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三十四章 樹葉飛舞的地方,就有火在燃燒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三十四章 樹葉飛舞的地方,就有火在燃燒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整個太學炸了。

當曹德突然出現在祭壇上,將陳國最新的急報念出。

所有人…包括天子、包括百官,也包括太學生都沉默了老半晌,震撼不已。

陳國…投誠了?

而造成陳國投誠的,僅僅是…陸羽,這位新晉的太學總長,他派去的寥寥四個人。

所有人都記住了那四個人的名字——程昱、典韋、黃忠、曹安民!

天哪…

在袁術的虎視眈眈下,在陳國十萬雄兵下,他們愣是做到了!

變幻城頭旗幟…讓陳國歸附!

這是完成了多麼不可思議的任務,這是創造了何等的奇蹟。

所有人都很驚詫。

其實不少人…在來此太學之前,均是聽說了有關陳國的境況。

陳國國主遇刺,陳國幾乎分崩離析…

如此不利局麵下?

換句話說…眼瞅著陳國就要掛上“仲家天子”的旗號了,陸羽派去的這四人,怎麼就力挽狂瀾了呢?

震撼…震撼。

除了震撼之外,所有人莫名的感受到一股後怕,偽帝袁術竟喪心病狂到這種地步。

刺殺、暗殺…在這個時代,可是為世人所不齒的。

畜生,袁術就是個畜生啊!

當然,回過頭來想想,這件事兒還有那麼些後怕,若然讓這麼一個喪心病狂、為世人不齒的傢夥占據陳國,保不齊接下來…他還能做出什麼更瘋狂的事兒。

天子劉宏輕呼口氣…又歎了口氣,總歸最後的麵頰上是晴朗的。

這也是他第一次見證到陸羽的洞悉力、眼力究竟是何其可怕。

對時局的判斷,用人的精準,這兩項…驚豔到天子,驚豔到眾人了!

“陛下…”有小黃門稟報到:“曹司空請百官上朝…”

唔…天子劉協臉色一沉,不過,僅僅是一瞬間,他的臉色就恢複了和緩。

按理說上朝這種事兒,是他這個天子決定的。

不過,事急從權,這次朝會,曹操如此急迫,想來與這陳國如今的局勢有關,他…終於要動手了。

“告訴百官,即刻回長樂宮,召開朝會!”天子劉協吩咐道…

皇後伏壽卻是指指祭台上的陸羽,意思是…這邊的祭祀儀式還冇結束呢!

天子劉協卻是擺擺手。

“已經結束了,陸羽這太學總長實至名歸!他教出的學生才能對得起那‘帝之輔弼,國之棟梁’八個大字!”

“他遠遠要比咱們想象的更出色…也難怪,這一次曹司空隱忍了這麼久,曹司空就是為了等待呀,隻不過…把賭注放在陸羽身上,這個等待值得!”

提到最後的“值得”兩個字,天子劉協語氣加重,旋即轉身上了馬車徐徐而去。

公卿百官也收到了小黃門的提示,紛紛望了眼祭壇上的陸羽,這一眼意味深長。

旋即上各自的車駕離去。

特彆是太尉楊彪,他長長的籲出口氣,口中不斷小聲吟道——“不可思議!委實不可思議!”

這一次他直觀的體會到了…自己的兒子楊修與陸羽相比,差距太大,也太明顯了。

“走了,去長樂宮!”

楊彪最後留下一句,在他看來,今日…陸總長如何責罵他那不爭氣的兒子也不為過。



望著天子與朝廷公卿徐徐離去。

祭壇上的陸羽瞭然了什麼,看起來…老曹要行動了。

至於這邊嘛…

“德祖同學,方纔還冇顧上回答你的話呢,現在…本總長就告訴你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敲敲腦門,故意重複道:“德祖方纔提出的問題,大家還記得麼?大漢赤色的火德到底是否會被黃色的土德所替代?現在答案已經昭然。”

“那逆賊袁術費儘心思,出動數以千計、萬計的兵馬謀取陳國!而本總長不過隻派出了龍驍營四個‘平平無奇’的甲士,就化解了危機,讓陳**民投誠於朝廷!這就是天命的歸屬!”

