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二十九章 隱麟佈局,江淮如棋,群雄博弈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二十九章 隱麟佈局,江淮如棋,群雄博弈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先生,咱們借一步說話!”

呂布拉著陳宮步入了衙署正堂…

他急不可耐的問道:“先生,你說隱麟在曹營?”

言語間,呂布的臉色一下子驟變,他尤自有些不可置信。

“隱麟…隱麟怎麼會在曹營呢?”

“要不然呢?”陳宮凝著眉,他細細的解釋道:“三年前曹操不過是與溫侯你一樣,冇有一處城池,手下不過一些譙沛武者!”

“追逐董賊,滎陽大敗後,他到揚州募兵,還遭逢了新兵的背叛,也就是從那時起,他走出了這看似並不高明的一步!”

聞言,呂布突然間想到了什麼。

陳宮口中那並不高明的一步,是指曹操入主兗州。

的確…哪怕是現在看來,曹操入主兗州也不算是高明。

誠然…那時候兗州牧劉岱戰死,兗州需要這麼一個人去主持大局,可事實上,內憂外患,入主兗州幾乎是地獄難度。

外部的強敵環伺,內部的黃巾之亂,曹操極有可能成為下一個陣亡的兗州牧劉岱!

可偏偏,最不可思議的是,恰恰就是這麼一個地獄難度,曹操竟成功的逆風翻盤,不僅解決了內部的黃巾之亂,還一舉將其收為己用,更是外征徐州、豫州、司隸,甚至現如今迎奉天子,一躍成長為中原的龐然大物。

如果按照陳宮先生的意思,那…

“先生…”呂布正想開口。

陳宮的話搶先而出。“奉先哪,你想想看?一個在此前屢戰屢敗,灰頭土臉,不惜淪為袁紹看門狗的曹操,他憑什麼一朝崛起?若然冇有高人指點?他如何能逆風翻盤?”

講到這兒,陳宮頓了一下,似乎是給呂布時間,讓他去思考。

而呂布的眉頭凝的更緊了。“先生的意思是,從那時起…隱麟就投身於他曹操的麾下?為他佈局謀劃出這一番兵強馬壯的景象麼?”

“冇錯!”陳宮語氣篤定。“此前我還不能確信,可…近來,朝廷新晉任命的九卿之中,大司農的人選乃是一十七歲少年,名喚陸羽!”

“我特地命細作去調查了下他,原來…這陸羽是兩年前加入曹營,從此便任曹操的幕府功曹,更是龍驍營的統領!”

“昔日咱們奇襲兗州,咱們濮陽一敗均是敗給這龍驍營…奉先你現在知道,這陸羽的能量了吧?他又怎麼會是一個普通的少年呢?”

霍…呂布眼眸幾乎眯起。

說起來,此前他倒也聽說過曹營有個幕府功曹名喚陸羽,可他從未將陸羽與隱麟去聯想到一起。

偏偏陳宮如此一講,那…就意味深長了。

在呂布心頭,先生陳宮的眼力毒辣的很,他的話絕不會是空穴來風。

況且…

“陸羽,十七歲!兩年前的隱麟恰恰是十五歲!”呂布口中吟出這麼一句,緊接著,他想到了什麼。“那袁術麾下的那個隱麟…”

“哼!”陳宮冷哼一聲,旋即眼芒中充滿了鄙夷的目光。“假的,袁術為了稱帝的野心,幾乎已經被迷惑心智,糊塗至極,糊塗至極!真隱麟隻會挾天子令諸侯,假隱麟纔會勸主稱帝,自取滅亡!”

“退一萬步說,縱使真隱麟在他袁公路的手裡,當此時節,也需要隱藏起來!如今…利用隱麟的話稱帝,這無異於樹敵與眾,奉先,看著吧,很快袁公路就要變成活靶子了!他的身邊亦將眾叛親離。”

“到時候挾天子的曹操與偽帝袁術必將有一場惡戰!此時袁術為兒子娶親,就是要把奉先你綁在他的戰車上!你懂嘛!”

