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六十三章 西廂殿大小喬,盈盈一握水蛇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六十三章 西廂殿大小喬,盈盈一握水蛇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陳國,酒肆門前。

整整一個多時辰,曹操才走出了酒肆,他回望了眼身後的陸羽,笑著說道。

“月色正好,應該還冇耽誤了你的好事!”

“曹司空說笑了…”

陸羽有點不好意思,他心裡嘀咕著,老曹這是腫麼了,咋一直惦記著他跟大小喬,似乎巴不得,他陸羽與喬家姐妹之間發生一些羞羞的事情!

人妻曹該不會還有偷窺的癖好吧?

陸羽有那麼點兒…醉了!

此刻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看樣子,他的心情不錯。

回想起這一個多時辰與羽兒聊到的幾件事兒,讓他心頭的惆悵也一下子迎刃而解。

其一,廬江的局勢!

自打陸羽將聯合“江夏黃祖”的行動娓娓道出,曹操心裡算是有底了,不出意外的話,明日就會有捷報傳回。

同樣的,按照羽兒的推斷,今夜…廬江城頭也就要變幻大王旗幟了!

至於…另一件!

那就是如何處理劉備的問題,這點…他與羽兒聊得很深入,聊得時間也很長。

曹操的想法本就是放走劉備,而陸羽的意思也是放劉備。

不過…

羽兒的“放劉備”與曹操的“放劉備”那就像是周樹人門前的兩棵棗樹,截然不同!

而整個聽過羽兒的提議後,曹操才意識到,“放劉備”早就是是羽兒事先謀劃好的,未來戰略規劃中的一環。

——東望,西籠,南橫,北和,中定!

這十個字五個詞,正是陸羽提及的曹營未來五年的大戰略,大方向!

且其中每一個點,羽兒均詳細闡述,讓曹操頗為佩服。

比如這“東望”,就是讓他曹操對東邊呂布劉備采取觀望的態度。

劉備與呂佈一個是蛟龍一個是猛虎。

如今…

劉備剿賊立功,曹操不得不放他回去!

那麼…

若然曹操緊接著對下邳城采取軍事行動,那劉備與呂布雙方必定會勠力同心,聯手抗敵。

這是曹操不願意看到的。

可若隻是觀望,放任他們在小沛下邳廣陵,那這一山難容二虎,二虎相爭必有一傷,他們的內部也必定有所鬆動。

要知道…

劉備與呂布本就有所嫌隙;

劉備倚仗的徐州庶人派與呂布倚仗的徐州丹陽派更是勢同水火。

再加上,那明麵上效忠於呂布,可實際上早已向曹操投誠的徐州名士派!

由他們從中挑唆。

劉備與呂布早晚會有一場惡戰,隻要有一方扛不住了,向曹操臣服,請曹操出兵!

那時候,名正言順,揮兵東進,可輕而易舉的拿下徐州全境!

這就是所謂“東望”的戰略…

而這,纔不過是羽兒製定出的宏觀大戰略的一條。

其餘諸如“西籠”,“南橫”,“北和”,“中定”,其中的內容,更是鞭辟入裡,入木三分!

究是曹操,一時間還冇完全吃透,需要回去與諸軍師好好商討,詳細的製定!

無疑…

羽兒已經為曹營下一個“五年計劃”製定出了一個大致的,且讓人信服的模板!

“陸司農!”曹操再度拍拍陸羽的肩膀。“多半,征討袁術那逆賊時,你就已經想好這些未來的戰略了吧?”

“曹司空說笑了,我又豈能未撲先知?”

陸羽表現出一如既往的謙虛。“其實很多條,曹司空多半也已經想到了,隻不過…冇有時間去細緻的歸納罷了,恰好我近來無事,就做了下這個歸納總結!”

“哈哈…”

聞言,曹操笑出聲來…

那其他四條大戰略且不忙,當務之急,要回去解決劉備這個難題,也就是所謂的“東望”,又稱——放虎歸山,兩虎競食之計!

“走了,你回去吧。”曹操擺擺手,“彆讓美人等急了!還有…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。“注意身體,你給元讓開出的藥方,偶爾自己也可以喝一喝!療效不錯!”

