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十八章 可比肩“隱麟”之才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十八章 可比肩“隱麟”之才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陸羽公子不妨細細講講,如今我曹操的破局之策在哪?”

曹操開口,問出了他最關心的問題。

這在魏羽看來…

總算,老曹是有點虛心求教,有點魏武霸業揚帆起航的樣子了。

陸羽琢磨著,老曹這發呆了一整天,也該是醒過來了。

當然,對於曹操來說,這苦思冥想不得解的破局之策,其實…陸羽的心中早就歸納完畢。

曆史專業、熟讀古籍文獻、又看過太多“品三國”解析的陸羽,對於如今曹操的不利處境早就胸有韜略…

否則,也犯不上來投老曹了!

要知道,他可是打算帶著昭姬姐姐來這兒過好日子的。

“曹公,若是隻談破局之策,那格局就小了,咱們不妨先聊聊昔日漢高祖成就霸業的幾塊拚圖!”

“漢高祖斬蛇起義,那時他與曹公的境況一般無二,也是兵寡、糧少、地盤小,他又是如何一步一步的滅秦、滅楚,建立大漢,成就王霸大業呢?”

嘶,格局嘛?

曹操眉頭微凝…

羽兒好大的氣魄呀!

避開破局之策不談?卻是要談…成就王霸之業的拚圖,好大的格局!

曹操眼珠子一轉,當即回答陸羽的問題。“漢高祖老家是有一乾身份不高,卻本事不小的兄弟,比如刀筆吏蕭何、曹參,比如編織養蠶器具的周勃,屠狗為業的樊噲,這些人,可都成為了高祖皇帝成就王霸之業的左膀右臂,可謂是第一塊拚圖!”

曹操的話音剛落…

陸羽的聲音已經傳出。“誠如曹公所言,這的確是漢高祖成就霸業的第一塊兒拚圖,從小一起生活,自老家跟來,甚至有血緣關係的兄弟、親人…往往是最忠誠、最能委以重用的。”

“回首曹公這邊,陳留起兵,號召天下英雄討董,獨自追擊董卓,將老底窮儘,隨後揚州募兵,又遭到了心腹軍隊的背叛!”

“如今追隨曹公到兗州的,均是最初從譙沛跟來的武人——那些曹氏、夏侯氏的大漢,這說明什麼?說明在這亂世,隻有血緣的聯絡才能構建起命運的共同體!所以嘛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“曹公若要成就王霸大業,第一塊拚圖也是忠心耿耿、且驍勇善戰的譙沛武人!”

嘶…

陸羽這話脫口,曹操整個人一怔,好一番獨到的見解。

誠然,陸羽提到的重用譙沛武人這點,曹操懂,一直以來也是這麼做的。

可…經陸羽的這麼一分析。

曹操對這些最初追隨的譙沛武人信任程度無疑更添一籌。

可以說,從這一刻起,譙沛武人,這些有血緣聯絡的兄弟,已經深植進曹操心中的江山,成為他未來大業鐵打不動的骨乾。

當然,陸羽不知道的是…與曹操同樣有著血緣聯絡的自己,也成為了這鐵打不動骨乾中的一員。

“陸羽公子說的好…縱然天下人會負我曹操,可譙沛武人絕不會負我!”曹操語氣堅定,字句間更是鏗鏘有力。

“曹公,咱們不妨接著聊漢高祖。”陸羽笑著繼續說道…

曹操琢磨著,漢高祖成就霸業的第一塊版圖是同鄉驍勇,而他曹操則是譙沛武人,那麼…第二塊兒拚圖呢?

曹操略作思索,當即開口。“是百姓!是底層的農戶…正是因為有他們,漢高祖才能夠迅速的積攢起兵馬、糧草…成為一股不容忽視的力量,與楚霸王爭奪天下!”

等等…

曹操猛然想到了什麼!

說起來,曹操熟讀史書,自然知道這一層,而如今…被陸羽引導講出,由此及彼,他一下子想明白了!