“對了…這四個平平無奇的甲士中,還有一個是你們未來的同窗,他叫曹安民!聽聞這一次,他一箭射殺敵軍賊首,立下了大功,而這是不是也能證明什麼狗屁黃色土德將取代大漢的火德?嗬嗬,我大漢赤色的火德永遠不會被熄滅!這就是我作為太學總長此刻的答案!”

此言一出…

楊修下意識的後退,事實勝於雄辯哪。

縱使他有辯才,可在陸羽這不可思議的運籌帷幄下;

在程昱、黃忠、典韋、曹安民匪夷所思的力挽狂瀾麵前,楊修縱是辯破天,也隻會變得格外愈發狼狽。

他低著頭,沉默…良久的沉默不語。

而此時的陸羽微微一笑,他非但冇有責罰楊修,反倒是表揚起來了。

“不過,諸位太學生,今日…你們的這位德祖同學表現的很好,我希望太學的每一個學子都能提出問題,不論場合,不論尊卑,你們要爭取能問倒師傅,甚至問倒我這個總長,隻有這樣你們才能夠進步!”

“這也纔是咱們太學應該有的樣子,太學中若然總長是三流的總長,那教員隻能是三流的教員,教出的學生也隻能是三流的學生。”

“進步!你們要進步,教員要進步,我身為太學總長更要進步…”

“若然先生自以為是,不求精進,那教授的知識便如同嚼過的甘蔗被拿來再嚼,一代代嚼下去,到最後隻剩碎成粉末的垃圾,所以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麵色一緊。

“今日,我便定下一則校規——我太學每逢五放半天假,每逢十放一天假,而每逢五的上午便在書齋開辦論壇,但凡教員一個不落!每期論壇由不同的先生主持,回答學生們的任何疑問!若然有哪個學生能問倒先生,他這一門課程無需考覈就算過關!”

這就是格局…

陸羽非但冇有責罵楊修一句,反倒是回答他問題的同時,將他這種勇於提問的行為樹立成了榜樣,更是引出這奉五論壇!

當然…

一乾教員麵麵相覷,平日裡先生教弟子,可每逢五日上午的論壇,變成學生考先生了!

似乎,這麼一整,搶先要挑燈夜讀的變成各位先生了。

畢竟,誰也不願意被學生難住,誰能丟得起這個人呢?

而陸羽提出的這點,恰恰是過往太學中的一大弊病,那就是作為先生的教員,他們的故步自封,自以為是!

而太學若要興盛,第一步…不是拿學生開刀,必須先拿教員們開刀。

陸羽的話音落下…

這下,整個祭壇附近徹底炸了。

似乎…太學生們發現,這位年紀輕輕的總長,他的許多想法…好超脫,卻又很新穎,讓太學生願意去一試。

特彆是楊修,他眼眸凝起,陸羽越是誇他,搞得他越是無地自容。

羞愧…羞愧呀!

曹昂、夏侯霸、夏侯衡彼此互視,對於他們而言,陸公子嘛,這不過是常規操作,平平無奇,平平無奇。

若非陸公子任這太學總長,他們還不來呢!

可對於司馬懿而言,他愈發的覺得這位太學的行政總長不簡單!

是個值得去虛心求教的存在。

當然了…司馬懿不會知道,他倒是想虛心求教,隻可惜…陸羽根本不帶教他的。

“好了…說了這麼多,我最後再強調一句。”

陸羽繼續道,算是做最後的總結。“眾所周知,我大漢是赤色的火德,你們每一個太學生就像是樹葉,而太學就是冉冉升騰的火焰,隻要有樹葉飛舞的地方就會有火在燃燒,火的影子照耀著每一片樹葉,然後新的樹葉會再次的,不斷的萌芽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,方纔繼續開口。“而這就是太學,就是我大漢赤色火德下,你們那如火一般的意誌!”

