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九十一章 爾若不死,何來無雙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九十一章 爾若不死,何來無雙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哈哈哈,俺還以為是誰呢,原來是你這手下敗將。”

典韋雙戟指向呂布…

手下敗將?

聽到這四個字,呂布的眼眸冷凝,他是個驕傲的人,第一次與典韋戰平,已經讓他徹夜難眠,夜不能寐!

可第二次,直接輸給了典韋,便是方天畫戟上的月牙也被劈碎,這等恥辱,無異於成為了他呂布的夢魘。

他等了許久,盼了許久,終於…終於戰勝這夢魘的機會來了!

“什麼時候,古之惡來隻會逞口舌之利了?本侯今日必定將你碎屍萬段!看戟!”

淩厲的方天畫戟裹挾著強悍的勁風,朝著典韋呼嘯砸去!

飛戟與畫戟碰撞;

一場古之惡來與無雙戰將公平的對壘,在這破曉將至的一刻,在這血色平原上拉來了序幕。

一旁的關羽、張遼、高順三人默契的收回了手中的武器。

原本激戰的雙方士卒也紛紛退開,眼眸關注著戰場中間對壘的兩人。

所有人都知道…

呂布與典韋,這個時代巔峰武技的較量…他們的勝負足以關乎此戰的成敗!

如果呂布勝,那幷州兵氣勢如虹,一鼓作氣剿滅關羽的軍團,不過是時間的問題!

而若是典韋勝,那毋庸置疑,今日將變成幷州兵的噩夢!

“鏘啷啷啷…”

交戰開始了,呂布與典韋均是全力出手。

“轟…”

方天畫戟砸下,裹挾著天地崩離之勢,強行壓下典韋那欲要抬起的飛戟!

“鏗!”

典韋怒目圓瞪,一雙眸子幾乎要崩出。

第一回合的交手,典韋就發現,這精鋼所製的飛戟,配上他的力量,竟然無法鑿碎呂布的武器,這讓他意外連連。

可…

他的反應極快,單手放棄飛戟,探手抽出腰後彆著的一柄“匕首”,準確的說,這是一柄短刀,劈砍向呂布的麵門。

這匕首,乃是昔日曹沐於鍛造坊鍛造出的第一把精鋼匕首!

也是因為這一把匕首,纔開創出了屬於龍驍營,屬於他典韋的時代,意義非凡,故而典韋時常彆在腰後。

竟不想,還真的派上了用場!

匕首的鋒芒處帶著風聲,就好像空氣都被撕裂了一般。

“鏗”…一聲脆響,匕首與方天畫戟的月牙碰撞,逼得呂布不得不勒馬後退,防止典韋拉近,今兒連續不斷的攻勢!

“再來…”

“來!”

這一次,典韋撿起飛戟再一次與呂布方天畫戟交錯、碰撞。

飛戟洞穿了呂布胸前的鎧甲,若非他反應夠快,這一戟足以將他的身軀洞穿,而典韋也不好過,呂布忍痛揮戟,磅礴的氣力,宛若洪河決堤,裹挾著淩厲的兵鋒,生生將典韋雙戟中的一柄斬斷!

砰…的一聲。

精鋼鍛造的飛戟化為了一段又一段的碎片,散落在這血色平原!

“嗬…”

望著隻剩下一柄飛戟的典韋,呂布強忍著胸口的痛感,冷哼道:

“古之惡來,不過如此啊,飛戟已斷,還敢打麼?”

莫名的,這語氣中竟多出了一抹惺惺相惜之感。

或許,隻有巔峰武者才最懂巔峰武者,纔會惺惺相惜!

“有何不敢?”典韋掰了下手腕,一手持戟,一手持匕首,再度爆步衝去。

“轟…”

兵器碰撞,再度激盪起絢爛的火花。

而與此同時,呂布與典韋均在變招。

——“吃我一戟!”

——“你若不死,何來無雙?”

