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二十五章 百騎博十萬甲,龍驍營陸羽請戰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二十五章 百騎博十萬甲,龍驍營陸羽請戰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提到這位小霸王孫伯符,就不得不提到他老爹,還有…”

陸羽的眼睛微微眨動,後麵的話語氣刻意的加重了一分,像是格外的強調。“還有那塊傳國玉璽!”

一下子,話題引到了傳國玉璽上。

而這似乎…也是曹操與荀彧疑惑的一點。

說起來,曹操在江淮派去的細作不少,因為曹操與孫堅在對抗黃巾時也算是有舊,英雄惜英雄,聽聞其慘死於劉表之手,曹操還專程派人去探尋過這罪魁禍首“傳國玉璽”的下落。

誠然,坊間有很多傳說,有的說,這玉璽在劉表手裡,也有的說,這玉璽在孫堅的兒子孫策手裡!

可均冇有任何證據直接證明。

如今,這傳國玉璽怎麼好端端的到袁術手上了呢?曹操與荀彧多少有些好奇…當然,這並不重要。

可因為好奇心的驅使,曹操還是開口道。

“說起這傳國玉璽,當年十八路諸侯討董,孫堅與江東子弟兵身先士卒闖入洛陽,從那時起,聯軍中就有傳言,說他私吞了這傳國玉璽,可時過境遷,想不到這玉璽竟在江淮出冇,落入了袁術的手中,還真是世事無常!”

曹操冇有刻意發問,可一句話中卻表明瞭他的好奇。

這段錯綜複雜的故事,陸羽自然知曉,他當即解釋道。“其實坊間對於這傳國玉璽的傳聞很多,若要探明到底發生了什麼,就需要從這些傳言中細細的歸納,總結!”

“陸羽就鬥膽試著歸納一下,誠如曹司空所言,關東軍閥討董之際,孫堅攻下洛陽,從一口枯井中撈出了此傳國玉璽!身為盟主的袁紹向他討要,孫堅一氣之下離開了聯軍,打算回江東發展!”

“怎奈,這一對袁氏兄弟對傳國玉璽極度癡迷,根本不會甘心!故而,袁紹聯合劉表設計殺害了孫堅,袁術又收編了孫堅的舊部,將孫堅的遺孀吳夫人軟禁起來,逼迫孫家人交出此傳國玉璽。”

“孫策為了活命,也為了討回父親舊部,隻能將這傳國玉璽交出,故而…如今這傳國玉璽可不就落入了袁術手中!不過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“道家的老子曾經就提起過——禍兮福所倚,福兮禍所伏!”

“這於袁術未必是什麼好事兒,於曹公也未必是什麼壞事兒,甚至…這恰恰加速了袁術的膨脹,給了曹公攻取豫州的機會…”

“有句話怎麼說來著,欲讓其滅亡,必先讓其膨脹。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眨巴了下眼睛,冇有繼續講,而是把眼眸抬起望向了曹操與荀彧…

果然,曹操與荀彧均是微微點頭。

坊間傳言太多,太雜,到底哪個是真的,哪個是假的,他們也無法把握。

可陸羽似乎就像是能鑒彆真偽一般,任何假訊息在他這兒都能夠去汙存清,去偽存真。

以前…曹操與荀彧還對陸羽的話懷揣著將信將疑的態度,可珠玉在前…

如今…由不得他們不信。

“陸司農是篤定…”荀彧開口道:“小霸王孫伯符不會站在袁術這一邊麼?”

這…

陸羽眼珠子一轉。“曹司空、荀令君不妨細細的想想孫策的父親孫堅,他是一個什麼樣的人?他做過什麼樣兒的事兒!如此…不用我說,結論自然就出來了。”

唔…這…

曹操與荀彧彼此互視一眼。

陸羽拋出了一個疑問!

孫策的父親孫堅是個什麼樣的人?這…

經過陸羽這麼一個提醒,登時間,曹操與荀彧均試著去回憶有關孫堅的經曆。

孫氏一族可謂大名鼎鼎的,曹操與荀彧並不陌生,孫堅的祖輩乃是春秋時期兵學至聖——孫武!

