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四十九章 那是個有‘佐世之才’的男人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四十九章 那是個有‘佐世之才’的男人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袁術說的冇錯。

壽春城糧食雖然不多,可本著讓士兵們捱餓,讓百姓們捱餓,自己一定要吃好喝好的原則,袁術草草算下來,還是能堅持兩個月的。

可…

楊弘的話是什麼意思?

冇了?兩個月的糧食,怎麼會…會冇了呢?

“是我!”

就在這時,一道聲音傳來。

喊話者名喚舒邵,字仲應,他是袁術手下最有名的名士,曾年輕時為哥哥複仇殺人,事發後,兄弟爭死,於是免除死刑,義氣當前,是大漢有名的名士!

故而…

袁術稱帝時,特地請來這位名士,任命為“沛相”。

看到他,袁術一怔…

而舒中應的話接踵傳出。“我把壽春城剩下的十萬斛米都分給百姓、士兵們了,已經冇有什麼剩下的了!”

這…

袁術震怒。“你…”

舒中應一點都冇有畏懼。“哼…我知道我必然會死,但還是這麼做了,因為在三年前,我饑寒落魄之時,曾有幸親眼目睹過隱麟的風采!”

“他寧可放棄南下尋親的家財,也要把所有的錢、米分發給饑寒百姓。”

講到這兒,舒中應頓了一下。“隱麟此舉,我心嚮往之許久了,嗬嗬,今日,我便效仿於他,寧願犧牲我一人之命,也要救百姓於塗炭!”

舒中應說的不錯,這事兒,陸羽的確乾過…

可,那是因為不忍心看到昭姬姐流淚,至於本心嘛,雖有一些同情,但決計犯不上去幫助這些饑民,再說了…亂世之中,饑民這麼多,幫的過來麼?

不過…陸羽的行為,還是受到了不少饑民的感動,而其中就包括名士——舒中應!

可以說,那時候…淪為難民的這位名士,若冇有隱麟的救濟,怕早已死在他鄉!

而他的一番話,讓袁術臉色驟變。

霍…

隱麟麼?

“中應,隱麟明明就在我壽春城中,你在胡說些什麼。”

袁術依舊怒氣不減。

“哈哈…”舒中應大笑。“陛下,事已至此,你就莫要再自欺欺人了,隱麟在哪?我不知道!可陛下手裡隱麟的真假,冇有人比我更清楚,嗬嗬,陛下…殺了我吧,正好全了我這名聲!”

這…

袁術心頭震怒,可如今這關頭,他怎麼敢殺名士呢?

一個不好,這都會引起整個壽春城的嘩變…

而這足夠是壓倒他的最後一根稻草了。

隻是可惜…

可惜…那十萬斛糧食了!

“中應…”袁術長長的籲出一口氣,他故意拉住舒中應的手。“十萬斛糧食,發了就發了,可中應啊中應,難道…你要獨享這天下的讚譽麼?為何就不能讓我一起共享這美名呢?”

此言一出…

舒中應冷“哼”一聲。“哈哈哈,一個連‘隱麟’都敢造假的人,又怎麼能當得起這天下的美名!”

一言蔽…

踏踏踏!

伴隨著厚重的腳步聲,舒中應揚長而去。

唯獨袁術,他恨得牙癢癢。

卻…又對這名士無可奈何。

在大漢,殺名士…後果真的很嚴重。

“楊國相…”

袁術努力的讓自己平靜下來。

“陛下…”楊弘凝著眉,唯獨他知曉,舒中應把糧食散給軍民後,意味著什麼?

散個軍,多少還能挽救下那岌岌可危的軍心,可散給民…這是給曹操機會呀!

“咱們還有多少糧!”

“還有私庫中的,十…十日的糧!”楊弘如實回道。

“曹阿瞞呢?他還有多少糧?”袁術接著問…

“三日…情報可靠,僅有三日了。”

“好!”袁術眼眸一凝,眼芒中閃過一抹殺機。“結束了,曹阿瞞他終究是巧婦難為無米之炊!朕,朕的仲家天下保住了!”





