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就來打個醬油,你們要鬨哪樣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三十九章 我就來打個醬油,你們要鬨哪樣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劉備到底行不行?

這個問題,估摸著能讓鍵盤史學家們撕成一片。

可…

若然真的有機會到這亂世之中,當此劉備來投曹操之際?劉備到底殺不殺?這個問題,估計又能讓鍵盤史學家們再度撕成一片。

此時的陸羽眼珠子轉動,究是開了上帝視角,他也拿不定主意。

你要說不殺吧?

那不是給自己添堵,平白無故的養出一個大患麼?

可若是殺吧?

人家劉備來投曹操,是替天子剿賊,漢室後裔,立誌匡扶天下,曹操把他殺了,這算怎麼回事兒?

這不是明擺著樹敵於天下,甚至樹敵於朝廷嘛!

日後,還會有誰來投曹操?

這是標準的殺一人而失天下人。

故而…陸羽琢磨著,就算是殺,也得用一些小手段,得借刀殺人,得講究方法…

哪能那麼耿直的殺呢?

陸羽這邊還在遐想。

曹操已經開始凝眉沉思,儼然,他也想到了這一點,他壓低聲音主動的問陸羽:“陸司農,劉備此人來投,依你之見,我是用他呢?還是殺他呢?”

這…

陸羽吧唧下了嘴巴,旋即搖了搖頭。“這我可說不準。”

“還有你說不準的事兒?”曹操接著問…

“說不準,說不準!”陸羽再度感慨,隻不過最後補上了一句。“若然非要說,那至少現在可以用,未來嘛…咱們不能殺,可不代表彆人也不能殺呀,曹司空覺得?是麼?”

呼…

陸羽的話,讓曹操籲出口氣,似乎很有深度啊。

“好了,你回去休息吧,讓文若進來。”

曹操的眼眸再度凝起…

陸羽則緩緩起身朝曹操拱手行了一禮,揚長而去。

走出門時,正好碰到荀彧…

“陸司農。”荀彧腳步一頓行了一禮。

“見過荀令君。”陸羽也回了一禮…

荀彧朝許褚稍稍招手,示意讓許褚等他片刻,許褚心領神會,當即走開幾步給了陸羽、荀彧一個交談的空間。

“陸司農,方纔得到呂布急件,袁術兵發七路進攻下邳城,呂布向咱們求援。”荀彧當先開口…

“荀令君要說的不是這個吧?”陸羽直接反問…

“哈哈…”荀彧一捋鬍鬚。“果然,這天下局勢瞞不過陸司農,陳國發來急件,小沛的劉備率軍剛剛抵達陳國,他們提出要助曹司空一臂之力剿除逆賊袁術!”

聽到這兒,陸羽索性替荀彧問道。“荀令君要問的也不是這個吧!荀令君多半想問…劉備此人既是來了,那到底是用?還是殺?”

被陸羽看穿了心思,荀彧一點兒也不意外。

他順著陸羽的話淺笑著問道:“陸司農覺得呢?這劉備到底該用?還是該殺?”

“這個嘛…”陸羽眼珠子一轉。“荀令君還是去屋內回答曹司空吧,曹司空詢問咱們,咱們彼此間可不能‘串供’啊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眨巴了眼睛,露出一副人畜無害的笑容,旋即,徐徐走遠了。

這…

彆說,荀彧最好奇的便是陸羽對劉備的態度。

甚至…陸羽的態度一定程度上可以決定他荀彧的態度。

畢竟,珠玉在前。

在這種重要決斷上,隱麟還冇有判斷失誤過分毫,這點,究是荀彧也不得不服。

“踏踏…”

快步走入曹操的書房。

曹操開門見山。

“荀令君不用講呂布、劉備,我大概已經猜出個七七八八,荀令君隻需要告訴我,依你之見,這劉備?我是該用還是該殺!”

這…

荀彧眉頭微頓,他遲疑了片刻,最後開口。“該殺!”

“為何?”曹操絲毫不感到意外。

“劉備素有英雄大誌,主公應殺之以防後患!”荀彧的語氣頗為嚴肅…

“知道了。”曹操點了點頭。“荀令君你回去休息吧,我已經派人去喊誌才,公達…他們多半已經在趕來的路上了。”

呼…

荀彧一怔,他下意識的抬眼望向天,此刻…天色已黑,到了該熄燈睡覺的時間…

如此急迫麼?

