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八十九章 鼠輩,哪裡走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八十九章 鼠輩,哪裡走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事兒是這麼個事兒。

呂布就是這麼個人,這麼個性格上有明顯缺陷的人。

原本隻是一盤酒肉這樣的小事兒,可在他的心裡,滿滿的陰謀論!

說起來…

侯成冤枉啊,他本來想好酒好肉的孝敬一下主公,可等待他的是一頓臭罵,還有一頓毒打。

陸羽的聲音還在繼續。

“看到這酒、肉,聽過侯成的話,呂布朝他破口大罵,說本將軍剛剛頒佈了禁酒令,你就釀了酒,這還不算,還敢公然和將士們一起喝,還假意獻酒,是不是想趁機合夥陷害本將軍?”

“然後…劈裡啪啦,就是一頓軍棍,絲毫冇有半點情麵!””

陸羽的話很短,可此間的資訊量很大。

曹操的眼眸微眯,他是想不到,呂布究竟得有多麼的剛愎自用?疑心病重到何種程度,才能乾出來這種事兒。

“後來呢?”曹操好奇的接著問。

“後來自然是侯成領了軍棍,還把眾將的禮物還給了大家,所有人敗興而歸,饒是如此,侯成始終惴惴不安,畢竟因為這事兒,他已經得罪了呂布,今兒個隻是打了他,可萬一哪一天呂布不高興殺了他?那可怎麼辦?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眼珠子連連眨動。“曹司空,你覺得侯成…或者說其它將領,在捱過打,聽到說過這樁事後,怎麼可能還有人會心甘情願的為呂布效忠麼?保不齊…早就心生投降之心了,所欠缺的唯獨是一個契機,一個投名狀!”

嘿…

陸羽這邊提到投名狀,曹操一下子想到了楊奉的人頭、何曼的人頭。

似乎…徐晃、許褚來投時,便是如此這般獻上的投名狀的,連帶著還有數以萬計的兵馬!

多麼熟悉的配方,懂麼熟悉的味道呀!

“你這訊息也是從楊修那邊得來的吧?”

“算是吧!”陸羽撓撓頭,他總不能說,這都是書上寫的吧!

“哈哈…”

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原本趕路頗為枯燥、乏味的事兒,可因為羽兒這麼一番話,曹操登時心情大好,晴空萬裡。

他其實心頭還真有這麼個想法,羽兒會不會也效仿昔日謀取楊奉、何曼時那般,拉攏這些八健將中的武將背叛呂布,甚至將呂布的頭顱當做“投名狀”呢?

隻是,如果這樣的話,那…難免有些意興闌珊。

“哈哈…”曹操再笑,笑聲落下,他回望向陸羽,調侃道:“陸司農,這一場進攻呂布的戰役,你要不要試著指揮一下?”

聞言,陸羽連連擺手。“我哪懂這個?”

“不會,可以學嘛!”曹操笑著說道:“你能掐會算,這統兵作戰比你會的那些簡單多了。”

言及此處,曹操眼眸望向窗外,高聲吩咐道:“傳令下去,此番戰局皆有陸司農指揮,誰若不聽從他的命令,軍法處置!”

這話剛剛脫口…

自有虎賁軍將這麼一番話傳遍各軍營寨。

不少軍士微微一怔…

霍,曹司空親自出征,竟把指揮大軍的權利讓給了陸司農,這可是以往戰事時從未出現過的情況。

此間…意味深長啊!

當然,吩咐完這些,曹操笑吟吟的再看向陸羽。

陸羽哪能不懂老曹的意思啊,說起來,因為楊修提前送來的情報,如今該部署的早就部署完了。

該怎麼打…各營將軍早就領命!

哪還用什麼指揮?這種戰局,就是栓條狗指揮也能贏啊!

老曹這是主動把功勞讓給他陸羽呢。

“曹司空,這份功勞…我受之有愧呀!”陸羽還是一如既往的謙虛,嘗試著推遲。

“我說你無愧,你便是無愧!”曹操眼眸微眯,這點功勞算什麼,未來世子之位都是你的,以後讓你白撿的功勞會更多!

就在這時…

“曹司空,曹司空何在?我有要事稟報!”

不遠處,塵煙激盪,一支馬隊遙遙趕來…

許褚當先攔下,詢問過後才知道,是劉備手下,小沛城的兵馬。

此前曹操有令,如果能確認是劉備的人,就將他帶至曹操的馬車處。

此刻,見到來人,曹操的胳膊倚住窗沿,張口道:

“我就是曹操,你是何人?有何事稟報!”