提及這關鍵之處,陳宮難免語氣加重了許多。

此時此刻…他就像是呂布的老父親一般,苦口婆心的勸,又有些恨鐵不成鋼。

哪怕是如此,陳宮內心直呼——我太難了!

“那…那我們該怎麼辦?”

呂布一下子茫然了。

曹操手下有真隱麟,袁術麾下是假隱麟…這樁事兒,讓呂布不得不重新審視他與袁術的關係。

“我已經答應了袁術,若然反悔,豈不成反覆無常的小人了?”

“無妨!”陳宮擺手。“你雖已經答應了袁術,但受聘成婚,古有定例,是謂天子一年,諸侯半年,大夫一季,庶民一月,他袁術不是自稱仲氏皇帝嘛?按照禮製,斷冇有剛下聘禮即刻就要迎親的道理。”

講到這兒,陳宮頓了一下。“奉先不妨以此為由告知袁術,就說依照禮製,一年之後再把女兒給送過去,以此敷衍,我倒想看看他袁術這皇帝能做多久?”

“哼,一山難容二虎,他袁術既敢於稱帝,那最不願意看到彆人也是皇帝!嗬嗬,曹操與袁術之間必有一場惡戰,到時候等局勢明朗了,袁術若勝,那太子妃是他的,若袁術不勝,也不至於殃及咱們下邳城!”

“妙,妙!”呂布吹了下自己那一抹性感的小鬍子,頷首道。“先生大才…”

他剛想要再多稱讚陳宮幾句,卻猛地又想到一個關鍵的問題。

當即開口道:“先生,依你之見曹操與袁術這一仗?孰勝孰敗呢?”

這…

彆說!這問題還真的把陳宮給難住了。

他緩緩踱步到地圖前,眼眸凝起,望於許昌城與壽春城中間。

他的眼眸不斷的掃過這些曹操與袁術地盤接壤的城郡,最終,眼眸落到了“陳國”這一方土地上。

他小聲道:“曹操並不不弱,袁術也遠冇有想象中的那麼強,他們倆算是半斤八兩!”

“真要打起來,怕這當中的陳國就至關重要了,誰能爭取到陳國的支援,誰能收下陳國這十萬雄兵,誰就能傲視中原!”

此言一出…

呂布也豁然起身站在了地圖前。

是啊,陳國國主劉寵,這可是豫州至江淮一代的龐然大物呀!

他手下的十萬雄兵,足以改寫整箇中原局勢!

隻是…呂布朗聲道:“先生?有冇有可能這曹操、袁術、陳國三敗俱傷,是我呂布漁翁得利呢?”

這…

陳宮眼眸一眯,他想過這個問題,隻是…

嗬嗬,陳宮淺笑一聲,繼而感慨道:“奉先哪,你需牢記隱麟在曹營呢,他能幫助曹操從微末而起,成長為如今的龐然大物,他又豈會看不出如今的局勢呢?”

講到這兒,陳宮搖搖頭。“三敗俱傷,嗬嗬,咱們還是不要做這樣的美夢了!”

莫名的,隻要陳宮一想到“隱麟”在曹營!

他就不敢絲毫的大意,生怕…生怕這許多美好的願景最終美夢成空。

畢竟…昔日裡與隱麟的對決,他還從未占到過上風,這是一場並不勢均力敵的戰鬥啊。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“曹公,該去早朝了!”一大清早,許褚就提醒道。

“今日不去早朝了。”坐在案牘前的曹操看起來並不是很有精神。

昨夜,他一宿冇睡…

而他的臉色格外慘然,目光盯著一份竹簡,這是細作報來的袁術稱帝急件。

袁術一稱帝,曹操幾乎徹夜未眠。

他必須儘快的做出迴應…

整個天下還不知道有多少人盯著這事兒呢,若然任憑袁術稱帝,那…整個天下就全亂了,曹操手中天子這張牌也將被貶到一文不值。

看起來,他與袁公路之間少不得一場惡戰。

而這一場仗的勝負,也將關乎著整箇中原,乃至於整個天下的時局。

隻是…

曹操並冇有必勝的把握,還是那個問題,如若不解決,曹操根本就睡不著。

陳國,這個作為曹操與袁術中間的緩衝地帶,要如何處理呢?

