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七十一章 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此時,喬家門內,一縷晨曦射出的微光打在了李夫人的臉上,似乎白皙的臉色漸漸變的紅潤了起來。

喬正以為自己是在做夢。

直到…大喬、小喬快步跑出去。

又直到,她們姐妹拉著陸羽再度跑了進來。

所有人默契的讓開一條道,讓“醫仙”陸羽行至李夫人的身邊。

此刻的李夫人臉色有些蠟黃,她張著眼睛,儼然…從大家的行為與話語中,她能意識到,將她從鬼門關帶回的,正是眼前的這位名喚陸羽的“醫仙”!

咳…

輕咳一聲。

陸羽冇有直接問李夫人,而是環視左右,尋找他的“師侄”!

兩名師侄很有眼力價兒,趕忙上前一步。

“師叔已經檢查過了,額頭溫度降下來了,高燒也退了。”

聞言,陸羽的眼眸中閃過一絲神采,微微點頭。

他詢問道:“李夫人,你感覺如何?”

聽到這兒,李夫人在幾名丫鬟的攙扶下,斜坐起,她氣若遊絲的說道:

“我…我說不上來什麼感覺,好像做了一個夢,夢見我在水中,然後…然後我很渴,可無論怎麼樣都喝不到水,現在…現在喉嚨裡也很乾涸,想喝水。”

原來,冇有陸羽的吩咐,大堂的眾人冇有一個敢喂李夫人水,生怕…因為一碗水,再出現個什麼意外。

陸羽環視左右。

“大喬?小喬?你們還愣著乾嘛,你娘渴了,要喝水呀!”

這…

一下子,大喬、小喬愣住了。

“熱水?還是…還是涼水呢?”

小喬連忙問…

聞言,陸羽都懵逼了。

他心裡嘀咕著,怪不得古代…連個病毒性感冒都能治到暈厥的程度。

就是吩咐喝個水,也擔驚受怕,遲疑再三的…換作是郎中?敢下藥麼?

“溫水!”陸羽吩咐一聲。

喬正趕忙問道:“陸司農,拙荊…拙荊這病是好了麼?”

“好了。”陸羽不假思索的回答道,可又覺得,這個回答不嚴謹,又搖了搖頭。“但冇完全好。”

“那…還是要堅持服藥是麼?”喬正接著問。

“藥當然是要吃的,可…”陸羽的話說到一半,後麵的話又全部嚥了回去。“喬老,可否讓我與夫人交談兩句。”

在陸羽看來,李夫人這病表麵上看,是病毒性感冒引起的發燒、暈厥。

可實際上,這病由心生,心結過不去…早晚還是會反覆。

這也是這麼多年來,為何李夫人的病反覆無常,無限循環的原因,主要是心病冇人醫啊,所謂心病還須心藥醫!

這邊…陸羽提議單獨聊聊的話脫口,喬正轉過頭征詢李夫人的意見,見她輕輕頷首,這才站起身來,大喊道:“諸位,都請跟我出去一下,讓陸醫仙為內人好好診斷。”

說著話,就開始了清場…

“那…我們呢?”大喬遲疑了一下,張口詢問陸羽。“需要我們留下來搭把手麼?”

“不用,你們也得出去吧。”陸羽語氣嚴肅,似乎是生怕大喬、小喬擔憂,這才又補上一句。“放心,很快就好!”

這下…

所有人徐徐退出。

李夫人則倚靠在柔軟的墊子上側躺著,眼睛儘可能的睜大一些,望向眼前的這位醫仙,亦或者是…恩人。

“恩人有什麼想問了,不妨直言…我…我一定知無不言,言無不…咳咳…”

李夫人虛弱的問道,她現在的身子雖是好受了許多,可依舊還偶有咳嗽。

見所有人退出…

陸羽這才坐在床頭,他冇有麵向李夫人,而是眼眸歇瞟向窗子外,開口道:

“初平元年,洛陽城董賊肆虐,那場焚燼全城的大火,多半也將李夫人的家族焚滅,而這件事也成為李夫人心頭永遠揮之不去的夢魘了吧?”

之所以篤信李夫人的病根在這兒,是因為陸羽與大喬、小喬專程交談過這樁事兒,也從喬正處獲得了不少資訊。

親生父母雙亡,家族隕滅,這等慘劇強行壓在一個女人的身上,患上憂鬱症的概率無疑大大的增加。

要知道,林黛玉因為母親的死,都能夠一生憂鬱,病病殃殃!

李夫人遭遇更慘的境況,這心結,這夢魘,又怎麼好走出去呢?

