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成也貂蟬,敗也貂蟬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九十二章 成也貂蟬,敗也貂蟬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——“玄德,我所言不虛吧,你二弟不僅無恙,你還多了我曹操這個大哥!哈哈…”

——“你現在兄弟有了,城池也有了!”

看到劉、關、張三兄弟齊聚,曹操笑著感慨道。

而劉備的心情卻是複雜至極,曹操這是好不要臉哪。

這話虧他說的出口,嗬嗬,城池是有了,可惜不歸屬他劉備呀!

那這城池又有何意義呢?

心頭如此想,偏偏嘴上還不敢說,劉備拱手朝曹操一拜,語氣恭敬了許多。

“曹司空,我劉備有兄弟足以,至於城池嘛,當然要歸屬曹司空了!”

“哈哈…”聽到這兒,曹操爽然一笑,他眼眸望向陸羽。“陸司農,你聽聽,玄德這話說得透徹啊!哈哈哈…”

一言蔽,曹操揮手示意,讓人帶劉、關、張三兄弟去休息,曹操則是招呼陸羽。

“陸司農,我有意休整幾日,再去征討下邳城?你意下如何?”

“不好!”陸羽當即擺手。“古有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…我倒是要說,野火燒不儘,春風吹又生,如今大捷,正可以趁著這股子勢頭一鼓作氣奪下下邳與廣陵城!何況,楊修、陳登那邊已經開始行動了。若然大軍不行動,豈不是坑了他倆嘛!”

呼…

聞言,曹操眼眸微眯。

“這個我自然知曉,可十萬大軍疾行而來,一路上三軍將士都未曾休息過,我擔心,遠途行軍,三軍勞頓,呂布卻是在下邳城以逸待勞,若然他迎頭痛擊,怕是我軍要損失慘重。”

曹操把心頭的顧慮和盤道出,陸羽則是眼珠子一眨。“這點,曹司空放心…如今呂布大潰,能想到迎頭痛擊的整個下邳城唯獨陳宮一人,而他…不會被啟用!曹司空,咱們要信得過楊修、陳登他們呀!”

這…

曹操頓了一下。“不是我信不過他,而是身處那下邳城的虎狼窩中,你這計略又是環環相扣,但凡有一環出現問題,怕是這楊修、陳登就要身首異處,而你的離間之計也將胎死腹中,這點不得不考慮啊!”

“這個嘛…”陸羽撓了撓頭:“其實,曹司空多慮了,這個倒是無妨,太學的學子多著呢,楊修若然遭逢不行,那我還可以派李修、王修去,生生不息,源源不絕,總有人能成功的。”

這番話帶著幾分玩笑的意味…

可話語中依舊難掩陸羽心頭的自信滿滿。

其實,老曹隻看到了第一層計略…

深層次的計略還有呢,或許,楊修、陳登執行這計略隻能有一半兒效果,可架不住貂蟬的神助攻啊!

呂布此人,成也貂蟬,敗也貂蟬!

“好吧!”

難得見羽兒如此自信,曹操當即一揮手。“傳令下去,即刻出兵進攻下邳城!”

“喏!”眾將士領命。

不過片刻的時間,小沛城通往下邳城的官道上,煙塵滾滾,無數耀眼的“曹”字旌旗高高的提起!

數以十萬計的兵馬在曹操的帶領之下,出現在大地之上。

而其中,那支名喚龍驍騎的隊伍格外的惹眼…

飛揚的龍驍軍旗,黝黑玄墨色的甲冑,染血的衣袍,疾馳的駿馬,不足七百人,卻讓圍觀百姓,讓新晉的降卒,讓曹營的甲士為之驚駭。

下邳城一戰!

還不知道…這支傳奇的英雄之師又能締造出何等神蹟!





下邳城,陳府內!

“陳元龍?今日感覺如何?”嗓調抬高,言語間那股躍然人上,傲視一切的驕橫感呼之慾出,楊修照例來此處問診,此前呂佈下令,務必治好陳登的病症…

如今一日一來,這幾乎已經成為慣例!

而隨著時間的推移,那些呂布佈下的眼線自然也就鬆懈了下來。

“倒是恢複了許多,可總是覺得胸口煩悶…”陳登躺在床上,輕吟一聲。

嘿…

楊修眼珠子瞟過周圍。“那不妨今日加重些許藥的計量。”

“再好不過!”陳登點了點頭,旋即一招手。“都冇聽到麼?楊神醫讓你們加大用藥的計量,還不速速去煎藥!”

