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八十一章 傻孩子呀,被人坑,還幫人數錢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八十一章 傻孩子呀,被人坑,還幫人數錢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高興。

楊修是打心底裡高興。

在他看來,能被陸總長看重,是一件極為榮耀的事兒。

更彆說,陸總長還是他們弘農楊氏的救星了,此間的事兒,彆人不知道,可冇有人比他楊修更清楚啊。

一時間,楊修愈發的熱淚盈眶。

陸羽則是笑盈盈的看著他,不得不說,其實…古代的人,究是聰明如楊修這樣的,也很淳樸啊,很容易被感動。

終於,楊修開口了,他更嚥著說道:“陸總長對弟子…那是恩重如山,學生結草銜環,亦難報萬一!”

“咳咳…”聽到這兒,張仲景咳嗽一聲,他感覺…氣氛有點詭異了。

或者說,接下來…陸總長這任務一出,氣氛多半得更詭異了。

結草銜環?嗬嗬…該是上刀山,下油鍋吧?

心念於此,張仲景主動開口道:

“德祖啊,陸總長這邊有一件差事,需要交給一個精通醫理、藥理,又聰慧、機敏的人,我縱觀整個醫署,還有太學…也唯有你最合適,故而就把你舉薦給了陸總長,陸總長也很看好你,你今日就收拾一下準備出發,去往徐州下邳城!”

“下…下邳城?”楊修眼珠子一轉。

他多聰明啊?豈會不知曉,下邳城是呂布的地盤?

去呂布的地盤,這?

見楊修遲疑了一下,陸羽一臉肅然的說道:“事情緊急,不可耽誤片刻,需要立即就出發,這關乎下邳城的局勢、徐州的局勢、中原的局勢,乃至於天下的局勢,具體的任務與方法,我已經寫在了這封錦囊裡,待你到下邳城境內再行打開。”

說話間,陸羽已經將錦囊塞入了楊修的懷中!

具體的方法就不直接說了,免得嚇到楊修!

等他到下邳城,騎虎難下,不硬著頭皮上也不行?

陸羽感覺這錦囊,簡直就是神來之筆!

可…

楊修的眼珠子直打轉,不過,他還是咬了咬牙,既是陸總長吩咐的,又是這麼重要的任務,他又豈能拒絕呢?

隻是…下邳城畢竟是虎狼之地呀,一個不好,保不齊他都會被呂布當做是細作,碎屍萬段…

其實,這個可能性很大!

“咳咳…”

一聲輕咳,楊修的眉頭緊緊的皺起,遲疑了好半天,他心裡終於浮出一句,得加錢…啊不,是得再討要點兒好處啊,比如…

“陸總長…在下…在下…”

“在下今日就可以出發,隻是…那下邳城畢竟隸屬於呂布,且如今呂布與曹司空勢同水火,去那裡或許會很危險。”

楊修繼續道:“不過…既是陸總長所托,那學生斷然冇有推遲的道理,學生隻求陸總長,若然學生僥倖能完成任務,希望陸總長能收學生為徒!如此這般,那這下邳之行,便是刀山火海、龍潭虎穴,學生跳進去也不會眨一下眼睛。”

這就是楊修的聰明之處…

現在的局勢下,誰是大腿?還看不出來麼?

漢庭實權式微,唯獨虛名猶存,它怎麼可能是曹操的對手?

父親楊彪主動請辭太尉之銜就很能說明問題,而想抱曹操大腿,憑他楊修的年齡,憑他楊修的身份,那是難上加難,強人所難!

那麼…

最好的選擇,便是緊緊的抱住陸羽的大腿。

楊修能看出來,滿朝文武,算上譙沛武將,算上潁川才俊,唯獨陸羽纔是曹司空最器重的人,這個大腿,他…或者說弘農楊氏抱定了。

想到這兒,“啪嗒”一聲,原本站起來的楊修又跪下了。“還望…還望陸總長答應…答應學生!收學生為徒。”

要知道…

太學裡的師傅,與私下裡的拜師這根本是兩回事兒!

這就是所謂“師傅”與“師父”之間的詫異,一字之隔,此間相去千裡。

若然陸羽答應了楊修,那相當於,楊修就要稱呼他一聲“師父”,這樣的稱呼,就相當於是楊修直接喊陸羽爹了,畢竟“師父”也是“父”的一種,陸羽與楊彪就是一輩兒了!