估計,陸羽…這會是這個時代,唯一一個提出“火之意誌”的男人。

此言一出…

台下掌聲雷動,或許是因為陸羽話語的感染力,又或許是因為每一個太學子這麼近距離的見證到他們總長的偉大。

總的來說,每一名學子那供應心臟跳動的血液…這一刻沸騰了,他們心潮澎湃,他們淚濕眼眶。

一旁的蔡昭姬無比欣慰的看了陸羽一眼。

羽弟今天的表現…好讓她驚異,天哪…這還是那個,她從小嗬護長大的羽弟麼?如今的他…已經,已經躍然成長為一個頂天立地的男子漢了。

看著陸羽,蔡昭姬不由得入迷了…

“昭姬姐…”

看昭姬姐在發呆,陸羽趕忙提醒一句…

噢,蔡昭姬這纔回過神兒來,她上前一步。“下麵,請諸位學子敬頌天地、君臣。”

話音落下,一乾太學子在一眾教員的帶領下,誦讀《詩經·小雅》中的“鹿鳴”、“四牧”、“皇皇者華”等歌頌君臣和睦的篇章。

這些清脆的聲音響徹寰宇…

蘊含湧泉般的蓬勃朝氣,乘著光的翅膀飛進藍天。

卻不知道…最終,到底是照亮大漢?還是照亮大魏的未來與希望呢?





皇宮,長樂宮。

百官分列兩旁,天子徐徐起身,走到了曹操的麵前。

“曹司空,幾日不見,朕可是想唸的很哪。”

天子劉協看到曹操頗為欣慰。

同樣高興的還有百官。

袁術稱帝,接下來要做的就是剿滅這逆賊,這就像是為漢庭拔去一根毒刺,如芒在背的毒刺,滿座漢臣誰能不迫切呢?

“陛下,臣這些天委實是病了,病得不輕…”曹操開口了。

“是那逆賊袁術氣到曹司空了麼?”天子劉協關心的問道…

曹操點了點頭,又搖了搖頭…“誠然有這逆賊袁術的緣故,可更多的,是我氣我自己,我覺得我曹操實在是愚笨至極!”

“愛卿…”天子劉協剛想說話…

可曹操的話語搶先而出。“我氣的是我曹操看錯了袁術,此乃我之過呀!唉…”

“我竟想不到袁術有這麼愚蠢,比我想象的還要愚蠢,這麼愚蠢的人,一不留神,我曹操居然把他看成了是豪傑了?唉…委實把我氣的,氣的十日臥床不起!”

這…

滿朝公卿均是一怔。

曹操的話還在繼續。“誒呀,我居然把豬狗看成了龍鳳?陛下倒是說說?我曹操是不是愚笨至極?是不是活該生這一場大病!”

一言蔽,劉協啞口了,他突然不知道該怎麼接了。

曹操這是不按套路出牌呀?

“曹愛卿說的哪裡話?逆賊袁術公然稱帝,這是不把朕放在眼裡,不把漢庭放在眼裡,也不把朕的忠臣曹司空放在眼裡…還望曹司空…”

“陛下…”不等劉協把話講完,曹操又一次打斷道:“陛下想說的,臣都知道!臣這幾日臥病在床,臣也時時在想,臣不能被自己氣到啊,臣還要率兵去替陛下剿滅此賊,隻是…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,麵色一沉。

他這麵色一沉,整個漢庭所有的臣子臉色都沉了下來,一下子,整個長樂宮的氣氛都變得凝重了起來。

卻在這時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魔性的大笑聲響起。“哈哈…陛下,臣後來想通了!”

“臣怎麼能忘了呢?逆賊袁術如此蠢貨?臣不能把他高看了呀,故而…臣就安心的臥病在床,十日,整整十日!”

曹操的聲音猛地提高了分貝。“如此蠢貨,縱是我曹操讓他先動十日又如何?他不過還是一具‘塚中枯骨’!”

“果然,十日已過,今日一看,他袁術比之十日前已經弱上了一大截。”

講到這兒,曹操的眼眸望向荀彧。

“荀令君,你來給陛下,給滿朝公卿講講,這十日間發生了什麼?”

此言一出…

所有人的目光一轉均望向了荀彧這邊。

“陛下,這十日尚書檯可收到了不少文書,容臣依次稟報給陛下。”

荀彧緩緩走出,不急不慢的講述了起來。

“其一,就在方纔,尚書檯收到陳國的急報,逆賊袁術妄圖謀取陳國,被龍驍營程司馬、典都統、黃將軍、百夫長曹安民破解,如今陳國歸附朝廷,與逆賊袁術不共戴天!”

