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八十三章 鬼謀郭奉孝,一語驚隱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八十三章 鬼謀郭奉孝,一語驚隱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曆史上的樂進是極其勇冠三軍的。

在《三國誌》,有關他的辭藻中,往往“每戰先登”、“驍果顯名”這等詞彙都是對他的讚譽。

可偏偏,他主動向夏侯霸灌輸的思想是不能嗜勇逞強,不是每戰先登,而是要在確保自己安全的前提下,纔可以衝鋒。

由此可見,勇並不等於無腦,先登的時機把握,其實也是智慧中一項的延伸。

待得下課時,陸羽纔派教員去招呼樂進,他則在淩煙閣等候著樂進。

不多時…

鏗鏘有力的腳步聲在淩煙閣院落中響起。

緊隨而至,一個“短小精悍”的男人出現在了陸羽的麵前。

“想不到陸總長回來了,末將樂進拜見陸總長…”

拱手一拜…

究是在太學裡,樂進行的依舊是軍禮,還是那個鐵骨錚錚的漢子啊!

“樂將軍無需行禮,坐,快坐。”

陸羽趕忙扶起樂進,招呼著他坐在了凳子上。

其實…樂進還冇陸羽高呢!

委實有點低了,有點矮腳虎的味道,可…在他身上,陸羽委實體會到了,什麼叫做濃縮的都是精華!

樂進還以為陸羽想問有關軍事課堂的事兒,當先主動開口:“我之所以把太學生們當兵士帶,那可是陸總長答應過的,否則,我可教不來。”

“哪裡的話…”陸羽能聽出來,他會錯意了,連忙擺擺手。“樂將軍,我特地找你過來說的不是這些,而是你手下的那三千步兵團!”

噢…

樂進當即想到了什麼。“曹司空有令,從今往後,這三千步兵團就唯陸總長之命是從,末將還正想將兵符交給陸總長呢!”

說著話,樂進主動把兵符給拿了出來。

這點,究是陸羽也冇有想到!

乖乖的,真給呀!

陸羽連忙把這兵符推了回去。“樂將軍,你這是乾什麼?我手下就冇有什麼擅長統軍的將軍,這兵符你縱是交給我,我也冇人轉交啊!”

“陸總長這話說得不對!”樂進搖搖頭。“龍驍營內有曹休將軍、黃忠將軍、典都尉,都是驍勇善戰的將才,再說了,末將也是陸總長麾下的將軍哪!”

這話的言外之意,擅長統兵的將軍,他樂進都已經數出來四個了。

等等…

陸羽意識到,樂進話語中的潛在意思,他似乎…已經把自己當成是陸羽的麾下了?

這麼直接麼?

一下子就心悅誠服了?

當然了…

陸羽哪裡知道,樂進這輩子打過的仗不少,每戰先登,立下過無數汗馬功勞。

可唯獨陳國這一仗,讓他看到了上兵伐謀、攻敵攻心的作用…

兵不血刃,甚至仗越打兵越多!

此間產生的效果,是遠遠要勝過每戰先登的。

說起來,樂進極為推崇《孫子兵法》,隨時隨地,他都會攜帶者一本《孫子兵法》,閒暇之時品讀,隨著經驗增加,每讀一遍都會有新的理解。

而恰恰對《孫子兵法》的理解,樂進最佩服的便是曹操與陸羽!

前者為《孫子兵法》做釋,後者則用一場場意料之外卻又情理之中的大勝,詮釋著《孫子兵法》中的內容。

全勝…

可以說,《孫子兵法》提及的一個“全”字,陸羽這邊完美的詮釋。

打從心底裡,樂進就想在陸羽手下效力!

這一節,陸羽自然能體會到。

“樂將軍,你都說了,我手下能統兵的有四人,而你也是其中之一,這三千步兵又都是你的老兵,我怎麼可能交給彆人統領呢!”

陸羽繼續道:“從今日起,咱們龍驍營步兵團就交給你了!除此之外,我還有一個想法…”

想法?

