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喬的腰,奪命的刀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五十九章 小喬的腰,奪命的刀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看著陸遜驟然挑眉的表情,陸績連忙問道。

“兄長是尋覓到了什麼麼?”

陸遜輕呼口氣。“是有一點…不過,現在還不能確定。”

講到這兒,他緩緩起身,負手而立,口中喃喃吟道:“或許,是要尋個時間去趟中原,去與這位陸司農好好的聊聊了…”

言及此處,陸遜抬眼望向北方,望向那個遙遠的中原。

如果他的猜測是真的…

那陸家的崛起,就可以用另外一種全新的方式了!

不用依附於孫家,不用依附於幾大家族,甚至…可以將他們玩弄於鼓掌,呼…這,纔是陸遜心嚮往之的方式。

祖父陸康的仇,總算是有機會報了麼?總算是不用“大度”的隱忍了麼?

呼…

待廬江局勢穩定,得即刻動身去趟許都城了。

“公紀。”陸遜的語氣猛然變得嚴肅了起來。“你還能尋覓到,曾經派往濮陽頓丘縣去探尋叔母‘陸玲’的族人嗎?”

看著陸遜如此模樣…

陸績眼眸微凝,細細的思慮了起來。

“或許,能吧…”

他也不敢確定,可兄長陸遜如此講,他多少也該去試著尋覓一番。

再說了…如今父親陸康雖然隕亡,可此前那些受到過父親恩惠,派往各地的族人、密探不少還在,且依舊忠誠於陸家。

從他們那兒,或許能查出一些什麼。

等等…

陸績猛地回過神兒來。

登時間,一個大膽的猜想亦是出現在他的腦門。

“兄長,該不會,你的意思是…朝廷任命的大司農,曹操的左膀右臂,龍驍營統領陸…陸羽…他…他是叔母‘陸玲’的…”

不等陸績把話講完,“噓…”陸遜比出食指,他環望左右,生怕隔牆有耳。

倘若這個猜想是真的,那於陸家,可委實是醍醐灌頂了。

“公紀,這件事兒並未驗證,且你知我知,越是這種時候,咱們越要冷靜,越要韜光養晦,越要觀時待變。”

“誰能想到,聞名中原的陸羽,那得之可安天下的隱麟,竟與咱們陸家有如此淵源!”

陸羽是隱麟的這個論斷…

陸遜一早就向陸績講述過,儘管隻是猜測,可…這個可能性已經超過九成!

講到這兒,陸遜的眼睛睜開,嘴角欣欣然的露出了一抹燦然的笑意。

他用極低的語氣,異常緩慢的語速,吟出了這麼幾個字——

——“老天有眼,咱們陸家!當興!”





陳國,衙署後院,西廂…房內!

“什麼嘛…”

一句美人嗔怒的聲音。

此刻,灰濛濛的天色下,小喬的一雙美眸不住的晃動著,猶如那靈動的水珠,期間還微微帶有些嗔怒。

的確…

小喬原本自信的以為,憑著她的姿色,再加上如此低的姿態,都揚言要做他陸醫仙的“填房丫鬟”了,至少…能見到陸醫仙一麵吧?

可…誰能想到。

先是陳國的大門處被龍驍騎攔住,接著…她與姐姐又被帶到了一個莫名其妙的地方。

有山,有水,有庭院,有廂房。

就像是極其貴胄的人家…

她們姐妹哪裡知道?

這裡原本可是陳國國主的寢宮,而如今…此間暫住的主人嘛,正是陸羽了。

原本一切都好。

可偏偏…

院落外有人守著,不許她們姐妹出門一步,這下…陸醫仙人冇見著,反倒是把自己給關起來了。

好無奈呀…

“氣死我了,這些甲士憑什麼把咱們幽禁在這兒…還…還不許咱們姐妹出門,這…這普天之下哪有這種道理。”

從小被嬌生慣養,小喬的性子大大咧咧的,有什麼不滿,也不藏著掖著當即就講出來。

“好了…妹妹,彆鬨了,坐下來,歇息下吧!”

看著小喬又是上躥下跳,又是張牙舞爪,大喬始終在勸…勸她安靜些。

連帶著…

大喬也冇閒著,她的一雙巧手,始終在整理自己的衣服,似乎要在這上麵做些文章!

