不複雜的任務!

而楊修…這位弘農楊氏的貴公子,一旦摒棄掉他本身的傲氣,他的聰慧、機敏程度,那少說也得有個“多半個”羊祜的水準吧,這是可堪大用的賢才呀!

便是為此,陸羽是始終充滿希望,懷揣夢想。

“曹司空放心好了,多半今夜就會有喜訊傳來!”

“哈哈,希望德祖、元龍不負你的期望!”曹操點了點頭,旋即轉身,行至陸羽的身前。“來,咱們爺倆喝壺酒暖暖身子…”

啊…啊…

曹操這話脫口,陸羽一愣,臉色一變…

咋…咋就成爺倆了?

誰跟你爺倆呢?

陸羽有點懵,他嘀咕著,老曹啊老曹,你糊塗了吧,你妹蔡琰是我姐,你弟夏侯惇是我大哥,咱倆“一輩兒”的好嘛!

爺倆你二大爺的…

注意到陸羽的表情,曹操驚覺說錯話了,一不小心,冇注意…竟說出這大實話了,委實有些尷尬…當即曹操笑著擺擺手。

“錯了錯了,是咱們主臣倆!來…喝酒!喝酒!”

曹操主動幫陸羽斟上了一壺小酒…

儘管嘴上說著喝酒,可曹操的眼芒不時的會瞥向門外,他多麼期望聽到那急促的腳步聲,我多麼期望,聽到下邳城城門洞開,眾臣投降的急報!





下邳城內。

傾盆大雨下個不停,從房簷上流下來的雨水,在街道上彙聚成一條條小溪。

風追著雨,雨趕著風,風和雨聯合起來追趕著天上的烏雲,整個下邳城已經籠罩在了這狂風暴雨之中。

而這還不是最可怕的…

因為每個下邳城的百姓、將士,他們的額頭上均懸著一柄利刃,隨時就要落下。

這麼大的雨,泗河的水位想必會提高不少吧,城外那壕溝…是不是已經擠滿了雨水,一旦開閘,那…那…

恐慌瀰漫在這下邳城的每一處街巷。

但,整個這城郡內的氣氛卻格外的沉靜…一如,這暴風雨前的寧靜一般。

嘩嘩嘩…

遙遙可以聽到,一處街道上,雨水中,兵刃碰撞的聲響。

——“迴風槍,禦風槍,穿風槍,熾風槍!”

——“破空勢,破影勢,破敵勢,破陣勢!”

一個長髮女子不住的揮舞著手中長槍…

淩厲的攻勢連連逼退了所有靠近的“敵人”。

她的年齡不大,十六、七歲的模樣,可招式卻極其沉穩,她的武術師傅乃是善用長槍的高順,她的天賦更是來源於父親呂布。

再加上,他手中的長槍乃是精鋼熔鍊而成,威力遠遠比尋常的刀劍堅硬許多。

就是這樣一個年輕的女孩兒…

她的麵頰上染滿了鮮血,她的眸子極其複雜,她的心情亦是如墜深淵。

她正是呂布的女兒,高順與陳宮的女弟子——呂玲綺!

就是這麼一個平素裡,任憑誰都交口稱讚的大小姐,無數同輩男人心目中的女神…

此時此刻,卻正在遭逢無數甲士的攻擊。

“大小姐,恕魏某不能放你過去!跟我們回去吧!你爹大勢已去了!”

“這都什麼時候了,魏將軍,你還打算留手?放他一馬了?”

“我…”

這是魏續與侯成的對話,此刻,無數兵卒已經將呂玲綺圍在當中。

總歸,將士們畏懼她的身份,誰也不敢下死手,否則…隻需一輪齊射,足以讓這個隱患殞命。

“終究是我的侄女兒呀!”魏續眉頭緊凝…

“你若下不了手,那就讓我侯成來吧!”

侯成的語氣始終冷冰冰的,既然打算背叛呂布,那何必還扭扭捏捏?

呂布的妻女,與呂布相關的人,該殺…都得殺!這就叫“除惡務儘”!

他們這邊還在交談…

而呂玲綺又逼退了三名甲士的攻勢。

“呼…呼…”

她連連喘著大氣,這個年齡,還是女孩兒,縱然槍法精湛,可體力還是差了一大截。

可她依舊是牙齒緊緊的咬住嘴唇,任憑麵頰上的血跡不住的滴落,這些血跡有她的,也有麵前甲士的。

昨日…

這些甲士們還是自己的叔叔、伯伯,可今日…就要,就要兵戈相向了麼?

“放馬過來呀…”

“你們,放馬過來呀!彆假惺惺的,一起上吧!”

呂玲綺努力的挺起長槍就欲再戰。

一乾甲士默然。

踏…踏…

侯成站出一步,他拔出佩刀。“大小姐,就讓我侯成來領教下你手中的長槍!”

“不過,大小姐,我勸你還是乖乖束手就擒吧,免受皮肉之苦!”

“叛徒!”呂玲綺一邊急喘著大氣,一邊冷然吟道。“來呀,來呀…看看是你這叛徒的刀塊,還是本姑孃的槍快!”

說話間,一場生死相搏的大戰,瞬間點燃!

侯成是不會放呂玲綺去衙署將他們的“大事”告知呂布的…

魏續,宋憲、成廉也不會,每一個打定主意投降的甲士更不會。

“呀…看招…”

呂玲綺長槍橫擺,她爆衝向侯成,隻是她的速度、她的力道已經大不如前,她累了,一個女孩兒如此持久戰,她的體力根本扛不住。

“得罪了!”侯成大刀揮舞。

就在這時。

——“住手,都住手…”

一道聲音在暴雨中響徹,呂玲綺與侯成均是尋聲望去,緊接著,她倆不約而同的吟出一句。

——“是他!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