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四十三章 想破中平槍,十人九掛傷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四十三章 想破中平槍,十人九掛傷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鍛造坊與曹沐的效率都很高…

不過三日,紅纓槍、雙鉤槍、鉤鐮槍,三種長槍的樣品已經鍛造完成。

陸羽在檢查過一遍後,統統派人將這些送往夏侯惇的府邸,讓大侄子夏侯楙試試…

陸羽還特地派人去記錄下,夏侯楙使用過後的心得。

彆看這小小的步驟,這對於整體意義上“長槍兵”這種兵種至關重要。

組建一支強悍的步兵軍團,一直是陸羽的目標。

要知道…

隋唐強,強在精騎。

可大明強,卻是強在步兵軍團的協作,誠然…如今的步兵受製於裝備的緣故,還無法在戰場上造成類似於騎兵的破壞力與殺傷力。

可…一旦長槍兵、陌刀兵,甚至未來的連弩營配合…

鴛鴦陣等陣法的成功實踐,陸羽在曹營是有可能打造出一支強悍的步兵隊伍,眼光必須要放長遠。

萬事開頭難,這第一步的長槍鍛造至關重要。

不過…

除了這個外,在陸羽看來,如今還有一項當務之急。

那就是…老曹南下進攻壽春最後一個難點!

現在…

乍一看,老曹這邊兵馬、錢糧、軍資充沛,袁術那邊人心渙散、糧草見底,可實際上…老曹這兒還剩下一個巨大的困難點,那就是糧草的運輸。

壽春城的地理位置是個窪地。

而陸羽知曉,今年的雨水豐沛,這造成的後果便是壽春附近的水泊、險灘數量繁多…

這對曹營的糧食運輸是個巨大的考驗。

若然…不解決這個問題,怕是曹營要有不少糧官的腦袋被曹操給借走了。

如果隻是死個把糧官,那問題還不大,就怕…這一仗打的時間太久,遲則生變哪!

為此,陸羽在太學提前開設“百工課”!

按理說,百工課應該是太學的第三學年,甚至是第四學年開設,像是曾經讀太學的曹操,最後畢業檢查的一項還有百工課的成果!

除此之外,這門課“最臟”、“最累”、“最苦”也是一個重要的原因。

隻是…

陸羽等不了那麼久了,這第一學年,他就開設百工課,而教授的科目唯獨一個——木工!

準確的說,是木牛流馬!

“咳咳…”

教室裡,陸羽輕咳一聲,他站在十五名太學生的麵前。

平素太學十五人為一班,除了特定的大課外,均是小課教學…

“我總是要求你們這些太學生,平素裡不能坐轎子擺譜、顯威風、裝威嚴,更不允許你們帶書童、丫鬟,這便是為了讓你們一切從實際出發,學會更多的生活技能,而這中間‘百工’一直是我最為看重的。”

如今講課的次數多了,陸羽已經習慣了這種在學生麵前裝逼…

啊不,是在學生麵前授課的感覺。

更重要的,陸羽覺得自己的臉皮更厚了。

“學習課本的知識固然重要,可掌握生活的技巧…或許更能在日後幫上你們大忙,例如做得一手好木工,砌得一手好牆,編得一手好席子、籃子,以及箍桶、鑿石頭、砸銅盆、支鍋灶、磨鏡子、打鐵、鑄造…哪怕有一技之長,日後也會成為人人敬仰的神匠。”

其實…

不用陸羽苦口婆心的講述百工的重要。

畢竟珠玉在前,曹司空的長女曹沐小小年齡就能執掌鍛造坊,為無數人佩服,她鍛造的兵刃更是在戰場上產生了無比重要的作用…

這點就讓曹司空與滿朝公卿側目連連。

這等成績?誰不心動呢?

陸羽的話還在繼續。“現在起,一個月內,我要你們合作完成百工中木工一項的學習,同時,搞明白這個!並且造出來這個!”

說著話,陸羽從懷中取出一封竹簡。

他交給太學生諸葛均,讓他傳閱下去。

諸葛均定睛一看,這竹簡外麵刻著六個大字——《作木牛流馬法》!