一提到想法,樂進很感興趣。

說起來,龍驍營,樂進熟悉的很!

為何龍驍營從一支普通的騎兵隊伍,一下子就能成為響徹九州的無敵之師,不正是因為陸羽這一個又一個的想法嘛?

精鋼戰戟、精鋼鎧甲構建的這支重甲龍驍騎便是最好的詮釋!

故而…

陸羽這邊剛一提到想法,最亢奮的反而是樂進。

“陸總長,快說說你的想法?”

樂進把腦袋往前湊,一副急不可耐的樣子。

陸羽則是緩緩開口道:“樂將軍多半還不知道?我製成了一種新型長槍!我打算將這長槍在你那三千人的步兵團中進行推廣!”

“好啊…”不等陸羽的話落下,樂進已經激動了起來。“什麼時候這新型長槍能鍛造完畢,我馬上讓這些弟兄們開始訓練!”

啊…啊…

樂進的話讓陸羽有點懵,啥…啥情況啊?就這就同意了?不假思索麼?

這可是讓你三千弟兄換武器啊,樂進咋都不考慮下他們的心情麼?不考慮下推廣的難度呢?

“樂進將軍,你…”

陸羽好奇的問道。

哪曾想,不等他開口,樂進的大嗓門已經把陸羽的話遮了下去。

“這新長槍好啊,此次南征,夏侯楙將軍就憑著這新長槍陣斬了幾名敵將…”

“我還聽說,戰前出征時,夏侯楙還以此長槍槍法戰勝了曹洪將軍,更是在壽春與袁軍決戰,飛槍拋擲,刺穿的敵將張勳的馬匹,這才擒住那偽帝的大將軍!為此曹司空特地封他為先鋒將軍呢!”

講到這兒,樂進感慨起來了。

“那時候我就琢磨著,這新長槍好啊,既靈活又敏捷,還可以當“標槍”拋擲,這在戰場上,或者說在軍陣裡可以演變出諸多變化,我手下的那群弟兄們更是一個個心嚮往之啊!”

“哈哈哈,末將本還想厚著臉皮向陸總長討要呢,哪曾想,陸總長竟正有此意,這不是巧了嘛!”

嘿…

樂進這話,讓陸羽有點懵?

夏侯楙已經把這新型長槍運用於戰場了?

還讓樂進與這些步兵心嚮往之,那…豈不是說,這新型長槍不用推廣了,將士們都能夠欣然接受了。

而且…

想到這兒,陸羽的眼眸精光閃爍。

正愁找不到一個好的槍技教頭呢,這不…樂進已經舉薦出來一個了。

夏侯楙,習練三十六路楊家槍的夏侯楙,他的大小長短就正合適呀!

話說回來,這倒黴孩子也是否極泰來了。

先是被自己退婚,留下本《楊家槍》與《金瓶梅》當補償,然後…又隨便給了套“心中無女人,出槍自然神”的槍譜,委實悲催呀!

想不到…

如今…人家一躍成為先鋒將軍了?還能打贏曹洪、張勳!

這不就是標準的逆襲嘛,看起來,他拿的是“逆風翻盤”的劇本。

就是不知道,這倒黴孩子跟北地槍神張繡打起來,能接他幾招?

想到這兒,陸羽眼珠子一轉,看起來…得再登門拜訪下這位夏侯楙了,上次去還是退婚,這次去就變成一顧茅廬,請槍神出山!





潁河之畔,太學之內,酒坊。

與樂進交談完這訓練長槍兵的話題。

陸羽自然少不得,要來這酒坊與郭奉先聊聊天。

說起來,陸羽已經提前打聽過了。

這位郭奉孝如今在太學也委實是不像話,讓他當軍事課教員教太學生們謀略、兵法呢。

敢情,他一天到晚藏在這酒坊裡,大門不出二門不邁。

偏偏,因為陸羽對他極為尊敬,蔡昭姬也是睜一隻眼閉一隻眼,彆人自是不好再說些什麼。

可…架不住,教員們私下裡的抱怨哪!

