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五十七章 青蛇自廬江來,於此地拜佛求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五十七章 青蛇自廬江來,於此地拜佛求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壽春城…

昔日,仲家天子登基稱帝時,這裡是仲家天子“欽定”的都城,何等輝煌?

可現在呢?

袁術逃遁,與之相伴的是一把大火將這裡焚燒殆儘。

往昔的恢弘早已不複存在,整個宮殿一片斷壁殘垣的景象,一如…昔日董卓焚燒洛陽長樂宮時的情景。

放眼望去,唯獨四個字——悄愴幽邃!

袁術那“大漢天下、儘入我手”的美夢,不過是幾個月,就在這麼一把大火的焚燒下,毀於一旦!

與之相伴的,還帶走了這宮殿往昔的風光。

寒鴉掠空,芳草萋萋。

踏踏…

連續不斷的腳步聲在宮殿的廢墟中響徹…

漆黑一片、斷壁殘垣的宮闕內,兩個男人在無數甲士的護送下,快步踏入其中。

其中披著紅色披風,細眼長髯的乃是曹操曹孟德。

他是這場戰鬥的勝利者…

也是最終的受益者,他昂著頭,環望著四周,感慨萬千。

而他身側的男子,渾身是灰塵,一雙寶劍早已被鮮血染紅,正是劉備劉玄德。

就這樣,曹操與劉備並肩踏入這廢墟的宮廷之中。

“玄德啊,袁術這次僭越稱帝是損兵折將,二十餘萬人馬,如今突圍而出的不超過兩千人,正往淮河北岸方向逃竄!有趣的是,此番我曹操討伐逆賊袁術,非但冇有損失一兵一卒,反倒是平添了九萬雄兵!”

曹操這話可不是空穴來風…

之前袁術儘起七路大軍,任七路將軍,而其中的五路早已投誠於曹操,陣前倒戈,算下來正是六萬兵馬!

再加上,壽春城三軍嘩變,何宴與尹夫人打開城門迎曹軍入城。

這下…又收編了三萬嘩變的袁軍。

可不就是平添了,整整九萬人嘛!

當然了,除了這九萬人之外,曹操還平添了一房夫人,曾經…讓他格外留戀的大將軍何進的兒媳尹夫人。

還買一送一,“假隱麟”何宴被曹操收為了義子。

在曹操看來,何宴可大有作用啊,羽兒…正缺這麼一個“假隱麟”替他遮掩身份呢,避免鋒芒太盛,引來四方敵視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環望著四周,曹操忍不住大笑出來。“玄德呀,我聽說這袁術打馬出城的時候,一步一口血,怕已經是驚弓之鳥,命在旦夕了!”

不是曹操刻意的這麼裝逼。

實在是…想不裝逼都不行啊!

在他看來…

整個討伐袁術的過程,羽兒這“攻心計”玩的是爐火純青!

袁術是眾叛親離…

曹操是羽翼漸豐…

如今,攻下城池的同時,平白多了九萬大軍!

九萬…這意味著什麼,意味著整箇中原,已經冇有人可以與他曹操抗衡,冇有人能抵得住他曹操的兵鋒。

果然…

劉備腳步一定,他的臉色格外複雜,既為成功剿除逆賊袁術而欣喜,也為曹操的進一步壯大而擔憂!

偏偏這種時候,劉備還必須恭維幾分。

“經此一戰,孟德兄功垂古今,名震天下,劉備恭喜曹司空了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在笑,隻不過,他轉過頭來。“倒是你們兄弟三個,不遠數百裡趕來,卻連一場像樣的仗都冇打成,一定頗為遺憾吧!”

呃…

這話脫口,劉備感覺自己被酸到了。

無形裝逼,最是致命啊。

可試著想想,曹操的話有問題嘛?

根本冇有問題!

…他劉備來此馳援曹操共同討賊,結果第一戰袁術六路大軍,五路倒戈。

人家曹操兵不血刃的拿下了…

第二仗更誇張,僅僅憑藉著一封《內戒令》,就使得整個壽春城嘩變,又是兵不血刃!

酸,劉備感覺後槽牙很酸,比吃了十斤青梅還要酸!

當然了…

他又如何不能察覺到,如此“攻心計”,這不就是隱麟一貫的作戰風格,多半…曹操又抱了隱麟的大腿吧!

至於袁術!

這個悲劇的“淮南破壞王”不過是成為了既“兗州黃巾軍”、既“徐州陶謙”、既“楊奉、張楊、李傕、郭汜”後…又一個被隱麟耍得團團轉的傢夥。

由此可見,隱麟的可怕呀。

“劉備還是恭喜曹司空了,曹司空麾下文臣如雲,武將如雨,更是有陸司農那鬼斧神工一般的工匠技藝,製成木牛流馬,解決糧食運輸難題,委實讓人羨慕啊!”

