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五十六章 入豪門深似海,甕中捉小霸王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五十六章 入豪門深似海,甕中捉小霸王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廬江通往陳國的官道之上。

幾匹馬兒正在休息,一旁的馬伕在餵馬兒吃些馬料,似乎因為長途奔襲,馬兒不斷的打著響鼻,頗為疲憊。

這是廬江喬家的車隊,距離上一次在驛館休息已經過了整整十二個時辰。

縱使人不累,馬兒也扛不住了。

呼…

溪水旁,兩個絕美的身影麵朝小溪,其中年長的女子幽幽的歎出口氣。

“明日…明日就到陳國了,妹妹打算如何請陸醫仙出山呢?”

說話的是大喬。

一提到請陸醫仙出山的話題,她的眉頭不由得蹙了蹙,這是個大難題,可似乎…妹妹小喬胸有成竹一般。

“…這個。”小喬有些哽咽,話到了嘴邊又嚥了回去,隻是麵頰上添上了幾許緋紅。

“明日就到了,現在?還瞞著姐姐麼?”大喬繼續追問…

小喬略微低頭,終究還是開口了。“姐姐可聽說過,凡是豪門士族家的公子舞象之年後,家族中均會安排一些填房丫鬟,用以…”

講到這最後,小喬實在是難以啟齒,畢竟“填房丫鬟”…這種事情,對於女孩子而言是很忌諱的。

正常人家的女兒,誰會去做這卑微的事兒呢?

講到這兒,小喬的麵靨更紅了,就像是微醺一般。

啊…啊…填房丫鬟?

大喬整個人一怔,妹妹小喬竟是打算…打算以這個為條件請陸醫仙出山麼?

小喬提到的這填房丫鬟,大喬並不陌生。

誠如妹妹所言,豪門家族,凡事講究子嗣的傳承,講究香火的延續。

便是為此,這些公子十五歲時就會開始學習這“周公之禮”、“床笫之事”…

這算是百年來一條約定成俗的規定。

而門第越高,對填房丫鬟的要求也就越高,姿色、模樣、性格…甚至必須要做到知書達理。

而陸醫仙貴為大司農,聽聞他的姐姐又是名門之後,當世才女的蔡琰姑娘。

想必眼光會更高…

如果這樣,憑著妹妹小喬的姿色,或許真的能夠讓陸醫仙心動,從而救她們的母親。

俏美的小喬妹妹有這個能量!

隻是。

作為姐姐,大喬又怎麼捨得讓妹妹獨自一人去做填房丫鬟呢?

“二妹…這填房丫鬟的地位可並不高,且於府邸中的地位很微妙,日後若然主母入主司農府,更是會成為其眼中釘、肉中刺…”

大喬蕙質蘭心,她聽說過太多填房丫鬟的悲慘境遇。

還冇有一家豪門的主母,可以大方到包容“填房丫鬟”的地步!

畢竟每一個庶子,在主母看來都是威脅。

這樣去看…填房丫鬟就像是一個工具人一般,隻是負責公子少時的啟蒙,等公子娶妻後,便會淪為府邸內最普通的丫鬟。

甚至…多半會受到當家主母的忌憚。

能改變填房丫鬟命運的唯有一條,那就是懷上子嗣。

如此這般,可能會爭取到一個妾的名分!

可…這又有著嚴格的限製,必須在公子明媒正娶之後,否則…傳揚出去,會妨礙公子的名聲,讓他得不到良配。

難…太難了。

可以說填房丫鬟的命運,那就是一句話——一入豪門深似海!

要不就說,寧做窮人妻,不做富人妾。

一時間,大喬的心頭浮想聯翩,越想牙齒越是咬緊,表情也變得愈發的複雜。

“姐,這是唯一的辦法?不是嘛?”

小喬嘟了下嘴。

她很聰明,她也知道,她能倚仗的東西並不多,或許能吸引住陸醫仙的也唯獨這具皮囊了。

很難想象,清新空靈、猶如青蓮初綻氣質下的小喬,竟是頗為堅毅。

如今為救母親,縱是做填房丫鬟,縱是一入豪門深似海,小喬眼睛都不眨一下。

“可…妹妹你還小啊!”大喬口中喃喃…

“姐姐也隻比我大兩歲而已。”小喬小嘴一噘,保持著固有的倔強。“總之,隻要能請出陸醫仙,隻要能救娘…其它的都不重要。”

這…

聽到這兒,大喬俏眉微挑,她嘴上不說,可她心裡卻在想。

怎麼…怎麼可以把一切都推給妹妹呢?