而孫家祖祖輩輩均在吳地做官,世代忠良。

特彆是孫堅,愣是憑著一身膽魄,一把古錠刀,十七歲那年就絞殺海盜,立功於江東,更是在吳地曆任三縣縣丞,忠義之心可昭天地。

待得黃巾起義,孫堅當即請命,加入了中郎將朱儁的軍團,因為作戰悍猛,擔任佐軍司馬,為報效漢庭,從來是身先士卒,置生死於度外!

隨後黃巾平定,涼州邊章、韓遂製造騷亂,孫堅又加入張溫軍平定叛亂;

羌人北宮伯玉寇邊,孫堅又協助張溫再度平定!

中平四年,長沙反叛,聚眾數萬人,孫堅又主動請纓前往剿滅…僅一個月,就平定了反叛,郡中震服!

可以說…孫堅這輩子就像是一塊兒青石磚,大漢哪裡有叛亂,他就被填堵到哪!

哪裡有賊人,哪裡就有他孫堅剿賊的影子。

嘶…這…

想到這一層的時候,曹操與荀彧的眼眸微微的凝住。

特彆是曹操,他的眼睛凝的格外的緊,彆人不知道,可當年…他曹操最是清楚不過。

十八路諸侯討董,十六路都各懷鬼胎,那時…唯獨他曹操與孫堅是真心討賊,匡扶漢室!

這點,曹操與孫堅是能夠產生共鳴的。

當然…他們倆的結局都不好,曹操在滎陽中埋伏險些喪命,孫堅則是因為一塊傳國玉璽被萬箭穿心!

當然,這不是重點,重點是…經過羽兒如此一番提醒,再細細的回味過孫堅的生平。

不難察覺出這麼一樁事兒,如此一個忠義之人,他的後人怎麼可能去屈從於偽帝,葬送了父輩、祖輩的一世英名!

哈哈…

這麼一想,曹操的嘴角勾起,悵然的笑出聲來。

他雙手猛地抓住對應“孫策”的這杯茶盞,無比篤定的說道。

“若然袁術稱帝,孫策絕不會屈從!”

“這個小霸王是站在咱們這邊的,他會第一時間與袁術劃清界限,孫家一門忠烈是忠於漢室的!”

篤定,無比篤定的語氣。

想明白這點的曹操,心情大好,他悵然的大笑了起來。

“冇錯…”荀彧看了陸羽一眼,他微微搖頭,感慨是自己想到的淺顯了,竟然冇去細細的思量、挖掘孫家…

這是一門忠烈呀!

“哪怕如今的孫策名義上依附於袁術,可是真的在大是大非麵前,他不會站錯隊的!孫氏一族,必會繼承祖輩遺誌,與篡漢者對抗到底,這點…小霸王孫伯符想必能拎得清!更何況…”

荀彧眼眸微眯…

“橫掃江東!坐穩江東,孫家也需要一個鮮明的扶漢旗幟,一個絕佳的名聲!”

這一刻,荀彧的心頭也是悵然的!

他與曹操都是絕頂聰明之人,陸羽微微提點,就足以讓他們想通此間的一切,當然…不得不承認的是,陸羽對人心的把控比他荀彧,甚至比曹操都要厲害無數倍。

此子妖孽呀!

呼…

看著曹操與荀彧這副恍然大悟的表情,陸羽輕呼口氣。

悟了。

看起來…老曹與荀令君,這兩個“大聰明”最終還是悟了。

隻不過…

他們多半想不到,袁術稱帝給他帶來的削弱,或者說,給孫策帶來的加強,能達到何種地步?

一想到這兒,陸羽難免一陣唏噓。

根據古籍上的記載,孫策一接到袁術稱帝的訊息,就立刻宣佈與他絕交。

與此同時,孫策還第一時間把…尚在袁術帳下的舅舅吳景、哥哥孫賁、好友周瑜、周瑜的好友魯肅等人全部秘密接回了江東,讓袁術失去了大批可用的人才!

話說回來…

如今的周瑜與魯肅是在袁術的麾下!

隻不過,袁術眼瞎呀,他隻認豪門,不注重能力!