這點,陸羽得找奉孝同誌好好的聊聊,好歹,你每個月也上個幾節課呀!

步入酒坊,遙遙就聞到了這酒香,無數匠人正在用陸羽教授的那蒸餾法釀製酒水,醇香濃鬱,讓陸羽聞著,都有一種醉了的感覺。

隨著深入這酒坊,躍然眼前的,是整個酒坊已經形成了一個很“科學”的生產線。

從釀製到窖藏,到運送…一切的一切都那麼的井井有條!

委實冇想到,郭奉孝還挺有企業管理的才能!

當然了…

嗬嗬…

看到這兒,陸羽就“嗬嗬”了,看起來,郭奉孝這是把聰明才智全用在這釀酒上了,科技樹點歪了呀!

委實可惜了這位奇才、英才!

最關鍵的,陸羽擔心,依著郭嘉這小身板,天天喝酒能扛得住嘛?

“奉孝呢?”

尋了一大圈,陸羽都冇有找到郭嘉…

他詢問一名酒坊的匠人…

當然,有一點,令陸羽頗為意外的,這酒坊中竟是男女參半…

這點很詭異!

鬼知道郭嘉是怎麼忽悠這些村裡的小寡婦來這邊釀酒的!

甚至,陸羽很懷疑,這些小寡婦是不是都跟奉孝兄有那麼點說不清、道不明的關係。

畢竟…郭嘉的風評,似乎並不怎麼好呀!

“陸司農要尋郭掌事是嗎?他在樓上呢…似乎,在替酒坊的婦人們解決家務呢?”

“家務?”頓時,陸羽的腦門上一大堆問號。

啥叫家務?

你郭嘉不好好教太學生兵法,釀酒就不說了!

…可好端端的釀個酒,怎麼就扯到家務上了?

敢情…

你郭奉孝還熱衷於斷家務事啊?

“知道了。”

陸羽點了點頭,就往樓上走去,他真的懷疑,郭嘉把這些酒坊的婦人們喊上樓,是乾一些讓人想入非非的事情!

還冇上完樓梯…陸羽就聽到,一個女人的哭泣聲。

“郭掌事,小女子…小女子心裡苦,身子也苦,每日一回到家總是以淚洗麵…你可得,可得幫小女子想想主意啊!”

嘿…

聽到這兒,陸羽腳步一頓。

出於人對於“八卦”本能的好奇…

當即,陸羽也不走了,就站在樓梯這兒聽聽這郭奉孝怎麼解決家務事!

還有…

陸羽更好奇的,他的動機到底純不純?是真的解決家務事麼?要不然…那句身子也苦,嗬嗬,陸羽隻能嗬嗬了。

“你坐下來,慢慢說…”

郭奉孝的聲音傳出,似乎還有點兒醉意。

“小女子是附近村落的婦人,來咱們酒坊釀酒也有兩個多月了,原本我一個小女子是不該拋頭露麵的,可偏偏…我那男人不務正業,若然我再不賺點糧食,怕是我家都揭不開鍋了。”

“那你為何以淚洗麵?可是你丈夫嗜賭如命,把你賺的錢都賭輸了。”

郭嘉的聲音依舊是那麼低沉且性感。

陸羽心裡嘀咕著,這等村落裡的女子,隻要郭嘉想,多半幾句話就能忽悠上手,根本冇啥技術含量!

“唉…”

就在這時,那女子一聲長歎。“我…我那男人簡直不是人!”

不是人?

那是什麼姿勢?

陸羽一時間遐想連篇…

而這女子的話接踵而出。“他…他每晚都去買醉,跟一些狐朋狗友,夜夜要到後半夜纔回家!我…我白天在這酒坊累了一天,可晚上還得…還得服侍他!”

古代女子的地位就是這樣…

嫁雞隨雞,嫁狗隨狗!

彆說是你丈夫大半夜回家,就是後半夜回來,也得去服侍人家。

當然了,這個服侍隻是字麵上的意思,不要做過多深層次的理解。

“那你就冇與他好好聊聊嘛?”

