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番外(小喬篇):船幕燕雙雙,湖畔低映窗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番外(小喬篇):船幕燕雙雙,湖畔低映窗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碧波盪漾的江麵上。

陸羽突然很想寫一篇文章。

——在我的眼前有兩艘船,一艘叫“青船”,另外一艘也叫“青船”。

——青船裡有兩個女人…一個叫喬,另外一個也叫喬。

這種文體,高深莫測…

簡直是萬定之姿!



青船靠岸,從大喬的船中走出,陸羽略微緩了下神兒,又快步上了右邊這艘,小喬的船舶。

臨行前,大喬還給他加油打氣。

一門姐妹嘛…這種情誼甚至遠在好閨蜜之上。

有好東西,當然要一起分享的嘛!

右邊的青船上…

依舊是有女子徐徐走出,依舊是身穿厚厚的蓑衣,一副神秘莫測的樣子。

不得不說,哪怕是在蓑衣下,小喬那“奪命”到至極的蠻腰依舊是婀娜展露,讓原本身子早就酥軟了的陸羽,一下子又硬朗了起來。

紅霞初綻流雲之間,晴朗的雲層起伏在這江心之畔。

似有…輕聲的頌唱,也似乎有鳥兒的鳴啼。

待得…船停穩了。

女子退回船篷內,褪去了厚厚的蓑衣,一張淡然微笑的麵頰浮現而出。

當然了,笑容中不難尋覓到一縷縷幽怨,就像是在冷宮多年的女子,第一次看到帝王時的情景,處處透漏著一股期盼,透漏著一股怨念。

恨不得要即刻撕開帝王的衣衫,狠狠的釋放良久的、心頭的怨氣…

偏偏是這股與眾不同的氣質,讓眼前女子的魅力大幅度的提升。

陸羽的目光在她的身上停留…

最後還是忍不住停留在那被一條綠袋束著的柳腰之上,望著那盈盈一握的柳腰,陸羽眼眸中略過的除了“驚豔”二字,還是“驚豔”!

太妖孽了,就是青蛇煉化成人形也不過如此吧?

可以說…

在陸羽接觸過的所有女子中,昭姬姐是最知性的,言語間透漏出的那種詩書氣息沁人心脾,曹沐則是最波濤洶湧的,在這個時代,那股子…無限接近於“帝”的尺寸嫵媚誘惑!

而大喬…印象最深刻便是那雙修長、白皙。

每次都讓陸羽目光忍不住留戀其上的…**!

不過。

眼前船篷裡的女子,恐怕在…所有女子中,她的腰肢是最纖細與柔弱的。

“盈盈一握”這樣的辭藻有點俗,可…不能否認,這四個字就像是為她量身定製的一般。

“看呆了?”

“都冇注意到…我這衣服嘛?”

就在陸羽感慨造物者的恩賜時,小喬開口了,語調清脆,大大咧咧的,在這點兒上,她的性格與大喬截然不同。

大喬會矜持一些,小喬則更像是一個倔強的女漢子,想到什麼就脫口說什麼。

“衣服?”

被小喬這麼一提醒,陸羽才注意到,她穿著一身粉紅色的裙袍,這與她一貫青綠色的衣衫截然不同?不過,這裙袍…陸羽好像在哪見過?

這是…

陸羽眼眸一凝。

冇錯,這裙袍…不正在陳國時,第一次見到大喬時,她的那件衣服嘛?

小喬怎麼穿著姐姐大喬的衣服呢?

“你怎麼穿上你姐的衣服了?首飾都一樣?髮髻都一樣?”

陸羽當先問道。

小喬莞爾一笑。“我聽酒肆裡的說書人講,男人不都喜歡刺激嘛?既然陸公子先上姐姐的船,那小喬再扮一次姐姐咯,這樣…陸公子一定覺得更刺激咯!”

這算是…

幽怨眼神裡的嗔怪麼?

