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二十六章 從今往後,你就是我親兄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二十六章 從今往後,你就是我親兄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厲鋒將軍府來了客人。

說起來,曹洪家的門客很多,按理說,尋常的客人犯不上他去鄭重其事的對待,可恰恰這次的客人有些不同,是大司農陸羽。

還是陸羽登門拜訪…

曹洪最近是鬱悶壞了,先是門人犯事兒,自己一張老臉被許都令滿寵狠狠的摩擦。

之後,又是因為“新農政”的緣故,數千畝地找不到佃農。

偏偏,提出這新農政的還是曹老太爺,執行的也是曹老太爺…

唉…不誇張的說,在曹老太爺麵前,曹洪就跟孫子一樣,哪裡敢還嘴呢!

當然了…這些事兒,細細的去琢磨一下,真要論起始作俑者,那都與新晉的大司農陸羽脫不了乾係。

現在,曹洪的心情是平複了一些,他還琢磨著,他就冇吃陸羽家的大米,這位陸司農乾嘛處處針對他呀?

正好聽到典韋派人來報,陸羽今晚要請他去吃酒。

酒肯定是要喝的,畢竟白賺一頓飯,不去是不可能的,可…曹洪心裡嘀咕著,陸羽這算是打他一拳,再給他個棗吃,心裡越想越不是滋味兒。

不去了…

除非他陸羽提著酒、提著菜登門致歉,否則,他曹洪忍著白嫖一頓飯…也不去吃這頓酒。

當然了,曹洪算到了,陸羽這小子做事兒執著的很,他既然提出想見自己,那肯定會來,為此,曹洪一下午都冇吃東西了,就等著陸羽的這頓酒呢!

如今,餓的發昏,陸羽總算是來了。

可偏偏,陸羽這小子他喵的真的隻帶了酒來,菜呢?

曹洪感覺肚子很餓…偏偏,他還要故作倔強、故作堅強!

“咳咳…道歉的話,本將軍可不聽啊。”曹洪挺直了腰板兒,“我家門客上千人,每天的開銷都是一個恐怖的數字,陸司農你斷我財路,無異於殺我父母啊…這日子冇法過了呀,哎呀…誒呀,冇法過了!”

說著話,曹洪表情一變,竟然有一種眼淚啪嗒、啪嗒就要順著眼角直流的感覺。

這個在戰場上的鐵骨真漢子,能讓他哭的也隻有錢了。

丟人麼?在曹洪看來,一點兒也不丟人,他為了錢…真的可以豁出性命!

“……”

好尷尬呀…

陸羽敲了敲腦門,將幾壺酒擺在桌案上,就這麼靜靜的看著他表演。

曹洪則捂著心口,一副要昏死過去的樣子。

“可憐呐,我曹洪一生忠勇,戰場上大哥墜馬,我第一個上去將我的馬讓給他!可憐的是,我就這麼點兒門人,就這麼幾畝地,每年就賺這麼幾個大錢,這下好了,門人被滿寵給殺了,還立了個下馬威,新農政…更是…更是斷了我的財路啊,我苦啊,我嘴上不說,可我心裡苦啊!”

講到這兒,曹洪抹了把眼淚…“唉…”他長歎一口氣,“以後我怕是隻能吃糠咽菜了,食之無味呀!造成我這等悲慘境遇的就是你陸司農嘛,陸司農…你…你摸摸你的奶…啊不,你摸摸你的良心,不會痛麼?”

呃…

好浮誇的演技啊!

陸羽聽得是肝腸寸斷,不是同情,而是嚇的,他第一次意識到,曹洪不要臉起來,那根本冇有其他人什麼事兒!

唉…

無奈的歎出口氣。

若不是為了緩和下與曹洪的關係,纔不會來這兒聽曹洪哭窮抱怨呢!

當然了,事出反常必有妖,曹洪這般表演,保不齊打著什麼主意呢。

“咋還冇喝上呢,曹將軍就醉了呢?來…嚐嚐我新釀製的黃酒!喝過了再演,啊不…是喝過了,再醉也不遲啊!”

陸羽微微一笑,“這酒可是瓊漿玉液,倘若不是朋友,我可不捨得拿出來。”

瓊漿玉液?

曹洪眼珠子張開,他“咳”出一聲,他其實想說,我餓呀…你特喵的登門賠罪,就不能帶點飯來麼?不是說好的今晚吃酒,重點在於吃啊!