當即心頭滿是疑惑。

他都如此疑惑,更彆說是彆人了,啥叫木牛?流馬呀?

整個十五個太學生大眼瞪小眼…滿腦門的問號。

當然了,他們不會知道。

這《作木牛流馬法》,乃是後世一些學者嘗試著模仿諸葛亮發明的“木牛流馬”,總結出來的打造方法與理論。

其中詳細介紹了木牛的形狀和流馬各種部件的尺寸,隻可惜,全部是文字描述,冇有圖樣,所以無法據此複原。

無疑,打造出來的難度也大大的增加。

陸羽冇工夫研究這個,就交給這群“聰明”的太學生好了…

按照三個臭皮匠頂個諸葛亮的原理,這十五個太學生怎麼著也能頂上五個諸葛亮吧?

退一萬步說,其中不還有個諸葛亮嘛!

陸羽繼續吩咐。

“咱們太學特地聘請了三位本地的巧匠,由他們去教授你們木工的技藝,不過…究是他們也不能做出這木牛流馬,這需要你們進一步的去不斷嘗試。”

“材料的話,你們不用擔心,咱們許都城彆的不多,就木頭多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笑了笑。

“你們每五人一個小組,哪個組能搶先做出來這木牛流馬,我重重的有獎勵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意味深長的望向諸葛均…

他琢磨著,“孔明”啊,這事兒…靠你了!

這話脫口…

一些太學生,如諸葛均、黃敘、曹昂等人躍躍欲試,反倒是夏侯霸、夏侯衡有些意興闌珊,花費這麼大的力氣,隻是學木工?造出一頭木牛?一頭流馬嗎?

這…有什麼意思?

又不能像曹沐妹子鍛造神兵利器,在戰場上起到決定性的作用!

一時間…夏侯淵這倆崽兒覺得索然無味。

按照他們的構想,就算是學百工,也該學鍛造、冶煉…這類的核心科目呀。

說到底,木工…他們看不上。

從他們的眼神中,陸羽多少能看出點兒什麼,不過…問題不大,就讓這些養尊處優的太學生吃點兒苦咯。

想到這兒,陸羽大踏步走出了教室,把接下來的時間留給了三名木匠教員。

木工可不是個輕鬆的力氣活,所需要的技巧遠遠在力量之上。

說白了,就是要走心!

陸羽尋思著…

這短短的一個月內,這些太學生有的受咯,他們不僅要學會使用鑿子、刨子、打眼、鑽洞…還要去思索如何能製出這木牛流馬,最後的結果,一定是三個字——累成狗!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此刻,曹操、荀彧均站在司空府的正堂內。

曹操的手中有一封竹簡,而荀彧的眼眸亦是燦然奪目。

“曹司空,誠如陸司農預測的那樣,機會真的等到了!”荀彧的語氣頗為嚴肅,眼眸中帶著一抹寒芒。

他自詡匡扶漢室,對逆賊袁術稱帝的行為自然是零容忍。

“冇想到孫策竟會發兵進攻袁術,也冇想到,袁術進攻呂布的七路大軍如此不堪一擊。”

曹操一邊看著竹簡,一邊開口道…

竹簡中記錄的是最近江淮的局勢。

這是表麵上的,孫策與袁術正式決裂,兵戎相向;

呂布因為采用陳矽、陳登的計略,在下邳城大勝袁術!

其實,這些都不是重點。

重點是,這半月以來,曹操又收到了超過三百封降書,可以說…如今在袁術身邊的文臣武將,不是內奸、臥底的反倒是成了少數。

而最重要的,是曹操收到了一個家族投誠的信箋。

——下邳陳氏。

說起這下邳陳氏,乃是靈帝時期,太尉陳球的後人,世宦之家…

那時候的大漢,太尉陳球與大儒馬融乃是天下聞名的人物,他們共同提拔起的乃是中郎將盧植。

可以說,下邳城的陳氏一族底蘊十分雄厚,陳矽、陳登亦是徐州名士派的代表人物。

原本曹操還尋思著,呂布不是拉攏丹陽派,打壓名士派、庶人派麼?怎麼…現如今反過來,陳矽、陳登父子竟會幫他戰勝袁術。

可不過幾天…

便收到了下邳陳氏投誠的書信。

當然,這本就是意料之中,昔日裡,羽兒就分析過,徐州是個大染缸,劉備緊緊握住了庶人一派,呂布不惜迎娶曹豹之女為妻,算是與丹陽派捆綁在一起,那麼…名士派冇有靠山,正是曹操可以拉攏的勢力。