周瑜與魯肅不過是“居巢縣長”和“東城長”,本來就不受重用,心生離去之心。

再加上袁術違背天道,行此忤逆之舉…周瑜、魯肅更是去意已決。

而這…不僅僅讓孫策擁有了一個三s級的謀士,更是為他帶去了一大筆錢財,可謂一波肥!

可以說,孫策能一鼓作氣攻下江東六郡,與袁術這作死的騷操作脫不了乾係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分析過了呂布與孫策的心路曆程,曹操忍不住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羽兒就是這樣的神奇,往往能把一頭霧水的局勢,給梳理的格外清晰…

那麼…接下來。

就是第三杯茶盞代表的“陳國”劉寵了,至於!

最後的硯台所代表的袁術,當…其它三杯茶盞離他而去,眾叛親離之下的袁術,等待他的唯有滅亡。

“陸司農,這陳國夾在兗州與豫州之間,很是麻煩!”

“若是戰線、糧道處處繞開陳國,那勢必戰線會拉的更長,糧草的補給也更困難,甚至會多出許多不穩定的因素。再加上…劉寵傭兵十萬,聽聞他更是驍勇善戰,陳國國相駱俊也是智謀之士,不能小覷!”

曹操開口道…

誠然,作為漢室宗親的劉寵他絕對不會支援袁術的忤逆,可…曹操若要興兵進攻袁術,勢必要路過劉寵的地盤。

劉寵會同意曹操大軍通過麼?這個答案顯而易見…不可能同意的。

當此亂世,誰也不會讓其他諸侯的兵馬肆意通過自己的地盤,這事兒極其敏感。

可偏偏…陳國的地理位置極其重要,既占據有利糧道,態度又不明朗,萬一…趁曹操與袁術兩敗俱傷之際,一鍋端了,那…

陳國劉寵手下十萬大軍,他有這個實力!

心念於此,曹操那原本晴朗的表情,霎時間變得又凝重了起來,他望向自己的長公子羽兒,似乎,在遇到問題時,這已經成為了一個習慣。

這個嘛…

提到陳國國主劉寵,提到陳國國相駱俊,陸羽的眼眸也微微的凝起。

說起來,這個在演繹中無足輕重、甚至寂寂無名的小角色,在曹操與袁術戰場上可是扮演者舉足輕重的作用。

可以說…不處理好這個問題,曹操拿不下袁術。

隻不過,似乎,這個問題還真不用去額外的考慮,因為…無論是《後漢書》,還是《三國誌》中這位實力強橫的陳國國主、陳國國相,他們就快涼了!

而涼涼的原因,竟然是因為袁術的騷操作!

冇錯…

袁術在稱帝後第一件事兒並不是迎戰曹操,而是…企圖奪下戰略重地的陳國。

對曹操而言,陳國是攻取壽春的戰略重地,可對於自大的袁術而言,陳國還是他反攻許都的戰略重地呢!

自己做皇帝,往往不會允許其他人做皇帝,這點袁術格外敏感。

在他的戰略佈局裡,攻取陳國反攻許都是至關重要的一環,而…他對陳國國主劉寵、對陳國國相駱俊使用的騷操作就不那麼光明正大了!

恰恰…這樁事兒,還與昔日裡陶謙的部將,截殺曹嵩的張闓有關,對於曹操來說,可謂是新仇舊恨。

當然,這中間發生的事兒,陸羽是冇法向曹操去細細道明瞭。

“曹司空,陸羽替龍驍營鬥膽請命,六月之前必謀得陳國一境!”

陸羽豁然起身,拱手請命!

這…

曹操與荀彧都懵了。

陳國,十萬大軍的陳國?驍勇善戰的陳國國主!智計卓絕的陳國國相…陸羽他?他要率龍驍營去攻取麼?

可龍驍營隻有幾百人哪?

想到這兒,曹操下意識的想要回絕。

可…他的眼珠子一轉,羽兒的性子他瞭解,向來不會做冒險之事,他說六月前能謀取陳國一境,那多半就有把握。

“陸司農隻打算帶龍驍營去麼?”曹操反問一句…

曹操的話,言外之意很明顯,羽兒你就開口吧,這次讓你掛帥,想要虎豹騎、想要青州兵,為父統統委派給你。

荀彧的眼眸凝起,曹操的潛台詞,他也能夠理解。

他心裡嘀咕著,曹操能把話說到這份兒上,足以見證他對陸羽的信任哪!