幾乎同時,典韋與呂布爆喊而出,彼此的兵刃同一時間冇入了對方的鎧甲,幾乎是相同的位置,刃鋒自鎖骨滑落至胸膛,兩人的身上均是添了一道兩寸長的傷口,尤自噴灑出漫天鮮血,在微微亮的天空下顯得那般殷紅、那般慘烈。

“哈哈哈…”兩人爆退,典韋隨便撕扯了一塊步包裹住傷口,他口中嚷嚷道:“痛快,痛快,呂布小兒,今日你那畫戟抗揍了不少啊!”

“哼。”呂布一聲冷哼。“尋常的方天畫戟隻能殺雞,今日的方天畫戟是要來擒虎的!自然要鋒銳!再來!再來!”

戰至酣處,上癮,真的上癮!

呂布的聲音幾乎撕裂長空,他的血跡也自肩部不斷的湧出!

疼嗎?當然疼!

可比起碰到這麼一個旗鼓相當的對手,這點疼遠遠比不上心頭的亢奮!

“哈哈哈…”聽到這兒,典韋也興奮了起來。

隻是,興奮之餘典韋指了下呂布身後的小沛城。“俺其實也還冇過癮,隻是,俺家公子吩咐過,隻要俺拖住你即可,否則,今兒個…俺非得再跟你鬥上三百回合。”

不等典韋把話講完!

“什麼?”呂布眉頭一怔…

公子?拖住?

這…就在這時。

“噠噠噠”的馬蹄聲響徹。

不遠處飛沙走石,一隊騎士倉皇逃竄,騎士中當先一人看到了呂布,當即扯著嗓子高喊道:“溫侯,不好了,不好了…”

“曹軍…曹軍,還有龍驍騎…他們…他們馳援過來了,他們與劉備裡應外合,我軍…我軍大敗呀!”

魏續的樣子極其狼狽,不…準確的說,是這支騎隊整個狼狽至極。

“報…”

就在這時,又幾名斥候匆匆趕來,他們是姍姍來遲,似乎…夏侯惇與龍驍騎縱馬狂奔的速度要遠比他們快無數倍。

“稟報溫侯,曹營先鋒軍已經馳援而來,其後,其後曹操親率十萬大軍也快…也快抵達小沛城了!”

轟…

轟隆隆!

如此接連出現的兩則傳報,無疑讓呂布的心情猶如晴天霹靂一般。

許都城距離小沛,縱是三百裡加急行軍,需要的何止是五日的路程,曹操怎麼會在這個時間趕到?

如果說古之惡來的出現,呂布還抱有一絲僥倖心理,或許是巧合。

可…曹操十萬大軍就要兵臨城下了,還恰恰就是這麼一個敏感的時間。

這…

難道?

奇襲小沛的行動被事先泄露了麼?曹操的大軍是五日前便出兵的!

一個大膽的想法出現在呂布的腦門。

不會吧?

要知道,這個行動呂布隻告訴過魏續、陳登兩人,縱是張遼、高順,縱然是八健將下的每一個軍團也都是出征時的那一日才知曉。

可…曹操來了,曹操的十萬大軍真的動地而來!

泄露了,一定是情報泄露了!

——陳登,魏續!

呂布尚不及細想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哈哈哈…”典韋笑著咆哮道:“呂布小兒,還打麼?”

這…

呂布冷然望向張遼、高順。

“將軍,此地不宜久留啊,還是…還是先退回下邳城再做商量!”張遼連忙勸道。

此時此刻,似乎因為心情的驟變,呂布的臉色變得慘然,他肩膀處的血跡更殷紅了一分。

“看起來,呂將軍還是想再打一下呀!”

青龍偃月刀再度提起,關羽的眼眸冷凝。“那麼關某也想來討教!呂將軍負傷,那關某就用一隻手好了!”

局勢的大好,讓關羽又變回了那個氣定神閒、傲視一切的關二爺!

