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七十七章 驚喜就是,十天內接上你的腿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七十七章 驚喜就是,十天內接上你的腿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徐州,下邳城郊。

——“那人鬼鬼祟祟,抓住他!”

——“給本姑娘抓住他!”

城外,呂玲綺在練騎術時,發現一個鬼鬼祟祟的男人,當即駕馬帶著一乾護衛前去追逐。

“攔下他!”

“彆讓他跑了!”

無數騎士縱馬狂奔。

待得靠近時,呂玲綺一槍挑開了他的麵紗,當即麵色一凜。“我認識你,你是郝萌叔叔的門客,為何,你出下邳城?要這般緊張?

呂玲綺提到的郝萌,乃是呂布手下的八健將之一,素有勇略。

這郝萌是看著呂玲綺長大的…

隻是,他的門客?

卻在這時,因為緊張的緣故,這男人懷中掉出了一卷竹簡,呂玲綺即刻派人撿起,迅速展開。

這不展開不要緊,一展開之下,她的眉頭緊皺。

“不好…郝萌他…他與那劉備一道投靠了曹操,他們都要背叛爹爹,他要反攻下邳城!”

一言蔽…

呂玲綺不敢遲疑,急忙調轉馬頭,就往城內方向疾行而去,他得把這件事兒稟報給父親,此事事關重大。

就在此時,血色殘陽佈滿長空,整個下邳城頓時成為了血腥殺戮的戰場。

“殺,殺,殺…”

城內喊殺聲一片,數不儘的將士如潮水般湧向下邳城衙署方向。

頓時,喊殺聲、慘叫聲交織在了一起。

“本將軍奉天子之命,奉曹司空之命,剿除呂布這賊人,爾等還不讓開!”

“殺,給本將軍殺進衙署去!”

“屠了呂布的狗頭,獻給曹司空者上千金,食邑萬戶!”

喊話者正是呂布手下的八健將之一——郝萌。

不知為何,他率領部眾突然反叛,瘋狂的殺往了衙署方向!

這些叛軍的眼眸中一個個都泛著嗜血的光芒,他們不斷的發出長嘯,他們這一次選擇站在天子的一邊、曹操的一邊,去與呂布做最終的決戰。

這一戰,冇有退路!

此刻的下邳城已經是一片風聲鶴唳,就連衙署中的呂布驚聞郝萌叛亂,帶著貂蟬、靈雎第一時間逃往城外高順的陷陣營。

“賊兵殺來了,主公快走…我等,我等殿後!”

“跑啊,郝萌那賊人殺來了!”

“主公…快…快往南門方向跑…”

得虧呂布還有一乾忠心於他的武將,譬如張遼,譬如高順…

在他們的護衛下,呂布與家眷迅速的退往城郊的陷陣營!

而這場突然的叛亂愈演愈烈,昨日,他們還都是隸屬於溫侯麾下,是一個戰壕的兄弟!

今日…就要拔刀相向!

整個下邳城頃刻間就籠罩在戰火之中,宛若人間煉獄。

這場突如其來的叛亂,從破曉殺到黃昏,月影朦朧,火光漫天,哀嚎聲不絕於耳!





三日後,徐州下邳城的戰報傳至許都城。

郝萌反叛,被呂布麾下高順的陷陣營化解。

郝萌亦被高順斬殺,他的頭顱懸掛於下邳城的城門處。

聽聞,這一戰陷陣營極是驍勇!

當然,這些都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下邳城加強了戒備,對每一個過往的客商嚴加盤問,對每一個近來與呂布麾下將領接觸過的人嚴加審問。

儼然,呂布已經有些風聲鶴唳的味道!

而這一則戰報傳回,曹操炸了,他整個人完全氣炸了。

——“愚蠢,愚蠢,愚蠢!”

——“這郝萌簡直是愚蠢至極,我曹操一生都未見到過如此愚蠢的人!”

司空府,書房內…

曹操幾乎氣炸了。

至於原因,正是因為呂布手下的這位八健將之一郝萌的緣故。

再具體點兒,這就要說到…曹操的謀劃與部署!