這一則訊息,不算新…

很多方纔去潁河之畔參加太學開學祭祀的公卿都知道這件事兒。

而這…

也是讓整個漢庭一下子充滿信心的關鍵。

“其二…”荀彧的話繼續傳出…“江東孫策致書於朝廷,陳明他與袁術徹底決裂,更是請朝廷出兵剿滅袁術,他孫策願助一臂之力。”

“其三,徐州呂布拒絕了逆賊袁術的求親,陳宮親筆上書致信朝廷,擁護漢室,與呂佈勢不兩立。”

“其四,江淮之地,袁術大肆殺戮違拗他的臣子!整個江淮…文臣、武將,人人自危…袁術手下閻象、張範、張承等文武共計七十三人,兵馬共計一萬七千人,已經紛紛帶各部兵馬背棄逆賊袁術,投往豫州汝南、徐州彭城,他們表示效忠朝廷,若然剿賊,他們願做先鋒!”

霍…

霍…

如果說,陳國的歸附,讓眾臣子精神為之一振。

那麼…這接二連三的訊息,足以讓滿朝沸騰,嘩然一片。

原來…

這些天曹操並不是按兵不動,他已經在悄然的部署這一切。

這麼去想的話…或許,陸司農的謀劃,也是曹司空部署的一部分哪!

果然如曹操所言,袁術是個蠢貨呀!

讓他十日…他反倒是變得更弱了,這分明就是一隻紙老虎嘛!

“哈哈哈哈…”曹操大笑了起來。“陛下,逆賊袁術是於五月初五稱帝的,我還心裡琢磨著,這五月初五是個什麼日子?”

“現在,臣總算知道了,這五月初五是天下所有的愚夫蠢貨露頭的日子!也是這些愚夫蠢貨喪鐘敲響的日子。”

講到這兒,曹操收回了笑意,他拱手向天子劉協請命。

“陛下,臣請帶十萬大軍南下剿賊,替陛下剿除叛逆,匡扶漢室!”

天子劉協等的就是這句話…

他的雙手在曹操的肩膀上拍了拍。“剿除逆賊,匡正朝綱,全憑愛卿了!”

“臣必不辱使命!”

曹操吟出一句…緊接著,他的眼眸抬起,晃過這長樂宮的所有人。

唯獨在太尉楊彪的身上停留了片刻。

他的嘴角露出一抹隱晦的殺意,然後,揚長而去…



踏踏…

走出長樂宮時,曹仁早就等在門外。

“大哥,要出征麼?”

“不忙!”曹操擺擺手。“樂進已經率第三營兵馬馳援陳國,如今陳國在咱們手上,局勢的主動權就握在咱們手中,且等七月豐收,糧草充足了在南下不遲,不過…”

“不過什麼?”曹仁急問。

“在此之前,有幾件比誅殺袁術更迫切的事兒要做…比如…”

提及此處,曹操的眼眸微眯,眼芒中滿是殺意。“大漢的朝堂上,三公之中,我希望隻有一個聲音。”

這…曹仁一時間還冇聽懂。

曹操將嘴巴放到曹仁的耳邊,悄聲吩咐道:“查查太尉楊彪,給他安個罪名!”

啊…啊…

大哥的意思他懂,三公之中如今司徒空缺,唯獨剩下楊彪的太尉之銜,以及大哥的司徒之銜、

大哥的意思是,三公中隻能剩下一個。

這樣…他纔是真正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!

隻是…

曹仁一下子犯難了,太尉楊彪他有所耳聞,素來謹慎,從未犯過任何過錯呀,要強行安個罪名怕是並不容易。

他的這副表情,曹操自然看在眼裡…

“哈哈,子孝啊,咱們的太尉楊彪與逆賊袁術可是親家呀,嗬嗬…那個叫什麼‘楊修’的,還是袁術的外甥呢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拍了拍曹仁的肩膀,意味深長的說道:“這裡麵大有文章咯!”

說著話…

哈哈哈…曹操一邊笑,一邊快步離去。

許褚迎上時,曹操不忘笑著再吩咐一句。

“今晚,請陸司農到司空府,就說,讓他嚐嚐我曹操親手包的餃子!”

“此外,讓虎賁軍宰上一頭‘笨’死的牛,咱們的陸司農就喜歡吃牛肉餡的餃子!”

此言一出…

許褚眼珠子一轉,曹司空要宰牛?這可是大事兒拉!

誠然,曹司空與陸司農就是再能吃,也肯定吃不完一整頭牛的,那…剩下的,近水樓台先得月,不就留給他們虎賁軍了麼?

誒呀…

想通這一節,許褚眼珠子一定,今兒個是個好日子啊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