如今可以說是不出所料,羽兒分析出的結論雖然遲緩了一些,但是雖遲但到。

而下邳陳氏一族的投誠,讓曹操敏銳的察覺到了戰機…

不止是一鼓作氣剿滅袁術的戰機,更是一次性消除呂布這個心腹大患的戰機。

如今…局勢已經格外明朗。

打工人劉備、關羽、張飛在陳國,隨時準備當曹操的先鋒軍進攻袁術。

孫策與袁術徹底決裂,也計劃北上進攻袁術的南境諸郡,勢必能牽製住袁術的不少兵馬。

而呂布剛剛打贏袁術,且…他的身邊,亦藏著曹操的細作…

攻取壽春城,乃至於攻取下邳城的時機已經成熟。

“機不可失,時不再來!”曹操的眼眸驟然凝起,整個人的樣子變得格外的冷峻,渾身更是散發出一股股森然肅殺的氣場。“我決定,明日大軍南下,剿滅袁術!徹底做個決斷!”

聞言,荀彧點了點頭。

“的確…陸司農提到的那時機已經出現了,現在要做的就是一鼓作氣,拿下壽春城,隻不過…”

講到這兒,荀彧的眼眸中閃過一抹遲疑,像是有什麼難言之隱。

“荀令君有話不妨直說。”曹操當即問道。

“曹司空可注意到…”話講了一半兒,荀彧再度頓了一下,他的眼眸望向窗外,繼而開口道:“曹司空可注意到最近的天氣?”

天氣?

連日下雨的天氣麼?

曹操一怔,也僅僅隻是一怔,荀彧的提醒一下子讓曹操意識到一個可怕的事情。

糧草的運送…

誠然,下雨的天氣會延緩行軍的速度,可這並不關鍵,早一日晚一日抵達壽春城,影響並不大。

可…糧道的建立、糧草的運輸會變成大難題。

壽春城是窪地呀,一旦連翻降雨,勢必會泥濘不堪、水泊頻頻。

兵馬或許還能夠翻閱過去…

可運糧的推車,一不小心就會翻倒在這水泊裡,運糧的週期也會變得更長,這都是巨大的隱患。

曹操半輩子打的都是缺糧的戰鬥,這下…曹操的眉頭再度凝起。

他感歎道:“荀令君提醒的是啊,如今正直雨季,這大旱之後的幾年雨水又降的格外充沛,這天氣的確是個隱患。”

講到這兒,曹操撥出口氣,遲疑了片刻。

不過…到最後時,他的眼眸照例睜開,依舊是殺意滿滿的目光。“天賜良機,剿滅逆賊的機會就擺在眼前,不能再拖下去了!”

一言蔽…

曹操大聲吩咐道:“仲康何在?”

“末將在。”許褚快步走入。

“你派人去傳令各營將軍,讓他們即刻來司空府議事!明日三軍開拔,剿逆賊,誅袁術!”曹操的話低沉,卻格外厚重。

“喏。”許褚拱手領命…

任憑袁術那廝蹦躂了許久,如今…彆說是一乾將軍了,就連許褚都有些躍躍欲試。

——乾他丫的呀!

唯獨荀彧,臉色並不好看。

誠然,如今袁術那邊是四麵受敵、人心浮動,對曹操、吹朝廷而言,均是畢其功於一役的機會!

可…天公不作美呀。

糧道,糧食…這是巨大的隱患!

還不知道因為這個隱患,要死多少朝廷的戰士呢!

的確,按照曆史上曹操與袁術的對決。

特彆是最後的壽春城攻防戰,曹操受製於糧草,迫不得已選擇急攻…而麵對高聳的壽春城,這樣的強攻並不明智。

誠然,曹操最後是贏了,卻是慘勝,損失的兵馬多達數萬之多。

而這每一個都是血淋淋的生命啊!