這段時間,他既打算圖謀下邳城,自然會暗中派遣大量的細作,去策反呂布麾下的一乾部將,試圖效仿昔日羽兒策反袁術麾下部將那般,從根本處瓦解呂布。

而成效也不錯,其中一些將領已經明確表示投誠曹操…

早有反意的郝萌便是其中之一。

原本,曹操得了內援,呂布身邊多出來一根“釘子”,似乎是皆大歡喜。

可偏偏…

郝萌立功心切,竟私自決定行動,妄圖一鼓作氣攻下下邳城,斬下呂布的首級向曹操邀功!

怎奈,事與願違!

他的叛亂被高順的陷陣營平息,而整個下邳城一下子變得草木皆兵。

外來客商、農人想要入城,那勢必要嚴加盤問!

甚至呂布麾下的文武官員都被密切盯著,他們接觸了誰?時時刻刻都會稟報到呂布那邊。

呂布似乎已經魔怔了。

他再不想遭遇一次下屬的背叛!

如此這般…

曹操好不容易在呂布身邊安插的眼線、細作,一下子全部失去了作用!

就連陳矽、陳登父子也被呂布的親兵盯著,再冇有那麼容易,將下邳城的情報報送給曹操。

這相當於,曹操的眼睛徹底的瞎了,耳朵徹底的聾了!

《孫子兵法》有雲,知己知彼百戰不殆,現在倒好,他對呂布,對下邳城變得一無所知了。

而這種未知讓曹操寢食難安!

故而,此時此刻…

他怒不可遏,直呼這郝萌愚蠢!愚蠢至極!

“曹司空息怒…”

此刻,在曹操身邊的唯獨荀彧一人,他的臉色也不好。

現在…正是離間呂布與劉備的關鍵時期,可以說,徐州的戰火是一觸即發,這種時候,郝萌被瓦解,下邳城的眼線被徹底斷掉,這對接下來的局勢與部署無疑是致命打擊!

荀彧心頭又怎麼會不咒罵郝萌無數次呢?

可…現在,他必須讓自己保持冷靜,既然事情已經發生了,那就要麵對,就要彌補!

“曹司空,息怒!當務之急,咱們必須儘快的恢覆在下邳城的眼線,這纔是至關重要的!其它的便是再憤怒十倍、百倍也是無濟於事。”

呼…

聞言,曹操輕呼了一口氣,他緊皺的眉頭微微有些鬆動。

他又怎麼會不知道,當務之急該做些什麼?

隻是,如今這大好的局勢因為郝萌的愚蠢一下子葬送了,委實可惜,可惜!

“唉…”無奈的歎出口氣,曹操強自打起精神。“罷了,不提這個了,陸司農以前說一句話倒是頗為貼合我現在的心情,嗬嗬,不怕神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啊,這郝萌簡直就是陸司農口中的豬隊友!嗬嗬…”

曹操苦笑一聲,算是把這事兒給揭過去了,接下來…該彌補了,而這彌補,如今看來很難,很難!

卻就在這時。

一道清脆的聲音從門外傳來。

“曹司空,《道德經》中有一句——‘禍兮,福之所倚,福兮,禍之所伏。’郝萌叛亂這事兒看似是禍,可保不齊還是福呢?”

呼…

這話脫口,曹操的眼眸猛地睜開,他的精神也為之一振。

不光是曹操,荀彧的臉色也是驟變,他趕忙扭過頭望向司農府書房的入口方向,卻見出現在此間的,除了陸羽還能有誰?

嘿…

這小子什麼時候回來了?

荀彧輕敲了腦門,多少有些意外。

的確,陸羽回來了,他是在十五日前動身的,按理說正常趕路,回到許都城少不得一個月的時間。

可…陸羽心繫下邳城的戰局,故而讓龍驍營疾行了十五日。

說起來,這急行軍…他身子骨還好,不怕顛婆…

就是大喬、小喬顛的厲害,整個身子像是騎在馬上,散了架一樣,關鍵是渾身都疼。

如今到了許都城,陸羽特地將她們安置在一處彆院!

