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三十八章 劉備,該殺還是不殺?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三十八章 劉備,該殺還是不殺?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袁術的眾叛親離,在陸羽看來,並不是空穴來風。

袁術之所以能崛起,一方麵,靠的是袁氏一族的底蘊與名聲。

另一方麵,這就要歸結於袁術的“海納百川”。

可以說,在袁術眼裡,隻要是兵,隻要你們肯投奔,那彆管以前是作奸犯科,還是殺人放火,一切都不是問題。

甚至…還可以讓你們繼續作奸犯科,殺人放火!

便是為此,在袁術的陣營中,隊伍極度雜亂。

有原本是黃巾軍來投奔的,有原本是賊寇來投奔的,也有原本是地方豪強帶著幾千莊戶就來投奔的,更有數不清的慣犯…

說白了,這就是一群烏合之眾、賊寇之眾。

而他們投袁術的目的是什麼?

改朝換代?錯了!

一群賊寇哪裡會有改朝換代的崇高理想,他們不過是想要背靠袁術這棵大樹,繼續的為非作歹,繼續的殺人放火、作奸犯科。

根據古籍文獻的記載,正是因為袁術這位“淮南破壞王”對麾下隊伍的“相容幷蓄”、“海納百川”,整個江淮一代,秩序早就徹底崩壞了。

百姓們食不果腹,寒不能衣,氣不敢言…

早就是民怨沸騰。

而袁術手下的這些賊寇組成的軍團,與黃巾軍有一個相同的特點,順風浪,逆風投,對付弱小的百姓猛如虎,真的與強大的對手對壘,那怯弱如白兔!

如今,陳國一戰,袁術吃了大虧…

局勢從順風轉為了逆風,袁術麾下這群賊寇的心態也發生了變化。

各懷鬼胎…甚至不乏想要換一個更靠譜的主子的。

可以遇見的是,唱衰他的不在話下,真等到曹操與袁術,天子與偽帝的大戰開始,袁術麾下的百官怕是已經跑的差不多了。

眾叛親離,不過是時間的問題。

便是為此,陸羽琢磨著…還可以再等等。

陸羽這邊想的很多,曹操卻是因為那“眾叛親離”四個字頗為敏感。

“陸司農,你且看這個。”曹操從案牘上取出一封竹簡,緩緩展開,推到陸羽的麵前,“這是彭城發來的急件…”

陸羽定睛細看…

竹簡上的內容不是彆的,而是袁術集結了七路兵馬,打算向徐州下邳城動兵。

這…

看到這兒,陸羽有點懵逼?

要打也該去打陳國呀?

放著這麼一處進可攻、退可守的戰略要地不打?怎麼偏要去打下邳城了?呂布吃他袁術家的大米了?

接著往下看…

原來是因為袁術之子袁耀迎娶呂布之女呂玲綺的緣故。

說起來,袁術稱帝後,做了幾件大事兒,冊立百官,乘龍鳳輦,祀南北郊,立馮方女,也就是馮夫人為後,立子袁耀為東宮,更是派迎親隊伍赴下邳城,欲將呂布女呂玲綺接來為太子妃。

可惜的是,呂布直接勸退了袁術的迎親隊伍。

還提出什麼受聘成婚,古有定例,天子一年,諸侯半年,大夫一季,庶民一月!

這不明擺著拖時間麼?

能熬到明年,袁術…哪裡還能看得上呂布這個渺小的“盟友”呢?

而在袁術的心目中,要麼是敵人,要麼是朋友,絕對不會有中間地帶…

你呂布不是不嫁女嘛?

那好啊…袁術直接起七路大軍去進攻下邳城!

這很符合袁術這個“淮南骷髏王”一貫的行事作風。

見陸羽把竹簡看完,曹操接著說道。“袁術那逆賊拜張勳為大將軍,統領大軍二十餘萬,分七路征徐州!陸司農怎麼看?”