若見到陸醫仙,她必須要搶先妹妹一步向陸醫仙提到這個。

如果…

如果一定要有一個人做填房丫鬟,那就讓姐姐來承受這份“痛苦”好了…

盈盈溪水旁,濃濃的姐妹情誼不斷的泛起絲絲漣漪。

明日…明日就要到陳國了。

也不知道,陸醫仙性格如何?

又…好不好相處呢?

還有…未來司農府的主母,會不會為難她們呢?





這邊,喬家的馬隊駛向陳國方向。

另一邊,江東的船隊已經靠岸。

孫策的使者諸葛瑾拍了拍衣袖,整理了下衣著,讓自己顯得更鄭重一下,他深呼一口氣,邁步而出,走向廬江郡的衙署方向。

此時此刻,衙署這邊…

廬江太守劉勳正看著眼前的錦囊,心情久久不能平靜。

“子揚?這錦囊中寫的都是真的?”

劉勳急問道…

劉曄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。“是真是假我也不知道,需得與江東的使者會麵,驗證後方知真偽,若然…”

講到這兒,劉曄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若然江東的使者如錦囊中提及的一般,又是讚譽劉太守,又是送給劉太守金銀珠寶,又是提出以劉太守馬首是瞻,而最後…他們的目的轉到了,請劉太守進攻上繚城,那…狼子野心可就昭然若揭了。”

呼…

劉勳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其實,如果按照曆史上的走向,劉勳在與江東使者會麵後,哪怕劉曄識破了對方的奸計,但劉勳依舊會一意孤行,進攻上繚城…

這才被成功偷家,丟了廬江郡,灰溜溜的帶著殘部投靠曹操。

白白讓老曹少了五萬兵馬!

可現在的情況截然不同了…

相當於劉勳在與江東使者會麵之前,他就已經看到了對手全盤的謀算。

那麼…

倘若江東使者還是按照老套路,可…就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“子揚,江東使者已經過江,你跟我一道去會會他。”

劉勳吩咐道。

劉曄略微思索一下,旋即眼珠子一定。

“劉太守,你且再聽我一言…”

“縱然江東使者的話術一如這錦囊中提及的,也請主公千萬不要生氣,更不能露出不悅神色,暫且答應下來,等事過後,咱們可以與龍驍營的程司馬共商對策。”

劉曄還是想的更全麵一些。

如果隻是識破對方的計略,那遠遠不足以作為投誠曹操的“投名狀”。

可…若是將計就計。

打出一場對“小霸王孫策”的大勝仗,那…意義可就與眾不同了。

劉勳點頭稱是。“還是子揚想的周到!”

彆說…

此刻的劉勳,他的眼眸中泛起了一絲畏懼。

倘若這錦囊全部預判準確…

那這曹營裡這位聲名鵲起的陸羽可就真的有點“妖孽”了呀?

四世三公袁家嫡子袁術,都不是這個“妖孽”的對手,那他劉勳…不過是一個小角色?若要與陸羽,與曹操對抗,豈不是螳臂當車?

嗬嗬…

這樣想想,似乎…投誠曹操,是他唯一且絕對正確的選擇了!



廬江郡,一處驛館。

一張桌案,三人跪坐。

劉勳與劉曄跪坐在左側,江東的使者諸葛瑾跪坐在右側

“我家主公收到訊息,袁術隕亡,特地命我前來向劉太守道喜…”

諸葛瑾當先開口。

劉勳本想回話,劉曄搶先一步,“敢問閣下?我主何喜之有呢?”

“哈哈哈…”諸葛瑾笑著拍拍手。

緊接著…

有仆人將五、六枚箱子抬了進來。諸葛瑾的話還在繼續:“一些錢財,不成敬意,聊以表達我主對劉太守的敬仰之情!”

講到這兒,諸葛瑾笑聲再起。

“哈哈哈,這袁術隕亡,那整個揚州?整個江東,不就是張太守的做主了嘛?識時務者為俊傑呀!”

“我主命我出使廬江,就是欲與張太守結盟,張太守文成武德,我主孫伯符仰慕久矣,願與張太守締結同盟之誼,共襄大舉,我主替張太守守好那江東六郡七十二縣!每年奉上足量的糧食、金銀珠寶,唯求張太守能庇護我等!”

拍馬屁…

還是很有藝術的“馬屁”!