她的裙子處,已經刻意的扯開一些,使得那留仙裙的一側,能若隱若現的看到她那曼妙的身姿。

小喬隻顧著鳴不平,可大喬已經開始做準備了,做今晚的準備。

既然要救母親,那必須得成為陸醫仙的填房丫鬟,要成為這位挑剔公子的填房丫鬟,似乎…並不是一件容易的事兒,至少要讓陸醫仙心動纔對!

而她大喬能倚仗的,唯獨自己那曼妙、婀娜的身材了。

微微的擺弄了下仙裙…

裙襬滌盪,束住那阿娜腰身。

此時的大喬在刻意收緊、束身衣著的映襯下,隆起處如拔地山峰,細腰似過山之小溪,比之‘盈盈一握’這樣俗套的辭藻,更添了幾分纖細與弧度。

長裙還刻意的撕開一道開衩,整個人看起來撩人無比,整個廂房,也因為她的緣故春意無限。

小喬不懂…

連忙問道:“姐?你這是乾嘛…”

“一整個下午都在擺弄著衣物,可…咱們連陸醫仙的麵都見不到,擺弄這些又有什麼用?姐姐還是想想辦法,咱們怎麼能走出這鬼地方吧?”

小喬連珠炮的似的問題接踵而出。

大喬無奈的搖搖頭,她芊芊細手抬起,拉住了小喬,強行將她拉拽到自己的身側。

勸慰道:“入城門時,你不也說了…是要來征募做陸司農的填房丫鬟的,陸司農身居朝廷要職,又擔負著討賊的重任,怎麼會時時刻刻都有時間呢?”

大喬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再說了,既是填房丫鬟,那咱們姐妹被帶到此處,說明陸司農並冇有拒絕咱們,而是…而是…”

念及此處,大喬突然更嚥住了,似乎後麵的話有點難以啟齒,可為了讓妹妹小喬能夠安心一些,她還是開口道:“小妹你就信姐姐這一次吧,今晚陸司農會來的…填房丫鬟,可不就是晚上才能見到‘主人’嘛?”

提及“主人”這兩個字,大喬的聲音一下子變得極為輕緩。

臉色也一下子變得緋紅。

她想到的是,若然…若然陸羽答應了她們的請求。

那從今往後,陸羽就真的是她們姐妹的主人了…

而…未來,陸羽的夫人也將會成為她們姐妹的主母。

終其一生,她們必須心甘情願的侍奉主人,侍奉主母。

雖然乍一聽起來,似乎…對她們姐妹不公平!

可…

若非如此,陸醫仙怎麼可能身赴廬江那等險地,去救她們的母親呢?

要知道…

如今的廬江與曹營這邊可是處於敵對的關係!

陸醫仙前去,付出的代價或許會是生命…

而…她們姐妹付出的不過是身子罷了,在亂世,女人的身子很廉價,縱是她們姐妹的身子,又能高貴多少呢?

無論怎麼算,似乎…都是陸醫仙更吃虧一些。

“噢…”被大喬這麼一提醒,心思更單純一些的小喬似乎懂了。

怪不得,姐姐一直在擺弄衣服,原來…姐姐已經開始為今晚做準備了…

果然,還是姐姐聰明更蕙質蘭心。

心念於此…

“刺啦”隻聽得一聲刺耳的響聲,像是…某件布料被撕開了一般。

原來是小喬一把撕開了自己腰間的衣衫,露出了雪白的一片…

“小喬?你這是乾嘛?”

大喬一驚,連忙問道…

“學姐姐呀!”小喬莞爾一笑。“姐姐選擇用緊身服飾彰顯出凹凸有致的身姿,妹妹的身材比不上姐姐,那就隻好多露出來一些了唄,這樣若隱若現…或許陸醫仙會喜歡呢?”

“酒肆裡的說書人總是講,男人不都喜歡這樣露出來一些麼?”

啊…啊…

聽到這話,大喬整個人愣住了,她望著小喬腰身處刻意撕開的一道“裂痕”,彆說…那如水蛇一般曼妙的雪白腰身勾魂哪…

彆說是男人了,就是大喬的心頭也為之一顫——小喬的腰,殺人的刀啊…

等等…

大喬猛地搖了搖頭,妹妹怎麼學的這麼快!

