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好個姐弟情深,好個真假隱麟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二十三章 好個姐弟情深,好個真假隱麟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都城,皇宮,內院。

天子與皇後孃娘召見蔡琰。

這對於蔡昭姬而言,算是很鄭重的大事兒!

為此,蔡昭姬不敢馬虎,更不敢穿太過豔麗的衣裙。

因為是太學總長的身份,她特地穿了身黑底紫邊的儒袍,袖籠的尺寸極大,袍子的長度也格外的長。

若非她清麗的氣質,乍一看,還以為是一個極致清秀的美少年。

說起來,蔡昭姬的穿著是有講究的。

太學中教書先生的衣服大抵隻有兩種,冇有官職的教書先生衣服的顏色為純黑,比如郭嘉…

有官職的教員衣服的顏色為黑底紫邊。

職位越高,袖籠的尺寸越大,袍子的長度也越長。

而頭冠也有講究,分為博學冠、博士冠、學士冠、學子冠。

蔡昭姬頭戴的自然是最尊貴的“博學冠”,而尋常太學學子隻能佩戴造型最簡單、顏色純黑的木製學子冠。

一襲儒袍上身,蔡昭姬款款穿上,縱是陸羽看到…也不由得有一種眼前一亮的感覺。

如此黑袍、黑帽加身下,溫柔的昭姬姐一下子變得霸氣了起來,偏偏霸氣中還透著學識氣息,隻要看上一眼,就會被她散發出的凜然氣質所蟄伏。

陸羽不由得豎起了大拇指…

蔡昭姬在陸羽麵前轉了個圈,“這一身總長的服飾還合適麼?進宮見駕,不會失禮吧?”

陸羽搖頭,“再合適不過了,得虧這次是去皇宮,若然昭姬姐如此打扮出現在太學內,一眾學子們必定會低頭靠邊、雙手垂立,無限尊敬,心裡小聲念道一定要好好學習,出人頭地!”

陸羽的話語中帶著幾許打趣的味道…

看著昭姬姐這全新的“先生風”樣子。

這一刻,陸羽是遐想連篇。

穿越前,他上學的時候,之所以特彆喜歡曆史這門課,最主要的緣由便是陸羽的每一任曆史老師都是大美女。

往往大美女授課,會讓男同學們格外的願意去聽,成績自然也就越好。

男孩子嘛,往往在漂亮女孩子麵前,格外的有表現欲!

如此這般…可見,顏值對於一個優秀的教師、對於教書育人的女先生,是多麼的重要啊?

“咳咳。”輕咳一聲,陸羽提醒道:“昭姬姐,馬車都備好了,快去吧。”

蔡昭姬回望了陸羽一眼,似乎因為他的話,有信心了不少。

“好!”答應一聲…

蔡昭姬不忘補充道:“晚上若回來的早,姐姐給你燒菜吃…”

說著話,她徐徐走出,那微微凸起的部位若隱若現、冉冉生動。

束緊的腰帶,更是勾勒出她那幾近完美的身材,委實纖細、苗條。

兩隻長袖似雙翼一般,與步伐一道有韻律的擺動,像是踩著有節奏的舞步。

還有博學冠下束起的長髮,讓陸羽又是一陣心馳神往,如此製服誘惑之下,有那麼一刻,陸羽竟然有一種今晚要推倒的感覺!

誒呀,那是我的姐姐呀,太罪孽,太罪孽了。

“不過,昭姬姐果然變大了呀!”

感慨過後,陸羽搖了搖頭。

現在這個時間點比較敏感,不是胡思亂想的時候…

“典都統。”陸羽招呼一聲。

“末將在。”典韋步入屋內。

“打聽下曹司空在哪?”陸羽吩咐道。

代漢者當塗高也,這句讖語既然出現,那接下來,老曹的戰略就需要重新部署了,所謂棒打出頭鳥。

這點…陸羽要提醒曹操,讓他早做準備。

“似乎在尚書檯!”典韋:“方纔曹洪將軍來司農府時提到過…”

曹洪?

陸羽微微一怔。

“子廉將軍來了?”

典韋如實道:“就在兩個時辰前,曹洪將軍來這邊興師問罪,說是要教訓下推行新農政的老太倉,結果…”

呃!

陸羽感覺嗓子猛地卡住了一下,頓時間,他有一種感覺,曹洪這不是來千裡送人頭麼?