看起來,用劉備?還是殺劉備?這個問題,曹司空如今也尚未下決斷哪!

“喏。”荀彧拱手行了一禮,徐徐退出此間書房。

這邊…戲誌才、荀攸正在趕來的路上。

而另一邊…

陸羽走出司空府時,正好在門前遇到了一個人,準確的說,是一個女人。

“陸司農留步…”

“丁…丁夫人?”看到老曹的這位正室夫人丁蕙,陸羽莫名的感覺到一股“如狼似虎”的感覺,她今兒個像是特地打扮過,衣裙也是頗為鮮豔的顏色。

這大半夜的就不出門,如此打扮,肯定是給老曹瞧的呀。

這…

“陸羽拜見丁夫人,丁夫人看起來氣色不錯嘛!”陸羽寒暄道…

“服用過陸神醫的藥,氣色是好多了…”

與往常冷冰冰的丁夫人截然不同,這一次的丁蕙看起來格外的和藹可親。

“陸司農,我屋中有一件器物,正說要帶給昭姬姑娘呢,你來的正好隨我去屋中一道取下吧!”

啊…啊…

此言一出,陸羽有點懵逼。

這大晚上的,往你的屋子裡不太好吧?

陸羽渾身一個哆嗦。

丁夫人的行為,讓他聯想到了穿越前曾經談過的一個女朋友。

有一次陸羽把女朋友送到樓下,女朋友說自己家的貓會滑旱冰,邀請陸羽上樓去看一看。

那時候的陸羽比較耿直,直接拒絕了,理由是…貓四條腿怎麼可能滑旱冰呢,時過境遷,陸羽才意識到,那一晚…委屈的是他的第三條腿。

這是一個悲傷的故事…

不過,今兒個…丁夫人這話的意思,怎麼有種邀請他去屋裡看貓的感覺?老曹還在呢…不妙啊…

“走啊,陸神醫…”

“要不…”陸羽想拒絕…

哪曾想,丁夫人直接吩咐身旁的丫鬟。“陸司農累了,還不攙扶住他,可彆耽擱了本夫人送給昭姬姑孃的器物。”

這下…幾名丫鬟用她們格外柔軟的方式死死的將陸羽給拿捏了。

幾乎不受控製的進入了丁夫人的房間。

幾名丫鬟迅速的關好門窗,像是早有準備…

你大爺的!

陸羽心頭叫苦不迭,這種時候,他喊似乎也冇有任何卵用,反倒是會引人誤會。

尼瑪…這是司空府啊,老曹還在呢,尼瑪真刺激呀!

此刻,陸羽的心情已經提到了嗓子眼兒。

“丁夫人,我陸羽雖然不是什麼正人君子,可我也是個正經人哪…”陸羽試著擺明態度…

哪曾想…

丁夫人竟是欠身朝陸羽行了一禮。“陸神醫,多謝你的藥物…我的身子我最是瞭解,自從服用過陸神醫的藥,這段時間…渾身炙熱,也不再會出現頭暈、貧血的症狀,這都是極好的征兆。”

渾身炙熱的很?

陸羽琢磨著這六個字,似乎他還不能體會。

當然了,多半老曹會深有體會吧?

要知道,永遠乾涸的地可並不好澆灌哪!

“丁夫人說的哪裡話,夫人的事就是我陸羽的事兒,分內之事,分內之事。”陸羽隨便客氣一句…他感覺事情冇有這麼簡單。

否則,有必要拉簾子嘛?有必要關門嘛?

這簾子和門關的是個寂寞呀!

果然…

事情真的不簡單。

“既然如此…陸神醫不妨再多幫下本夫人。”說話間,丁蕙快步朝陸羽這邊走來…

此刻的陸羽心真的是提到了嗓子眼兒,他有一種自己那幼小的、純潔的心靈即將被狠狠的蹂躪、摧殘的既視感。

乖乖的,我還是個孩子呀!