啊…啊…

這話脫口,陸羽有點懵逼,老曹也知道…他給夏侯惇開補腎的藥方了?

等等…療效不錯是啥意思?

老曹也喝著呢?

陸羽哪裡知道,這藥方是曹操特地向夏侯惇討要來的,要知道…他也噓啊!

出征前的那段時間,丁夫人不知著了什麼魔,每晚都要去騎馬…啊不,是每晚都去尋他。

一天兩天,十天八天的曹操還能頂得住,可架不住一個月一個月的來呀!

似乎,曹操就像是永不停歇的鋤頭一樣,要不是…每個月有那麼幾天,曹操估計都得全年無休!

偏偏,丁夫人又是他的正室夫人,丁家與曹家又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,曹操對她一向敬畏,她有這想法,曹操也不能拒絕呀!

無奈之下,曹操隻能向夏侯惇討來這藥方!

彆說…羽兒這藥方很強,強到讓丁夫人扶牆!

當然,這並不重要。

重要的是,現在的曹操,他擔心羽兒這小身板呀,一對一他都覺得夠嗆,更彆說是大小喬了。

“哈哈哈…注意身體,注意身體,陸司農…保重!”

一言蔽,曹操翻身上馬揚長而去。

陸羽卻有點懵?

他看起來,像是需要吃藥的樣子麼?

“咳咳”輕輕的咳出一聲。

趁著月色的皎潔,陸羽往衙署方向走去…該去會會這兩位主動應征的“填房丫鬟”了。

當然了,陸羽的心情說不上來。

事出反常必有妖嘛,大小喬不遠百裡從廬江趕至陳國,還揚言要做什麼填房丫鬟,這要冇點古怪纔怪呢!

至於…什麼古怪呢?

陸羽也說不準。

搖搖頭,算了,不想了…

大不了就是一句——妖精,哪裡逃,吃俺老孫一棒!





廬江城下。

五十名龍驍騎還在縱馬飛馳,如入無人之境。

每一次精鋼戰戟的劈落,總有江東兵非死即殘!

劉勳的數萬人也受到龍驍騎的感染,一個個士氣如虹。

煞戾無比的殺氣仍在肆虐,曹休那雙殺紅的眼,也最終落到了被眾將擁簇著的小霸王孫伯符的身上。

曾幾何時,小霸王的名號讓曹休聞之膽寒。

可…現在!

因為精鋼戰戟,因為精鋼鎧甲,曹休的信心已經完全提起,他已經敢去挑戰下這個年齡相仿,卻讓他仰望的存在。

曹休那冷冰冰的目光,竟是讓孫策後背生起一陣寒意,宛如被什麼凶獸給盯上了。

他的神色微微有些變化。

他有一種預感,麵前的這個與他年齡相仿的將軍,或許…或許比曾經的每一個對手都更難纏。

近了…

更近了。

曹休縱馬朝孫策直接殺來,精鋼戰戟裹挾著驚天的氣勢,自上而下劈落,直取孫策首級。

“保護主公!”

“快,攔住他,保護主公!”

周遭的親衛騎士一邊喊叫著,一邊迎上,隻是…小霸王孫策絲毫不懼,霸王槍提起,根本就不等待親衛的配合,直麵迎上曹休的戰戟。

“哼…鼠輩,受死!”

一聲冷哼。

“刷…”

精鋼戰戟當頭砸下!

“鏘啷啷啷…”

兩人均是勢大力沉的一擊。

精鋼戰戟與霸王槍在空中激烈碰撞,迸發出了絢爛的火花。

鋒芒被月華鍍上了一層金光,在大地之上閃爍…

兩簇璀璨到極致的火花在這片夜空之下,顯得格外的璀璨奪目!

火花熄滅之際…

在所有人驚駭的目光下,在孫策瞪大的瞳孔中,他手中那柄霸王長槍的槍頭竟是被戰戟給震碎了。

“哢嚓…”

碎裂,就像是被千金巨錘碾碎了一般的碎裂!

整個槍頭碎了一地,場麵分外驚悚。

“什…什麼?”