陸羽眼珠子一轉。“這看似是袁術意氣用事,可實際上,是袁術要開辟第二戰場…看來,袁術篤定陳國是攻不下來了,第一戰場已經冇有絲毫勝算。”

“冇錯。”曹操點了點頭。

這點,羽兒與他想到一處去了。

陳國兵精糧足,如今叛亂平息,再加上曹操派出的樂進已經馳援到達,許都至陳國的通道已經打通,隨時能夠馳援。

想要從陳國這處戰場取勝,對於袁術而言已經是萬難。

那麼,袁術勢必就要開辟第二戰場。

若然與呂布聯姻,那麼他們可以完全放棄西進的計劃,改為北上,先攻徐州,再破兗州,最後攻取許昌城,這算是一條全新第二戰場。

隻是…

讓袁術冇想到的是,呂布拒絕了嫁女,他的計劃不得不重新調整。

由聯合呂布,轉變為攻伐呂布,所圖依舊是第二戰場的開辟。

“曹司空看到這些名字了麼?”陸羽指著竹簡上袁術七路大軍將軍的名號。

“陸司農這是何意?”曹操的眼眸望向竹簡上…

可對陸羽的話卻是一頭霧水。

“袁術這七路大軍選用的將軍倒是頗為有趣。”陸羽微微一笑。“第一路大將張勳,第二路上將橋蕤,第三路上將陳紀,第四路副將雷薄,第五路副將陳蘭,第六路副將李豐,第七路副將梁剛,糧草由金尚監運,紀靈為七路救應使。”

陸羽念出了他們的名字,隻不過前麵“有趣”兩字,讓曹操有一種故弄玄虛的感覺。

“有趣?哪裡有趣?”曹操好奇的問道。

“容我賣個關子。”陸羽淺笑一聲,反倒是又拋給曹操一個問題。“曹司空可知道?袁術為何要用暗殺的手段謀取陳國麼?”

“不是為了進攻許都城麼?”曹操直接脫口…

“不!”陸羽擺了擺手。“程司馬傳回訊息,袁術曾在進攻陳國前,向陳國國主借糧,而根據陳國國相駱俊的話,袁術手上的糧草已經支撐不了兩個月了。”

聞言…

曹操一下子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,這算是一個意外之喜嘛?

“這訊息?準確麼?”曹操急問道。

“確定以及肯定。”陸羽笑吟吟的從懷中也取出一封信箋…“曹公,這是程司馬派人七百裡加急送來的信箋…曹公一看就知。”

這…

曹操迅速的接過信箋,一時間他好奇了,“袁術無糧”,“袁術的七路大軍可笑”,這兩者間有什麼內在的聯絡麼?

今兒個,羽兒這葫蘆裡到底是賣的什麼藥?

曹操展開信箋,一字一句細細的讀了起來,這不讀不要緊,一讀之下,他的眼眸中放出了光,璀璨、奪目的光。

“這…這信箋上的內容都是真的?”

曹操整個人一下子嚴肅了起來。

陸羽則是頷首點頭。

“是真的,袁術的第三路大將陳紀,第四路副將雷薄,第五路副將陳蘭,第六路副將李豐,第七路副將梁剛,負責糧草押運的金尚,他們均秘密的遞送往陳國降書,這些降書程司馬也吩咐快馬加急第一時間送了過來。”

“聽說因為陳國大敗,因為糧食的不足,因為民怨的沸騰,袁術已經快撐不住了。”

說話的功夫,陸羽這次是從袖口掏出了許多布絹,每一封布絹上密密麻麻寫滿了篆體小字。

而每一封竹簡上的內容無有例外,均是表達投誠之意。

可以說,袁術強行稱帝的舉動,陳國大敗的事實下,整個袁術陣營人心不古,各懷鬼胎。

曹操還在一封一封的去讀這些降書。

按理說…

投降、賣主這種行為在古代是很忌諱的,縱然成功投降幫新的主公打敗舊主,那新的主公也大概率不敢啟用這些投誠之人。

可…袁術強行稱帝,在這麼一個大前提下,似乎…袁術手下將領的投誠看起來就情有可原。

他們的投誠也更能被接受,甚至是…被原諒。

曹操的臉色漸漸的由驚訝變得振奮,變得狂喜…

“曹司空你品,你細品…”陸羽的話還在繼續。“這就是為何,我方纔看到這七路大軍的名單,突然很想笑,袁術一共委派了九人為將軍,竟有五人提出要投誠曹司空,其中更是包含…”

不等陸羽把話講完,曹操笑著答道:“更是包含一個押送糧草的金尚!哈哈…”

“逆賊袁術太難了!哈哈…”

曹操忍不住大笑出聲,這是天亡此逆賊袁術啊。

屋漏偏逢連夜雨。

哈哈…好啊,好啊…

曹操內心中悸動不已,他朗聲讀起一封封降書。

“陸司農,你看金尚這封降書,他提及…若然我軍出征,他必主動將糧草暴露,被我軍劫掠!哈哈,再看這兩封,袁術的第三路大將陳紀,第四路副將雷薄均提及,我大軍與袁術交戰之際,他們會從側翼襲擊袁術的中軍,哈哈…哈哈哈!”

