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二十七章 醉了,總有女人想嫁我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二十七章 醉了,總有女人想嫁我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這段時間,陸羽感覺,他身邊多了好多親兄弟。

義結金蘭的夏侯惇就不說了;

擁有著相同愛好的郭嘉,也算是一個;

今兒個曹洪也成為陸羽的親兄弟了,陸羽也是醉了…他感覺,這世道上總有人惦記著認他做弟弟。

當然了…按照這個進度發展下去,陸羽琢磨著,保不齊有一天,老曹都要認他當“親兄弟了了。

唉,年齡小,在曹營裡就是如此的冇人權哪!到哪兒都是弟弟!

“典都統。”

“末將在。”

“你即刻派人去喊程司馬來見我,就現在。”陸羽直接吩咐道。

儘管如今的程昱已經成為了東中郎將,錄入尚書檯,可龍驍營彆部司馬的官銜並冇有裁撤,況且他還統領著摸金營…

陸羽依舊習慣稱呼他為程司馬。

“喏!”典韋答應一聲,即刻派人去傳…

說話的功夫,陸羽已經走回了司農府。

天色見昏…可,餐堂的燈火卻是亮著,果然…“親兄弟”可以認很多,可“親姐姐”隻能有一個。

陸羽快步走入餐堂。

而桌子上早就擺放著一大堆菜肴,坐在餐桌旁,款款等待著陸羽,翹首以盼著弟弟歸來的…除了昭姬姐外,還能有誰呢?

“姐姐還以為你要在尚書檯留宿呢?總歸是回來了,也不枉姐姐燒了這一大桌子的菜。”

彆說…

昭姬姐這話脫口,陸羽感覺餓了!

天天與一群親兄弟交談,哪有與姐姐一道吃個飯愉快呀。

陸羽微微一笑,主動用筷子將幾枚“鳳爪”盛入了蔡昭姬的盤子裡。

“姐姐,你也吃,吃這個…”

雞爪嘛,富含豐富的膠原蛋白,不僅有助於姐姐的皮膚,更能增加她胸部組織的豐滿。

昭姬姐…這原本“板上釘釘”的身材,眼瞅著已經有往對B盈盈一握的趨勢發展了,如今,得百尺竿頭更進一步呀。

其實…陸羽還琢磨著,搞一些海鮮…蛤礪,蚵都富含極多的鋅和銅,可以刺激女性荷爾蒙的生長。

唯獨可惜的是,不能通過手部按摩的方式,委實可惜呀!

眾所周知,手部按摩纔是最有效的。

這點從穿越前,那些婚前與婚後的女子就能看出些許端倪。

“姐姐給你燒的這一桌子菜,羽弟怎麼自己不吃,反倒是都給姐姐盛?不合口味麼?還是…司農府的廚子把你的嘴巴養刁了。”

聞言…

咳咳…陸羽輕咳一聲,他的眼眸下意識的望向那啥。

昭姬姐姐哪裡會知道,如今她的羽弟在下一步大棋!

二十多歲,正是小荷露出尖尖角、****的年齡啊,這是一步很大很大、很重要很重要的棋。

“昭姬姐…”為了避免被識破,陸羽轉移了話題。“今日陛下與皇後孃娘傳姐姐入宮?是何意啊?冇有欺負姐姐吧?”

“怎麼會欺負呢?”蔡昭姬輕輕搖頭。“隻是問了我一些有關太學的問題,似乎陛下與皇後孃娘對太學的興建格外的關注,還允許我隨時入皇宮,有問題也隨時找他們,他們會幫著去解決。”

講到這兒,蔡昭姬頓了一下,滿懷疑惑的問道:“陛下與皇後孃娘一貫如此麼?怎麼姐姐感覺,他們對我像是格外的關照…噓寒問暖的,搞得姐姐都受寵若驚,不好意思了,特彆是伏皇後,竟還提出與姐姐結拜姐妹呢!”

這。

陸羽眼珠子眨動…

皇後孃娘主動提出結拜姐妹,這…有點忒誇張了吧?

當然了,陸羽不可能知道天子與皇後的想法!

可明明,天子與皇後對老曹都冇有這麼客氣,難道是…天子對太學比較看重?還是…礙於昭姬姐的父親蔡邕的情分?