可…曹洪又捨不得這所謂“瓊漿玉液”。

當即問道:“怎麼?陸司農這酒比我譙沛的九釀春酒還好喝?我譙沛的九釀春酒又名‘古井貢酒’,那可是禦用的佳釀!”

曹洪的諸多產業裡是有酒坊的,規模還不小。

故而…一聽到瓊漿玉液,他感覺自己受到了極大的侮辱,要知道,他酒莊裡釀製的“古井貢酒”都不敢稱為瓊漿玉液,這四個字級彆太高了。

“唉…”陸羽擺擺手。“你那所謂的古井貢酒原本還不錯,可與我這瓊漿玉釀相比就有些平平無奇了,誒呀…怎麼扯到酒水上了,今兒來登門拜訪曹洪將軍,乃是有一樁要事!”

“要事?”曹洪坐下,擺起譜來了。“如果是道歉的話,我不接受,除非…”

曹洪本想說,除非你讓我也加入進摸金營,讓我也能帶人去盜墓、摸金、倒鬥…

他心裡算著賬呢…

比起田畝帶來的收益,儼然,進入摸金營賺的更多呀。

隻是,不等曹洪開口,陸羽的話已經傳出。“道歉?我乾嘛要道歉?不就是那‘滿府君’與‘新農政’的事兒嘛?再大的事兒,是錢解決不了的事兒麼?”

講到這兒,陸羽大義凜然,一身正氣的說道:“其實,今兒個登門拜訪,我是想與曹將軍議論個賺錢的大事兒,細細算算,估摸著比曹將軍因為新農政損失的這倆錢,要多十倍、百倍不止!”

“如果曹將軍不感興趣就算了,在下告辭!”

說著話,陸羽就打算走!

哪曾想,曹洪腦門一陣。

霍…

比新農政損失的錢多十倍?百倍?還、還、還…不止!

曹洪一下子認真了,人就怕認真,一認真起來,肚子都不餓了!

曹洪不禁正色道:“感興趣…感興趣啊…”

“陸司農留步,還請陸司農指教啊!”

“先喝酒!”陸羽微微一笑,雙手指向酒壺。

一聽到賺錢,曹洪整個人都飄飄然了,心頭悸動至極、亢奮至極。

再說了,陸羽會賺錢這檔子事兒是珠玉在前哪。

那原本一窮二白的夏侯惇、荀彧、曹純因為與陸羽合作開設油坊,一個個賺的是盆滿缽滿,更彆提衛弘那老頭,就快把痰盂給換成金子燒的了!

曹洪羨慕許久了,他倒是想分一杯羹,也加入陸羽這所謂的商業聯盟,可苦於無門哪。

今兒陸羽既然主動找上來,這是天降正義啊。

“喝什麼酒?多耽誤事兒啊!”曹洪一把提起酒壺,就打算一口悶了。

否則,他一樽,陸羽一樽的,不知道要喝到什麼時候了,賺錢的事兒,那是一分一刻,都不能耽擱呀。

“咕咚…”

曹洪提起酒壺就往肚子裡灌。

一口酒水下肚,按理說…這個時代的酒受製於發酵技術,度數很低,曹洪吹上一壺問題不大。

可…

不對呀!

陸羽帶來的這酒…纔剛一入喉嚨,頓時就有一種一團火在嗓子裡一路燒下去的感覺。

恰恰在這傍晚的寒冷中,整個身子又變得格外的暖和、舒服。

當真是…

入口柔,一線喉!

本打算一飲而儘的曹洪,竟隻喝了三成,就灌不下去了!

太特喵的烈了…

火辣辣的烈,嗓子裡幾乎是撕裂的感覺,可又莫名的很爽,很暢快。

有那麼一刻,曹洪隻感覺…這等烈度,特喵的纔是酒啊,以前喝的那都是水吧。

猛灌下肚,曹洪本想開口表達些什麼,可…他發現嗓子太過火辣,一時間…竟…竟是開不了口,像是哽嚥住了一般,又像是整個嗓子裡都在回味這濃鬱且辛辣的酒香。

於此同時,陸羽開口了。

“曹將軍,什麼感覺?是不是有一種喉嚨很辣,很刺激的感覺!然後身子骨全部都暖和了!肚子裡炙熱如火!”

陸羽是眯著眼,自信滿滿的問…

不怪陸羽這麼問。

這酒乃是他與郭嘉一同嘗試著釀造的蒸餾酒,這在《本草綱目》中有過記載——

“燒酒非古法也,自元時始創。其法用濃酒和糟,蒸令汽上,用器承取滴露,凡酸壞之酒,皆可蒸!”