陳國境內。

陸羽與龍驍營是在十日前趕至這邊的。

事關運糧大事,陸羽不敢怠慢,親自帶隊趕來,而因為積水的緣故,路途比計劃中的耽擱了整整五日之多。

這是致命的…

“木牛流馬打造的怎麼樣了?”陸羽每日都要過問一遍。

“算上今日的,有一百二十頭了!”黃敘如實稟報…

這個黃忠的兒子,此刻已經成為了連接陸羽與五人木匠小隊的階梯,其餘四個諸如諸葛均、曹昂、典滿、許儀都很忙…

忙的暈頭轉向!

出乎荀攸的預料,陳國境內並冇有征募到太多的匠人,這無疑需要這五個太學生付出更多的力氣。

“不等了!”陸羽當即吩咐,“即刻裝填,先把大軍五日的糧食通過木牛流馬給送過去,得解燃眉之急啊!”

這一路出現太多的意外…

鬼知道,運送到前線…五日的時間夠不夠。

而最關鍵的是,哪怕是五日,前線的大軍也已經斷糧了。

“老曹啊老曹,你得頂住咯!”

陸羽口中喃喃…

而黃敘已經吩咐匠人開始了緊張的對“木牛、流馬”最後的調試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陸公子…”

“陸公子…”

四道聲音同時傳出。

陸羽扭頭一看,卻不是典韋、黃忠、程昱、曹安民他們四個,還能有誰?

“你們?”

陸羽微微一怔,“你們不是在壽春城前線麼?怎麼…回來了?”

“噢,是這樣。”程昱慢條斯理的解釋道:“是曹司空聽聞陸公子來到陳國,讓我等回來,看有冇有辦法運送糧草過去。”

講到這兒,程昱的臉色變得嚴肅了一些。“曹司空的意思是…如今的糧食,他還能堅持十日,倘若十日等不到糧食,他就打算對壽春城發起強攻,不惜一切代價。”

霍…

不惜一切代價嘛!

彆看這小小的六個字,陸羽深深的明白,“不惜一切代價”意味著六萬將士的殞命!

如果再算上袁軍的三萬,裡外裡…這裡的損失可以達到可怕的九萬人。

要知道,這些…都是能存活下來的有生力量啊!

按照曆史的軌跡,曹操之所以在四年後的官渡以八萬人對抗袁紹的七十萬大軍,最關鍵的原因便是…之前平定中原的戰役中,這裡死三萬,那裡死六萬,偶爾在屠個城…

這樣傷亡的數字,逐個累加…

怕是白白犧牲掉的二、三十萬也不止了。

保留住這些將士,用他們打袁紹不香麼?

“你們來的正好…”

陸羽臉色凝起,他當即吩咐道:“安民,你受累一些,即刻…趕回壽春城下,告訴曹司空,就說我陸羽十日之內必定送到前線糧食,讓他務必再堅持十日,暫緩強攻。”

正常的路程是五日,可…木牛、流馬第一次運糧,陸羽不確定會不會碰到什麼意外。

故而許諾的時間增加了一倍。

“喏!”曹安民領命,縱是剛剛回來,即刻轉身快步離去。

他累,可他知道,叔父曹操比他更累,而陸公子的話就是希望。

“黃將軍…”

陸羽吩咐黃忠的時候,黃忠的眼眸正在望向黃敘。

見兒子長大了,也結實了,頗為欣慰。

陸羽注意到了黃忠的目光,笑著說道。“黃將軍,此番…黃敘可立下大功了,壽春若滅…那黃敘與其他四名太學生當計首功!”

“且勞煩黃將軍護送黃敘公子與這些木牛、流馬將糧食運往壽春,務必十日內送達!”

唔…

木牛?流馬?護送兒子黃敘?

黃忠還有點懵。

黃敘當即開口。“父親,這木牛流馬是陸公子發明,我與四個同窗一道製造完成的糧車,它不懼淺灘、泥濘、陡坡…必定可以將糧食順利的送到前線。”

呼…

這話脫口,黃忠眼珠子一定,他倒不是特彆在乎這木牛流馬什麼的,他更在乎的是陸公子方纔的那句“護送黃敘”?還有…“當記首功!”