“喏…”幾名仆人聞言快步而去。

一時間,此間閣宇唯獨剩下了陳登、陳矽兩人。

“德祖…”

四下無人,陳登直接呼喊楊修的字,由此可見,幾日的相處,兩人的關係已經更近了不少。

“不出所料,奇襲小沛的呂布大敗,如今正在敗逃回咱們下邳城,而我父親如今也已經控製住了廣陵城,你、我也該撤出下邳這是非之地了!”

陳登的語氣很急切,眉宇間更像是十萬火急。

要知道,呂布雖然並不聰明。

可此戰大敗,但凡稍加細想,不難聯想到,是有人泄露了情報。

而知道此情報者,除了呂布的表兄魏續外,唯獨剩下他陳登,順藤摸瓜,楊修又怎麼可能逃得了乾係?

現在再不走,他倆怕是就走不了了。

“淡定,元龍兄,淡定…”楊修寬慰道:“咱們還不能走…”

“什麼?”陳登的臉一下子沉了下來。

如今廣陵城掌握在他的父親陳矽的手裡,他們倆大可以逃到廣陵,與曹司空內外夾攻下邳城,這不是大好的局麵麼?

可…

不等陳登想明白,楊修的聲音已經傳出。“因為陸總長還交代給我一個全新任務,若然不完成,我有何麵目離開此下邳城?”

瘋了麼?

陳登感覺楊修吟出這一番話時,整個眼眸都在放著光,綠油油的光芒。

這一抹光,很顯然…是他對某件事無比的執著。

這很難去理解,為何一個人佈下的一個任務,在楊修的眼裡如此重要?他究竟再圖些什麼?為了什麼?

“可…這是搏命啊!”陳登繼續提醒。“一著不慎,很有可能身首異處!”

“命運本來就該搏一搏的。”楊修的眼眸冷靜,能不能成為陸總長器重的弟子,能不能成為他信任的人,這一次下邳之行格外重要。

如今楊修的任務已經完成了六成,距離這份天大的大功勞,距離陸總長完完全全的信任隻差一點兒了。

“元龍兄,你且附耳過來,我教你如何把這次情報的泄露嫁禍給陳公台!”

“陸總長要這陳公台繼續被棄用!永遠被棄用!”

霍…

陳登一怔。

這位陸總長是好大的口氣啊,按照常理去推斷,此番呂布行動失敗,那麼他勢必會再度意識到謀主的重要性!

再度啟用陳宮不過是時間問題。

當然,一旦陳宮再度被委以重任,那對曹司空、對曹軍而言可不是什麼利好訊息。

可以說,如今呂布這邊,能逆風翻盤的希望唯獨隻有陳宮了。

可…

陸公子一開口就是要把“鍋”嫁禍給陳宮,還要讓他永被棄用,這…一時間,陳登倒是極為佩服這位陸總長與楊修的膽魄。

這行動,一個是真敢製定,一個是真敢執行啊!

“當真要如此麼?”

“對。”楊修信誓旦旦。“陳宮此人素來不通人情,我已經在他府邸內買通了一名內應,書信也寫好了,找準時機隨時可以放置在他的桌案上!”

“而陸公子提及,呂布此人四肢發達,頭腦簡單,哪怕這書信中什麼都冇有,隨便勾勒幾筆,突顯出特殊的字眼,足以讓他心存顧慮!”

聞言…

陳登的眸子徒然大亮,他好像想明白了什麼。“德祖堅持不拔出咱們府內的釘子,這也是陸總長的意思麼?”

這話中釘子的意思,其實是指陳府內的眼線。

誠然,陳府中遍佈眼線,一些眼線是由呂布派來監視的,郝萌叛亂後,每個呂布麾下的文武府中,他都安插了少量眼線,呂布從來是一個多疑的人。

除了這些之外,陳府內自然也少不得陳宮的眼線。

陳宮素來排擠陳氏父子,他認為曾經就有過“賣主求榮”先例的陳氏父子主動接近呂布,必定有所圖謀!

而憑著楊修與陳登的眼力,又豈能冇有發現呢?

之所以楊修把府邸內陳宮的眼線留到今日,就是為了這一次的行動。

“冇錯,元龍兄務必按照陸公子的計略行事!”

楊修再三提醒道。

“好啊!”陳登頷首。“若然我是呂布,見到這書信,必然以為是陳宮擔憂書信泄露而塗抹,這足以坐實了他與曹司空有所勾連,再加上聽到陳宮在我這府邸內安插眼線,勢必會把此次行動的泄露也算在他陳宮的頭上。”

“隻需要找準時機,讓呂布親眼看到,陳宮拆開書信驚慌失措的一幕,大事可成!此計萬無一失啊!”

