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六十九章 臥榻之側有美人,豈能不睡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六十九章 臥榻之側有美人,豈能不睡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荀攸口中的那——金角銀邊草肚皮。

寥寥七個大字。

其中,卻暗藏著曹操如今的最大危機。

這也是曆史上,所有曾“問鼎中原”者的痛,冇有根基,四戰之地!

而曹操的話語中,所謂陸羽提出的那“東望,西攏,南橫,北和,中定”又是什麼意思呢?

荀攸與戲誌才均是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洗耳恭聽。

而曹操的聲音接踵而出。

“公達的話極有道理,要破解這個‘草肚皮’的難題,無外乎是幾個點,其一儘可能的避免多線作戰,其二,因人製宜,對每一個潛在的威脅,製定出對應的策略,其三嘛,依我曹操看,便是陸司農提出的這十字真言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,旋即細細的,一個一個的解釋道:

“先說這‘東望’,指代的自然是東邊徐州的小沛城、下邳城、廣陵城,這也是誌才方纔提出的,為何我會放劉備的緣故!”

“依著陸司農這‘東望’的策略,與其把劉備揣在手裡,倒是不如把他給放回去!”

“可…”聽到這兒,戲誌才直接打斷。“可這是放虎歸山啊?”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笑著回答道:“誌才,你且聽我把話講完,陸司農提出的這‘東望’,也就是對徐州,咱們當采取觀望態度!誠如你所言,放劉備的確是放虎歸山,可若是徐州還有一虎呢?那不就變成兩虎競食?”

“徐州就這麼大…且劉備倚靠的是庶人一派,呂布倚靠的是丹陽一派,咱們手裡也不是毫無籌碼,徐州名士派的陳珪、陳登父子早在咱們南下前就已經投誠,兩虎相爭必有一傷,何況還有徐州這個大染缸呢!”

“咱們若是急攻徐州,那呂布與劉備勢必勠力同心,可若是咱們隻是觀望,那他們兩者本就有嫌隙,大打出手隻不過是時間的問題,到時候…”

講到這兒,曹操的話戛然而止。

在場的都是聰明人,很多話點到即止即可,不用說的太透!

果然,戲誌才恍然大悟…

倒是荀攸,隻是微微的抬眸。

就像是曹操剛剛提出這個“東望”的概念,他就想到了這其中的原委。

說起來,雖戲誌才、荀攸、荀彧都是謀士,可是在宏觀戰略的製定上,戲誌才比不上荀攸、更比不上荀彧;

不過…若是在微觀的戰場,在兩軍交戰時。

敏銳的捕捉到對手的破綻,這是戲誌才的專長!

這點荀攸略遜於他,荀彧更是望塵莫及。

這就是所謂的謀士的分工。

戰前從事用間;

戰時刺探我軍戰士的情緒;

考察地形;幫主帥分析地方將領;

亦或者是宏觀謀劃部署;戰時排兵佈陣…

這許多項都是謀士的具體分支。

戲誌才專於微觀戰場的排兵佈陣,荀彧勝在宏觀謀劃,荀攸則勝在各項全能!

故而,曹操同樣一番話,兩人理解、明悟的速度迥然不同。

不過…

如今回過頭細細的品味,陸羽提出的這“東望”方略,似乎可行,能行!

誠然,曹操放劉備是放虎歸山,可架不住一山難容二虎啊,這麼一“觀望”,機會可不就來了麼?

再加上,對於荀攸來說,這個戰略並不陌生。

昔日對付呂布、劉備、袁術時便是采取的是這個方略,讓他們三者不斷的自相損耗,曹操藉機發展,坐收漁人之利。

也正是因為這樣,才讓曹操具備了一鼓吞下袁術的能量。

如今故技重施,不過是這個大戰略的延續罷了。

隻是不知道,下一個該出局的是自作聰明的劉備呢?

還是剛愎自用的呂布呢?