敘兒…在陸公子的心目中,已經這麼重要麼?如何…又成為這攻取壽春的首功之人?

除此之外…

從黃敘的話中,黃忠能感受到他的自信滿滿,這就是太學教給他的麼?

他真的長大了。

一時間,黃忠內心中悸動不已,當即一拱手。

“陸公子放心,人和糧食…我黃忠一定會如期送到!”

聞言,陸羽頷首…

黃敘則是有些疑惑。“陸公子?我…我也去麼?”

“當然。”陸羽微微一笑…

誠然,他有讓黃忠父子團聚的意思,卻也有另一層意思,隻有掌握木牛流馬的原理,這些木牛流馬在運送糧草的過程中萬一壞掉了,黃敘便可以就地維修,節約時間。

這個太學生組成的五人小隊,陸羽算是看明白了。

諸葛均、黃敘屬於學術派…

典滿、許儀算是體力派…曹昂能文能武,算是綜合一派。

學術派派黃敘參與運送,自然,體力派也得派上一人。

“典都統…”陸羽繼續吩咐道:“你與典滿也一道參與護送吧!確保萬無一失…”

“喏!”典韋拱手領命!

話音落下,典韋便去尋典滿,而黃忠、黃敘也即刻去準備。

這下…

身邊的人…能佈置任務的都佈置出去了,唯獨剩下程昱,還有…躍躍欲試的曹休與蓄勢待發的龍驍營!

“陸公子,他們都領命去執行任務…那…我呢?”

果然,曹休拱手請命…

從許都到陳國,他帶著龍驍營遠途行軍至此,可不是為了遊山玩水的,他要立功啊。

“曹將軍呀?這個嘛…”陸羽故意露出了一抹為難之色,“其實我這邊是有一個任務的,需要一文一武!”

言及此處,曹休抬眼看了下身側的程昱,他倆…不就是一文一武麼?

程昱也正想請命…

哪曾想,陸羽的聲音搶先而出。“程司馬執行過許多任務,我自是放心,可…曹將軍許久未帶兵打仗,且龍驍營修養了許久,怕是突然參與戰鬥,不適應…豈不是墜了龍驍營之前闖下來的赫赫威名?”

陸羽是故意這麼說的…

《三國演義》裡諸葛亮就擅長用這個套路模板,施展——“激將法”!

最關鍵的是,似乎每一次激將法的使用,效果都不錯。

陸羽算是照貓畫虎,比葫蘆畫瓢…

當然了,曹休還有點兒冇搞懂?

啥叫龍驍營休養許久?

啥叫他曹休許久冇有帶兵打仗?

啥叫墜了龍驍營的赫赫威名?

今天,陸公子的話怎麼感覺有點奇怪呀。

正在細想的功夫。

陸羽的話接著傳出。“要不,我還是致信曹司空一封,讓曹純將軍的虎騎去執行吧?”

這話脫口…

曹休更懵逼了,憑什麼?憑什麼呀?

程昱卻是一下子就明白了陸羽的意思,看曹休尤自一頭霧水,他添油加醋道:“曹休將軍,你千萬不要理解錯了陸公子的意思…”

“你且記住,如今的龍驍營威震九州,這是讚譽,同時也是壓力。”程昱的語氣一本正經。“你身為龍驍營副統領要知道!如今的龍驍營是不能打敗仗的,任意的一場小敗仗都極有可能讓這支號稱無敵於天下的‘英雄之師’名聲掃地!更是會讓人貽笑大方!”

講到這兒,程昱拍了下曹休的肩膀。“聽陸公子話的意思,這次的任務很重要,且有一些風險,你與龍驍營還是不要冒險了吧?這是為了龍驍營的名聲,也是為了你曹休將軍的名聲啊!”

此言一出…

曹休心頭猛地悸動了一下。

什麼?什麼嘛?

因為此前龍驍營的出色戰績,為了保證“英雄之師”的地位,就…就不委派他出戰了麼?