他曹操的第二塊拚圖,不也是底層民眾麼?

“隱麟”授意曹操入主兗州,其實潛藏著的意思,不正是讓他曹操深入底層,深入農戶,深入窮苦百姓,甚至深入每一個士卒嘛。

民心相向,他的利刃將無堅不摧,民心相背,他曹操寸步難行。

明白了,一下子,曹操全想明白了。

“陸羽公子想說的,是讓我深入底層治理,團結兗州的農戶、百姓、良民,致使民心相向?”

“是,也不是!”陸羽欣慰的點頭又迷惑的搖搖頭,整個樣子倒是顯得高深莫測。

這可讓曹操好奇極了。“陸羽公子不妨直言,曹某這兒已經是望眼欲穿了。”

“深入底層不錯,可所謂的底層,真的隻是普通的農戶、百姓、良民麼?”

陸羽眨巴了下眼睛,語氣驟然變得嚴肅了一分。“如今兗州境內三十萬黃巾賊,他們的身份真的隻是賊子嘛?”

“依我看…他們是豪族田莊之外的百姓;他們是皇帝賣官鬻爵,買官之人轄下的平民;他們是被宦官榨取、掏空了的黎庶;他們是因為皇帝要造園林而流離失所、無家可歸的可憐人!”

“他們從未出現在皇帝、門閥、宦官的眼中,他們也要為自己的命運抗爭啊!”

“他們是不得以才加入太平道,不得以才成為黃巾軍,不得以才揹著賊子的罵名在兗州四處劫掠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豁然而起,語氣更添得幾分鄭重。

“底層的農民、百姓…往往有著最淳樸的性格,隻要日子過得下去就不會生事。”

“但是…他們一邊看著旱災、澇災、冰災、蝗災、瘟災接連不斷,異族連連寇邊,自己漂泊無依走投無路直至夫婦相食!”

“另一邊,自承天命的皇帝吃喝玩樂,飽讀詩書的大臣良田千頃,收攬大權的宦官還在搜刮百姓,至此,他們隻能加入太平道,淪落為賊,以劫掠為生,與官兵作對!”

“曹公,晚輩敢問一句,他們就不是最底層的民眾麼?曹公會想天子、門閥、宦官一般也無視他們的存在麼?”

好一大番話語,聽得曹操是汗毛直立,毛骨悚然。

陸羽的意思,他明白…

這三十萬黃巾賊,也曾是最淳樸的百姓,他們迫不得已成為賊子,可他們根本冇有什麼改天換日的理想,所圖的不外乎是一口飯,一件衣。

曹操哪裡會不懂,羽兒的意思是要讓收編這些黃巾軍,而這…纔是他字裡行間,提出來的成就王霸之業的第二塊拚圖!

通透、睿智、明朗。

好一個我曹家的長公子!

曹操不可思議的望著陸羽,陸羽冇有把話將明白,可已經脫口的話,足夠他曹操理解、體會…

冇錯,成就王霸之業,譙沛武人是根基;

而三十萬黃巾軍,一旦為我所用,將是來自底層最強大的助力;

精辟,陸羽的每一個字,每一句話,都直擊在他曹操的心頭,鞭辟入裡…有許多年,他曹操冇有這麼痛快的感覺了。

哈哈哈!

哈哈哈哈哈!

如果有一件事,比找到那十五年苦苦尋覓的兒子更重要,那一定是此子有經天緯地、麒麟之才!

之前,曹操還琢磨著,怎麼樣去培養這個兒子…

可現在,他發現,他完全多慮了,羽兒要遠比他想象中的更卓絕、更出色,甚至…有那麼一瞬間,曹操都要將羽兒比肩“隱麟”之才!

當然…

這不過是前麵的兩塊拚圖,接下來,曹操對羽兒心中藏匿的“其它拚圖”,已然變得翹首以盼,望眼欲穿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