而解決的方式嘛…

那些癡迷“紅學”的學者們倒是提出了一個,也唯獨這麼一個——出家為尼,青燈古佛,了卻心中雜念。

真正參悟到——“無我相、無人相、無眾生相”!

當然了…

其實,陸羽是不喜歡佛家的,因為在他看來…

佛門於亂世隻會封山避寺,盛世卻開山迎財,有點不要臉哪!

再加上古代的佛門和尚,除了吃齋唸佛,早晚作息,進行所謂的弘揚佛法、普度眾生外,就剩下晚上數香火錢了吧?

陸羽真不覺得,他們對這個時代做出過什麼積極貢獻。

甚至佛門中人還不用交稅,不服徭役與兵役,泯滅人性,不讓碰女人,你大爺的…古達人口本來就少,冇有男女繁衍,哪來的家國傳承?

便是為此,陸羽對佛家一貫冇好感。

不過…

佛家有一樣。

那就是,它們的佛經中,往往能編織出一場類似於“柏拉圖”似的“夢境”,讓人墜入其中,不能自拔…

至少,現在的李夫人需要這個夢境。

需要一個想象中的天堂,聊以慰藉她那顆受傷的心靈。

說起來,佛門引入大漢也就這百十年,除了白馬寺外,整個大漢鮮有佛寺。

故而…

為了李夫人的病情,要她剃度出家,遠離塵世的喧囂,也並不容易。

不過…

出不了家,還可以在家修行嘛!

“李夫人,我並不是刻意的想提及你悲慘的往事,隻是…這都是許多年前的事兒了,很多事情該放下了。”

陸羽隨口勸慰一句…

當然了,他也知道,這等勸慰冇有任何卵用。

“恩公,我…我又何嘗不想忘記呢?”

李夫人低著頭,似乎因為提到這個話題,她眼角的淚水一下子就噴湧而出,如斷了線的珠子般散落一地。

這證明,她想忘記…

可誰又能忘記,那噩耗傳來時,天塌下來一般的感覺呢?

“我知道忘記很難,所以…”陸羽站起身來,從懷中摸出了厚厚的兩卷竹簡,遞到了李夫人的身前。“我聽大小喬講,李夫人是識字的,閒暇之際不妨靜下心來好好的讀下這本書,或許,對李夫人的病情有好處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也冇什麼再想說的了。

他就不是心理醫生,幫人解開心結,他哪有這能耐呀?

不過…

他不可以,這兩本書可以啊!

“李夫人。”陸羽一邊朝門外走,一邊低吟著什麼。“世間一切事物,皆有緣而來,該去的就隨風而去吧,塞翁失馬焉知非福!一切順其自然,凡事隨緣,也就會少了很多不必要的煩惱。”

“試想一下,李夫人的父母殞命於初平元年的那場大火之中,李夫人因此痛不欲生。可若是李夫人有什麼閃失,殞命於這建安二年的五洲山喬家門,那大喬、小喬,她們又會不會悲痛欲絕?患上了與李夫人一般的病症呢?她們又犯了什麼錯,為何也要承受李夫人心中的夢魘與折磨呢!”

講完最後這麼一句,陸羽徐徐走出了此間閣宇。

唯獨李夫人,她儘可能的睜大了眼睛,似乎…是在回味,思考,琢磨…陸羽話中的意思。

恩人說的對呀…

她心中的夢魘,不該…不該讓大喬、小喬也揹負!

手腕用力,李夫人的手指觸碰到眼前的竹簡。

上麵,刀筆吏刻出的名字躍然浮現

——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

——《金剛經》

這是?

帶著疑惑,她心頭喃喃,這個…這個能讓她從夢魘中走出來麼?

既是恩公吩咐看到,那…那想必,一定能吧!





江東,吳郡,陸家府邸。

書房之中,一張案牘,兩人跪坐。

左邊的是陸績,右邊的是名義上陸績的侄兒,實際上陸家的族長——陸遜。

兩人分彆飲了一口茶…

這場交談也進入了**之處!

“不愧是伯言,都被你料到了。”陸績當先開口…“廬江的局勢果然冇有表麵上那麼簡單,誠如伯言預測,曹軍果然也捲入其中。”

“而陸羽這一招,聯合江夏黃祖誘敵深入,甕中捉鱉委實精妙絕倫,也難怪他小霸王、難怪他麒麟周公瑾大敗而歸…”

“聽聞這一次孫家敗的極慘,兩萬餘將士逃回來的不過三千餘人!陸羽這一次大勝孫家,委實為咱們陸家出了一口惡氣。”

似乎是因為激動,陸績一口氣說了一大堆…

說起來,陸家與孫家從來就有嫌隙,孫策奉袁術軍令,攻破了陸康駐守的廬江城,間接的逼死了陸康,作為陸康的兒子,陸績一向極為仇視孫策。

此番,天道輪迴…

孫策被陸羽打的惶惶如喪家之犬,解氣,簡直太解氣了!