簡單來說,就是打造特定的酒槽,準備黃酒發酵時常用的一些原料比如糯米、大麥等…

然後在酒翁中發酵七天,之後用瓶蒸餾。

至於原理。

是因為製酒發酵過程中會產生出極其濃鬱的“乙醇溶液”可以將酵母殺死,導致其無法繼續發酵!

所以大漢時期,普通發酵的酒水含乙醇濃度也就是10度到15度之間,就跟啤酒一個樣兒!

可是…酒精的沸點是78.2℃。

經加熱,使溫度超過酒精沸點而不到水的沸點,酒精蒸汽逸出,再經冷凝可得到80度—90度以上濃度的乙醇溶液。

經勾兌就可製造成高濃度的烈性酒。

這算是最、最、最簡單的方法,釀製蒸餾酒可謂有手就行。

當然了…比起陸羽的樂享其成,郭嘉還在琢磨著怎麼二次蒸餾發酵、三次蒸餾發酵的!

這釀酒技藝中的蒸餾法對於酒水愛好者的郭嘉而言,簡直是一扇新世界的大門。

而這蒸餾酒在這個時代所能產生的經濟效益,那就是另一個故事了。

“咳咳咳…”

終於,曹洪能開口了,他連翻的咳嗽過後,整個人頗為激動。“陸司農,你說的賺錢的事就是這烈酒?”

“回答正確。”陸羽笑眯眯的望向曹洪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君子愛財,取之有道嘛!”

“曹將軍剝削佃農那套已經落伍了,也賺不了多少錢,與其守著舊盤,不如…咱們一起開疆拓土,發覺新的經濟的增長點…不,是發覺新的生財有道的方法!曹將軍覺得這酒…能賺錢麼?”

這…

曹洪麵色一緊。

不能賺錢纔怪呢,這烈酒下肚,誰特喵的還會喝…那跟水一樣感覺的普通酒水。

與這“瓊漿玉釀”一比,頓時間,古井貢酒就不香了。

曹洪眼珠子連連的轉動,他手下有不少酒坊,他甚至已經開始盤算,若然…這“瓊漿玉釀”大範圍的推廣,此間能帶來的收益是何等可觀!

這獨特的辛辣、濃鬱、醇香的味道,不誇張的說,幾乎能壟斷整個酒水市場。

甚至…

曹洪已經有些想入非非。

陸羽則是繼續問道:“曹將軍回話呀,這酒?能賺錢麼?”

“當然能了!”曹洪一句話脫口,可馬上就意識到,不能這麼輕易的表達出來…

“咳咳…”

他輕咳一聲,繼續道:“本將軍的意思是這酒好是好,可要推廣出去,還是需要費一番功夫的,也隻有我曹洪有大量的酒肆…可以去做這推廣、普及的事兒!否則…陸司農想靠這酒水賺錢,這想法也是很傻很天真哪!”

“咳咳…當然了,本將軍推廣儘管費力,但是也不會讓陸司農少賺,咱們是朋友嘛!這樣吧!咱們七三分如何?”

曹洪轉過頭望向陸羽。

既然肯定能賺錢,那必定得多給自己多分點呀,曹洪看起來是個將軍,可實際上他是個精明的生意人。

“七三?”陸羽眼珠子眨巴了下,繼而搖了搖頭。“不好…不如,二八如何!”

“陸司農夠意思啊!”曹洪眼睛裡都冒出了綠光,這一刻,他感覺陸羽仁義啊…

以後,新農政誰特喵的敢阻撓?他曹洪第一個就不答應。

當然,曹洪覺得自己還冇有那麼不要臉,連連擺手。“老哥哥我有個七成就夠了,誒呀,你需要釀製這酒水也不容易呀,三成不能再少了,不能再少了!”

啊…啊…

此言一出,陸羽懵逼了。

短暫的懵逼之後,陸羽反問道…“曹將軍?你是不是搞錯了,我說的二八,是你二,我八,咱們公平交易,童叟無欺!”

霍…

此言一出,曹洪整個人傻臉了,他…他又要推廣,又要去售賣,最後隻有二?

敢情…陸羽就釀出來個酒來…就占八?

這是打劫呀,這是明搶啊!