一邊念這些降書,曹操一邊爽然的大笑。

驚喜啊…

羽兒這袖子裡懷揣著巨大的驚喜呢?

要不是這頓餃子,他曹操險些還被矇在鼓裏。

當然了,正常來說,這麼多降書,有些不可思議,難免讓人懷疑有詐降之嫌。

可曹操太瞭解袁術了,袁術什麼東西,他在太學時就看透了,他不懂得用人,更不得拉攏人,他從始至終都是個自以為是的傢夥。

“曹司空,淡定…淡定…”

見曹操一直在笑,笑的越來越魔性,陸羽試著平複下他的心情。

“這纔是剛開始呢。”

“用不了一個月,會有更多袁術麾下的文武投誠於曹司空,甚至…還會有來自徐州的意外之喜,到時候…曹司空再起兵南下,袁術眾叛親離…這仗還冇打,已經穩操勝券。”

“現在要做的就是等待…不過…”

提到“不過”這兩個字,曹操的笑容戛然而止,他生怕羽兒講述出什麼不詳的事兒。

“陸司農還有話講?”

“有!”陸羽點了點頭。“算是下官的一個不情之請,是…陳國的…陳國的镔鐵。”

陸羽說話之際,餘光不忘斜眼望向曹操…

他心裡琢磨著,這镔鐵可是老曹當初答應他的,若然謀下陳國,陳國境內的镔鐵儘數歸龍驍營所有。

當然了,老曹的話,懂的都懂…他要是賴賬,陸羽也冇啥辦法。

故而,先隨口這麼試探一下。

“咳咳…”

果然,曹操輕咳了一聲,似乎是在回憶。

“噢…”他做出一副恍然大悟的模樣,可語氣卻是壓低。“這個呀…我記得當初不是這麼答應陸司農的吧?”

啊…陸羽一怔,老曹這是要賴賬的節奏啊!

見陸羽如此表情,“哈哈哈哈…”曹操爽然大笑,緊接著單手猛地拍了下陸羽的肩膀。“陸司農記錯了,我記得當初答應陸司農的,是把整個陳國的軍資、糧草、石料全部都交給你!怎麼會是隻給你镔鐵呢?”

“哈哈,陸司農記錯了吧?”

啊…啊…

話音一落,陸羽有點懵,老曹…好大方啊!

不等他致謝,曹操大聲招呼一聲。

“仲康何在?”

“末將在。”問詢,許褚快步走入此間。

“傳令下去,將陳國的镔鐵、材料、器械凡是陸司農能看上的東西,全部都運送到龍驍營!”曹操刻意的冇有提到糧食…

這點兒,陸羽懂,且能夠理解。

大戰在即,這些镔鐵啥玩意的暫時還用不到,可…糧食就不同的,這是剛需啊。

似乎…

曹操還頗為顧及陸羽的感受,追問道:“陸司農,本司空如此安排?冇問題吧?”

“冇問題,完全冇有問題!”陸羽笑笑…“下官隻能說是受寵若驚!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爽然的笑聲再度傳出。

許褚領命就下去安排…

曹操則是示意讓陸羽把腦袋湊了過來,他意味深長的問道:“聽聞陳國镔鐵不少,陸司農還是打算為龍驍營鍛造鋼槍、鋼戟麼?”

這看似輕描淡寫的一句話…陸羽一下子就琢磨出味兒來了。

老曹這是擔心其它軍團嫉妒啊…

畢竟,總是把最好的兵器交給龍驍營,一次兩次還好,每次都這樣,難免會樹敵與眾,曹操這句話算是善意的提醒。

陸羽略微頓了一下,旋即回道:“曹司空,這些镔鐵我算好了,我會拿出一半鍛造出精鋼戰戟與精鋼鎧甲,給‘虎’騎的將士們也配備上,虎豹騎中‘虎’騎是重甲騎兵,要衝鋒陷陣!而‘豹’騎為輕甲騎兵,負責迂迴騷擾,故而…虎騎對裝備的需求也更大,給他們配備上最好的裝備,各營多半不會有異議!”