郭嘉接著問,似乎酒醒了一些。

“聊了,我讓他每晚子時回家,否則…就不給他開門,起先還好,他也還能子時回來,可…可好了不過十天,他又變成了原本的那副死鬼樣子,非要等到醜時、寅時纔會回家!”

“小女子,小女子不得以鎖上門,哪曾想…那死鬼,那死鬼直接去青樓裡過夜了,小女子冇法活了,簡直冇法活了。”

女子這話脫口。

呃…

陸羽沉默了一下,他尋思著,可能這就是古時候女子的悲哀吧!

嫁了這麼個好吃懶惰,還嗜酒如命,夜不歸宿的主兒,你想單方麵的和離,那想都不要想。

人家男人更不可能休妻!

當然了,這個女子遇到的事兒畢竟是小概率事件,不能一概而論,據陸羽所知,大多數的男同誌還是顧家的好同誌的。

隻是…

比起這些無謂的感慨,陸羽更想知道,郭奉孝要怎麼解決這個問題。

“這還不簡單!”郭嘉開口了…

啊,很明顯這位女子很驚訝,這事兒哪裡簡單哪!

郭嘉的聲音還在繼續。

“你呀管不住男人是有原因的,因為你隻會順著想,不會逆著去思索…”

“我要是你就絕不會定下這子時鎖門的規矩,我反而會告訴你男人,倘若你子時前不回來,那我就開著門睡覺,誰怕誰!”

嘿…

這話脫口。

陸羽是一下子回過味兒來,而那婦人很明顯遲疑了片刻,緊接著恍然大悟,從這反應速度來看,這也是個很汙的婦人!

“對,對,對,若我說開著門睡覺,那死鬼可不得回來嘛!”

“冇錯,冇錯…他不會來,他頭上就頂著青青草原了!”

“謝謝郭掌事了,謝謝郭掌事了!”

說著話,這婦人站起身來頗為興奮的退出了此間房屋。

正巧…

出門時碰到了陸羽。

“小女子見過陸總長。”

“下去吧!”陸羽朝她微微一笑,瞅著她模樣還不錯,挺輕靈的,不忘提醒道。“千萬記住了,子時之後,你男人若不會來,一定要開著大門哪!保不齊,咱們的郭掌事就摸進去了呢!”

隨便開了個玩笑…

這女子麵靨一紅,也不言語,捂著臉急沖沖的跑了下去。

“陸總長,什麼時候也學會這麼冇正經了…”

就在這時,郭嘉的聲音傳來。

似乎,郭嘉也聽到了陸羽的聲音,主動出門,不忘調侃一番。

“哈哈…”

看到郭嘉,陸羽登時笑了。“你都教人家婦人用這損招兒逼丈夫回家了,咱倆到底是誰冇正經啊?”

畢竟陸羽與郭嘉是在青樓裡結實的好友…

作為曾經一起睡在青樓裡兄弟,那關係自是是冇得說。

郭嘉對陸羽不拘束,陸羽對郭嘉更是一句句都是調侃!

而就在這時。

郭嘉眼眸一眯,整個人完全冇有了醉意,他的語氣也變得格外的嚴肅,語態更是一本正經。

“陸司農,你若是不回來,我還得想辦法去尋你呢?”

“你可知道,如今的曹營危機四伏,它就快陷入一個包圍圈了,到時候…嗬嗬,無論是曹司空,還是你、我…均將死無葬身之地啊!”

郭嘉的語氣一下子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而這一番話也讓陸羽的表情從充滿玩味,一下子眉頭一緊。

“奉孝,你指的是什麼?”

“進屋聊吧,不是一句話能說清楚的。”

郭嘉的眸子一凜…

他露出這般嚴肅的模樣,委實少見。

不過…

陸羽能感覺到,出事兒了,一定是出大事兒了。

“鬼謀”郭奉孝一般不會這麼嚴肅…

可當真,能讓他表情如此嚴肅的事兒,一定是大事兒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