按照規矩,妾室入門,是要向女主人奉茶的。

可偏偏…陸羽的姐姐蔡昭姬還在太學教學,暫時還回不來!

這妾室進門的禮儀也不算完成,一時半會兒,大喬、小喬還進不得司農府的大門。

隻能委屈她們住在彆院一段時間。

倒是陸羽,他第一時間就趕來司空府,想要與老曹具體的商討下攻伐下邳城的方略。

正好聽到老曹的怒火中燒。

至於原因,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,多半是因為下邳城郝萌私自行事,打草驚蛇的緣故!

這件事兒,或者說,這個悲劇…一路上早就傳開了。

立功心切,裝逼不成反被那啥的故事,在這個時代,似乎…每天都在上演。

可…

老曹也犯不上這麼大的氣性啊!

在陸羽看來,這根本就不是一樁禍事,而是一件好事兒,天大的好事兒。

故而,陸羽還冇進門,就先用《道德經》中的一句闡述——“禍兮,福之所倚,福兮,禍之所伏。”

踏踏…

清脆的步伐響徹在此間,陸羽拱手朝曹操,朝荀彧一拜。“陸羽拜見曹司空,拜見荀令君。”

這下,曹操與荀彧算是都回過神兒來。

“陸司農,回來的好快呀!我還以為你回許都還要十天呢!”曹操感慨道:“哈哈,你回來的正是時候,我與荀令君方纔還提到你的一句話呢——不怕神一樣的對手,就怕豬一樣的隊友!冇曾想,這話音剛落,你就回來了,哈哈哈…看看怎麼挽救咱們豬隊友造成的這局麵吧!”

看到陸羽,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烏雲密佈的心情似乎一下子就晴朗了起來。

畢竟…珠玉在前,每每在他遇到難題一籌莫展之時,羽兒總是能帶給他數不儘的驚喜,這一次,他出現了,且一開口就是“禍兮,福之所倚,福兮,禍之所伏”,這話意味深長啊…

頓時,曹操心裡就倆字——穩了!

荀彧則是眼珠子一轉,現在不是客套、寒暄的時候…

他當即笑著說道。“陸司農既提到這‘禍兮,福之所倚,福兮,禍之所伏。’那想來對郝萌的私自行動,對徐州的局勢是有全新的理解了?不妨…說說看?”

荀彧這算是,開門見山!

難得荀令君這麼氣定神閒的一個人,這次問的這麼直接!

當然了,陸羽多少能夠理解,畢竟現在下邳城於曹營而言是兩眼一抹黑!

這種未知的神秘感與恐懼感,很讓人煩躁!

咳咳…

輕輕的清了下嗓子,陸羽也不繞彎子,直接開口道:“曹司空,荀令君,之所以我說‘禍兮,福之所倚,福兮,禍之所伏’是因為,郝萌私自行動固然斷了咱們的‘眼睛’與‘耳朵’,可卻也為咱們帶來了三大好處!”

唔…

三大好處?

陸羽的話讓荀彧,也讓曹操頗為吃驚。

不過,這一抹吃驚也隻是那麼一下,畢竟…絕境逢生,置之死地而後生的謀劃,在陸羽身上已經是見怪不怪了。

荀彧與曹操均是豎起耳朵,洗耳恭聽…

陸羽的聲音繼續傳出。

“這第一個好處,就是郝萌的叛亂,會加重呂布對手下的懷疑,咱們的內應陳矽、陳登父子固然會受到一定的影響,可受到最大影響的不是彆人,乃是呂布的謀主陳宮!”

陳宮?

這個名字一出。

曹操的眉頭一挑,他開始細細的琢磨這句話,與之同時,荀彧也琢磨起這句話來了。

而荀彧的反應極其敏銳。

隻旦夕之間,他便理解了陸羽此話的意思。

“原來如此…”荀彧張口道:“陸司農的意思可是?陳宮與呂布如今這層微妙的主臣關係?”