這就是劉備的高明之處…

提到陸羽,隻說是“鬼斧神工”,隻提及“木牛流馬”,卻刻意避開他的識人心、善謀略,這是一定程度上劉備的裝傻,也算是出於對他自己的保護。

可…無論如何,劉備心頭還是酸哪!

這下,二十斤梅子都比不上這股子酸。

老天不公平啊,憑什麼“隱麟”就在曹操的麾下呢?

若然…當初,隱麟投身到他劉備的麾下,怕今日剿滅袁術,奉天子令不臣,問鼎中原的就是他劉備了吧!

唉…唉…

心頭不住的歎氣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”曹操卻是止不住的笑意。

高興,今兒個是個高興的日子啊!

忽然間,他伸出一支胳膊,重重的拍在劉備的肩膀上。“玄德,不要走了,留下,你、我聯手!咱們定能成宏圖霸業!”

“多謝曹公盛情…”劉備不假思索的回道:“隻是,我部將家眷都在小沛城,我手下的弟兄們都有瞭望歸之心,還請曹公準許我返回小沛吧?”

唔…

此言一出,曹操的腳步一頓。

劉備這是打算走麼?

那麼…

他曹操…又該不該留,或者是殺呢?

沉默…

一息,兩息…十息,二十息!

整個斷壁殘垣的宮闕中,唯獨剩下曹操那粗重的呼吸聲,整個氣氛一下子變得冷峻了許多,甚至冰到了極點。

反倒是劉備顯得氣定神閒…

如今的他,可以篤定,曹操不會動他!為名,為利,都不會動他!

呼…

終於,曹操撥出口氣。

“哈哈哈…”他用淺笑打破了此間凝重的氣氛。“我早就聽聞,玄德兄誌大,今日看來,此話不假呀!”

“哪裡,哪裡?”劉備笑著回道。“曹司空兵強馬壯,文武兼備,多在下一人不嫌多,少在下一人更是不嫌少,還請曹司空準我回小沛吧!”

呼…

此刻曹操的眼眸一凝。

他想到了…此前處理劉備問題時,一乾謀士,包括羽兒對他的提議。

荀彧建議殺劉備;

戲誌才建議用劉備;

荀攸建議先用劉備,後殺劉備,這些答案,其實…曹操都不滿意。

而…唯獨讓曹操滿意的答案,恰恰是羽兒提出的——先用劉備,後,“借刀”殺劉備!

呼,借刀殺人嘛!

心念於此,曹操的眼睛已經緊緊的凝起,如今,他手下甲士將近三十萬,無論是小沛的劉備,還是下邳城的呂布都不是他的對手。

可偏偏…

劉備討賊有功,曹操現在一不能動他,二不能興兵討伐他。

那麼…就到了一個頗為嚴峻的問題。

如何履行羽兒提出的那借刀殺劉備呢?借誰的刀呢?

呂布…

這是曹操下意識的想法。

可具體怎麼實施,那就要好好的謀劃了!

而這借刀殺人是羽兒提出的,自然…曹操第一個想到的便是與羽兒細細的謀劃。

想通這一節…

曹操眼眸微微的閉起,他試探著問道:“玄德兄,那下邳城本就是你的,被呂布硬生奪走?你甘心嘛?”

這…

劉備微微一怔,而曹操的話還在繼續。“你跟呂布表麵上稱兄道弟,唇齒相依,可實際上,明爭暗鬥,互相提防,你說?我說的是也不是?”

嗬…

被曹操點破,劉備反倒是坦然了。“曹司空說的對,也不對。坦率的說,我與呂布互相提防是真,唇齒相依也是真!”

這話意味深長…

既然大家都攤牌了,那就明牌打吧。

曹操點了點頭,“還是玄德說的透徹。”

“既然如此,為何還要再回小沛呢?須知呂布多變如狐,貪婪如狼,像是玄德這樣的仁義君子到那邊,豈不是住在了狼窩邊上兒,或許會死無葬身之地!”

哈哈…劉備淺笑著說道:

“曹司空,請恕在下直言,呂布雖然貪狠如狼,可曹司空卻勢如龍虎,待在狼的身邊,總是好過待在猛虎、蛟龍的身側吧?”

言外之意,在呂布身邊,雖然危險,但…還穩得住!

可…在你曹操身邊,如履薄冰,劉備做不到啊!

哈哈。

哈哈哈哈…

這下,曹操笑出聲來,他算是發現了,劉備這次是吃準他了。

他是看透了曹操不可能動他這麼一個有功之人,動他這麼一個匡扶漢室的正義之士。

所有,劉備是有恃無恐啊!

這算是被拿捏了麼?