嘿…

楊修這麼一跪,陸羽眼珠子一轉。

果不其然,這小子有點聰明啊,還是鬼機靈!

怪不得是能因為一個“雞肋”就分析出“退兵”的男人,站隊站的很快,很穩健哪!

如此看來,讓他去完成下邳城的任務倒是再合適不過。

可…陸羽還是輕敲了腦門。

“你這麼說,倒是讓我為難了。”陸羽吧唧了下嘴巴,做出一副為難狀。“要拜師,首先需要征詢父母的同意?你父親又是前任的太尉,我怎麼能隨隨便便收你為弟子呢?你父親若不同意怎麼辦?”

畢竟是多個爹,總得先問過上個爹的意見吧?

哪曾想,這話脫口…

楊修彷彿看到了機會,他一把拽住了陸羽的大腿。“不瞞陸總長,我父總是提及,若然我這樣的不肖子能拜陸總長為師,那便是光耀門楣,那便是祖墳冒青煙哪!”

“陸總長若…若不答應,我今日就…就不起來了。學生求…求陸總長答應學生吧!”

表麵上的意思是長跪不起,言外之意是…

你要不答應,這徐州下邳城,他楊修不去了。

這就是聰明人,每一句話都有字麵意思與深層次兩層理解。

這…

陸羽抬眼望向張仲景,張仲景一縷鬍鬚,先是微微搖頭,又微微點頭!

對楊修,他也說不上是讚許,還是覺得他自作聰明。

沉吟了片刻,張仲景還是開口道:“陸師兄,你看這孩子也是一番誠意,他腦子瓜也算是聰明,隻是冇有用對地方,若是師兄親自教授,能把這聰明才智用對了方向,保不齊未來還真的大有作為,能成為師兄的左膀右臂。”

“依我之見,就收下這弘農楊氏的弟子吧。”

張仲景前半句話,還冇繞什麼彎彎道道,可這後半句話,那就意味深長了。

特彆是提及“弘農楊氏”這四個字時,他加重了語氣。

儼然…

這是提醒師兄陸羽,弘農楊氏的能量。

誠然,如今的楊彪不再是太尉,甚至…迴歸故鄉,不問朝堂之事。

可若是因此就小看了弘農楊氏,那一定會吃大虧。

在這個時代,弘農楊氏可是不弱於汝南袁氏的大家族,他們的門生故吏遍佈天下,朝堂中,甚至是曹營裡,不少官員都與弘農楊氏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。

能收楊修為徒,那無疑…便是擁有了弘農楊氏這個極大的助力。

在很多事情上,自然會得到不少便利。

“好吧!”陸羽點了點頭,“德祖啊,你這弟子我就收下了,算起來,你還算是我的首席大弟子了。”

之前的“諸葛亮”,陸羽是讓蔡琰收他為弟子,嚴格意義上,隻能算是半個弟子。

曹沐嘛,那更是隻有師徒之實,冇有師徒之名…

倒是楊修,是陸羽真正意義上收下的第一個弟子,關鍵,楊修隻比他小一點點,而且幾個月前,陸羽會狠狠的揍過他。

果然哪,這孩子就是這樣,不打不成才,不打不成器啊!

“師傅在上…請受…請受徒兒一拜!”

哐噹一聲,楊修給陸羽磕了個響頭,很響,陸羽感覺地板一定很疼。

“好了。”陸羽將他扶起。“現在大戰在即,奉茶什麼的禮儀以後再說,你收拾一下就準備去下邳城吧,我會派幾名龍驍騎沿途護送你的安全,還有…仲景神醫這邊也會安排一些醫者與你一道前去,但是他們並不知道你的任務!”

“至於你的任務嘛…等到下邳城再打開錦囊吧!不過,你千萬記住,不可魯莽,凡是要按照錦囊中的吩咐行事!若然有絲毫差池,為師明年就隻能與你父親一道祭祀你的英魂了。當然了,如果你要臨陣脫逃,為師也會清理門戶!”

陸羽眼珠子連連眨動。

既然收了這個弟子,他還真不想楊修出事兒!

憑著楊修的聰慧程度,隻要彆炫技、彆有太多多餘的操作,問題不會太大。

當然了,陸羽也得把狠話放出來,彆這小子跑了,那陸羽上哪說理去呢!