說是這麼說…

其實除了虎騎重甲騎兵的屬性外,還有一點至關重要。

虎騎的統領是曹純,這算是陸羽在商業上的合作夥伴了。

有好東西自然要先交給合作夥伴哪,算是賣給曹純將軍一個人情。

在陸羽看來…

曹營嘛,就是一個人情社會,他的好大哥越多,他未來也就會越安全。

“很好…”

曹操心頭嘀咕道…

聽過陸羽的話,他很欣慰的點了下頭。“不錯,你捨得拿出來一些镔鐵支援給其它軍團,自是再好不過!本司空可對龍驍營,對你都寄予厚望!”

這一番話,看似無意,其實意味深長。

所謂“木秀於林,風必摧之,堆出於岸,流必湍之行高於人,眾必非之!”

羽兒,作為他曹操未來的繼承人,曹操希望看到的是羽兒不限於區區一個龍驍營,而是放眼曹營,甚至放眼天下的兵馬。

講到這兒,曹操很欣慰了一捋鬍鬚,旋即好奇的繼續問道。

“那另外一半镔鐵呢?似乎龍驍營並不缺少精鋼戰戟、精鋼鎧甲?還是龍驍營打算再選拔一部分精銳騎士進入其中。”

“暫時先不用。”陸羽擺手道:“另外一半我打算嘗試著鍛造出一些彆的東西…一些有助於進一步提高曹軍戰力的兵刃。”

霍…進一步提高曹軍戰力的兵刃?

這下,曹操的好奇心被完全調出來了。

“陸司農可否透漏下是什麼呢?”

“這個…”陸羽頓了一下,旋即開口道:“算是一種刀,長柄大刀,有點像咱們漢代的斬馬劍,不過威力更勝斬馬劍十倍!我稱之為‘陌刀’!”

陸羽大概的講述了下,甚至冇有具體講述出陌刀的長短、重量。

說到底,在冇有成功鍛造出來之前,陸羽還是要保持“陌刀”一定的低調與神秘感。

萬一撲街了呢?

“這陌刀有何用呢?”曹操追問道。

彆說…陸羽這麼一說,他更好奇了。

陸羽則是眨巴下眼睛。“這刀乃是騎兵的剋星,隻這麼說…曹司空多半無法理解,不過…鍛造坊成功鍛造出來後,曹司空一看便知。”

之所以要把鍛造陌刀提上日程…

在陸羽看來,江淮的“骷髏王”袁術已經不是曹操的對手,甚至都不用特彆放在心上,他的滅亡不過是時間的問題。

那麼…

論起來,最近這些年,能算作是曹操對手的,下邳城的呂布算是一個,宛城的張繡算是一個,北境的袁紹算是最大的一個。

無有例外,這三個諸侯的騎兵都很猛。

而對付騎兵最行之有效的武器,在陸羽看來,除了弓箭這種遠距離打壓的,唯獨剩下一種——陌刀!

有關於“陌刀”的,有一句傳說——陌刀一出,人馬俱碎!

這可不是鬨著玩的。

隻是,陌刀的造價高昂,所費的材質巨大,再加上“夾鋼”、“覆土燒刃”等工序並不簡單,真要鍛造出來,難度並不小。

好在…有充足的镔鐵能讓鍛造坊去嘗試!

再說了,不是還有曹沐嘛,這位愛鍛造勝過愛男人的巾幗妹子,或許,她能創造奇蹟呢!

正在陸羽遐想之際…

“踏踏…”

厚重的腳步聲傳來。

許褚纔剛出門,又再度踏入。

“曹司空,荀令君求見…說是收到了兩封信箋,一封來自下邳城的呂布,另一封來自小沛的劉備。”

唔…此言一出。

曹操與陸羽的眼眸俱是一凝。

在曹操的看來…

呂布?劉備的信箋,這多半是羽兒口中,那所謂的袁術眾叛親離後,徐州城的驚喜已經來了!

而在陸羽的眼裡,他似乎預測到了…這必是呂布求援;

劉備主動投誠,投靠曹操請命剿除袁術。

那麼…

一個新的問題出現了!

劉備,這個…巨大的隱患?

如今在曹營,是殺還是不殺呢?

這個問題,不單單陸羽犯愁,想必…就連曹操也會愁眉不展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