不過…

“好。”曹操點了點頭。“既然如此,我就不強留你了,隻不過,明日傍晚乃是咱們的慶功宴,希望玄德兄喝過這慶功酒再行離去!”

這…

劉備遲疑了片刻,最後還是笑著答應一聲。“好,那劉備就鬥膽討曹司空一樽慶功酒!”

“告辭!”

告辭兩個字脫口,劉備轉身快步離去。

而曹操身側的夏侯淵眼珠子一定,當即佩劍出鞘…

“大哥?真…真要放走他?”

曹操沉默了片刻,先是將夏侯淵的長劍按回劍鞘,繼而開口道:“劉備助我討賊,也算是立下些許功勞,此時殺他極為不智,會失去天下人心…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。

“再說了,殺他?又何必我曹操親自出手?有時候,借刀亦可殺人。”

言及此處,曹操的眼眸中一抹凶光乍現。

他迅速的問道:“妙才,陸司農可還在陳國?”

“尚在…”

“那,辛苦你一趟。”曹操當即將手搭在了夏侯淵的肩膀上。“你馬快,去接他來壽春城,就說劉備要走!”

此言一出…

“喏…”夏侯淵答應一聲,拱手領命,旋即就準備去取馬。

哪曾想。

“等等!”曹操連忙喊停,他的眼眸望向許褚。“仲康,你可知道這段時間,陸司農在陳國忙些什麼?”

這…

許褚撓撓頭,陳國的飛鴿每日都會傳來,許褚也會把一些關鍵的資訊記在腦中。

隻不過,需要用到時,他需要一定的時間去回憶。

“噢…”許褚似乎想到了什麼,“這段時間,陸司農除了打造那‘木牛流馬’外,他還秘密派遣程昱、曹休與五十名龍驍營騎士赴廬江郡,聽他的意思,似乎…他在密謀廬江,且行動已經開始了。”

啥…

這不問還好,一問之下,曹操還真的問出一個意外的驚喜。

可…程昱?曹休?五十名龍驍營騎士!

這不過是幾十人?

他們…能取廬江郡麼?

要知道,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廬江郡尚有袁術的殘部,而劉勳手下可有足足五萬大軍呢。

想到這兒,曹操再度麵向夏侯淵。

“妙才…”

“大哥?何事?”

“替我把絕影馬牽來,今日,我與你一道七百裡加急,咱們趁夜趕至陳國!”

這已經不單單是一個劉備的問題了。

事關廬江的攻伐,那…曹操就不敢輕易傳喚陸羽了,萬一他這個總指揮離開了陳國,廬江那邊冇人指揮,豈不是功敗垂成?

再說了,讓羽兒沿途奔波,他這個做老父親的也是於心不忍。

索性,曹操就當回七百裡加急的信使,去一趟壽春城,與羽兒聊聊劉備,聊聊廬江郡!

想必,羽兒那邊早就計上心頭了吧?

“妙才,彆發呆了,現在就走…”

曹操催促了起來…

因為多疑,從來不趕夜路的曹操,今夜怕是要為羽兒破例了。



依舊是壽春城,一處館驛內。

食則同桌,寢則同床的劉、關、張三兄弟,此刻,他們正在用晚飯。

隻是…

他們三人,似乎都冇有心情吃飯。

“特奶奶的,俺就知道這曹操肚子裡冇什麼好水,讓大哥明日參加慶功宴,哼,依俺看,他分明就是想留下大哥?”

張飛罵罵咧咧的,他第一個鳴不平。

關羽則是一捋長長的鬍鬚。“大哥?酒無好酒,宴無好宴,依我之見,則是他曹操效仿那鴻門宴,項莊舞劍意在沛公!”

張飛與關羽的想法如此一則,曹操要對大哥劉備不利!

“那還等個甚,咱們今兒個就點好弟兄們,讓俺張飛開路闖出這壽春城,誰敢攔著,俺就去捅他一百個透明窟窿!”

張飛依舊嚷嚷著…

“噓!”劉備急忙一把捂住了張飛的嘴巴。

原本就算是打算跑,被張飛這麼一嚷嚷也跑不了了。

當然了,劉備冇打算跑,他吃準了曹操,這一次…曹操不會動他,不僅不會動他,還會嘉獎他?

否則,曹操一連釋出的幾道求賢令,豈不是成了天大的笑話?

“二弟,三弟,莫慌。”劉備顯得很淡定。“依我之見,曹操多半是自己拿不定主意,要與人商量,故而,才把時間往後推延了一日。”

唔…

關羽急問道:“曹操要與誰商量呢?他的軍師戲誌纔不就在壽春城內麼?”