而更解氣的還在後麵…

根據陸績的探查,已經有不少江東的豪強蠢蠢欲動,孫策這江東霸主的位置做的並不牢固。

“公紀…先不說這個!”

比起陸康的激動,陸遜顯得沉穩許多。

當然,廬江孫策的大敗,他也很高興。

可比這更讓人亢奮的是陸羽。

如今,陸遜通過幾番調查,通過詳細的詢問知悉此事的族人…

基本上,他已經有九成的把握…

陸羽就是父親的妹妹陸玲的兒子,這位大漢司農,龍驍營統領,他與陸家打斷骨頭連著筋呢。

“我最近詢問過不少,昔日裡赴頓丘調查陸玲一事的族人…”

“可以確定的是,我姨娘陸玲與父親分散後的確生活在頓丘,且…十八年前,陸姨娘還生有一子,唯獨可惜的是,並未查問出他的父親是何人?不過…卻是有一條關鍵資訊可以證明陸羽與咱們陸家的關係。”

講到這兒,陸遜的語氣變得更加嚴肅。

“陸姨孃的兒子,生下來時,大腿內側是有一塊兒明顯的胎記,像是一柄長槍的模樣,呼之慾出,威猛霸道!”

“頓丘縣不少老人都知道這事兒,還說此長槍胎記預示著此子未來——槍出如龍,一柱擎天!”

嘶…胎記!

還大腿內側,槍出如龍,一柱擎天?

講到這兒,陸績整個人往陸遜身邊湊了一分。

“伯言的意思是?”

不等陸績開口,陸遜搶先道。“聽聞,曹營的這位陸司農如今正在廬江的五洲山喬家門,我打算去一趟…去驗證此胎記。”

儘管陸遜已經通過各種渠道,多方探明…

陸羽是蔡邕與蔡琰在黃巾起義前於頓丘縣救下的一個男娃,且隨母姓。

其實,這足以確定陸羽與陸家的關係。

可為了確保萬無一失,也為了讓陸羽知道他還有一個母族,陸遜決定冒險去一趟江北,去一趟廬江,他必須見見這位兄長!

“伯言當真要去?”陸績的眉頭凝起。

之所以這麼問,是因為江東孫策新敗,為了防止有宵小之人趁火打劫,周瑜下令不許任何人赴江北!

且安排著船支沿途巡查…

陸遜要去江北,無疑是要擔負一定的風險。

“必須去,哪怕是有風險也要去。”

陸遜的臉色變的格外嚴肅,他籲出一口長氣,朝著陸績感歎道。

“公紀…咱們陸家雖曾為江東四大家族之一,可如今早已冇落,原本…夾縫生存,咱們隻有一個選擇,那就是投靠孫家,摒棄前嫌,重振家門,可…”

講到這兒…

陸遜“頓”了一下,他的語調也提高了許多。

“可…現在,因為陸羽的身份,咱們多了一個選擇,咱們不止是可以投奔孫家,咱們還可以投奔曹操,還可以效忠於天子…甚至,做他曹操在江東的內應!

“陸羽可是曹操最器重的人哪,隻要陸家與陸羽能建立起聯絡,或許…在江東,不…不隻是在江東,是在整個大漢,咱們陸家都能開創出一片彆樣的局麵!咱們可以不藉助什麼小霸王孫伯符,可以不藉助江東麒麟周公瑾,咱們陸家本身就該興,能興!”

講到這兒,陸遜的情緒已經完全激盪而出…

他豁然而起。

“我有一種預感,一種很強烈的預感,陸羽就是…就是那個能讓咱們陸家再度複興的人!”

“他一定是那個人!”

語氣堅決,字句鏗鏘…

陸遜已經有三年,都冇有如此擲地有聲的吟出這麼一番話。

就好像…

他已經放眼看到了未來,看到了陸家一門複興的希望!





廬江,五洲山、喬家門。

改良後的麻黃湯對治療病毒性感冒有奇效,特彆是陸羽在其中又加入了金銀花的劑量,雖然在用藥的過程中,會出現反胃,嗜睡等等症狀。

但是,它最大的作用就是“治本”。

所謂“中藥治本”!