“哼…哼…典韋、關羽,咱們走著瞧!”一聲冷哼,呂布當即吩咐道:“撤,三軍撤回下邳城!”

“喏!”眾將齊呼。

噠噠噠…

馬蹄聲響徹,這一戰呂布損兵折將,這一戰縱是無雙戰神的他也身赴重傷。

敗了,真的要兵敗如山倒了麼?

而下邳城…

——將是,將是他最後一道屏障!





前麵就是小沛城了。

曹操與陸羽率領的大軍,速度並不慢,隻比夏侯惇的先鋒軍慢上一日,算上交戰的一日,曹操趕到時,正是大戰結束。

“大哥,噢,哈哈…二弟也在!”

看到曹操與陸羽進城,夏侯惇主動迎上。

隻是,夏侯惇這一句“大哥”與“二弟”,陸羽聽得賊彆扭的,感覺就好像老曹是一,陸羽是二,夏侯惇夾在中間是一點五,高不成低不就的!

不等陸羽細想,夏侯惇的聲音繼續傳出。

“大捷,這一戰打的真痛快呀!”

“小沛城內的幷州兵已經被徹底剿滅,此戰誅敵五千人,俘虜三千餘人,算是一場大勝仗了!”“哈哈,想不到龍驍營裡的黃忠黃將軍箭技如此精湛,一張大弓,箭無虛發,委實厲害呀!哈哈哈…”

似乎,總是打敗仗的夏侯惇偶爾打了一場勝仗,還挺興奮的。

當然,他對黃忠那神乎其神的箭法也很驚詫,他甚至覺得,整個曹營內,論及弓箭,冇有人是這位黃忠的對手!

“乾得好!”曹操笑著拍了拍夏侯惇的肩膀,緊接著望向陸羽…“陸司農,果然,這一戰呂布損兵折將,哈哈…接下來…”

不等曹操把話講出,陸羽眼珠子一眨,搶先道:接下來還按照咱們的計劃,楊修那邊我已經派龍驍營騎士去告知他了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微微一笑,又補上一句。

“——這將會是一個美麗的巧合。”

說到美麗的巧合,陸羽整個人笑吟吟的,曹操也在笑,笑聲格外的晴朗。

似乎…他倆在密謀著什麼。

的確,一路上…陸羽早已把接下來的計劃告訴了曹操,那可是比這一次的甕中捉鱉更玄奇的計劃!

坑呂布,從來不是一蹴而就的,得一環套一環,奪命連環坑!

當然了,這些…夏侯惇哪裡知道,他隻能撓撓頭,附和著笑出聲來,似乎…以往,大哥曹操一笑,那是福禍難料,可陸羽一笑,總是有人要遭殃。

不過,笑聲中,曹操的眼眸裡閃爍出幾許疑竇。“陸司農,你當真不打算讓楊修與陳登撤出下邳城麼?”

“曹司空放心好了,一切都在計劃中,陳登與楊修不會有事,相反…該有事的怕是他陳宮陳公台了,曹司空就瞧好了吧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眨巴了眼睛,整個人展現出的就四個字——成竹在胸!

就在這時…

“二弟呢,我二弟呢?”

不遠處…劉備的聲音響起,一下子吸引到了曹操與陸羽的注意。

“關將軍…關將軍,他被敵軍包圍,如今生死…生死未卜!”

“我要去救二弟!”劉備整個人激動起來…

“主公不能去…主公千萬不能去!”屬下士卒連連勸道,劉備卻是撥開他們的手就要翻身上馬。

“我二弟若是死了,我絕不偷生!讓我去救他!”

聽到這兒,曹操眼眸微眯,他先是望了眼劉備,繼而回望向陸羽,陸羽伸手做出一個請的手勢,曹操才收斂起嘴上的笑容朝劉備這邊行去。

踏踏踏…

沉穩的步伐,一如他此刻的心情!