無數江東兵都看傻了,如果說方纔…這玄甲將軍的鎧甲能擋住孫靜的長槍,已經足夠匪夷所思,不合常理,那麼現在…

所有江東子弟兵心中的信仰,他們那戰無不勝的小霸王。

就連他的霸王槍也被震碎了麼?

這…

一下子,所有的江東兵心中的恐懼更甚,每一個人連握著武器的手都在不停的打著哆嗦。

“擋我者死!”

嘶啞低沉的聲音傳出,曹休與龍驍騎冇有絲毫的停頓,趁著敵軍愣神的功夫,精鋼戰戟再度淩空揮舞。

“你…”

此刻的小霸王孫策,他的麵色煞白如紙,他還是第一次在戰場上遇到這種情形!

霸王長槍乃是上好的镔鐵說鍛造,它…它都被震碎了麼?

孫策下意識的抽出佩刀,本能的格擋。

隻是…

霸王長槍都擋不住對方這戰戟的鋒芒,更何況是區區佩刀呢?

“哢嚓”!

佩刀碎裂,那碎裂的刃片劃到了孫策的臉上,讓他感受到麵頰上血跡的流淌,還有…一股死亡的氣息。

曹休的精鋼戰戟冇有片刻停留,裹挾著磅礴的勁風,自上劈落而下。

眼看著,一代小霸王孫伯符即將命喪當場!

“不好!”

高台上的周瑜眉頭驟變。

局勢竟…竟因為這五十騎徹底翻轉,這已經讓周瑜麵色冷然。

而更可怕的,是…是孫伯符已經冇有任何武器可以攔得下敵將這勢大力沉的一擊!

“伯…伯符…”

周瑜喃喃吟出一句。

好兄弟正在隕亡,而他…卻束手無策。

嗖…

嗖…

就在這電光火石的一瞬間,不知從哪,一柄長槍刺出,他刺的位置乃是曹休的麵門,這是精鋼鎧甲無法格擋的地方。

槍鋒淩厲迅捷…如風,如浪!

曹休下意識的躲閃,卻因此,錯過了對孫策一擊必殺的機會。

“什麼人?”

曹休急問…

“曲阿一無名小卒!”

一名俊秀的少年立槍而出,他仿似看出了龍驍騎的弱點一般,寥寥數槍擊向的位置,均是龍驍騎無法格擋之處!

以步戰對騎戰…

他一人一槍愣是逼退了數十名龍驍騎的攻勢。

呼…

曹休長籲口氣。

“好淩厲的槍法!”他下意識的一聲感歎。

這等迅捷的槍法與孫策那霸道的槍技截然不同,而很明顯,龍驍營不怕剛猛的,就怕靈活的,好刁鑽的槍!

呼…

再度籲出口起,曹休就打算組織龍驍騎再戰。

可…

眼前的曲阿小將已經牽孫策的馬匹,揚長退去,消失在亂軍之中。

“快,快…掩護孫將軍撤離!”

一旁親衛迅速的聚攏,攔住了龍驍營的追逐!

退了,孫策狼狽的退了!

可整個江東軍團,尤自還處於懵逼的狀態。

似乎…他們的將軍,那位橫掃江東的小霸王竟…竟冇有在對方的手上走過一招?

這多多少少,讓人覺得有些不真實!

不光是江東兵,誰都覺得這事兒離譜!

甚至…包括劉勳在內。

天哪,龍驍騎恐怖如斯呀!

隱隱,劉勳很慶幸,他冇有選擇與曹營,與龍驍營敵對,誠如劉功曹所言,投誠曹操的確是個明智之舉。

劉勳強行壓製住心中的震撼,趁著江東兵還在愣神的時機,劉勳已經開始悄悄的領著手下在背後捅刀子。

慘叫聲不絕於耳…

直到成片的江東兵倒下,纔有一些江東子弟意識到,他們的將軍已經溜了,這場戰役已經敗了…他們還愣著乾嘛?等死嗎?

趕忙轉過身,鬼哭狼嚎的往回跑。

一石激起千層浪,將軍敗逃,江東兵早已軍心渙散,又哪有繼續戰鬥的心思?

潰逃…瘋了一般的潰逃。

而這時候,對於劉勳,對於曹休,對於龍驍營騎士而言,又豈非“宜將剩勇追窮寇”的絕佳時機呢!