呼…

長長的撥出口氣,如果說此前陳登對留下來還心存顧慮。

可現在…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陳登心頭感慨萬千,他一捋鬍鬚,頗為忌憚的說道:“德祖啊,你口中的這位陸總長對時局的洞悉,對人心的把控好生厲害呀!”

“這是自然!”聽到陳登誇耀陸羽,楊修拍拍胸脯,下意識的,驕傲的本性又漏了出來。“元龍兄,你也不看看陸總長是誰?陸總長可是我楊修的師傅啊!”

“哈哈,隻要陳宮被棄用,那下邳城早晚落入曹司空之手,元龍啊,到時候,陸總長自然會為你、我請功!”

言及此處,楊修的眼眸眯起,一抹璀璨的、期翼的光芒乍然浮現。

誰言弘農楊氏不能再度崛起呢?

隻要抱對了大腿,一切皆有可能!





下邳城!

呂布進城後,並冇有第一時間去整頓敗軍殘將,也冇有去查處情報泄露。

而是先回到了府邸之內,他想貂蟬了,在他看來…江山如畫又豈敵的過貂蟬的一支舞曲。

不多時,呂布內堂之中。

蕩人心魄的琴絃聲悠然而起,一名閉月身姿的婀娜美人正在呂布麵前長袖漫舞,無數嬌豔的花瓣輕輕翻飛於天地之間,沁人肺腑的花香令人迷醉。

此刻舞動著的美人卻不是貂蟬還能有誰?

她就仿似那有若綻開的花蕾,向四周散開,如空穀幽蘭般的出現。

隨著她輕盈優美、飄忽若仙的舞姿,寬闊的廣袖開合遮掩,更襯托出她儀態萬千的絕美姿容。

醉了…

呂布看的是如癡如醉,似乎…看過這等舞姿,渾然讓他忘了一切,忘了兵敗如山倒,忘了那將士們死傷時的慘烈!

“踏踏踏…”

就在這時,一道不合時宜的腳步聲響徹而起。

“奉先…奉先!誒呀…”

一聲長歎打斷了美人的舞蹈,敗興至極…

原來是陳宮來了,聽聞呂布兵敗,陳宮深知如今大難臨頭。

同樣的,這也是一個機會,一個再度獲取呂布信任的機會,隻要他們倆聯手,一文一武,陳宮自信…未必不能匹敵那曹孟德!

隻是…

看到貂蟬的舞蹈,看到呂布那迷離的眼神,陳宮的臉色大變,連連唉聲歎氣。

“奉先,我軍剛剛大敗,你也是死裡逃生,這纔剛來到下邳,轉眼之間…又紙醉金迷,你又…又快活的像神仙一般!”

陳宮狠狠的嗬斥道,他想要以此點醒呂布!

而陳宮的出現,嚇得貂蟬再也不敢舞蹈,連連退後,小心翼翼的為呂布,為陳宮斟茶。

呂布的眼眸中卻是充滿了不悅。

他反問道:“先生,我征戰這麼多年,怎麼就不能歇一歇麼?”

這…

陳宮的眉頭皺的更緊了。“奉先哪,你知道嘛,現在軍營裡是軍心浮動,傷兵滿營,曹操並未停歇…正率領十萬大軍動地而來!而你…身為一軍統帥,你應該到將士們中間去啊!怎麼…怎麼…”

講到最後,陳宮抬眼狠狠的瞪了眼貂蟬。

他本想說,怎麼能躲在這紅顏禍水裡,可終究這話還是嚥了回去,隻是…他的目光又一次嚇到了貂蟬,縱然是斟茶的手都不小心打碎了茶盞!

呂布麵色一冷。

“先生,你何故為難貂蟬呢?你說的這些,我都做過了,我方纔還視察過城防,下邳城城高河深,城牆堅實無比,城內糧食還足夠使用百日,城外又有泗水之險,水流湍急,曹操縱是殺來,可我呂布聚城而守,無憂!先生放心好了!”

嘴上這麼說,其實呂布心頭暗道的是,你陳宮是鹹吃蘿蔔淡操心,你嚇到我的嬋兒了!

“可…”陳宮冷然道:“此次奇襲小沛,緣何會泄露情報,主公就不打算查查麼?那陳登陳元龍就冇有古怪麼?”

“查,自然要查!”呂布緩緩起身,“隻是,先生不妨想想,其一,陳登陳元龍身患絕症,口吐無數紅蟲,命懸一線?我又有眼線隨時監視著他,他如何能將情報傳出?”

“其二,若然泄露情報的真的是他,那我撤回之前,他如何不逃?再說了,如今的廣陵城太守便是元龍的父親陳矽,曹操大軍襲來,他直接獻了廣陵城,逃出下邳城豈不是美哉?何必守在這下邳城內,等我興師問罪呢?”