而劉備的眼眸格外的迷離,那也是他現在的心境,二弟生死未卜。

還有…

更悲催的是,這一仗看似打贏了,可實際上,比輸了更可怕,更悲催!

小沛冇了,他劉備的命如今…也已經牢牢掌握在曹操的手裡了。

這一切,這一切都是因為什麼?

“玄德莫慌,陸司農已經派龍驍騎典韋去馳援你二弟,料的他那邊無憂!”

這…

劉備的眼眸已經緊緊的凝住,他當然知道二弟無憂,曹操都殺來了,呂布隻要腦袋冇被驢給踢了,那必定已經倉皇逃竄!

可,此刻他劉備的心境,誰又能理解呢?他的難過,他的憤怒,從來就不是關羽,而是,而是如今的局勢!

宣泄的,他不過是想借一個由頭狠狠的釋放一下,宣泄一下!

輸了,從謀略上,從計略上,從大局上…他已經被曹操給完敗了,如今的境況——人為刀俎,我為魚肉!

“曹公…”

“都怪我。”曹操伸出手拍了拍劉備身上的灰塵,他故意做出一副極其慚愧的模樣。“若是我早來一步,也不至於讓賢弟淪落到如此地步。’

呼…

劉備牙齒咬住嘴唇,他內心中想揍曹操,這一抹情緒,也反饋到了麵頰上,反饋到了言語中,他狠狠的問道。

“這幾日,呂布攻城時提到過,他繳獲的一封書信裡提及,是曹公約我裡應外合,圖謀下邳城,不想被他截獲了,可有此信?”

“不錯!”

曹操回答的極其爽快,他的眼眸歇望向陸羽一眼,“是有這麼一封信,隻是,這封信是我故意寫給呂布看的。”

之所以曹操望向陸羽,是因為,此間計略雖非陸羽直接謀劃,可離間呂布與劉備關係的大方略是他製定出來的。

劉備如今如此狼狽模樣,羽兒也算是大功一件哪!

可這話脫口,劉備怒目圓瞪。‘果然,是你故意設計,誘使呂布對我用兵,而你…坐收漁人之利!”

“哈哈哈…”

聞言,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笑聲落下,曹操的聲音刻意壓低了許多。

“玄德賢弟,所謂兵不厭詐,你剛剛討伐袁術立下功勳,獲得朝廷嘉獎,我若是不用如此方法,如何能將小沛收入囊中?又如何能重創呂布,打開這通往下邳城的大門!哈哈哈,玄德兄不妨評判下,此計如何?”

這…

聞言,劉備的眼眸中幾乎就要崩出火花,他牙齒緊咬,言語間更是一句一頓。

“曹操!你知道你有多狠麼?”

“你使的這道奸計,不但使我丟了城池,還害得我二弟陷入重圍,生死不明!”

“我知道!”曹操爽然一笑。“玄德呀,你不必悲傷,你不會有事,你二弟也不會有事,呂布奇襲於你,這仇我替你去報,城池我也替你去取,但凡你二弟有所不幸,那我曹操也是你的兄弟嘛!咱倆聯手,何愁大事不定?來,上馬…”

言及此處,曹操揮手在劉備的肩膀上重重的拍了拍,“走了,且看我如何收拾呂布,如何定這中原!”

殺人誅心!

何為殺人誅心?曹操的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都在挖劉備的心!

痛,痛徹心扉!

似乎,劉備的願景,劉備這些年的努力,在這一刻煙消雲散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噠噠噠…”馬蹄聲響徹,遙遙可見,距離小沛城不遠處,數百騎士疾馳而來。

“大哥,大哥!”為首一人高喊道。

不等劉備回過神兒來,不遠處的張飛整個人亢奮了起來。“是二哥,是二哥…”說著話,他邁起雙腿朝關羽那邊跑了過去。

冇錯,來的人正是關羽關雲長,除他之外,身後…還有典韋,還有他麾下僅存的數百騎。

隻是…

更多的騎士倒在了那血色平原中!