所有人都學著龍驍騎的樣子,他們“嗷嗷”叫著,他們開始痛打落水狗。

直到一個時辰後。

孫策部狼狽逃竄,兩萬餘江東兵登船逃亡者,不足三千人…

此一戰,俘虜的江東兵,繳獲的兵刃船舶,不計其數。

呼…

輕輕的一聲呼氣。

曹休卸下了那厚重的精鋼戰盔,他坐於高頭大馬之上,立於這靜謐的夜色中,享受著片刻的寧靜。

這一戰,他算是不辱使命了吧?

呼…又是一聲呼氣,曹休睜開眼眸,他大聲的吩咐道:“速速將戰報編纂成冊,發往陳國!向陸公子報捷!”

“喏!”

齊刷刷的喊聲…

這是來自四十餘名龍驍騎的呐喊。

這一戰究是鎧甲傍身,可依舊奪去了七名騎士的性命,十餘名騎士或多或少身上帶傷。

如此規模的殘酷戰場下,這般損傷幾乎可以忽略不計。

而每一個活著的騎士眼眸望向北方陳國的方向,這一戰,他們龍驍騎冇有辜負陸公子說托!

大捷!

——恐怖的大捷!

反觀另一邊,劉勳也很痛快,自打到這廬江起,就冇有一場仗,比今兒個更痛快!

當然,比痛快更重要的是,劉勳看到了差距!

他的這五萬兵跟江東兵根本不是一個級彆的。

而江東兵與龍驍營比起來,那簡直就是娃娃…

這麼算下來,他劉勳在曹司空眼裡,在陸司農眼裡算個屁呀。

莫裝逼,裝逼被雷劈!

“咳咳…”

大戰過後,劉勳迅速的登上了城樓,他站在了程昱的麵前,旋即拱手一拜。

“即刻起,這廬江郡高掛‘曹’字大旗!”

“末將劉勳欲向曹司空向陸司農投誠,還望程司馬代為引薦!”

此言一出…

整個廬江局勢塵埃落定。





陳國,衙署後院。

“哈欠…”

走到這裡時,陸羽打了個大大的哈欠。

抬起頭看看天,微風輕拂,月色皎潔…耳邊宛若還縈繞著蟲鳴蛙聲鳥叫!

一切似乎都格外的美好。

踏踏…

輕輕的邁出兩步,卻就在這時,陸羽聽到了眼前西廂內,那猶如黃鸝鳥叫聲般的清脆聲音。

——“姐姐說你幾遍了,陸司農還冇來呢?你且先披上褂子,看你裡麵的衣服都不成樣子了,到處都被你扯開了,特彆還有這腰身,你生怕彆人看不到你那盈盈一握的腰身是吧?快披上衣服…一不小心都會受涼的。”

——“妹妹一點兒都不冷,姐…妹妹可聽說過,這位陸司農府邸裡,便是填房丫鬟都是蔡琰姑孃親自挑選,眼光格外的高,若然妹妹穿的厚厚的,那必定讓他覺得索然無味了,咱們又如何開口求他事情呢?”

——“還有,姐…我方纔纔想起,今日似乎是你那個來的日子,如果是這樣,那…待會兒若陸司農來了,你就出去好了,這裡有妹妹一個人足夠了,姐姐在這兒又…又幫不上忙啊!”

這話脫口…

前麵那道悅耳的聲音啞然了一般。

過了許久,那道聲音纔再度浮起,隻是…語氣變得嬌羞了幾分。

——“誰…誰說幫不上忙的,姐姐…姐姐…”

似乎是因為嬌羞,終究後麵的話冇有講出來。

——“姐姐,你能幫到什麼?”

呃…

“咕咚”

聽到這兒,陸羽一口口水嚥下,他感覺這西廂裡姐妹聊起的話題,有點朝綱了。

他那顆分外純潔的心靈蠢蠢欲動了起來…

屋裡這一對姐妹花啥意思?

什麼幫不幫的?

大喬,小喬到底要乾嘛?

頓時,陸羽的腦門上生起了一個大大的問號。

這問題…

——在線等,挺急的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