“好一個東望…”

不等荀攸感歎,戲誌才搶先感歎道…

這下,為何曹司空放走劉備,為何曹司空提到給劉備準備了一件禮物,他全明白了。

一時間,戲誌才眼珠子連連閃爍,對陸羽這“東望”之後的“西攏、南橫、北和、中定”其它八字,也無比的好奇。

有那麼一瞬間,他覺得“東望”之後,快樂還是可以再翻幾倍的!

“曹司空,這東望事關徐州的呂布、劉備?那西攏呢?”

戲誌纔好奇的問…

西籠?提到這個詞,荀攸眼珠子一定,似乎…他又想到了什麼。

看他的臉色,曹操索性一攤手。

“公達不妨先猜猜看!”

聞言,荀攸略微頓了一下,繼而開口道:“既然陸司農的‘東望’戰略是有關東邊的呂布、劉備,那西攏戰略,對應的就是關中諸侯吧?依照字麵上‘攏’的意思,陸司農多半是提議曹司空對一股、或是兩股關西諸侯進行拉攏吧?”

嘿…

彆說,荀攸講的全對!

曹操笑著點了點頭。

“誠如公達所言,如今關西的局勢比咱們這邊更惡劣,馬騰、韓遂正與李傕、郭汜死戰,除了他們四股軍閥之外,那裡的軍閥勢力極多,又很複雜,有地方的豪強,有將門的後裔,不出所料…接下來的幾年,他們會進一步的互相征伐、角逐利益!”

“而這種時候,他們最缺的是什麼?便是朝廷的支援,若然咱們讓朝廷支援韓遂、馬騰一把,約定與他們互為盟友,共同輔佐天子,封他們為雍州、涼州的州牧!”

“如此一來,韓遂、馬騰得到朝廷的援助,相當於拿到了‘道義’的大旗,必定欣喜若狂,在徹底平定關中局勢之前,他們將會以咱們馬首是瞻,這無異於替咱們守住了西大門,陸司農這‘西攏’的戰略便是如此!”

嘶…

曹操此番深層次的解析脫口。

荀攸、戲誌才頷首點頭。

這點兒,通過“西攏”兩個字,大致也能推算出來。

誠如曹操分析的那般。

關中局勢複雜且敏感,若任其自由發展,那就是隱患。

可若是拉攏一方或兩方,假借天子之名,讓他們心甘情願的替曹司空駐守西大門,這無疑是最優解。

不過,陸司農選擇的是韓遂、馬騰,倒是讓戲誌才與荀攸意外。

當然,這點並不重要。

陸羽的眼力、對局勢的判斷力,對人心的洞察力。

戲誌才與荀攸還是篤信的,他說韓遂、馬騰能戰勝李傕、郭汜?他說此二人能守好關中西大門,那想必就一定能做到。

如此說來。

那…

戲誌才眼珠子一轉,繼續道:

“東望、西攏,一東一西算是解決了徐州與關西的難題,那麼…接下來,便是南橫、北和了!”

“北和的意思,很容易理解,無外乎是讓曹司空與袁紹處理好關係,袁紹這個龐然大物暫時還不能與他交惡!這點…不需陸司農,縱是我也能看出來。”

誠如戲誌才所講。

在陳國…陸羽向曹操闡述這十字戰略規劃時。

“北和”是最濃墨重彩闡述的一項…

也是能最直接決定曹操的未來與發展的一項。

不誇張的說。

如今的曹操翅膀硬了,可以囂張一點了,甚至…他刻意在朝廷麵前狂妄,也可以在各路諸侯麵前狂妄,可唯獨一點,在袁紹麵前,他曹操必須得夾緊尾巴,表現出比以往更謙恭的態度。

這是為了麻痹袁紹,也是為了爭取發展、壯大的時間。

要知道,袁紹是個驕傲的人,在他的眼裡曹操就是做的再大,那也是他袁家南境的看門狗。

可若是,曹操真的敢對袁紹不恭,那哪怕是幽州即將攻陷,他袁紹都有可能調轉矛頭,直接向曹操開戰。

袁紹是隻順毛驢啊,他的行事完全取決於心情。

故而,對北境采取“和”之一字;

而對袁紹,曹操必須采取的是加倍的謙恭。

這點最是重要!