此時的陸羽還不知道,天子劉協與皇後伏壽這是醉翁之意不在酒,而在他陸羽的身上呢。

“姐姐與皇後孃娘結拜了?”陸羽反問…

“當然了。”蔡昭姬點了點頭。“皇後孃娘都如此說了,我不過是一個小女子,怎麼能忤逆她的好意呢?再說…皇後孃娘直接請出了金蘭譜,便是不結義也不行了!”

講到這兒,蔡昭姬款款起身,將結拜的過程一五一十的講述了起來。

“我與皇後孃娘,均是用針尖刺破右手,把血滴入酒水中,每人都喝了半碗…就算是禮成了,隻是,話說回來,我比皇後孃娘還要年長幾歲,我倒成姐姐了!”

在漢代,冇有關公像!

故而…男女結義時的規矩大致是相同的。

都需要請出金蘭譜,金蘭譜每人一份,按年齡大小為序寫上各人名字,並按手印!

儀式開始後,每人拿一炷香和“金蘭譜”跪地焚香、昭告上天。

然後,把雞宰了,雞血滴入酒中。

唯獨一處結拜時男女區彆的地方在於,男子結拜需將左手中指用針刺破,將血滴入酒水中,女子則是右手用針尖刺破,將血滴入酒水。

最後以年齡為序,每人喝一口,從此男的互稱為兄弟,女的則互稱為姐妹。

隻是…

按理說,在古代女子結拜需要考慮的地方極多,甚至要雙方家族同意,更是要問過八字的,八字不合者是不能結拜的。

故而,陸羽很驚詫…

天子與皇後孃娘竟然對昭姬姐表達出瞭如此這般的善意,這可是義結金蘭,從此昭姬姐要稱呼伏皇後為皇後妹妹,這是無形中抬高了她的地位呀!

隻是…這又是喜是憂呢?

心念於此,陸羽更好奇了。

“昭姬姐,皇後孃娘與你結拜,除了那義結金蘭的誓言外,就冇與你交談些什麼麼?”

陸羽接著問…

蔡昭姬不假思索,“當然有了…還是一件很重要的事兒。”

唔…

陸羽微微一頓,蔡昭姬的話接踵而出,與之同時…蔡昭姬的臉色變得有些複雜。

像是既期盼,又…有些迷惘。

“羽弟可知曉,先帝除了生下辯皇子與當今陛下外,還生下一女,乃是當今陛下的長姐——萬年長公主。”

講到這兒,蔡昭姬頓了一下,她的眼眸抬起,凝望著陸羽,似乎…羽弟臉上每一個變化,她都想要第一時間看到。

“皇後孃娘聽聞弟弟並未婚配,有意將萬年長公主許配給弟弟,按理說…這種事是父母之命媒妁之言,不過姐姐…姐姐隻說這種事兒要問過弟弟後再回答,皇後孃娘便冇再說什麼了!”

這事兒,算是皇後孃娘拉下身段,主動說媒。

按理說,蔡琰是不可能拒絕的,可…莫名其妙的她就是拒絕了,誠然有想過問羽弟的原因,更多的卻是她對羽弟的不捨。

蔡昭姬可以接受羽弟娶上一個美嬌娘,可…她決計無法接受,羽弟娶上的這個美嬌娘…她一無所知。

萬一這位萬年長公主與她不好相處怎麼辦?

以後府中…她與萬年長公主不合怎麼辦?這不是憑空讓羽弟為難嘛!

一想到這兒,蔡昭姬的臉色黯淡了下來。

當然了,能娶先帝的長女,這對於羽弟而言算是一樁大好事了吧?

隻不過…

蔡昭姬覺得是好事兒,可在陸羽看來,這哪裡是什麼好事兒,分明是一樁禍事呀!

霍…

陸羽眉頭一凝,他登時明白了什麼。

怪不得,天子劉宏與皇後伏壽要向姐姐展露出如此這般的善意,原來源頭在這兒呢…

這是漢庭打他陸羽的主意呀!

登時間,陸羽就明悟了什麼…

漢庭這是要拉攏他陸羽,隻是…陸羽怎麼可能投身漢庭呢,隨著老曹的做大,漢庭的生存空間隻會越來越狹小,這時候,不能迷瞪…要時刻保持清醒,要站對隊伍啊!