此刻的荀彧自然不知曉這麼多,可他能預估到,一旦受製於糧食…那勢必殺敵一千,自損八百!





許都城,征東將軍府。

悟了,夏侯楙感覺他悟了,徹徹底底的大徹大悟。

自打經過陸羽的提醒,他感悟出這《三十六路楊家槍》的真諦…就連施展槍法,都變得隨意而行。

一招一式,不再刻意,肆意揮灑…他感覺自己就像是在舞蹈。

特彆是…

——紅纓槍!

冇錯,就是恩師派人送來的三柄全新長槍中的一種。

雖然夏侯楙搞不懂,為什麼這槍明明是白纓?卻一定要叫做是紅纓槍?

可這並不妨礙他用這全新的紅纓槍施展三十六路楊家槍!

嗤嗤嗤…

此刻,征東將軍府的院落內,紅纓槍如同一條毒龍,在夏侯楙的手中來回穿梭,反覆刺出…那尖銳的槍尖不斷劃破空氣,引發一次次的銳響。

這是他肆意施展的楊家槍中的招式,也可以稱為“中平槍”的一招隨性的變化,不過一刺一收,其中卻大有學問,最大的講究就是拿紮一條線。

何為“拿紮一條線?”

在施展中平槍時,手臂要快速的將槍身推出,並且與長槍在一條線上,直線紮出,力達槍尖,爆發寸勁,不但要紮的急,還要收的快。

隻有這樣,才能充分發揮長兵器的優勢,真正做到一寸長一寸強,將破壞力最大化,一擊必殺!

“做到了…”

夏侯楙不住的感慨道…

可他的麵色冇有半點喜悅,反倒是覺得有些奇怪。

怎麼這一次,做到了呢?

問題就出在這兒。

以往因為“長槍”的重量,想要讓手臂與長槍在一條線上太難了,可…用上這全新的長槍,因為槍桿是木製的緣故,整個長槍輕了不少,也正因為如此…才能在這一次把“中平槍”發揮的幾近完美。

而這…在夏侯楙看來,他的槍技無疑更近了一步。

所謂——“想破中平槍,十人九掛傷!”

一旦楊家槍譜中“中平槍”的變化能夠最大的發揮出來,那…

夏侯楙不敢想象。

他試著繼續用紅纓槍去舞…

連續刺出幾百槍後,他已經是汗流浹背,可…每一次施展楊家槍,讓他體會到與此前迥然的不同。

崩槍、雲槍、點槍、劈槍、絞槍、舞花槍…

“嗡嗡嗡…”

紅纓槍在夏侯楙的舞動下,狠狠的抽打著空氣,嗡鳴連連。

越是施展,他越是感覺,這全新的紅纓槍就好像是為他所學槍法量身定製一般,再配合上那“閉關鎖心門”的境界,肆意施展、不拘一格。

這一刻…

夏侯楙感覺,他能打十個親爹!

“砰…”

勢大力沉的一聲劈刺,槍桿甚至都變得有些彎曲,不過這紅纓槍的韌性極好,很快的複原。

而方纔的那劈刺若然打在人的身上,絕對是骨骸碎裂!

如果抽在腦袋上,那肯定是腦漿迸裂。

千萬不要小看楊家槍…

這可是千年來,無數槍道宗師的智慧結晶!

一招一式均是千錘百鍊,是最實用的招式。

“不行…”夏侯楙眉頭一挺。“我得去太學與夏侯霸比比看…”

踏…

剛剛邁出一步,夏侯楙搖了搖頭。“不對,以此長槍,以此境界,夏侯霸已經不可能是我的對手!找我爹…對,找他去比劃比劃!”

畢竟…

此刻的夏侯楙感覺能打十個爹。

若然去找夏侯霸,那豈不是自己把自己看扁了?

“兩年了,整整兩年了!”

“爹,孩兒感覺…已經悟出這楊家槍的真諦了!”

踏踏踏…

連續不斷的腳步,夏侯楙提槍上馬,飛一般的往青州兵營疾馳而去。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