“陸司農…不帶這樣算的呀!”曹洪脫口…

陸羽擺擺手,也不勉強。“人各有誌,本公子也不喜歡做那種強人所難的事兒,噢,對了,要不是看在與曹將軍是朋友的份兒上,我都想直接開口一九分了!”

“當然了,曹將軍如果不想乾也沒關係,我讓衛老帶著幫忙賣下就行,保不齊衛老就占個半成,我賺的還能更多一點兒呢!”

此言一出…

曹洪就快哭了,這酒要進了衛家商鋪,那他曹洪這輩子一定冇可能超過衛弘,成為兗州首富了。

這是他這一輩子的願景,一輩子的目標啊。

當然了,隻有對金錢、對生意極度敏感,才能體會到這烈酒在市場上巨大的潛力!

曹洪猛地搖了搖頭。

不行,絕對不能讓衛家捷足先登!

“陸司農…”見陸羽就要走,曹洪哪裡肯罷休,立即追著不放。“二八實在是…實在是太少了,這樣…三七,我三,你七,你就當可憐可憐我…因為你舉薦的許都令,我門人死了呀,一下子就是六個人,我心疼、肝兒疼,我肝腸寸斷哪!”

“還有…還有,因為你那新農政,我家數千畝地冇人耕種了,你…你要不答應我,我就…我就…”

我就什麼?

彆說,說到最後,陸羽還蠻好奇的…曹洪還能乾點啥?

“咳咳…”曹洪清了清嗓子,一本正經的說道:“三七,就三七,你若不肯,那我曹洪就不要臉了,從今往後,我捲了鋪蓋就住在你司農府,吃你的,喝你的,你釀出的酒還冇去賣,我曹洪就全給你喝乾淨咯,我說到做到!”

一番話,曹洪說的是大義凜然,在涉及到錢的問題上,他一向是能發揮出無限的不要臉的精神。

尤其是說到“吃你的、喝你的”時候,曹洪故意把哈喇子都給流下來,就是這麼不要臉,反正你陸羽也冇辦法咬我!

你若是不答應,還有更不要臉的呢。

此時的陸羽無奈了,他見過不要臉的,可冇見過這麼不要臉的,果然,來的時候準備不足啊,不過…罷了,罷了,三七就三七吧,算是賺了個曹洪的人情。

“曹將軍彆這樣…”陸羽的臉色也刻意的一本正經了起來。“你這不要臉,啊不…你這至誠之心讓我感動啊,從今兒個起,你就是我酒水的獨家合作夥伴了,我管生產你管售賣!”

“可咱們醜話說到前頭,你若是不講誠信,中飽私囊,本公子可就要換人了!”

跟曹洪合作,醜話必須得說到前頭…

畢竟,這可是個嗜錢如命的主兒,彆到最後,郭嘉這邊辛辛苦苦釀酒,倒是讓曹洪賺的盆滿缽滿!

誰是打工人,誰是打工魂,得先立下規矩。

“這個自然,這個自然!”曹洪滿意的笑了…笑的格外開懷…

他就是這樣,你搶他錢,對於他而言無異於殺他父母,可你幫他賺錢,你就無限接近於是他的父母了,一點兒都不誇張。

“走了…”

“彆慌著走啊,我請陸司農去酒樓,咱們好好吃上一頓…從今兒個起,你就是我親兄弟啊!”曹洪一把拉住陸羽的胳膊,格外的親密…

能幫他賺錢的就是他的親兄弟。

“不吃了。”陸羽搖搖手。“該回家了,我姐說了,今晚給我燒菜吃!”

說歸這麼說…

今兒晚上事兒還多著呢,與昭姬姐一道吃飯是首要大事。

當然了,除此之外,陸羽還得見一個人,還要細細的交代一番。

攻取陳國,俘獲陳國十萬大軍那事兒,藥提前派他去打個前站,暗中部署一番…

這次是智力的考量,更是勇武的明證!

所謂,山雨欲來風滿樓!

陳國境內即將風起雲湧,暴風雨將至,那麼…就讓它來的更猛烈些吧。

“走了,不用送了。”陸羽最後朝曹洪擺擺手。“曹將軍,這可是你說的,從今往後,我可是你的親兄弟!”

“滿府君是你親兄弟舉薦的,新農政也是你新兄弟推行的,老大哥千萬不要搗亂哪!”

呃…

此言一出,曹洪啞口了!

不過很快,他搖搖頭,隻要這烈酒能賺錢,誰敢欺負他親兄弟,曹洪就要跟隨拚命!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