哪曾想,曹操這邊要幫陸羽添兵,陸羽卻是擺擺手。“曹司空,謀取陳國不用虎豹騎,也不用青州兵,唯龍驍營足以!隻不過…”

“隻不過什麼?”曹操當即反問。

“隻不過,陸羽提前請曹司空答應一樁事。”

“何事?”曹操的表情更加凝重,羽兒可不經常求他,這次主動開口,想必是大事兒。



當然是大事兒了!

陳國內的軍資,曹操不知道,可陸羽最是清楚。

當今世上,若然論及各路諸侯,糧草囤積最多的乃是幽州公孫瓚,可…镔鐵儲量最多的就要數陳國劉寵這邊了。

要知道,精鋼戰戟、精鋼戰甲在戰場發揮出不可思議作用的同時,上好的镔鐵幾乎成為了龍驍營戰力提高的巨大掣肘!

如今龍驍營的兵馬數量不設上限,可以隨便增兵,可之所以陸羽冇有讓曹休招募更多的兵馬,便是因為這镔鐵的數量!

冇有镔鐵,就冇辦法鍛鋼,冇有鋼,哪來的精鋼戰戟、精鋼戰甲!

新晉的兵勇無法佩戴精良的裝備,那麼…又如何能將龍驍營的榮光傳承下去?

在陸羽看來,镔鐵是至關重要的一環,而陳國儲備的镔鐵,陸羽可是望眼欲穿哪。

“曹司空,陳國儲備有大量上好的镔鐵,若然龍驍營攻下陳國,陸羽懇請曹公,將此镔鐵全部獎勵給龍驍營?不知…”

不等陸羽把話講完。

“準了!”曹操不假思索的回答:“不僅镔鐵,隻要你龍驍營能攻克陳國,那陳國境內所有的糧食、軍資全部都獎給龍驍營。”

說實在的,曹操現在的想法就是打通許都到壽春的戰線,消除陳國這箇中間地帶,這個隱患!

至於陳國的軍資、糧草、镔鐵,他還真看不上。

比起剿除叛逆,比起豫州全境,這點兒賞賜算的了什麼?

隻是…

曹操還是不放心。“陸司農,不如讓妙才率豹騎,讓子和率虎騎協助於你龍驍營作戰如何?”

“你且放心,這一戰攻取陳國你為主帥,讓妙才與子和唯你之命是從!”

曹操再度提議…

龍驍營再能打!

精鋼戰戟、精鋼戰甲再鋒銳、再堅固,可…也不能七百打十萬吧?

再說了,這次的主帥是羽兒,曹操特彆希望羽兒能打下來陳國,為他們討伐叛逆打通戰線、糧道,立下這剿賊的第一功,這極有利於他在軍中樹立更高的威望!

隻不過…

曹操有心,可陸羽卻無意!

隻見陸羽還是搖手,他反問曹操。“曹司空是信不過我陸羽?”

“那倒不是。”曹操無奈…他怎麼會不信羽兒呢,無外乎是想讓你閃爍的同時更穩妥一些呀。

“那就請曹司空相信我陸羽,也相信龍驍營的每一個將士。”陸羽微微一笑,他的眼眸中帶著光,堅毅的光芒。

他再次強調。

“六月之前,龍驍營必破陳國!”

其實,這句話陸羽隻說了一半兒…

另外一半兒是,陳國的十萬大軍於六月前儘數歸屬曹司空。

當然了,這個話有點大了…陸羽決定低調點,彆讓老曹太過激動了!

之後若然陳宮,就算是一個大大的驚喜。

一言蔽。

陸羽拱手拜辭,“曹司空,荀令君,陸羽就先行告退了。”

既然…大話已經放出來了。

那麼…曆史上的袁術是五月初五稱帝,留給陸羽的時間隻有一個月。

接下來,就到了表現真正技術的時候,所謂技術,就是用一個行動,說服陳國十萬大軍望風而降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