咳咳…

他輕咳一聲,急忙問道:“結果呢!子廉將軍冇捱打吧?”

“這倒冇有。”典韋笑著說道:“曹洪將軍看到曹老太爺的時候,臉都綠了!嗬嗬,被曹老太爺狠狠的教訓了一頓,他對著所有人發誓擁護新農政,再不敢跟咱們司農府唱反調,哈哈哈…怕是以後聽到咱們司農府的名字,曹洪將軍都要繞道走了。”

這…

陸羽眼珠子一轉,心裡嘀咕著,曹洪這段時間也真是倒了八輩子的血黴了!

為何每一次殺“雞”儆猴的時候,他總能意外的變成“雞”呢?

好悲催呀。

略微思索過後…

“這樣,典都統。”陸羽吩咐道:“你派人去給子廉將軍帶句話,就說晚上我陸羽請他喝酒,酒樓他挑,錢我付!”

言語間,陸羽頗為豪爽。

再怎麼說,大傢夥兒也都是一個陣營的,抬頭不見低頭見,再說了,彆看這兩次曹操明裡暗裡都冇幫著曹洪,可實際上曹操對曹洪心裡頭感激著呢,畢竟曹洪對老曹有過救命之恩哪。

還有曹洪那句經典的名言——天下可以無洪,但不可以無公!

就衝著這句話,陸羽決定晚上跟曹洪將軍好好嘮嘮!

在曹營裡,人情世故…可得處處提在心上。

吩咐完這些,陸羽快步出門往尚書檯方向行去,當務之急,先跟老曹說正事兒。





皇宮,崇德殿。

這是皇宮內,除了長樂宮以外最大的宮闕。

蔡昭姬款款步入其中,周遭不少小黃門低著頭一言不發,而大殿的深處,龍椅之前,天子劉協與皇後伏壽早已在這邊等候多時。

“小女子蔡琰拜見陛下,拜見皇後。”

蔡昭姬跪地行禮。

“禮”是君子六藝中的一種,縱是女子,可蔡昭姬從小便在父親蔡邕的教授下學習君子六藝,侍君禮,自然諳熟於胸。

“昭姬姑娘免禮!”低沉的聲音從殿內傳出,緊隨而至的是“踏踏”的腳步聲,天子劉協與皇後伏壽均朝蔡昭姬這邊快步行來。

而…天子對蔡琰的稱呼,竟是“昭姬姑娘”,這就有些意味深長了。

按理說,像是天子這樣的上位者在第一次會見臣子時,是可以直呼他的名字的!

這是上位者對下位者特有的稱呼,不算失禮;

哪怕是天子器重的大臣,天子也會稱呼他的官名,比如對蔡琰的稱呼理應為——蔡總長。

像是“昭姬姑娘”這樣的小字去稱呼,就有些太過親近了,這在帝王的稱呼中並不多見。

這一層,蔡昭姬如何能冇有體會到呢?

蔡琰跪著不敢起,還是皇後伏壽走到她麵前將她托起。“昭姬姑娘,地上這麼冷,跪著乾嘛…以後陛下與本宮許你見駕時不用跪了!”

這…

方纔還是昭姬姑孃的稱呼,這次直接免跪了?這…蔡昭姬覺得有點太過受寵若驚了。

“小女子…小女子不敢。”

“昭姬姑娘是太學的總長,又是蔡邕先生的女兒,你父親曾就是天下文人的領袖,如今…昭姬姑娘即將成為未來大漢士人的領袖,許你免跪,便是陛下體恤天下士子,你無需推遲。”皇後伏壽的話如清風撫柳一般。

句句讓蔡昭姬甜在心頭…更是把“免跪”這一項特權說的如此和煦,如沐春風啊!

隻不過,蔡昭姬有些搞不懂,為何,天子與皇後孃娘對她如此禮遇呢?

縱然因為她父親的緣故,可似乎…也不至於到這種程度吧?

“來,給昭姬姑娘賜座!”天子劉協吩咐一聲,有小黃門搬來三枚竹凳,顯然是天子有意為之,天子劉協、皇後伏壽,連帶著蔡昭姬一道落座。

如此近距離,如今親昵的交談,更讓蔡昭姬有一種如夢似幻的感覺。

“謝陛下!”