陸羽一愣…彆說,小喬這麼平淡的一句話,直接整的他腎上腺素都上來了。

這誰頂得住啊?

“咳咳…”陸羽張口道:“你姐體內的蠱毒已經解了,現在,該為你解毒了吧?”

“不…”

原本以為小喬該是如大喬一般,連聲答應,畢竟是解蠱毒啊,這怎麼能遲疑呢?

哪曾想,小喬還倔強起來了。

“陸公子,你為何先選姐姐的船,先替姐姐解毒呢…難道,小喬不能夠吸引住陸公子麼?”

女人嘛,都是善妒的…

這種“解毒”的事兒,肯定要爭個先來後到的,哪怕是親姐妹也不行。

小喬還喋喋不休起來了…

“呃…這倒不是。”陸羽無奈的搖搖頭。“我往往在選擇的時候,都會選左邊,習慣了…”

隨便的找了個理由。

其實,再多的解釋也冇什麼卵用。

“哼…”一聲嗔怒,小喬直接拋給了陸羽一柄木劍。“陸公子,不妨咱們就在這湖心之中切磋比試一下劍技如何?”

呃…陸羽一怔,他心裡嘀咕著,我特喵的不會武功啊?

不過…

似乎小喬也不會吧?

“你這是?”

“比比唄。”小喬莞爾一笑,彆說,這一笑中還帶著些許的嬌羞,似乎…她已經預料到接下來要發生的事兒。

心裡還有些砰砰的跳動,整個人緊張了起來。

就這樣…

兩人真的在這湖心之中,比起劍來了。

小喬的戰鬥力大概隻有1,陸羽比她強一些,能達到5…

不過兩個回合,陸羽就已經用手掌桎梏著小喬的手腕…

死緊、死緊的!

容不得她掙紮半分,當然…

比劍嘛,儘管兩人劍法都不強,可弱者比劍,比的就是持久,陸羽能多壓製住小喬手腕一刻,她便多一刻不能揮出長劍,反抗的意識也漸漸的消融。

呼…

陸羽長呼口氣,他第一次這麼比劍,就遇到了這麼頑強的反抗,委實驚出了一身冷汗。

好在,還是他技高一籌…

“陸公子,有什麼話咱們好好說!”小喬微微急喘,她被陸羽按住了手腳,便是想動也動不了。

隻能求饒…

這樣比下去,她是要輸了。

陸羽原本心疼,多少有些憐香惜玉,正打算鬆開手,哪曾想,小喬的反抗又劇烈了起來。

果然哪…

高手比劍,對敵人的仁慈就是對自己的殘忍。

陸羽掌心凝力,力道不輕不重的將小喬往床上一推。

她踉蹌的跌在這青船船篷的床上,想要起身再戰,哪曾想…陸羽已經欺身而上,根本不給她施展劍法的機會!

冷峻、清秀的臉龐躍然浮現於小喬的麵前…

這一刻的陸羽麵無表情…

就好像他變成了一個殺手,一個使劍的高手,隻是…這木劍無鋒,兩人也是切磋為主,點到為止,與其說是劍,倒不如說是一根長棍。

小喬又嘗試著反抗了幾下,她的掙紮太綿軟無力了,陸羽則是一手撐住她的香肩,一手按住她的一雙手腕。

整個劍法開始上下攻樂起來,攻勢猶如疾風驟雨,呈現包圍之勢,與此同時,陸羽還眸光幽深的望向她。

這下,小喬隻剩下用腿反抗…

其實…

在陸羽看來,小喬的腿法倒是有點武林絕技“奪命剪刀腿”的味道。

…為了壓製,陸羽隻能迴應一招“雙龍出海”,啊不,準確的說,是降龍十八掌中的亢龍有悔!

小喬胡亂揮出拳頭,捶在了陸羽的胸口處…做最無力、最欲拒還迎的掙紮!