如此這般,那龍驍營豈不是成了圈養在金絲籠裡的燕雀?

不…

絕對不行!

陸公子麾下的龍驍營從來是出閘的猛虎,絕不是困頓的燕雀。

心念於此,曹休拱手請命。

“若陸公子不把這次的任務交給我,那我曹休有何麵目繼續統領龍驍營?”

“陸公子放心,此次任務,縱是刀山火海,我曹休也願立下軍令狀,若不成功,甘願受軍法處置。”

呼…

輕輕的撥出口氣,陸羽很欣慰,格外欣慰。

看著曹休這激動的樣子,他琢磨著…成了,激將法成功了,那麼…接下來。

“這…”

陸羽故意表現出為難…

程昱則火上澆油。“曹休將軍,這軍令狀可不是開玩笑的,若然冇有完成任務…那…”

“那就砍了我曹休的腦袋!”曹休的語氣更加重了一分。

陸羽瞅著,程昱這神助攻把氣氛一下子給抬上去了…

當即,他的表情也變得嚴肅了起來。

“既然如此,那我就把這個任務交給二位了!”

“陸公子?是何任務?如此鄭重?”程昱連忙問道…

“廬江,劉勳!”陸羽當即念出了一個地名,一個人名。

這…

廬江,程昱並不陌生,乃是在壽春城的下方,也是袁術的領地,聽聞…駐守在那邊的是他頗為信得過的一名將軍——劉勳。

如今,袁術派遣重兵五萬於廬江處與江東的孫策對峙。

而陸羽的目標,不是廬江,不是孫策,而是劉勳與手下的五萬大軍,除此之外,還有劉勳麾下,一個讓陸羽頗為欣賞的人物。

縱是不為了這五萬大軍,單單為他一人,陸羽也必須讓龍驍營去執行此次任務。

“你們附耳過來…”

陸羽招呼程昱、曹休,三人迅速湊到了一起,陸羽方纔用極低極細的聲音去部署此番的行動。

一番話脫口…

陸羽不忘從懷中取出一個錦囊,“任務已經告訴你們了,這錦囊…等到廬江附近後再行打開!”

安排完這一切,陸羽不忘繼續提醒。

“這次的任務,人數不宜太多,卻一定要軍中精銳…你二人即刻去龍驍營挑選五十名騎士,今夜就出發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微微頓了一下。

“在曹司空攻下壽春城之後,就輪到你們表演了!劉勳不足為慮,可千萬…千萬…千萬不要小覷一個人。”

“誰?”曹休與程昱同時問道。

“小霸王——孫伯符!”陸羽下意識的脫口而出。“這次,最優的結局是拿下廬江,其次是保全劉勳的五萬大軍,避免這五萬大軍落入孫策之手,若然這兩個任務都失敗…那…”

陸羽本想說…

若這兩個任務都失敗,那最少保全你們自己的性命,將“那個人”給帶回來。

可…這話還冇脫口。

“不可能,絕對不可能!”曹休朗聲道:“此任務,我與程司馬必定完成,要麼拿下廬江城,要麼收編劉勳五萬大軍,冇有其它!”

其實…

陸羽這算是把任務給拆解開了。

二選一,完成其中的一個行動,就算是任務達成!

看曹休如此自信滿滿,陸羽微微一笑,龍驍營的將士們…特彆是曹休、程昱,他還是頗為放心的。

隻是…

這次的任務委實並不簡單。

劉勳的五萬大軍,還有廬江這座城池…

這算是從孫策、周瑜口中“虎口拔牙”呀…

此間難度,怕是比曹操攻下壽春城,難上一百倍。

當然,因為…陸羽那封錦囊的緣故,並不是冇有機會,畢竟…陸羽可是開掛的男人,孫策與周瑜對劉勳五萬大軍的圖謀,早就在他的心中!

除此之外,還有那個人…

那個汝南月旦評,被許劭評價為“有佐世之才”的男人…

陸羽與太學的工坊,均是望眼欲穿哪。

這個男人不出現,總不能靠著一群太學生,去造出大型殺傷**械——霹靂車吧!





7017k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