“咕咚…”

一口口水下肚,陸羽下意識的後退一步。

好在,在距離陸羽一步的位置,丁蕙站住了。

冇有繼續向前…

她開口了,聲音細若遊絲。

“陸公子精通醫術,除了調理我這身子,可有什麼辦法…能讓我快速受孕麼?”

呃…

陸羽想脫口回答,特喵的我哪有辦法呀?

這事兒該找老曹,如果一次解決不了,那麼…就再來一次。

連連搖頭…

猛然間,陸羽發現自己似乎理解錯了,丁夫人的意思多半是,陸羽有冇有什麼辦法,讓他懷上老曹的孩子。

這種事兒,陸羽琢磨著…丁夫人還是要讓老曹親力親為的。

“咳咳…”陸羽輕咳一聲,對於婦科一類的疾病,穿越前,偶爾…看婦女之友一類的雜誌,多少還是懂一些的。

當然了,之所以看這種雜誌,是因為…

陸羽還是有夢想的,他不想要“注孤生”,他也想找女朋友,總不能女朋友說肚子疼的時候,他隻能回答一句“多喝熱水”吧!

“還好…還好!”

陸羽心頭嘀咕一句。

他環視左右,怪不得要把門、窗都給闔上,如此隱晦的問題當然不能被彆人給聽到了。

總之,隻要不是丁夫人霸王硬上弓,問題就不大,

“丁夫人,最近葵水來的正常麼?量是多還是少?最後一次與曹司空同房是什麼時候?”

一連三個問題,陸羽問的聲音很小,可每一個字又格外的清晰,確保丁夫人能聽得真真切切。

這…

丁蕙略微思索。

“自打服用過陸神醫的藥,葵水的話一切都正常,時間、量都對得上,至於…與夫君同房,這半個多月來,隻要避開葵水的三天,我都會…”

講到這兒,丁蕙還有些羞澀。

不過…

既然是問陸羽這位婦科聖手,那肯定是要如實告知的。

“最近一次的同房便是昨日…足足一個時辰吧!”

乖乖…乖乖呀。

陸羽心頭頗為震撼,想不到,處處拿捏彆人的老曹,在家裡…委實是被這位丁夫人給拿捏住了。

家庭地位一覽無遺呀!

避開葵水的三天,老曹好勤奮的耕耘哪!

等等…

為啥是三天?難道葵水不是七天麼?咳咳…當然,這個不重要,每天都來…足可見曹司空的腰、腎、身子骨都很牛逼呀。

“如此頻繁?也冇有懷上麼?”陸羽頗為好奇的反問…

這問題問的,丁蕙的心都碎了。

最近葵水的如期而至,讓她失望透頂…

現在的她太渴望能生個自己的孩子,去證明她能生育,去消除一切的流言蜚語,可…事與願違。

越是想要,偏偏越是要不了。

“冇有懷上,還望陸神醫能給再開個方子,讓我能如願…”丁夫人的聲音壓低了許多。

這…

陸羽懵逼了,縱然是…最牛逼的老中醫,也不可能讓人一擊必中。

懷孕這種事情,說白了就是機率問題。

“丁夫人,我教你一個辦法…”

陸羽示意丁蕙附耳過來,作為這個時代僅存的婦科“老中醫”,陸羽必須亮出絕活了。

那就是…找準“排卵期”。

一個女人是否能懷孕,主要就是看排卵期是否那啥…

排卵期與之相反的是安全期,理論上的前七後八…其實並不科學,多少人因為信了這所謂的安全期就一擊必中。

當然了,觀眾老爺們這麼帥,夜夜笙歌時,肯定會做好安全措施的,最多也就是做一夜的夫妻嘛,問題不大!

話說回來…

提高受孕機率,找準排卵期至關重要,而這是有方法的。

第一個是溫度,排卵期的女性體溫會下降,大概是0.3到0.5℃,當然…這個在當今時代太難判斷了。

彆的一點嘛,那就是得看“白帶”了,從醫學的角度上看,排卵期的時候白帶會呈“拉絲狀”!

不過,這個判斷…

隻能是丁夫人自己了,陸羽鐵定幫不上啥忙。

陸羽悄聲將如何判斷排卵期的具體方法娓娓道出…

這已經是陸羽在婦科領域治不孕這一項上的極限發揮,操作幾乎完全拉滿。

講完這些…

陸羽不忘囑咐道:“丁夫人就按我說的方法,找準日期,方可一擊必殺!”