儼然,此刻的她意識到,自己錯了…大錯特錯,她就不該怪陸羽先去找姐姐。

還比劍,哪有比劍把自己比的這麼狼狽的?

她感覺自己已經虛脫了,畢竟…對於一個從未練過武的女子而言,這的體力很快就見底,便是再想掙紮,也隻是有心無力!

何況…小喬?

從來就不是真正的“有心掙紮”?她不過是想找一個合適的理由,合適的台階罷了。

就在這時…

陸羽想到了一招,這是陰陽家一派流傳下來的“鬼穀劍法”中“縱”劍式中的一招——長虹貫日!

渾身的勁力完全凝聚在一個點上,倘若對方能使出道家的劍法“雪後初情”,便能釋放出更大的威力。

隻是…小喬自然不會什麼“雪後初晴”,陸羽的“長虹貫日”也是照貓畫虎,比葫蘆畫瓢!

可哪怕是這樣,也成功的攻破了小喬堅守的最後一道屏障,那是十六個春秋,十六個冬夏凝聚而成的堅硬屏障。

這一刻…

徹底,徹底的瓦解了。

“陸…陸公子…”

撕心裂肺的痛感席捲全身…畢竟中了一劍,她又是一個嬌弱女子?如何能扛得住呢?

小喬有些喘息不過來,雙手推搡著掙紮,卻再度被陸羽的大掌抓住,固定在頭頂…這一次比劍,她輸了,而且輸的極慘,極其狼狽。

“既是比劍,那就容我辣手摧花這一次吧?”

陸羽輕吟一聲…

他不打算繼續享受這場比劍,畢竟…贏過一個女子也冇什麼大不了的,更不值得炫耀。

他試著將記憶中的劍法施展於手中——

——輕劍,輕劍,重劍!

——輕劍,輕劍,重劍!

——輕劍,輕劍,重劍!

——重劍,再重劍,超級加倍重劍!

如此連續不斷的招式打出,勢如長虹貫日,攜帶風雷之音,出劍的陸羽劍意愈發強大,而招式的威力也愈發強大,最後…一劍揮出,劍來,嗜血——終!

呼…

長長的撥出一口起。

結束了,這場劍法的較量終於結束了。

陸羽的手重重的落在小喬的手上,一雙手彼此握的很緊!

小喬感覺自己中了那連發不斷的劍…痛的,像是抵達了那海浪的頂峰,她從小被父母寵愛著長大,哪裡承受過這般痛苦。

一股股不熟悉的感覺一**的湧來,似有銳痛,猶如生生被劍給鑿穿了一般的銳痛。

又似乎有一抹迷醉…

“陸…陸羽…”

這是小喬第一次直呼陸羽的名字,她的淚水滾滾而下,說不清是因為疼痛還是因為彆的。

“抱歉了…實在抱歉。”陸羽喃喃開口,其實…到後麵的劍法,陸羽是想通過劇烈的熱度順帶著替小喬解了體內的“蠱”毒,當然,成效也不錯…

隻是,動作看起來就有點辣手摧花了。

“你…你壓住我的頭髮了!”小喬哭著道…

似乎踟躕了好半天,她終於還是發出這麼一句。

啊…

陸羽趕忙抬起手臂,小喬纔將那三千青絲給盤起,盤成了兩個小咕嘟!

太不方便了,要不是因為頭髮…

她…她纔不會這麼輕易的被打敗,纔不會這麼輕易的認輸呢。

看著眼前的男人…

小喬忍不住小拳頭再度捶向他的胸口,滿滿的責怪。



小喬這艘船,有魔力啊!

小喬這腰,讓陸羽感覺都得吃藥了…

這湖心一待…

就待到了夜晚十分,期間…小喬不服氣,陸羽也想再度幫她查驗下體內“蠱毒”的殘餘?

難免心猿意馬,再三比劍了起來。

比完了上劍,比下劍…

下劍招式繁多,兩人偏偏迷惘了一般,使出的好像是醉劍!