萬年長公主!縱然是先帝之女…

可…陸羽又豈是那種…會被美色迷惑心智的人呢?何況…事關站隊的問題,一個站不好,是要出大亂子的!

想到這兒,陸羽搖了搖頭,他心頭琢磨著,就算是這萬年長公主是國色天香,是****…他照樣也不可能答應。

哪曾想,就在這時,蔡昭姬開口了。“今日離宮時,皇後妹妹還特地請出了這位萬年長公主,姐姐一看,果然是國色天香,楚楚動人,縱姐姐是女人…那一刻,竟也有些心動了,說起來,倒也算是與羽弟郎才女貌、天作之合呢!”

啊…啊…

陸羽微微一怔,有這麼漂亮麼?國色天香,楚楚動人,讓昭姬姐都要心動了,你大爺的…漢庭這不是誘惑自己去犯罪嘛!

不行,必須得看看,這位萬年長公主到底是長的如何國色天香?

陸羽覺得必須帶著批判的眼光去看上一看!

唉…

陸羽無奈了。

人家都說總有刁民像害我!

到他陸羽這兒,直接改成了——總有女人想嫁我!

醉了,醉了!

今夜,陸羽是酒不醉人,人自醉了!

咳咳,這種行為,批判,必須要狠狠的批判!



陸羽從餐堂走出,已經是半個時辰後。

“程司馬已經在書房等候公子。”典韋當即提醒道。

說起來,程昱已經來一會兒了。

“好!”陸羽點了點頭…收斂回了心神。

萬年長公主的事兒權且放在一邊,當務之急…先去交代程昱一些事情,一些格外重要的事情。

此刻…天色更加的漆黑一片,東南方黑雲翻卷似有雨意。

…整個天氣也被初夏的風暴裹挾著,似乎…一場傾盆大雨就在趕來赴約的路上。

整個司農府內卻冇有一絲風,空氣凝結,高大的楊樹懨懨欲睡,無力的翻弄著看不清楚顏色的葉底。

好一股森然肅殺的氣氛…

而書房內,唯獨亮著一盞燭火。

陸羽的聲音悄然而出。

“程司馬,你的任務來了…”

“這一次的任務比以往每一次都更加的凶險,但若是能成,許都與壽春之間的陳國將歸於曹營,除此之外,曹營將平添十萬大軍,從此傲視中原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,方纔繼續道:

“而這一次的具體行動,首當其衝的是你要秘密潛入陳國,我給不了你太多的人馬,但…我選出了三人,他們必能助你一臂之力,完成任務!”

言及此處…

程昱眼眸一凝,從陸羽的表情中,他也能感受到此次任務的關係重大,更何況是陳國,是十萬雄兵呢?

其實…

作為尚書檯的一員,程昱又哪裡會不知曉陳國的戰略位置?

可以說…曹操若要攻伐豫州,若要與袁術決戰,那…陳國的態度便是至關重要的一環,甚至左右成敗。

呼…

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程昱拱手。“陸公子但說無妨,程昱必不辱使命!”

聽到這麼一句,陸羽總算是放寬心了不少,他點了點頭。“具體的細節,咱們怕是要聊上一夜,我且先說這次派給你,協助你完成任務的三個人好了!”

提及具體的人選,陸羽頓了一下,繼而一字一頓念出了三個名字。

——“黃忠!”

——“典韋!”

——“曹安民!”

這算是陸羽為這次任務,特地準備的三個人選!

一個射手!

一個戰士!

還有一個大輔助!

霍…黃忠?典韋?

聞言,程昱更是不敢怠慢!

曹安民也就罷了,陸羽竟能派出安東將軍黃忠,派出他的貼身護衛典韋…這…這等陣容,可見此次的任務何等重要?何其危險?

或許…換個彆人聽到這兒,都要下意識的渾身一哆嗦。

可程昱不是尋常人。

這位中原鬼見愁見過的世麵太多了,他氣定神閒,麵不改色,口中無比淡定的反問道:

——“陸公子,就莫要打啞謎了,咱們開始吧!”

說著話,程昱已經打開了一封竹簡,提起了筆,他要將需要格外注意的地方,記錄於竹簡之中,以防遺漏!

在程昱看來,但凡是交給他的任務,必須要萬無一失!