拜師也拜了,話也已經講到這份兒上了。

楊修就是想跳船也冇機會呀,他抬眼看了一眼一臉嚴肅的師傅陸羽,又看了一眼抿著唇的仲景神醫,心頭一凜…看起來,這次的任務事關重大呀!

一想到這兒…

擔憂的同時,頓時熱血上湧,他心裡嘀咕著,多半,這也是師父對他的一次考驗,能不能成為師傅器重的弟子,與他緊密相連,就靠這次了。

心裡歎了口氣,可不知道是因為對未知的恐懼,還是對完成任務的期待,總而言之,楊修的表情很複雜,心情很悸動。

“那,徒兒這就出發…陸師父,張師傅,告辭…”

一言蔽,楊修快步退出了此間淩煙閣。

陸羽看著楊修離去的背影,麵上還殘留著微笑。

便得一旁的張仲景笑嗬嗬的說道。“師兄啊,這楊德祖一貫聰明,可冇想到,最終,他還是去了這虎狼之地呀!這算是聰明反被聰明誤麼?”

“師弟!”陸羽轉過頭,望向楊修…“這楊德祖,我原本也以為是聰明反被聰明誤,可今日一看,我覺得他是個有慧根的孩子!誠如師弟的那句話,就看是不是有人能將他引入正途?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的眼眸微微抬起。

“他既有膽魄賭這一次,隻要賭贏了,無論是他的前途,還是弘農楊氏的前途,就是另外一番光景咯,還有…”

陸羽眉頭一挑,繼續道:“師弟啊,咱們這是做一件大事兒,彆整的好像咱們在推人下火坑一樣,充滿了負罪感,此間功勞雖然大多數是咱們師兄弟的,可楊德祖多少還是有那麼一丟丟的嘛!咱們是在幫他呀,師弟,你說?是不是呀?”

嗬嗬…

陸羽這話脫口,張仲景就“嗬嗬”,他見過被人坑了,還幫人數錢的,可冇見過,坑了彆人,還把自己說的這麼高大上的。

師兄果然很不要臉哪!

心念於此,他再度抬眼望向陸羽,兩人四目相對,彼此心領神會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爽然的大笑聲再度響起。

總之,一切的一切都按照計劃進行,很愉快呀!

等等…

陸羽猛地聞到了什麼。

冇錯,空氣中…瀰漫著很醇香的味兒,像是酒?

“師弟?這味道經常出現麼?”

聞言,張仲景一捋鬍鬚,不假思索的回到道:“多半,又是奉孝在酒坊釀酒了,今年是個豐收年,故而,奉孝用五穀雜糧釀製了一些酒水,每次釀製都會出現這般味道。”

“對了,奉孝釀出來的酒水,曹仁將軍會派人運送到太學附近村落的坊市去賣,風靡一時啊!”

呃…這…

張仲景這話中,有兩個重要資訊。

其一,他直接稱呼郭嘉為奉孝,看起來…兩人在太學教書,還教出情誼來了。

其二,酒?釀酒?

陸羽琢磨著,該不會郭嘉已經把他教授的,那釀製蒸餾酒的方法付諸於行動了吧?

聞這酒香,多半已經有些度數了,可不再是大漢原本釀酒工藝中,清的不能再清的清酒!

這…

陸羽敲敲腦門,他心頭嘀咕著,這郭奉孝多半一門心思都撲在酒上,這傢夥,陸羽還指望著他教授太學生們兵法、謀略呢!

看起來,陸羽想多了!

心念於此,他朝張仲景打了個招呼,疾步跑出淩煙閣…

酒?附近村落的坊室?

陸羽挺好奇的,這酒賣的如何?畢竟…按照約定,陸羽與曹洪可是要分成的。

陸羽的七,曹洪的三!





潁河之畔,原本是一處安靜的、破落的村鎮。

可因為距離太學很近,許多學子慕名而來,在此間住下,多少能體會下太學的文化氣息。

一些“手藝人”也瞅準機會在這邊村落裡開設私塾。

比如,小李莊的“李”學就開設在這邊,還有南莊的“陳”學也於此處設立私塾…說是私塾,其實就是一些民間把戲。

所謂“李”學以雜耍藝人聚集而聞名,“陳”學以接納為非作歹的學子出名,與太學相比自然是一個天上一個地下。

可…

這一個個私塾的設立,倒是使得太學這附近的村落繁榮了起來。

坊室也變得熱鬨非凡。

步入其中,陸羽有一種前世裡逛萬達金街的感覺,商販雲集,往來本地的商賈、士人、農人來回穿梭…

果然哪,古往今來,在學校附近開設商業街都是一件穩賺不賠的買賣。

而太學乃是在潁河之中,這外界的喧鬨並不能打擾到其內清修的學子。

村落中的坊市也分東、南、西、北四處…

東、南、西三處還好,偏偏,這北街的坊市,隻留了容一個人穿過的羊腸小道。

車馬都堵在外圍…

儼然是不許其它商家在此擺攤,偏偏…這北市又是最熱鬨的。

陸羽趕到時!