起初兩人生怕傷到對方,不敢用金劍、銀劍,隻敢用木劍…

可到最後,兩人越來越默契,便取出去了船舶中的銀劍,連連揮舞了起來,銀劍格外絢爛…

直到最後…人劍合一!

繁星綴滿黑夜,湖泊中一片蟲唱,要不是…黃昏時湖中的蚊子變多了,怕是兩人還會繼續在這船上,比劍,飲酒,人劍合一!

起身點亮燭火…

小喬穿上了厚厚的蓑衣,這夢幻般的青船旅行在微弱的燭火中,退回了岸邊。

而江岸邊…

江風吹拂…

大喬依舊等在那兒!

翹首以盼著,她最愛的妹妹與最心儀男人的歸來。

呼…

“總算回來了麼?”

看到青舟靠岸…大喬看看天,她不過與陸公子待了一個時辰,小喬倒好,足足六、七個時辰了,這妮子…一點都不累的麼?

心頭喃喃這麼一句…

大喬還是趕忙迎了上去。

而此時的小喬很明顯走路都是晃晃悠悠的,儼然…比劍比到虛脫了,大喬快速扶住小喬,口中不忘嗔怪道:“陸公子雖好,也不能冇有節製啊…”

啊…啊…

這話傳到陸羽的耳中,怎麼有一種“勁酒雖好,不能貪杯”的感覺。

“咳咳…”陸羽輕咳一聲,為了避免小喬尷尬,他直接轉移了話題…“我有個想法,聽說江東造出的樓船,能在船上搭建三層屋子,或許這樓船…咱們廬江也能造!”

樓船?

大喬一愣,怎麼好端端的提到了這樓船呢?

呀…

該不會是陸公子沉迷於這“江心”、“青船”…想要打造出更大的樓船做青船吧?

這麼上癮的麼?

大喬哪裡知道,不是樓船上癮,是那奪命的腰,惹人的腿讓人留戀!

不過…

大喬猜的也冇錯,青船是個好東西啊,讓人流連忘返,讓人迷戀,當然了…若是能造出樓船,那幾乎就約等於前世的遊艇了吧?

穿越前冇機會好好享受一下,可現在…還是有機會的。

網上不都說嘛…

“三亞”對於窮人而言那隻是“三亞!”

可對於有錢、有權的人而言,那就是沙灘、遊艇、比基尼!

同樣的,廬江對於彆人而言,那就是廬江,可對於陸羽而言,那就是青舟、樓船、大小喬!

心嚮往之啊…

“大喬,小喬…咱們走了。”

“走?陸公子?”大喬疑惑的問道…

可話還冇脫口…直接被小喬打斷。

“姐?你還稱呼陸公子麼?”小喬莞爾一笑,畢竟是六、七個時辰,與大喬的一個時辰解鎖的姿勢,啊不…是解鎖的知識是不一樣的。

比如,小喬就知道…

“姐,該改口稱呼陸公子為郎君了…咱們從今日起,可算是司農府的人咯!”

冇錯…

誠如小喬所言,陸羽冇有給她們“填房丫鬟”的身份,而是直接許諾給了“妾”…

要知道,憑著陸羽如今的身份,要做司農府的正妻,那得多難?

需要何等顯赫的家族作為倚仗?

甚至…哪怕是司農府的“妾”,也並不容易…上門向昭姬姐說親的都排滿了許都城的街道!

司農府的門檻都被踏破了。

誰不想抱上陸羽這棵大樹呢?

至於,要做這司農府的“妾”,首先得經過陸羽的同意,其次…她們還得闖過一關,得讓司農府陸羽的姐姐蔡琰姑娘同意,兩者缺一不可!

當然了…

能做陸羽的妾室,這於喬家姐妹而言,已經算是欣喜至極,出乎意料了。

至於蔡琰姑娘那關,她們一定會好好表現!





ps:(下一章恢複主線)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