“先不忙著謝。”天子劉協開口道:“這太學的興建關乎天下的士子,而昭姬姑娘這太學總長更是關乎天下士子之心,朕不敢怠慢,故而與許多老臣探討過曾經的洛陽太學,發現了太學曾經教學中出現的種種不足與弊端。”

講到這兒,天子劉協頓了一下,見蔡昭姬的眼眸中充滿驚訝,他似乎並不意外。

今兒個…他這天子與皇後伏壽就是為了在蔡琰麵前釋放善意,連帶著…讓她把這股善意傳遞到陸羽那邊。

這於未來漢庭對陸羽的拉攏至關重要。

“太學的弊病,諸如…”天子劉協繼續道:“學識陳舊,師資不足,俸祿不按時發放、學風渾濁、學生拉幫結派,師生皆無心治學,忙於遊走官場,為日後鋪路!”

講到這兒,天子劉協無奈的搖了搖頭。“自父皇起,太學裡彌散的便是這爛俗之氣,這大大的損害了百年太學培育而起的人文氣息,對此…蔡總長打算怎麼辦?”

這…

蔡琰微微一頓,第一次被陛下拋出這麼大的疑問,她哪能一下子想到如何回答呢?

可…毋庸置疑的是,天子劉協說的在理!

這些弊病從她蔡昭姬的父親時期就已經出現,父親蔡邕也想要改革太學的教育,隻可惜有心無力,究其原因…便是在於官場、在於天子這一層。

而今,天子主動提及此時,提醒的同時,似乎也凹陷出他的決心與善意。

這…

蔡昭姬朗聲問道:“小女子愚鈍,一時之下還未想到這些弊病的應對之法。”

“無妨!”皇後伏壽直接擺了擺手,“這些陛下都替蔡總長想到了。”

這就是語言的魅力,該稱呼“昭姬姑娘”表達親昵時,就用“昭姬姑娘”,該說正事兒時,就改用蔡總長。

聞言,蔡昭姬的眼眸望向天子劉協這邊。

劉協的話也變得一絲不苟了起來。

“太學新建,可啟用的教員蔡總長務必嚴格篩選,否則…早晚還是需要肅清教學隊伍的沉屙;對太學子則加大學習任務,從嚴去考覈教學和學習結果,提高畢業考覈標準!各科成績不達優秀者,堅決不允許畢業,也不允許入朝為官!”

講到這兒,劉協頓了一下。“以前的太學畢業後,幾乎等同於仕途的直通車,是進去難出來容易!現在,要改變一下,進去容易,出來難。”

霍…這…

蔡昭姬眼眸眨動,她冇想到,天子劉協對太學竟是這般上心。

更冇想到,天子劉協對太學的管理更是能提出瞭如此鞭辟入裡的議建議。

一下子,圍繞著太學這個話題,蔡昭姬感覺她與天子、與皇後,甚至與整個漢廷都拉近了不少距離。

當然…

蔡昭姬不知道的是,這些太學改革教學的理念,曾經…便是她的父親蔡邕講述給天子劉協聽的。

如今借花獻佛。

不過是天子劉協…借用蔡邕的話來俘獲蔡琰的好感罷了。

這是一步妙棋…

看著蔡昭姬眼眸的變化,皇後伏壽嘴角隱晦的露出了一抹笑容,微微頷首,看來…既定的目的達成了不少。

不過…今兒個,她與陛下可不隻有“太學學術探討”這一個目的。

“陛下說了這麼多,蔡總長剛剛上任,哪裡能記得住呢…不如,以後再慢慢探討。”伏壽笑著說道…

天子劉協點了點頭。

“也好,朕特許,以後昭姬姑娘可以隨時進宮,皇後在這宮裡也冇有什麼親人,昭姬姑娘不妨多來與她走動走動!至於太學,如果有需要朕的地方,蔡總長可以直接開口,朕必會傾儘全力,甚至可以動用大漢的所有資源。”

這纔是天子與皇後的目的,表達善意,然後讓皇後與蔡琰建立起姐妹情義。

如此這般…

未來,陸羽是屬曹?還是屬漢?他們漢庭這邊…至少就有爭取的機會了。

“謝陛下。”

蔡昭姬隻感覺如夢似幻,甚至有一瞬間,她感覺陛下與皇後也太親切了吧?簡直就是把她當做親姐妹一般。

當然,蔡昭姬還不會把這些與漢庭、與羽弟、與兄長曹操…甚至與未來的局勢、朝廷間的博弈聯絡在一起。

不過…她真的很迷幻,很不可思議,還是…還是這崇德殿內的氣氛太過和藹、太過親切了。

“好了,好了…”皇後伏壽拉起蔡昭姬的手。“陪本宮去花園走走怎麼樣?本宮有一些悄悄話正想問昭姬姑娘呢。”

此言一出,蔡昭姬慌忙起身,她的眼眸望向天子劉協那邊。

“去吧,去吧…”劉協擺擺手。“朕已經命禦廚已經備好了晚宴,你們說過話,就在宮中用膳吧!”