“我乃劉備麾下將領糜芳!”糜芳拱手稟報。“呂布那賊人奇襲小沛城,如今我家主公正在據城而守,還請…還請曹司空速速馳援,剿滅逆賊,救我家主公!”

唔…

聽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彎成了一道月牙,整個人也笑吟吟的。

“知道了,知道了,你冇看到我正率大軍往徐州去嘛?”

曹操當即笑著說道:“你趕快回去,告訴你家主公,讓他好好的把守城池,我會派一隊先鋒軍前去救援!兩日之內必到,而我十萬大軍三日之內也將趕到!到時候裡應外合,一舉剿滅呂布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猛地想到了什麼,“對了,你再告訴你家主公,務必讓他給我拖住呂布,千萬不可放他回去了,待得我大軍趕到剿滅呂布,功成之日,你家主公,朝廷必有重賞,還有你,也有重賞!”

曹操的一番話頗為豪邁。

“不敢…”糜芳聞言就準備調轉馬頭。

曹操卻是繼續吩咐道:“子孝,糜芳將軍的馬不行了,給他換匹好馬!另外,傳命讓元讓率先鋒軍加速前進!救援小沛!兩日之內,無比趕到!”

聽到這兒,原本感激涕零的糜芳,不知道哪根筋動了一下。

等等…

後知後覺的糜芳猛地想到了什麼,他當即凝眉問道:“曹司空,你…你怎麼知道呂佈會打小沛城?會奇襲我家主公?我還冇到許都城,曹司空緣何已經大軍出城,直指小沛了?”

嘿…

彆說,這麼一句話,還真把曹操給問住了。

曹操回望了眼馬車內的陸羽,旋即,又把眼眸望回了窗外的糜芳,他笑著反問。“是啊!是啊!我曹操怎麼會預先知道呢?”

“哈哈,說出來你可能不信,可曹營裡真的有人,他能掐會算,料敵於先!哈哈哈…哈哈哈哈!”

悵然的大笑聲響徹三軍…

緊隨而至的是“得得得”的戰馬的鳴啼聲。

伴隨著鳴啼,馬兒腳步如飛,蹄聲響徹,飛沙走石,塵煙漫天!

整個曹軍從緩緩的步行,一下子轉為了急行軍,以此速度…三日足以抵達下邳城。

等曹操把整個身子從窗沿上收了回來…

陸羽忍不住好奇的問道:“曹司空,似乎,不用我去指揮呀?”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笑著回道:“還是我來指揮就好,隻不過,這最後的功勞簿上是你陸羽的名字!哈哈…”

嘶…聞言,陸羽眼珠子一轉,他心裡琢磨著,老曹夠意思啊!

不過…

老曹雖然夠意思,可他指揮的有問題啊,有大大的問題!

怎麼能讓夏侯惇去打前鋒呢?

陸羽心頭隱隱有些不詳的預感,貌似…呂布手下的八健將裡有個叫曹性的,一貫擅長暗箭傷人,保不齊…這一戰,夏侯惇就要變成瞎侯惇了?

咳咳…

輕咳一聲,陸羽主動提到:“曹司空,可否讓我也吩咐龍驍營幾句!”

曹操擺擺手,示意陸羽想怎麼指揮就怎麼指揮。

陸羽這才招呼馬車周圍駕馬騎行的曹休。

他的吩咐接踵而出…“曹休將軍,你即刻去告知下黃忠、典韋兩位將軍,讓他們率龍驍騎馳援夏侯惇將軍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的語氣變得更加凝重了一分。“另外,告訴黃忠一句話,敵人軍陣中皆是宵小之輩,必定會暗箭傷人,讓他不用講什麼武德!這等小人射死一個是一個!”

“諾!”曹休答應一聲,就縱馬前去安排!

不過片刻…

數百黑衣玄甲的龍驍騎動了,他們疾馳而出尾隨夏侯惇的騎兵部隊,殺往小沛城。

噠噠噠…

馬蹄聲響徹,且每一個馬蹄似乎總能踏上一個韻律與節點,這等訓練有素,讓其他的曹軍將士遠遠觀之,也不由得感歎,龍驍營,無愧於無敵之師啊!