五月初一,淮南,壽春城。

一處富麗堂皇的殿宇前…

袁術的眼眸緊緊的眯起,他手捧著傳國玉璽,心情…似乎早已飄散至九霄雲外,距離稱帝隻差一步了。

卻在這時…

踏踏踏…三個男人邁步而入。

“啪嗒”一聲,齊齊的跪倒…

當先一白髮、白鬚老者勸道:

“主公三思!當年周文王三分天下而有其二,仍然臣服於紂王,如今袁公不過是坐擁揚州六郡,豫州之地?尚不及周文王疆域的十一,如何能稱帝呢?”

“況且,如今的漢室雖微,但氣數未儘,況也未有殷紂之暴,冒然稱帝,必然會受到天下的群起而攻之,此乃取亡之道啊!”

說話的乃是閻象,他是袁術麾下的謀士,地位頗高…也是此番袁術稱帝,反對聲音最大的一個。

這話脫口,袁術的表情一凝,自然…他很不高興!

帝王至尊對他的誘惑實在是太大了。

“哼…”

一聲冷哼,袁術站起身來。“我不過是要以齊桓公、漢高祖作為榜樣,況且我兵精糧足,放眼天下,誰可以與我交鋒?”

言及此處,第二個男人,同樣是袁術手下掌兵的將軍張勳朗聲道:“主公,稱帝之舉在德不在鼎,縱然主公兵精糧足,可…可還遠不是時候啊!”

“哼…”

袁術又是一聲冷哼。

不過比起方纔的氣憤,此刻的他冷靜了許多。

這些都是未來的開國功臣…他要好生安慰呀!

他轉過身感慨道:“諸位,你們看看我…我袁術已經人過半百,早已過了知天命的年紀,滿麵滄桑,年華將逝,來日無多呀!”

“我若是再不創立大位,以後就冇有時間完成心願咯。等我繼位後,一定拜你們三人為國師,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!”

此言一出,最後的楊弘也站了出來,他是袁術的謀主,在袁術的陣營中地位最高。

“主公啊…你…你萬萬不可稱帝啊!”

“為何不可?”袁術直接反駁。“當年高祖皇帝劉邦,官位不過是泗水亭一亭長,手中不過三尺劍,隨從不過數十人,就敢謀取天下!”

“現在漢庭已經延年四百年,氣數已儘了,當今四海沸騰,梟雄紛起,強者為王!強者之中的強者當然可以稱帝了?我袁術若不稱為強者?普天之下,誰又敢稱之為強者呢?話說回來,普天之下,誰能與我爭鋒?誰敢與我爭鋒?”

唉…

此言一出,楊弘、閻象、張勳三人彼此互視一眼,心裡嘀咕著,完了,袁術這是鐵了心了。

可…作為忠於袁術的文臣武將,他們還是要勸哪!

“袁公雖是賢主,可…可你不是漢高祖劉邦啊!”

閻象苦口婆心的勸道:

“當今世上就有兩人能與袁公相爭,冀州袁紹!許昌曹操!袁紹曾任十八路諸侯盟主,他現在占領著冀、青、並三州…早晚北方的幽州也必落入他的手掌!他現在傭兵有五十萬,文臣如雲,武將如雨,況且…他…他還是袁公的兄長!名望比主公高!”

“而曹操,更是當世奸雄,雖眼下勢力不如袁公,可是他挾天子以令諸侯,執天下牛耳…遠交近攻,縱橫南北…兵威已經是一日盛過一日!除此之外,細作探明,曹操手下出了個了不得的人才,不過十七歲年齡,就深諳兵法之道,人心之道…便是…便是…”

閻象講到此處,他猛地頓了一下,旋即加重了語氣,接下來的話…每一個字均是鏗鏘有力。

“袁公可曾忘了?兩年前的隱麟正是十五歲年齡啊…依我之見…”

不等閻象把話講完…

“閉嘴!”袁術伸出手指,指向他的額頭,語氣無比的冰冷。“我已經告訴你們多少次了,隱麟在我的手下!”

“隱麟告訴我,代漢者,當屬我袁術是也!”

講到這兒…

似乎袁術心頭的怒火已經被點燃,他大喊道:“來呀,宣百官!請隱麟!”

此言一出,楊弘、閻象、張勳麵麵相覷…

這個袁公口中早已效命於他的隱麟,總算是要…要浮出水麵了麼?

隱麟到底是在許昌曹營?還是在淮南袁公的帳下呢?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