諸葛瑾說的舒坦,劉勳聽得更舒坦。

那謙遜的態度,卑微的語氣讓劉勳身上的每個毛孔都非常的通泰。

倘若冇有那封程昱遞來的錦囊,多半劉勳見到這錢,聽到這話已經飄飄然了。

要知道,在兩千年後…時事熱點“安陽王,狗咬人”的故事告訴我們——人無論何時都不能飄,否則…一定會挨刀!

正所謂——做人做事彆太飄,小心背後挨鋼刀!

好在…

劉勳冇有飄,反而他很理智,甚至那封錦囊的緣故,他想笑!

…如今的他…甚至都知道諸葛瑾接下來要說些什麼。

他望向劉曄一眼。

劉曄一捋鬍鬚,兩人交換過眼神,四目相對,彼此心領神會。

“想不到孫伯符竟是一個頗為識時務之人。”劉曄開口道:“如此甚好,你、我兩家勠力同心,我主伐外攻城陷地,汝主主內供給軍糧,相得益彰,天下唾手可得!”

這話一出…

諸葛瑾心裡懸起的石頭落下來一大截。

此番赴廬江執行任務,周瑜曾反覆叮囑,讓他小心廬江的幕府功曹劉曄這個人,說他足智多謀,或許能看穿此計。

最關鍵的是他在廬江、在軍中,有著極其特殊的地位,是可以左右局勢的。

為此,諸葛瑾特地好好的準備了下,隨時可以與劉曄舌戰!

他一貫是個謹慎的人…從不打無準備之仗!

可…

如今聽劉曄話語的意思,儼然是信了這同盟之誼。

如此這般,他心頭的大石頭可不就落下了麼?在諸葛瑾看來,這事兒…已經成了一多半兒!

呼…

心頭撥出口氣,諸葛瑾儘量的讓自己的心情變得平靜。

他是天生的說客,無論何種心情之下,很快就能夠回覆平靜。

“誠如劉功曹所言,我主主內,輸送錢糧、軍資…劉太守主外,逐鹿中原,可眼下…江東初定,糧草不足,所能拿出來的唯獨這些金銀珠寶,想必廬江這邊也受製於糧食吧?”

“唉…”諸葛瑾歎出口氣,繼續道:“話說回來,袁術新敗,手下分崩離析,原本他手下的城池多半均會自立,而其中又當屬‘豫章’、‘海昏’、‘上繚’三城糧食最豐!恰恰…”

講到這兒,諸葛瑾頓了一下。

一副不甘心的模樣。

“恰恰這三座城池掌握在華歆的手上,嗬嗬,華歆不過是一個文人,他有什麼本事能守住城池?”

“依我之見,劉太守何不出兵‘上繚城’,一鼓作氣剿滅華歆,奪下這‘豫章’、‘海昏’、‘上繚’三地!”

“人言‘上繚殷實,得知可以富國’,我主孫伯符本就想替劉太守進攻他們,怎奈,擊之,路不便,還請劉太守這樣的大國討伐!我主孫伯符必作為外援,到時候…得之三城,糧食的話,劉太守隻需分給我主三成即可…也算是恩賜給我主一些功勞、苦勞!”

這一番話說的很藝術,很合理。

可以說,諸葛瑾很善於拿捏對手的心思,他若是單單指明請劉勳進攻‘豫章’、‘海昏’、‘上繚’三城,江東孫策予以援助,那多半會引起對方的懷疑。

可現在…

他提出要三成糧食!

那…一切就都合理了,這也足夠讓劉勳一下子失去戒心與防備。

畢竟,人家江東也是有目的嘛,既然有共同的目的,緣何不能有相同的目標呢?

再加上諸葛瑾語氣謙卑。

拍馬屁的功夫更是了得,一字一句間表明的態度便是——得到上繚之糧,非劉太守這樣實力雄厚的人不可!

謙虛的態度與真金白銀的誘惑,足以再度讓劉勳飄飄然,搞不清自己幾斤幾兩了。

甚至…哪怕事先看過錦囊,劉勳都有點蠢蠢欲動!

“咳咳…”

劉曄一聲輕咳,算是提醒。

劉勳這才從那飄入雲端的思緒中回過神兒來。

呼…

深吸一口氣。

就這一口氣的功夫,劉勳想的很多,很遠…

乖乖的,這江東使者的路子還真是與錦囊上的分毫不差嘛。

倘若,他被這金錢、馬屁迷惑,真的去攻上繚城,那錦囊中接下來的悲劇就要上演了,上繚城城防堅固,一時半會兒攻不下來。

可劉勳的老家廬江空虛且孤立無援,孫策將會急行軍前來偷襲。

而倘若劉勳回援…

孫策又會派出一支兵馬埋伏於半道!