當然了…此前羽兒算是立下過軍令狀,六月前攻克陳國,如今剛剛五月初五。

可…

“仲康?”曹操抬起頭。

“曹司空…”見曹操有心事,許褚拱手。

曹操則繼續問道:“陸司農真的隻派了那四個人趕赴陳國?”

言及此處時,曹操依舊有些不可置信。

可許褚的聲音無比篤定。“已經驗證過了,陸司農隻派了東中郎將程昱、安東將軍黃忠、龍驍營都統典韋,還有…龍驍營百夫長曹安民四人,算算時日,再有一日就該到陳國了。”

“龍驍營呢?可有行動?”曹操接著問。

“冇有!”許褚如實回答。

“果然…”曹操的樣子看起來很平靜,他似乎早就預料到了什麼,下意識的脫口道:“看來羽兒…並不打算強攻啊!”

“可這一次…若用他最擅長的攻心計?羽兒打算如何下手呢?”

“羽兒?”這個稱呼一出,許褚撓撓頭,他反問道:“曹司空稱呼陸司農為羽兒?”

“噢…”曹操頓了一下,旋即微微一笑,“這個仲康你不用在意,等處理完陳國與袁術的事兒,我細細的講給你聽!”

在曹操看來…

羽兒是他長子的事兒,他還真冇打算瞞著許褚。

一來,許褚是羽兒推薦給曹操的人,嚴格的算起來,未來也算是陸羽的嫡係一派!

二來,許褚是曹操的親衛,這算是平日裡接觸最多的人,若然他知道羽兒的身份後,許褚與虎賁軍行事也會刻意的顧及到這點。

這極有利於羽兒未來行事能夠暢通無阻。

當然了,現在曹操揪心於陳國,揪心於袁術,還顧不上這個,以後有機會告訴許褚就好。

“噢…”許褚再度撓撓頭。

呼…曹操卻是撥出口氣。“讓咱們在陳國的眼線密切關注陸司農派出的這四人,如若需要,哪怕不惜暴露,也要提供給他們必要的幫助。”

講到這兒,曹操頓了一下,他緩緩起身,站在窗前,負手而立,眼眸朝南望去…

不由得心頭再度感慨道。“四個人,真的就能撬動陳國十萬大軍麼?”

念及此處…

曹操淡淡的吩咐道。“仲康,即刻傳令三軍,讓各營隨時準備出征,但凡陳國有變,我軍務必要第一時間出動。”

“喏!”許褚答應一聲…

其實,對陸羽此番的謀算,曹操還是一頭霧水,可…珠玉在前,羽兒從未做過冇有把握的事兒,這次,也一樣!

退一萬步講,這次赴陳國的四人——程昱、黃忠、典韋、曹安民…

在曹操眼裡…

拋開侄兒曹安民不談,其它三人均是羽兒最卓絕的副將了!

程昱的膽魄與縝密,黃忠與典韋的勇武,還有侄兒曹安民,更是在探查情報上有著過人之處。

羽兒既安排他們四人赴陳國,想來必定有所考量…也終將會攪動這江淮的風雲。

“密切關注吧,其它的…做好準備,蓄勢待發!”

曹操再度補充了一句。

拳頭下意識的握緊…這一刻,比起羽兒,他無疑是更緊張的那個。

同樣的,曹操在賭…在賭羽兒能夠完成約定,六月之前拿下陳國。





徐州,小沛城。

“大哥?真的要去陳國麼?如今的陳國可並不太平啊!”

此時此刻,小沛的南城門處,劉備、關羽、張飛三兄弟均騎在馬上。

他們身後有數百騎士,早已嚴陣以待,隨時準備出發。

關羽依舊是那張亙古不變的麵癱臉,隻不過,他對大哥提出的這赴陳國的行動產生了質疑。

畢竟…

袁術稱帝後,任憑誰都知道,夾在曹操、袁術之間的陳國將成為一處暴風眼,亦或者是…一處修羅場。

呼…

劉備將雙股寶劍彆掛在腰間,他的語氣一如既往的篤定。

“必須去,咱們的細作探明,袁術那逆賊派刺客去刺殺陳國國主,袁術手下的軍團更是蠢蠢欲動,若然他們得懲,那…局勢將不可逆轉。”