而曹操這邊,他聽過陸羽的部署後,略微有些不懂了。

“陸司農這是不信任元讓麼?”

“不…”陸羽擺擺手,他頗為謙虛的說道。“我是想讓黃忠、典韋兩位將軍跟夏侯將軍多學著點兒!”

這麼說多少有點客套的成分,可說是這麼說,可誰向誰學著點?

那就是另外一個故事了!

呂布手下不是有善於暗箭傷人的嘛,陸羽直接配給他夏侯惇一個箭神。

——“隻有我射人,豈有人射我”的箭神!





小沛城…

這座夾在曹操與呂布中間,作為緩衝地帶的小沛城,城牆不高,護城河也不夠深。

似乎完全無法把“易守難攻”四個字與這座城池聯絡在一起。

而此時,呂布親自指揮,幷州兵又一輪的攻城開始了。

漫天的箭矢猶如蝗蟲過境,在攻城器械的猛烈進攻下,本就不結實的小沛城搖搖欲墜,東城門已經被撞開了。

城門下,呂布麾下的八健將正率領幷州兵與張飛的兵馬碰撞在一起,激戰連連!

局勢也越發的緊張,風聲鶴唳。

無論是攻城的一方,還是守城的一方,所有的人的精神都緊繃著,頗有一種草木皆兵之感。

“特奶奶的,都給俺頂住咯!這群幷州的雜碎一個也進不了城!”

張飛一邊揮舞著丈八蛇矛,一邊不忘鼓舞士氣。

劉備如今的狀況也不好,他身處內城之中,身邊有數千騎士,戰前呐喊中,劉備部署的是以這一千騎做為機動部隊,馳援各城門。

可實際上,劉備心頭的盤算是,萬一城破…選擇一處最容易突圍的城門,逃出昇天。

留著青山在,不怕冇柴燒啊!

至於…逃…

他有這個自信!

他更能做到,在極端的情況下,尋覓到最適合逃跑的路線!

劉備極其擅長逃跑…

從他青年時織蓆販履擺地攤賣草鞋開始,凡是遇到城管,啊不…準確的說,凡是遇到官兵的檢查、搜捕,他總是能拔腿就跑,全身而退!

這是天賦!

也是一次次從逃跑過程中總結而出的經驗所得,論逃跑,冇有人比他更在行!

隻是…

如今的劉備狀態並不好,他的身子還在發抖,甚至連說話都有些困難,隻是微微搖了搖頭,似乎…

這次的逃亡比起以往要凶險十倍,要困難十倍,難如登天!

“已經…已經堅守三日了,也不知道糜芳是否見到了曹操?曹操是否能前來馳援呢?”劉備自言自語道。

可他的心裡又在嘀咕,縱是曹軍日行三百裡前來馳援,那,最早也得到兩日之後,可眼瞅著今夜都不好過!

夜好像很長,今夜的星光又有些暗淡,這於守城方而言無異於是巨大的挑戰!

“咚咚”

衝車對四處城門的碰撞聲響徹天穹,平白為這次的守城戰增添了無限的淒涼與悲愴!

城樓下已經堆滿了屍體…

更多的幷州兵卻是迎頭直上!

提心吊膽…

而此刻劉備的心情唯有“提心吊膽”四個字。

他的身邊…

不斷有各門的傳訊兵稟報!

似乎…原本駐守小沛的七千甲士,如今活著的隻剩下了不到三千人,唯獨張飛駐守的東城門局勢樂觀一些。

其他城門…城破不過是時間的問題!

而最可怕的是,關羽已經忍不住前來馳援!

可不出所料,他也陷入了團團的包圍之中,圍點打援…局勢愈發的不利!

呼…

長長的撥出口氣,劉備提高了聲調。

“都打起精神來,今晚纔是最難熬的一晚,熬過去了,咱們的援軍就來了!”

聞言,所有甲士精神一振,不敢再有絲毫的懈怠。

子時一刻…

“咚咚咚…”鼓聲雷動。

“咣噹!”

又一處城門被衝車撞碎,大地似乎都在顫粟…宛若有千軍萬馬正在殺入城池。

坐在馬背上,劉備的心情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而一旁的糜竺憑著耳中聽到的馬蹄聲,連連提醒道。“主公,怕是至少有數千騎殺入了城池了!”

——數千騎,數千幷州狼騎…

這個數量的敵軍,足夠從內部徹底摧毀整個小沛城的防護了。

“快走!棄城!”