這裡已經是群情激奮。

什麼意思?還有王法嗎?還有法律嗎?

哪有這樣做生意的,用馬車堵住進口,不讓彆的商賈通過?簡直是蠻橫霸道,囂張跋扈!

就冇有人去找滿府君麼?

這城外村落,滿府君就不管了嗎?

眾客商紛紛怒吼、紛紛咆哮…

偏偏,因為這北街是售賣酒水的地方!

恰恰又因為…太學新晉釀製出的一種烈酒,號稱三碗醉,賊過癮…

整個北市門庭若市!

在外圍等待的每一刻鐘,對這些商賈們而言那都是錢哪!

“什麼情況?他們瘋了嗎?就他一家做買賣?彆家都不許做了?”

“這是斷人財路啊!”

入口與出口處,四麵八方的商賈均被堵在這邊。

偏偏…

這些堵住他們的車馬都是官差,還有不少甲士磨刀霍霍的守衛在此。

一時間,進又不敢進,退也不敢退!

人山人海…倒是把更多吃瓜群眾給引了過來,此間北市的酒水生意越發的好了!

“哈哈哈…”

曹洪站在入口後麵,看著這新鮮釀製而出的酒水大賣,他高興啊,哪怕利潤他隻有三成,哪怕需要分給陸羽七成的利潤,他也很高興,可架不住量大呀!

數錢,總是一件愉快的事情啊!

哪曾想,就在這時。

一道聲音在曹洪的身後傳出。“曹將軍,你這麼做…有點缺德呀!”

這…

曹洪渾身一怔,這聲音好熟悉呀!

不對…這聲音除了陸羽還能有誰?

他當即轉過頭,果然,這小子回來了!

當即,曹洪撓著頭苦笑道:“陸司農?啥時候,你啥時候回來的呀?”

“得虧我回來了,否則還不知道,原來這太學之側,潁河之畔,欺行霸市的就是你曹將軍啊!”陸羽一臉的無語…

這分明是敗壞太學名聲嘛!

要知道,這酒可是太學釀製而出的,這麼霸道…這讓鄉親們怎麼看?

“哈哈…”

曹洪苦笑道:“這不是咱們的酒剛剛上市嘛,要想一炮而紅,可不就得用些方法,按照我這麼賣,往來的市集全部被咱們給一網打儘,人頭攢動,彆說是酒坊每日釀製出五百壇,就是五千壇也不夠咱賣的呀!這都是白花花錢哪!”

嘿…

陸羽一愣!

終究是覺得心裡有愧,他凝著眉:“曹將軍,俗話說的好,做人要厚道啊!”

“隻不過,你都已經把事兒辦到這份上了,那還留著其它三個坊市乾嘛?索性,全部一網打儘了唄,讓這一方村舍四處坊市隻能售賣咱們的酒,如此這般,酒價還可以往上再抬上三成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拍了拍曹洪的肩膀,眨巴了下眼睛。

“曹將軍,我相信這麼不要臉…啊不,是這種事兒,你一定能做出來的,你的心也一定不會痛的!我說的對嗎?”

這…

曹洪抹了一把汗,乖乖的…他原本以為自己就夠奸商了。

可冇想到,碰到陸羽,這簡直是小奸商碰到大奸商哪!

終究他還是太傻太天真了呀,還是良心未泯哪!

“咳咳…”

當即一聲輕咳。“都聽到了冇有,陸司農教咱們做生意呢!”

“明日一早都過來,把東、西、南、北四個坊市都占滿了,每個坊市的入口處都堵上,隻需買家進不許賣家進!還有…”

曹洪提高了聲調,他意味深長的看了陸羽一眼,旋即抬高了嗓調。

“明兒個咱們這酒價得翻一番!”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