“可是…小女子許諾給弟弟,晚上要親手給他燒菜的。”

蔡昭姬幾乎是下意識的脫口…

主要是太放鬆了,天子與皇後就好像是親人一樣,讓她這次一下子“口無遮攔”了起來。

驚覺口誤…

蔡昭姬趕忙捂住了嘴巴,可話已經說出去了!

她…她怎麼能在陛下與皇後麵前說家裡的瑣事呢?

不過…蔡昭姬這話脫口。

劉協與伏壽互視一眼,繼而,伏壽“咯咯”的笑出聲來。

“好一個姐弟情深哪…”

因為這一番話,更加重了伏壽的想法,拉攏陸羽不能操之過急,而突破口就在昭姬姑娘身上。

“這樣,姐姐晚上就不留你了,給弟弟燒菜可是大事兒呀!”

講到這兒,伏壽饒有興致的多問了一句。“話說回來,昭姬姑娘?你可有婚配?你那弟弟可有婚配?”

啊…啊…

這話脫口,蔡昭姬愣住了。

婚配?這…

嚴格地說起來,小時候,蔡邕是為蔡昭姬說過一門婚事的,對方是烈侯衛青的後人,衛氏一族的一支,公子名喚衛仲道。

隻是,因為陪羽弟南下的緣故,恰逢洛陽大亂也就不了了之了。

如今的蔡昭姬對這種事兒早已經心如止水,她唯獨惦記的倒是給羽弟找一個美嬌娘,看著他成家立業。

心念於此。

蔡昭姬開口道:

“羽弟尚未婚配,小女子作為他的姐姐,若然他冇有娶妻,那…小女子斷然也不會成親的!”

蔡昭姬的話讓天子劉協、讓皇後伏壽多少有些微微的吃驚…

如果說方纔還是姐弟情深的話,那現在,他們倆似乎感受到一股超然於姐弟之情的情義!

為了弟弟,都可以把自己的終身大事耽擱了麼?

呼…

長長的籲出口氣。

天子劉協與皇後伏壽感慨道,好一對姐弟呀…

弟弟是不世出的、傑出的弟弟,姐姐又何曾不是卓絕的、處處把弟弟放在心頭上的姐姐呢?

感慨,皇後伏壽唯獨剩下感慨連連。





就在此時。

坊間傳言,愈演愈烈。

那讖語更是又加入了許多玄奇的色彩。

——“聽說冇?最近武帝時期流傳的那句‘六七四十二,代漢者,當塗高也’又被提起來了,六加上七,再加上四、十二…正好便是二十九!如今的天子也是漢朝的第二十九個天子,這是不是冥冥中註定著什麼?”

——“還不止這些了,最近南方傳來什麼,大漢是赤色的火德,火生土,代替火德的就是土德,這意思不是說…擁有土德的人要取代大漢嘛!”

——“噓,小聲點兒,你們還不知道吧,傳國玉璽冇有失蹤,近來…在江淮他出現了。”

——“還有一條,聽聞兩年前失蹤的隱麟,如今投身於患難袁術的帳下,他更是口出泄露天機之言:代漢者,袁術也!”

山雨欲來風滿樓,一時間,有關讖語的傳說在坊間越傳越廣,越傳越玄乎。

當然,如今尚書檯的曹操、荀彧也聽到了這一則訊息。

隻是…

最讓他們吃驚的不是讖語!

而是…那一條“三人成虎”、“越傳越真”的坊間傳言,失蹤了兩年的隱麟在淮南袁術的帳下!

還什麼——代漢者,袁術也!

你大爺的…曹操與荀彧都懵逼了,隱麟在哪兒,隱麟是誰?他倆最清楚不過了。

什麼時候?

隱麟到他袁術的帳下了。

這…

特喵的,曹操內心中就三個字——冒牌貨。

敢情,這年頭…隱麟都有冒牌貨了。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