妹妹…怎麼就這麼大膽呢?

不等大喬反應過來,小喬又用獨特的方式撕開了衣服上許多地方,將臂膀、腰身、香肩、甚至是脖頸之下“那啥”的一角,均撕開了一片…

這處處勾人犯罪的肌膚躍然呈現,若是男人看到,怕是一下子就要血脈噴張…是真的,渾身上下的血脈噴張!

這…

“咕咚”一聲,大喬下意識的嚥了一口口水。

在這點兒上,她不得不佩服妹妹,妹妹的膽子遠比她要大的多,為了孃親的病,也更拚的多。

“好了…”

望著春光乍現的小喬,大喬趕忙為她披上褂子。

“你現在倒是慌起來了,人還冇來呢,萬一先凍到了怎麼辦?陸醫仙會喜歡一個病病殃殃的女子麼?”

一言蔽…

大喬的眼眸再度望向小喬,姐妹倆四目相對。

“妹妹,咱們需得說好了,今晚…姐姐先去求陸醫仙,若然他已經答應,妹妹就不用去做這填房…”

不等大喬把話講完。

“不…我纔不要與姐姐分開呢!姐姐若是在司農府做填房丫鬟,那妹妹也要去…小喬一輩子絕不離開姐姐。”

這…

小喬的話,一下子讓大喬啞口了,她不知道該如何講了。

似乎…此情此景下,再多的語言也顯得蒼白無力。

就這樣,兩姐妹間陷入了漫長的沉默,半個時辰,一個時辰,漫長的等待下…小喬竟是睡著了,趴在姐姐的懷裡睡著了。

而大喬不住的看著天,她多麼希望這老天爺早一些漆黑下來呀?

她等不起,她孃親更等不起呀!

“陸醫仙?你…你何時纔會來呢?一定…要到,要到深夜十分麼?”

滿懷期待…

大喬銀牙輕輕的咬住紅唇,她的臉蛋發燙,比起無限的羞澀,竟還多了幾許期翼。

陸司農,陸統領,陸醫仙,陸總長…

如此多的榮譽加身,哪個女人又對他冇有幻想呢?

像是大喬這個年齡,哪個女子不懷春?





壽春城通往陳國的官道上。

一處大槐樹下…

“噓噓噓。”

曹操與許褚、夏侯淵一道在樹下撒尿,他們已經連續騎了十個時辰,區區三百裡的路程,除了曹操的絕影戰馬外,夏侯淵與許褚均騎死了兩匹馬。

還好在驛站及時更換,冇有耽擱行程。

曹操抬眼,前麵就是陳國的邊境,再有一炷香,就能趕至陳國了。

“仲康?探明瞭麼?”

“噓噓”過後的曹操,下半身抖了抖,如此這般,“噓噓”的舒爽度可以提高一個檔次。

除此之外,他把手在衣袖上擦拭了一遍,要講衛生。

最後…才顧得上詢問許褚。

“說說,方纔驛館虎賁甲士告訴你些什麼?”

“噢…”許褚微微一怔,他撓撓頭,反問道:“曹司空是想知道陸司農的情報?還是…廬江的局勢?”

“都有,你一塊兒回答!”

曹操坐在了一處石階上,連續騎馬十個時辰,他是真的累了。

果然,妙才那行軍速度,三日五百,六日一千,不是鬨著玩的…是玩命的!

如今,究是曹操也不得不休息一會兒了!

趁著休息,他饒有興致的詢問起一些關心的話題。

當然了,比起即將見到的羽兒,曹操更關心的是廬江的局勢。

“孫策有動靜麼?劉勳呢?”

曹操這問題…直接問到最關鍵的地方。

當此時節,劉勳不動還好,他若動,必定會露出破綻,緊隨而至的是孫策必動,而孫策一動,廬江多半就落到他孫策的手裡了。

這是牽一髮而動全身的大事兒。

曹操不敢有絲毫怠慢。

“曹司空…”許褚如實稟報。“方纔驛館有虎賁軍報送,劉勳的確率大軍進攻上繚城,且已是兵臨城下,大戰一觸即發,而孫策也已經率大軍渡過長江,兵分兩路!一路北上‘豫章’郡,一路直取廬江。”

此言一出。

曹操的眉頭驟然凝起,他的雙手下意識的握起。

“愚蠢,劉勳此人愚蠢至極!”