嘿…

彆說,呂布這一番分析還真的讓陳宮無法辯駁!

的確,總總跡象表明,陳登與此事無關,陳宮儘管懷疑,卻也說不出個什麼所以然。

“那…那這事兒就算了?”陳宮繼續道。

“我正查著呢!”呂布張口回答,隻是語氣中已經有點不耐煩了。“先生無需擔憂,此事必定會水落石出!”

這…

陳宮沉默!

可過了一會兒,陳宮猛然又想到了什麼。“那…曹操十萬大軍正疾馳而來?奉先,你打算怎麼辦?”

提到這個,倒是讓呂布提起了一分精神。

“堅守百餘日,我就不信他曹操的糧草能支撐這麼久!”

“堅守是好…可曹操十萬大軍若然真的攻城?憑我們如今的這一萬餘兵馬攔得住麼?奉先,你要知道,守城時,你麾下的那支狼騎根本發揮不出作用!”

陳宮搖了搖頭,直接潑了一盆冷水。

那…

呂布眼眸微微凝起,“那依先生之見該當如何?”

“這樣…”陳宮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將軍率鐵騎出城在泗水之側建立一處營寨,我率步軍囤於城內,我們互為犄角之勢!如此也可發揮出將軍騎兵的威力,而等到雨停之後,曹軍若然敢攻將軍,那我率軍襲其後!若然曹軍攻城,那將軍也可於外圍縱橫騷擾!如此一來,曹軍是內外受敵,必定苦不堪言,必敗無疑!”

嘶…

彆說,聽到這兒,呂布還真有點心動了。

騎兵在外,步兵在內,互為犄角,如此一來就能發揮出他騎戰的威力,而護衛馳援也可讓曹軍投鼠忌器!

此計妙啊…

“不錯…那我們…”呂布正想開口就答應了陳宮的計略,分兵行事。

哪曾想…就在這時。

“將軍。”

輕柔細慢的聲音傳出,貂蟬款款開口道:“將軍一路勞頓,纔剛剛歸來,何不休息一夜,等明日頭腦清晰了再做決定呢?”

“這…你…”

陳宮朝著貂蟬冷然道,可一句話剛剛脫口一個字,他的聲音就被呂布給壓了下來。

“貂蟬說的有理,也好,容本侯思慮一夜,明日再給先生一個交代!”

“我與貂蟬還有話要說,先生先回吧!”

這…

聽到這兒,陳宮的麵色猶如苦瓜一般。

“唉…唉…”

連連的兩聲歎氣,陳宮拂袖而去。

踏踏…

待得腳步聲走遠,貂蟬纔敢張口道:“將軍真的打算出城麼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呂布凝眉。“這是唯一的辦法,否則,下邳城如何能擋得住曹操的十萬大軍!”

可…

貂蟬欲言又止…她遲疑了片刻,這番話還是吟了出去。

“將軍若出城,那守城勢必是高順、陳宮二人,他們兩人素來不和,將軍讓他們兩個一道守城,這能行麼?隻怕將軍還未出城,他們兩人就要在窩裡鬥了,到時候將軍在城外不是…不是送死嘛!”

“況且…況且…”貂蟬好像還有話要講,她的表情也變得尤為鄭重。

“況且什麼?”呂布急問道。

“妾聽說…”貂蟬皓齒輕輕的咬了下紅唇,還是把心頭知道的一些東西講了出來。“陳先生的人品是有問題的,昔日裡曹操對他那麼好,他都能背叛曹操,如今…將軍如此冷待他,他又怎麼可能真心的幫將軍呢?倘若…倘若陳宮勾結曹操把下邳城獻出去,那到時候,貂蟬,貂蟬還能是你的妻子麼?”

霍…

這話脫口,呂布的眉頭緊緊的凝起。

貂蟬說的不無道理啊,陳宮此人人品如何?的確是有待考證!且不說他背叛曹操,單單郝萌的叛亂,據呂布的調查,陳宮就脫不了乾係,這樣的人如何敢信呢?

再說了,打從呂布的心裡出發,陳宮終究是外人,貂蟬纔是內人哪!

陳宮的話可以不聽,可妻子的話?又怎麼能不聽呢?

呼…

長長的一聲呼氣,呂布正在做著最艱難的抉擇。

卻就在這時。

門外一道聲音傳出…

——“稟報主公,右參軍陳登帶病求見…他說有要事要稟報主公,事關軍師——陳公台先生!”

霍…

此言一出,原本就心神錯亂的呂布,一下子心情更複雜了!

事關陳公台?

陳宮他…他又做了些什麼呢?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