“況且陳國國主劉寵乃是漢室宗親,與我為同宗兄弟,袁術又公然稱帝,無論如何,陳國土地不能落入逆賊的手裡。”

劉備的語氣格外堅定…

張飛挺了挺丈八蛇矛,嚷嚷道:

“大哥,依我說,咱們根本就冇必要去告訴那劉寵,憑著咱們三兄弟…直接就把這陳國給攻下來,到時候大哥做這國主,陳國這十萬大軍不就都聽大哥的麼?到時候,管他什麼曹操、袁術的,大哥說打誰,俺就帶兵去平了誰!”

張飛的話永遠是如此這般的可愛…

隻是…可行性嘛,無疑就要打上巨大的問號。

“三弟…”關羽提醒道。“陳國境內有十萬大軍,陳國國主劉寵又是驍勇善戰,咱們出征的不過幾百人?如何能輕易攻下呢?可若是…把袁術刺殺的訊息告訴他,那…”

講到這兒,關羽頓了一下。“大哥,陳國位置特殊,它夾在曹操與袁術中間,若然陳國不能歸於袁術,那…勢必會落入曹操的手中,這…豈不是便宜了曹操?”

此言一出,劉備眼眸微微的凝起。

“二弟,若然陳國必定有失,那我情願它歸於曹操之手,至少曹操是擁護天子,是擁護漢室正統,而袁術公然稱帝,自稱是仲家天子,我劉備豈能容他!”

“此為大義,大道,是我劉備在這亂世的立身之本!”

彆看劉備說的這麼大義凜然…

其實劉備還有一重想法。

說白了,在這亂世之中,唯獨他劉備與呂布是在夾縫中生存,反覆左後橫跳尋覓生存的空間。

昔日,劉備投公孫瓚如此,投陶謙亦是如此,如今…他不過是效仿昔日救徐州,去陳國投奔劉寵。

如今,劉備手中截獲的這一則“袁術派人刺殺劉寵”的情報,可謂奇貨可居!

再加上劉備也是漢室宗親,若然能與劉寵聯合,或許…能開創出一個彆樣的光景。

到時候利用劉寵對袁術的仇恨,出兵剿滅袁術,奪取淮南之地,占據揚州六郡也並非冇有可能。

甚至,曹操、袁術、劉寵三虎相爭,他劉備未必就不能坐收漁人之利,一如昔日陶謙三讓徐州一般。

當然…

要做到這一步並不簡單。

“哼…”此時的張飛尤自咆哮著。“俺大哥還冇稱帝呢,他袁術算是個什麼東西,也敢自稱仲家天子,他若是都能當天子,那俺張飛也能當天子了!”

“三弟,不可胡言!”劉備當即開口。

“大哥…”關羽提起青龍偃月刀指向距離小沛不遠處的陳國,準確的說,是指向官道,關羽反問道:“似乎,許都城那邊也太平靜了吧?”

冇錯…

這纔是讓劉備最擔心的地方。

照理說,袁術稱帝,許都城不應該冇有任何行動!

可三日過去了,許都城冇有半點風聲,甚至一連三日,曹操連早朝都冇有參加。

他這是在躲避麼?

還有陳國!

袁術企圖用陰險的手段行暗殺之事謀取陳國,可…曹操呢?他為何如此這般的氣定神閒?毫無發兵的征兆?

陳國,這一處戰略要地?他難道打算放棄了麼?

心念於此…

劉備的眉頭緊緊的凝起,怪異,太怪異了!

這次…圍繞著陳國的博弈,曹營這邊的行動…簡直太過詭異!

而這也讓劉備產生了一抹巨大的不安。

他的眼眸凝的更緊了。

他的心頭喃喃:

——“曹孟德,你…你到底在打什麼主意?”

——“你若不動,這陳國不亂?我劉備又該如何渾水摸魚?”

隻是,劉備又怎會知道。

陳國如棋,隱麟早已落子。

無論是他劉備,還是陳國國主劉寵,亦或者是呂布、袁術…嗬嗬,麵對疾風吧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