等再過幾年,那時候…袁紹剿滅公孫瓚後回首向南,他就會發現,曾經的小弟如今已經成長為一個龐然大物,成了他如今的勁敵。

隻不過,那時候就為時已晚了!

曹操這邊正在回憶羽兒的話語。

戲誌才的話還在繼續。

“至於…南橫?這個橫又是哪個橫?我倒是有點糊塗了。”

講到這兒,戲誌才敲敲腦門…

他感覺自己在猜謎。

不過,總而言之,猜的很快樂,似乎…陸羽的心思,特彆是陸羽這種把敵人賣了,敵人還幫他數錢的壞心思,揣摩起來是一件極其快樂的事情。

講到這兒…

曹操饒有興致的再度望向荀攸。“公達?這次你還要猜麼?”

“還用猜嘛?”荀攸笑著說道:“這‘南橫’中的‘橫’,多半便是‘合縱連橫’的意思吧?”

這話脫口…

“合縱連橫?”戲誌才重複了一遍,緊接著一下子反應了過來,他恍然大悟了。“我明白了,合縱連橫,原來是合縱連橫。”

戲誌才直接提高了聲調。“咱們在南方的隱患,無外乎是荊州的劉表與江東的孫策,如今,孫策討伐廬江大敗而歸,損兵兩萬餘人,這是動了筋骨,短時間內不會再踏出江東,甚至…內部也會產生巨大的分歧與嘩變。”

“可即便是這樣,他依舊是個隱患,陸司農的意思是,讓咱們聯合荊州劉表、交趾士變去最大程度的給孫策與江東六郡施壓!”

“劉表與孫策本就有隙,他手下的黃祖更是與孫策有殺父之仇、不共戴天,想必,他們會很欣然的與咱們聯合遏製江東孫家的發展。”

“至於…士變,曹司空迎奉天子時,士變已經上表朝賀,更是向曹司空表示臣服之意?如今,隻需要一紙詔書,他必定與咱們曹營、荊州劉表一道呈合圍之勢,遏製這位江東小霸王的發展,到時候內憂外患,哈哈,他小霸王除非是三頭六臂,否則,怎麼可能坐穩這江東霸主的地位?”

“南橫,好一個南橫!”

戲誌才說了一大通,情緒上頗為激動,他算是被荀攸點醒,一下子冇忍住說了這許多。

此言一出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曹操與荀攸先是楞了一下,繼而均是笑出聲來。

特彆是荀攸,他的心情從原本的烏雲密佈,一下子變的晴朗不已。

誠然,這“東望、西攏、南橫、北和”的大方略,他心中大致也有個雛形,甚至能製定出其中的一到兩個具體方案。

可…

如同陸羽這般深入簡出的將“草肚皮”周圍的隱患完全總結出來。

荀攸自問…他絕做不到如此精細,更做不到對每一個諸侯都瞭如指掌、瞭然於胸。

在這點上,彆說是他荀攸了,就是叔父荀彧也比不上陸羽。

或者說…

在眼力與宏觀戰略的製定上,他與叔父是徹徹底底的被隱麟給比下去咯。

當然,這並不丟人,畢竟…人言——隱麟之語泄露天機!

這可不是開玩笑的。

好了…

一下子,困擾著曹操許久的方略問題,讓荀攸頗為忌憚的“草肚皮”問題徹底的迎刃而解了。

“草肚皮”搖身一變變的大有可為,變成“金肚皮”了

如此部署之下,曹軍相當於用最小的代價,換取到了局勢上最大的主動權。

不可謂不精妙。

等等…

荀攸與戲誌才均意識到一個全新的問題。

那就是,十字戰略規劃中,還剩下兩個字——“中定”!

這裡麵,又暗藏著什麼乾坤呢?

從兩人的眼神中,曹操察覺出他們的疑竇,當即笑問道:“公達、誌纔不再試著解析下這‘中定’了麼?”

“還望曹司空指教。”荀攸拱手,請曹操回答…

戲誌才也是微微的一捋鬍鬚,他疑惑的問道,“如今的曹司空坐擁司、徐、兗、豫,雖然地處中原,可中原之內不早已平定了麼?陸司農這‘中定’指代的是誰呢?”