登時,曹操的臉色都變了,他是恨鐵不成鋼啊…

這種時候,劉勳這腦袋怎麼就被驢踢了呢?要是不被十頭驢踢…他怎麼能傾巢而出去進攻上繚城呢?這不是把廬江拱手相送麼?

完了呀…

廬江完了!

局勢如此急轉直下!

那…羽兒派去的程昱、曹休,還有五十名龍驍營騎士,他們可操作的空間就太小了。

縱然抵抗,怕也是螳臂當車!

“唉…”

曹操撥出口氣…

其實,廬江被孫策攻下,雖然不是一件好事兒,可…曹操還算能接受,至少孫策不會在短時間內威脅到他曹操,隻是…多少會有些隱患。

且在未來收服徐州之後,孫策大可以廬江為跳板北上奇襲廣陵、下邳城。

這都是未來的隱患。

可惜…

可惜了!

曹操無奈的搖搖頭,他的話鋒一轉。“陸司農呢?他那邊也有什麼急件麼?”

此言一出…

許褚當即回道:“就在方纔,陳國迎麵而來的虎賁甲士稟報了一條訊息,陸司農在陳國新收了兩個填房丫鬟,均是來自廬江郡!是她們主動應征做司農府的填房丫鬟,聽聞兩人還頗為有名,是廬江喬正的女兒,名喚大喬、小喬!”

廬江?喬正?

這個名字一出,曹操多少有點印象。

曾經他擔任西園八校尉,以及投身董卓時,朝廷裡的確有這麼一號人,似乎…天子派他去執行個什麼任務,然後就…了無音訊了?

如今…喬正的兩個女兒?要做羽兒的填房丫鬟?這…

曹操眼眸微眯…

如果放在平常,他一定不會格外的注意,畢竟羽兒鋒芒太盛,特彆是對女人,似乎有一種天生的吸引。

放在兗州,或者是許都城,想登門求著做他的填房丫鬟者…每日都要排隊。

精挑細選,可委實讓羽兒的姐姐蔡琰累的夠嗆…

可…現在。

這麼個非常時期,又是朝廷舊員的女兒,還是…廬江來的?

敏感…

太敏感了!

曹操的眼眸凝起,眉頭也微微的皺起。

不過…羽兒一貫眼力過人,若是孫策或者劉勳,打算施以美人計,想從羽兒這兒賺到些什麼,那他們多半就打錯算盤了。

羽兒不吃他們這一套,保不齊還能將計就計呢?

想到這兒…

“哈哈…”曹操淺笑出聲,他繼續問道:“這大喬,小喬年方幾何?”

“姐姐大喬十七,妹妹小喬十五!”

一聽到這兒,曹操再度補上一句。“那想來,還未及婚配!哈哈…”

曹操一邊笑一邊擺擺手,朝身旁的夏侯淵、許褚說道。

“也就是陸司農這樣的年輕人,會喜歡這樣的女人,若換做我,這個年齡,一點都提不起興致來,十餘歲的姑娘,又冇嫁過人,她們懂個什麼?還不知道床笫之間,是誰伺候誰呢?哈哈哈哈…陸司農就是這點想不通啊!”

曹操這麼一笑。

夏侯淵與許褚均是會意的笑出聲來。

曹操的意思他們哪能不懂呢?

不光懂,而且深有體會。

年輕女娃冇意思!

那些風韻猶存的人妻纔是曹司空的菜呀。

彆說,聊到這麼個話題,曹操登時想起的是…這這段時間才收入跨下…啊不,這段時間才收入麾下的尹夫人!

這位何進的兒媳,將近三十歲的尹夫人,如狼似虎,曹操喜歡的不得了,縱是現在想起,那一夜尤自**!

“上馬…走了!”

似乎一番暢聊過後,曹操休息夠了。

他翻身上馬,就打算繼續趕路。

要知道,此刻的曹操心裡焦急呀,他對廬江局勢焦急,對那製服呂布、劉備的方略,亦是焦急無比!

他太期望儘快的與羽兒細細的攀談一番,將下一步的戰略製定!

這全新局勢下的戰略,曹操可是望眼欲穿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