“二弟,錯了,你從一開始就看錯了曹操。”劉備擺手。“為兄告訴你多少次,曹操手下看似有荀彧、荀攸、戲誌纔等潁川才俊,可實際上,真正幫曹操一步步做大的乃是另外一人。”

“大哥說的是?”關羽脫口道…

隻是,他還冇有念出這個名字。

劉備已經搶先念出。“陸羽,大司農、太學總長、龍驍營統領陸羽…”

提及此處,劉備微微一頓,接下來的話放緩,卻加重了許多。“或許,他的另外一個名字更值得咱們銘記——隱麟!那個得之可安天下的隱麟!”

冇錯,劉備算準…曹操必會因為他的事兒而去請教隱麟。

可…隱麟又能怎麼樣呢?

殺?不可能!

軟禁?失人心?

放走…嗬嗬,若然如此,那是否請教隱麟,又有何乾係呢?

一時間,劉備倒是也好奇了起來。

事關他劉備歸小沛?

隱麟會如何應對呢?

彆說是隱麟了,就是劉備自己都不知道,還能如何應對?這根本就不是一道選擇題,而是必選題!





陳國。

今兒個,陸羽接到了兩封飛鴿傳書,一前一後,相差都不超過一個時辰。

一封是來自廬江,是程昱親筆撰寫的…

很簡單,很明瞭,就七個字——一切按計劃進行!

冇有什麼,比程昱帶來的這七個字讓陸羽更安心的了。

看起來…

廬江的局勢即將進入全麵的**。

程昱、劉曄、曹休vs孫策、周瑜、魯肅!

這大幕就要拉開咯!

彆說,隱隱還有點兒期待呢!

至於…另一封。

是壽春城傳來的,信箋上講,老曹就要來了…昨夜他特地趕夜路,七百裡加急正往陳國這邊趕來呢!

預計今日下午會抵達陳國。

這…

陸羽下意識的敲敲腦門。

老曹這是腫麼了?

有啥事兒,喊他去壽春城不得了?至於…再走這回頭路呀?

當然了…

陸羽怎麼能體會到,這其中滿滿的“父愛如山”呢?

他更是無法體會到,曹操對陸羽的那種捧在手裡怕摔了,含在口裡怕化了的情懷。

若然要羽兒七百裡加急趕至壽春城,沿途勞頓,曹操心疼啊!

陸羽琢磨著,老曹來的這麼急…

今兒個下午得出城去迎接下老曹啊。

哪曾想,這個想法剛剛出現。

一名龍驍營騎士快步闖入陸羽的屋中。

“稟報陸司農,城外…有一隊來自廬江的馬隊想要入城,被咱們龍驍營的弟兄們攔下了。”

唔…廬江?馬隊?

陸羽點了點頭,似是讚許。“如今,廬江局勢微妙,攔住也好,省的有細作混入咱們陳國打探情報。”

隨便回答了一句…

當然了,陸羽多少有些疑惑,這麼一件小事,也用來稟報他?

他是大司農呀,就不是城管!

就在這時。

這龍驍營騎士補充了一句。

“這來自廬江的車隊,主子乃是兩個碧玉年華的女子,這一雙姐妹國色天香,便是過往的行人也不由得頻頻側目,她們自稱是來自廬江五洲山的喬家…”

講到這兒,這騎士頓了一下,旋即繼續道:

“她們直接講明,她們目的乃是…乃是…”

“乃是什麼?”

陸羽隨口一問…

他隱隱琢磨著這“廬江五洲山”有些耳熟,好像有某個很有名的人物,居住在那兒?

等等…

陸羽一下子琢磨過來。

廬江,丹徒縣,五洲山,這不是“喬國老”的住所麼?

喬家…喬國老,冇錯,這對上了!

那麼…那兩個國色天香、碧玉年華的女子,該不會是…大喬?小喬?銅雀春深鎖二喬的“二喬”吧?

“咕咚”一聲…

陸羽下意識的嚥了口口水,他抬起眼眸望向騎士。

騎士如實回答:

“這兩位喬家小姐求見陸司農,說要來征募…做…做陸司農府上的填…填房丫鬟的!”

呃…

此言一出,陸羽一下子懵逼了。

不隻是他懵逼,其實這龍驍營騎士早就懵逼了…

冇天理呀,這種模樣的佳人,竟然不圖著做正室夫人,而是…而是要做丫鬟,這…這簡直冇天理呀!

或者說,陸公子太優秀了,太帥氣了,就像是屏目前的各位觀眾老爺一樣優秀和帥氣!

帥氣到讓絕色傾國的姐妹花,上趕著投懷送抱!

優秀,大寫的優秀!

反觀陸羽…

填房丫鬟?什麼情況?

大喬、小喬從東土大唐而來,赴陳國陸羽這兒拜佛求經…啊不,是大喬、小喬從廬江而來,赴陳國陸羽這“千裡求睡”!

是這個世界瘋了?

還是他陸羽幻聽了?

這尼瑪不科學呀?

——事出反常必有妖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