劉備當機立斷,果斷下令,冇有一絲遲疑。

“撤…”所有人一拍馬背,瘋狂的朝張飛駐守的東城門方向疾馳而去。

城破了,最壞的情況還是出現了。





東城門處!

劉備與張飛的兵馬被呂布手下的八健將——魏續、曹性、成廉、宋憲團團圍住。

根本無法突圍…

麵對數倍於己方的兵力,劉備的敗局似乎已經難以避免。

“叔父快走!孩兒斷後!”

就在此時…

關羽的長子關平大刀揮舞,他從城外殺入…逼退了眼前進犯的敵軍,愣是為劉備、張飛殺出了一條血路。

關平原本是在關羽身邊的,可馳援小沛,關羽深陷包圍,被張遼、高順拖住。

而關羽能做的,唯獨是命關平帶一隊驍騎前來救援大哥!

而此時,關平出現的恰到好處!

“叔父,見到父親時,請務必告訴他一聲…他的平兒冇有給他丟臉!”

關平笑了笑,一臉鄭重之色,接下來的話,更像是訣彆。

“叔父,您…您多保重!”

一言蔽,關平帶著自己的親衛攔住了無數洶湧的敵軍…

為劉備、張飛的大部隊爭取到了一絲逃亡的時間。

聽到關平如此這般的聲音,劉備的臉色微微動容了一下。

而張飛,究是鐵骨錚錚的糙漢子,他的眼眶竟有些莫名的濕潤,聲音中更是有幾分更咽之聲。

“侄兒你走,讓叔父殿後!”

“叔父快走,否則,誰也走不了!”

兩人還在爭搶殿後,劉備的聲音已經接踵而出。

“撤,快撤!”

不是劉備冇有義氣,而是再不走,就真的走不了了!

可就在這時…

卻聽得東城門外,一陣急促的馬蹄聲接踵而來。

“那…那是?”

張飛看到了這一幕,整個人頓住了,目光呆滯。

“是曹軍…是曹軍!是夏侯惇的旗幟!”糜竺看的精準,他高道聲,他不忘感慨。“好快啊,曹軍來的好快呀!”

的確,按照日行三百裡來算,曹軍從許都城趕至這小沛城,少說也得五日,可…為何?三日?三日曹軍就趕到了?

當然…

此時此刻,不會有人在意這個!

曹軍,或者說那夏侯惇的大旗…就是他們能反敗為勝的希望啊。

“真的是…真的是曹軍!”

劉備也是倒吸一口涼氣,連連喘氣的嘴巴總算是勾起了一抹笑意。

朦朧的月色下,一支足有五千人的騎兵隊伍殺過來了!

為首那人麵目凶狠,他挺著一杆長槍,威猛霸道。

——“鼠輩,哪裡走!”

一聲咆哮猶如虎嘯龍吟…他的眼芒泛著寒光,目光森然!

緊隨而至的…

數千騎宛若一把鋒銳的長刀,直直刺入敵軍聚集之處,數萬幷州兵的軍陣瞬間就被撕開一個裂口!

而這個裂口還在深入,還在擴大!

“噠噠噠…”

馬蹄聲陣陣,徑直呼嘯而過。

“不好…”

“曹軍來了,快跑!”

“跑啊…”

幷州兵一下子就慌了神兒,畢竟…此前他們在對抗曹營龍驍騎時,還從未討到過便宜!

除此之外,如今的將軍魏續也並不能服眾!

此刻,縱是魏續拔出佩刀陣斬了兩個逃亡的士卒,可…越來越多的甲士逃竄,攔也攔不住。

“曹性將軍!成廉將軍!”魏續當即吩咐道:“想辦法乾掉曹軍那為首的將軍!”

這…

曹性與成廉頓了一下,彼此互視一眼,曹性亮出了自己的彎弓,而成廉當即會意。

暗箭射殺!

雖然不講武德,可…這是最有效的擊斃敵將,扭轉戰局的方法!

“末將領命…”

成廉與曹性答應一聲就引兵與夏侯惇廝殺於一處。

兵對兵,將對將!

成廉對夏侯!

隻是,在月色的掩護下,躲在暗處的曹性彎弓搭箭,森然的戰場中,他已經拉滿弦。

“嗖…”

長箭破空,直射向夏侯惇!

這一箭若中,那…局勢將再度翻轉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