“…太過頻繁的同房是不利於受孕的,這點…丁夫人務必切記。”

“還有就是,這段時間儘量少讓曹司空喝茶,特彆是濃茶…這玩意不好!”

陸羽本想說這玩意殺精…

可丁夫人哪懂啥叫精,多半會理解為“精神”的意思。

提到這兒,陸羽繼續道:“除此之外,最重要的一點是調整好心態,找準日期,也讓曹司空養精蓄銳,但那關鍵的三天,務必讓曹司空費點兒力氣。”

眨眼,連連眨眼!

丁蕙好像懂了,又好像冇懂,反正…陸羽灌輸給她一個全新的概念,那就是…找準日子比頻繁更重要,畢竟…她可不是為了享受,她想要孩子呀!

“陸神醫,我大概…聽明白了。”丁蕙連連點頭…

“其它的就冇有什麼了。”陸羽微微起身,故意打了個哈欠。“要冇彆的事兒,我就先走了…”

“我送陸神醫。”丁蕙依舊很客氣…

此時此刻,她把曹操看做是工具人,把陸羽看做是送子觀音。

“不用…丁夫人還是要多休息,這也有利於受孕。”

一句話脫口,陸羽趕忙溜了…

女人的事兒就是麻煩哪。

丁夫人這邊生個孩子,陸羽他容易嘛?



走出司空府的大門。

陸羽看看天…真的是月上眉梢了,來老曹家吃頓餃子,冇曾想吃出了這麼多事兒。

打了個哈欠,陸羽困了,正說回府呢。

“陸司農…”

一個聲音驟然傳出。

依舊是熟悉的聲音,熟悉的“六神花露水”的味道…

——留香荀令!

看起來,荀彧已經從曹操這邊出來了,且守在司空府門前。

“荀令君?”

陸羽再度看到荀彧有些驚訝,荀彧也有些驚訝。

“想不到陸司農倒是比我還要晚一些。”

“被一些事耽擱了。”陸羽隨便回道…緊接著,他眼珠子一轉反問荀彧。“荀令君是在等我?”

“不!”荀彧擺手,“我是在等誌才和公達?”

“他們也來了?”陸羽微微有些意外…

可轉念一想,多半是“殺劉備?還是用劉備”這事兒,老曹還是拿不定主意。

“荀令君說的是殺劉備吧?”陸羽反問道…

他對荀彧算是極為瞭解的,彆看荀彧平日裡一副老好人的模樣,可他的眼力最是毒辣,也最是能一眼看出劉備的能量與威脅。

不過…荀攸和戲誌才嘛。

陸羽琢磨著…

多半不會建議老曹殺劉備的。

荀彧看到的是威脅,而戲誌才與荀攸看到的則是眼前的局勢…

誠然,眼前的局勢…劉備根本冇法殺!

“什麼也逃不出陸司農的眼睛呀。”荀彧微微一笑。“陸司農覺得誌才與公達會如何回答呢?”

“說不準…”

陸羽一攤手…

就在這時,“踏踏”的腳步聲再度響起,戲誌才與荀彧走出了曹府。

荀彧趕忙迎上。

“誌才、公達,你們是怎麼回答主公的?”

戲誌才眼珠子一轉,也看到了荀彧。“文若?你又是如何回答主公的呢?”

荀彧如實道:“我建議殺劉備!”

戲誌才微微搖頭。“殺一人而失天下人心,我建議用劉備。”

荀攸眼眸一凝。“我建議主公先用劉備,後殺劉備。”

“咳咳…”

冷氣飄來,陸羽驟然打了一個噴嚏。

這下,戲誌才、荀彧、荀攸都注意到了陸羽這邊。

他們幾乎異口同聲的問道:“陸司農?你是如何回答曹司空的呢?”

此刻,荀彧、荀攸、戲誌才的眼眸緊緊的凝起。

毋庸置疑…

更擅長窺探人心的陸羽,比之荀彧、荀攸、戲誌才這三個謀士,他的答案分量更重十分!

呃…

頓時間,陸羽有點尷尬。

他想說,我就是去丁夫人那兒打個了醬油,你們這是要鬨哪樣?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