“昔日裡呂布將陳宮奉為謀主,對陳宮言聽計從,可因為陳氏父子的緣故,他漸漸的疏遠了陳宮,甚至前段時間傳來訊息,兩人大吵了一架,從此陳宮閉門不出,而…”

荀彧把話講到這兒。

曹操也一下子明白了,不等荀彧接著把話說完,曹操直接搶先說道。

“郝萌叛亂的時間剛剛好,憑著呂布的疑心,他又怎麼會不把這件事兒與陳宮聯絡在一起呢?考慮到兩人此前的爭執,呂布對陳宮的猜忌會更大!這無異於幫了咱們一個大忙!”

“冇錯…”

陸羽點了點頭,其實他有點尷尬。

跟聰明人交談蠻尷尬的,他本來想說出這些,順帶著在曹操、荀彧麵前裝裝逼!

怎奈,才一脫口,纔剛剛提醒那麼一句,人家荀彧、曹操全懂了,這無從裝逼的感覺真的尷尬。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陸羽總結道:“呂布昔日裡背叛丁原,將丁原的頭顱獻給董卓,又背叛董卓,將董卓的頭顱獻給王允!”

“說起背叛,他纔是當世第一人哪!而經常背叛主子的人必定對手下充滿猜忌,恰恰…陳宮與他爭執又出現在這個關鍵時期,呂布怎麼會不把此事往陳宮身上引呢?”

“故而,我說郝萌叛亂的第一個利好,便是陳宮的冷落!而第二個嘛…還是因為呂布的猜忌,他所信任的八健將之一的郝萌都能叛亂,那麼?其他人呢?其它八健將呢?”

“八健將中的張遼、高順、臧霸等人會不會也偷摸著背叛他?敏感而脆弱的呂布甚至會想到,隻要手握兵權的人都有可能叛亂!”

“故而,不出所料的話,他必定會裁撤掉張遼、高順等人的兵權,轉而交給他更信任的,且與自己沾親帶故之人!比如有外內之親,呂布需要稱呼一聲老表,啊不…是稱呼一聲表哥的魏續!”

“而魏續與張遼、高順相比,那簡直就是渣渣呀!如此一來,彆看呂布手下的兵馬並未遭受巨大的挫折,可將帥的更替,主帥的不堪重任,兵將的磨合都是問題,幷州狼騎的戰力已經大打折扣!這於曹司空又豈不是一個巨大的利好麼?”

嘿…

陸羽的話就是有這種魔力。

原本心煩意亂、怒火中燒的曹操,因為陸羽這麼幾句話,一下子心情變得是晴空萬裡。

不愧是羽兒,在識人上有一手,在謀劃上有一手,在替老父親解心結這個問題上還是有一手,生子當如羽兒這般哪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想到這兒,曹操忍不住大笑了起來。

他這麼一笑,整的陸羽還挺方的…

荀彧則是接著問。

“陸司農這寥寥一番話,通過一樁本是壞事的事兒愣是引出了兩條利好訊息,讓人不佩服不行啊!隻是…陸司農提到有三個好處,那這第三個好處又是什麼呢?”

問到這兒…

荀彧的眼眸微微凝起。

“還有,縱是有許多好處,可咱們也不得不正視,如今的下邳城可是斷了咱們的眼線!”

“知己知彼,百戰百勝!冇有眼線,那無異於是瞎子,是聾子,又如何做到知己知彼呢?”

提到這眼線…

陸羽眼珠子一轉。

他猛然想到了這麼一段台詞…

——什麼是驚喜?

——驚喜就是,三天之後,我出一百八十萬給你們出城剿賊,接上我的腿!

陸羽其實想說…

老曹啊老曹,我這不用一百八十萬,我隻要十天,足夠接上你的腿…啊不,是足夠接上你在下邳城的眼線!

十天,買不了吃虧,買不了上當!隻要十天!下邳城眼線帶回家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