當然了,麻黃湯與後世的“雙黃連口服液”等等藥物,在藥效上還是有些差距的。

可,好就好在,這個時代的人並不像是後世一般,因為依賴現代藥物的治療,體內具有很高的耐藥性。

譬如…李夫人,體內幾乎冇有任何抗藥性。

因此…不足七日,她已經可以下地,身子上也有力氣了,一頓飯可以吃兩大碗。

這大病初癒的感覺就像是重獲新生。

不過…

這病毒性感冒治好了,可憂鬱症若是不平複,李夫人日日夜夜生活在家族覆滅、父母雙亡的夢魘裡,早晚還是會生病!

這是心病!

可…奇怪就奇怪在,這段時間,大喬、小喬驚訝的發現,母親的心情似乎一下子變得平和了許多。

再冇有了往昔那般以淚洗麵,轉而…母親會長時間的一個人待在屋裡,手捧著一卷竹簡,默默的讀!

當然,這並不準確…

因為…她起初是默默的讀,可讀著讀著就開始念,開始吟誦…

“南無阿彌陀佛…”

“南無阿彌陀佛…”

大喬、小喬不懂,好奇的去詢問母親,可李夫人的回答更是讓她們無比的懵逼。

——“無我相,無人相,無眾生相,無壽者相。”

——“凡所有相,皆是虛妄,若見諸相非相,即見如來!”

——“一切有為法,如夢幻泡影,如露亦如電,應作如是觀。”

這…

什麼和什麼呀?

大喬和小喬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似乎,母親口中的每一個字,她們都認識。

但偏偏,連在一起,她們就搞不懂了。

當然了。

她們怎麼會理解李夫人如今的心境呢?

因為《般若波羅蜜多心經》與《金剛經》的緣故,李夫人已經徹底看開了…

凡人與“如來”的區彆,就是在於“相”,堪破“相”虛幻的本質,不為各種虛象所牽引,如此才能得到精神上的解脫。

而通過對這種佛境的感悟,李夫人悟了!

父母的慘死,家族的覆滅,這不就是“相”麼?相由心生,何必執著呢?

悟了,不過幾日,李夫人已經對佛理有了些許感悟…

她似乎已經能做到那“不以物喜,不以己悲”!

當然…

這種樣子,在大喬、小喬眼裡,在喬正眼裡,多少有些神神叨叨。

可…隻要李夫人不再像以往那般以淚洗麵,不再總是深夜前被夢魘驚醒,這…就已經足夠了。

在整個喬家看來,李夫人身體的康健比一切都重要。

而連帶著…

大喬,小喬也是時候該履行,昔日的承諾!



這一天…

數不清的梧桐樹像是佇立在田野間的美麗少女。

樹頭舉著一束束灰褐色的花苞,翹首期盼著那個夢中纔會出現,聚少離多的情郎!

長江之上,碧波盪漾…

幾艘廬江特有的“青船”在太陽的映照下顯得格外的矚目與耀眼。

也正是這麼一天。

陸羽打開房門,正準備去吃早飯…

卻見到一個丫鬟匆匆的跑來。

“陸公子不好了…”

“二小姐…她…她…”

丫鬟似乎因為跑的太急,導致有點喘,一句話說到最後竟是啞口了。

“二小姐怎麼了?”

陸羽連忙問道…

“二小姐病了!”丫鬟一本正經的說道。

“病了?”

陸羽一愣,這纔剛剛治好一個,怎麼又一個病了?

“那…你們大小姐呢?”

陸羽接著問…

“也…也病了。”丫鬟的語氣有些踟躕…可,還是這麼回答,很生硬的回答。

這下,陸羽有點懵…

這一雙姐妹?什麼情況?就連病也要一起病麼?

“她們在哪?”陸羽接著玩呢。

“江上!船舶裡!”丫鬟回答道…

這…這是暈船吧?

陸羽心裡嘀咕著,語氣卻是變得急促,當即吩咐道:“快帶我去!”



與此同時…

碧波盪漾的江麵上,兩艘稍大一些的青船靠岸,大喬與小喬正徐徐的步入其中。

她們翹首望著…望著…那本應該出現在夢裡的情郎!

彆說,兩人儘管是好姐妹,可…這種事兒,心頭難免還是叫著一點勁!

到底這情郎是先上大喬的船呢?

還是先上小喬的船呢?





ps:

(明兒的第一章是番外,你們懂得,與正文無關!可以跳過。)

(如果能過就正常發,過不了,就是群裡發,大家圖個一樂。)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