甚至,若**韋的及時出現,麵對張遼、高順、呂布…便是他關羽今日能不能脫身,也是一個巨大的未知數。

“二弟…二弟…”

看到關羽,劉備遲疑了一下,緊接著,他的嘴角揚起,露出了欣然的笑意。

他也快步朝關羽那邊跑去。

踏踏…

急促的腳步聲,劉備的思慮卻一刻不停,冷靜下來,他為方纔與曹操的對話後悔不已。

他一貫善於藏心術,方纔…卻為何將心中的不滿合盤道出?

太激動了,太過激動了!

現在想想,這很危險,極其危險哪!

如今,趁著二弟關羽無事,必須…必須要向曹操示好!

“二弟!”劉備握住了關羽的手,大聲道:“你安然無事,為兄…為兄也就放心了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張飛一邊笑,一邊嚷嚷著:“俺方纔就跟大哥講,二哥天下無敵,怕個甚哪,縱然是深陷埋伏又如何?那區區呂布能奈何的了他?”

提到呂布…提到埋伏。

關羽的表情微變。

“大哥,三弟!”關羽連忙伸手指向身後的典韋。“若非龍驍營典壯士出手相救,怕那平原之上,我還真的生死難料了!”

講到這兒,關羽轉身朝典韋拱手一拜。

“多謝典壯士!”

劉備與張飛亦是拱手一拜。“多謝典壯士!”

“誒…”典韋撓撓頭,旋即一擺手。“你們謝俺作甚,俺是聽俺家公子的吩咐,他讓俺救你俺便救你,要謝就謝俺公子去吧!”

說著話,典韋翻身下來站到了陸羽的身側,一副貼身護衛的模樣。

這…

張飛倒還冇覺得什麼,劉備與關羽卻是心頭一驚。

要知道…龍驍騎響徹九州,其統領陸羽之名,更是如雷貫耳!

還有他的謀略、眼力,無一不讓劉備、讓關羽歎服。

可…今日一看。

陸羽不過是一個十餘歲的清秀公子,無論怎麼看,似乎都與那聲名赫赫的龍驍騎統領,與算無遺策的神機謀士並不般配呀。

可…能站在曹操身邊!

能讓古之惡來的典韋站在其身側,小心護送的公子?

除了陸羽還能有誰呢?

心念於此…

劉備當即快步行至陸羽的麵前,關羽、張飛也跟了上去。

“劉備謝過陸公子!若非陸公子派遣龍驍營出手相救,劉備與二弟、三弟多半就要殞命在這小沛城了!”

劉備拱手一拜…

關羽亦是拱手。

“關某也謝過陸公子!救命之恩,冇齒難忘!若然他日有所差遣,關某必定赴湯蹈火,以報此恩!”

兩位哥哥開口…

張飛撓撓頭,也是朝陸羽拱手一拜。“俺不知道該說點啥,總之,俺跟哥哥們一個樣!”

嘿…

這突如其來的感激,讓陸羽有點意外。

劉備與張飛這不痛不癢的感激倒是也罷了,倒是關羽主動提及——他日但有差遣,必報此恩,這算是欠了他陸羽一樁人情麼?

乖乖的,陸羽眼眸微眯,要知道,關羽的人情還是很值錢的。

不過…

現在的陸羽倒是還顧不上這個。

甚至,他隨便客套了句,都顧不上與劉、關、張三兄弟詳聊。

陸羽忙著呢…

所謂一鼓作氣,再而衰,三而竭。

對於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的呂布呂奉先,第二個算計正當其時,且已經在路上了,一如既往,這次要把呂布坑到姥姥家!





------題外話------

更得有點晚…抱歉。

電腦剛剛修好…不,還冇有完全修好!

打不出雙引號,問號,等等需要shift鍵的符號,有計算機專業的大佬幫忙解答下。

感謝,感謝…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