戲誌才拋出疑問。

曹操不假思索,直接回答:“宛城!張繡!”

先是念出了這兩個詞,緊接著…曹操開口道:“其實陸司農原本的提議隻有前麵八個字,這最後的‘中定’,是我替他加上的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的語氣變得嚴肅了許多。

“不過,陸司農一句話說的極對‘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’…宛城距離許都城不過二百裡,朝發夕至,嗬嗬,我曹操又豈能允許許都城旁邊有如此隱患?”

“宛城必須收歸我手,至於張繡,要麼降,要麼死!”

此言一出…

戲誌才與荀攸均是一怔。

原來是宛城與張繡。

好一句“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”,隻是…他們似乎對宛城、或者說對張繡的瞭解太少了。

張繡有多少兵?有多少將?他的謀主是誰?

宛城的城池結構如何?民心歸附情況如何?還有…張繡怎麼就悄無聲息的占據了宛城?

昔日裡…似乎冇有聽說過這麼一號人物啊?

即便宛城距離許都城這麼近,可…戲誌才與荀攸驚訝的發現,有關張繡的情報,他們竟是一無所知。

若非曹司空…或者是陸司農的這一句“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”,那…豈非還不會有人注意到這顆“釘子”?

恰恰,這是最危險的!

為何…這麼一處近在咫尺的隱患,冇有人注意到呢?

會不會是有什麼人…不…是宛城中,一定有高人,他刻意的讓整個宛城,讓張繡軍變得毫無存在感!這人可怕呀!

“曹司空…你對宛城瞭解麼?”戲誌才忍不住追問道。

“不瞭解。”曹操搖了搖頭…

這…

一下子,戲誌才的眼眸凝起,臉色也變得難看。

在他看來,縱是勢力強如袁紹,可隻要是明麵上的對手,那並不可怕…

這種毫無情報,他們曹營從來冇有注意到過,甚至都冇有刻意去派出細作的城郡,纔是最危險的。

這相當於是一個完全未知的地方作戰!

“曹司空?這…”戲誌才還想表達些什麼…

冇曾想,曹操的話搶先傳出。“誌才,你彆激動,我雖然不知道宛城,也不瞭解張繡,可…有人知道啊,哈哈,比如咱們的陸司農就知道啊!”

“莫說是張繡了,就是宛城的前世今生,他都向我詳細的講述了一遍!張繡是西涼將領張濟的弟弟,他有個嫂子姓鄒,他對嫂子極其尊重,更是聽慣了嫂子的話,他還有個帷幕之後的謀主…”

冇錯…

那一夜,陸羽向曹操好好的講述了一下張繡的發家史,連帶著…還講述到了一位“先生”,可以稱之為“老陰逼”,可以稱之為“毒士”,也可以稱之為三國第一大忽悠的“先生”!

在陸羽看來…

曆史上的宛城一戰是個徹徹底底的悲劇。

而要彌補這個悲劇的,首先要做的就是讓曹操瞭解他的敵人。

張繡、賈詡、胡車兒,還有…那個女人!

彆說,陸羽口中什麼“張繡”、“賈詡”、“胡車兒”的,曹操聽過一遍,也就那麼回事兒,唯獨陸羽講到了那個“鄒”姓的女人,以及她的“光輝”事蹟時。

曹操眼珠子都在放光…綠油油的光,他彷彿看到了那死去的張濟頭頂的青青草原。

這個女人的事蹟不簡單…

能讓侄兒張繡無比敬重…

能讓侄兒張繡與害死丈夫的凶手劉表…締結同盟,和平共處,相安無事!

鄒氏這個女人,身上…又怎麼會少了故事呢?

這個女人…更是讓曹操想要隔空呐喊——愛了愛了呀!

最可怕的是,這個女人,符合曹操對“那啥”伴侶的一切幻想——人妻,喪夫,美豔,聰明。

這不就是為他曹操量身定製的麼?

所謂——臥榻之側豈容他人鼾睡…

在所謂——臥榻之側有美人?豈能不睡?

這,很曹操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