接下來的故事嘛…

要知道,劉勳手下這五萬大軍的家小都在廬江郡,他們又怎麼可能拚死一戰?

四麵楚歌的悲劇會再度上演,五萬大軍的倒戈相向也是必然!

這…

想到這兒,劉勳渾身一哆嗦,若非…若非陸羽撰寫,程昱送來的這封錦囊,他…他劉勳豈不是要陰溝裡翻船了。

還真如劉曄所講,早晚他都是要投誠曹操的。

隻不過…現在投誠還有五萬大軍,也能混個高官厚祿,真等到兵敗如山倒時,兩個肩膀扛著一個頭去投降,那就是一首涼涼啊!

此時此刻,劉勳的臉色青一陣、紫一陣,很不好看。

諸葛瑾也察覺到了這點,他心裡嘀咕著,該不會是…是被看穿了吧?

當即開口問道:“劉太守覺得不好麼?”

作為一個論客,不能慌,要搞清楚對方心裡想的是什麼。

若是此刻慌著去繼續闡述,比如…上繚城多殷實?

華歆的戰鬥力多麼的渣渣…

那勢必會引起對方的疑心。

哪曾想,就在諸葛瑾還有些懵逼之際。

“唰”的一下,劉勳一把握住了諸葛瑾的雙手,牢牢的握住。

他口中不住的喊道:

“大才呀,先生大才呀…”

“我怎麼就冇想到去征討上繚城,去討伐華歆呢?上繚殷實,得知可以富國,先生啊…若然我劉勳能成大業,那先生此計必定是頭功!”

言及此處,劉勳做出一副急不可耐的模樣…

他當即吩咐劉曄:“劉功曹?你聽到了麼?諸葛先生大才…取上繚城,咱們即刻就點兵,就去討伐那華歆,然後…逐鹿中原,事不宜遲!”

呃…

劉勳的樣子,啊不,準確的說,是劉勳的演技直接把劉曄看懵逼了。

這有點兒用力過猛了吧?

劉曄能意識到…

劉勳是想刻意的表現出去攻“上繚城”的急不可耐,可…可這演技是真的浮誇,差點讓他劉曄都信了。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劉曄趕忙拱手。“劉太守明鑒,諸葛先生大才…”

講到這兒,他快速起身。“劉太守,事不宜遲,那咱們…”

一句話尚未講完,劉勳又很浮誇的緊握了幾分諸葛瑾的手。“賢弟啊,從今往後諸葛先生,你就是我的賢弟,就是我劉勳的座上賓客,咱麼廬江…隨時歡迎你呀!我…喜歡你呀!”

講到最後,劉勳用手重重的在諸葛瑾的肩膀上拍了拍。

這一拍意味深長。

呃…

諸葛瑾有點懵,咋“賢弟”都叫上了?他這算是完成任務了麼?

可似乎,又有哪裡不對!

細細的想,也想不出哪裡不對,畢竟…人家劉勳已經答應進攻上繚城,這不是喜大普奔,皆大歡喜麼?

總而言之,是有迷茫,但…還事情進行的很順利。

愣神兒的功夫,劉勳與劉曄已經拱手拜彆了諸葛瑾…

他們健步如飛,他們的速度猶如離弦的箭,就是兔子都追不上。

諸葛瑾揉揉眼睛,他們倆…這麼急切的麼?

事情進行的好順利呀!

儘管與周公瑾的預料有些略微的不同,比如…幕府功曹劉曄冇有反駁。

因為這個,倒是省卻了諸葛瑾事先準備好的一番話術。

不過,一切都好,都在周瑜的預料之中!

遙望窗外,哪裡還有劉勳、劉曄的人影…

他們已經去點兵了麼?

諸葛瑾心頭不由得生起這麼一個問號。

當然了…

點兵是肯定要點兵的,隻不過,除了點兵之外…

劉曄與劉勳還要搶先見個人,準確的說是見見那位傳說中…策無不反,勸無不降的龍驍營司馬——程昱,程仲德!

想必…

他那裡,或者說是陸司農那裡,早就準備好對策了吧?

——將計就計?

——欲擒故縱?

亦或者是——甕中捉鱉?啊不…是甕中手撕小霸王?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