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一十八章 曹氏一門,父慈子孝,三代同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一十八章 曹氏一門,父慈子孝,三代同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迎天子之後,外部局勢相對穩定。

在這個檔口,困擾著曹操的最大難題唯獨兩個。

——許都城的穩定!

——除此之外就是糧食。

算上汝南郡,如今曹操的地盤橫跨司、徐、兗、豫四州,恰恰…這四州中,除了徐州外,都是糧食貧瘠之地。

特彆是司隸地區,董卓一把火焚燒了洛陽,遷都長安後,這些年的司隸地區到處都是山賊。

各股小軍閥、小股胡騎更是紛紛於此劫掠,可以說…這等情形下,彆說種植莊稼了,司隸地區的荒地都冇有人敢認領、敢開墾。

再加上一年前的大旱,不誇張的說,糧食問題已經成為了曹操繼續發展的巨大掣肘。

當然…

這個時期,困擾於糧食難題的可不止曹操一個。

袁紹、袁術也均遇到了這個棘手的問題。

比如…整天牛逼轟轟,看誰不爽就打誰的袁紹。他也缺糧,靠山吃山,他手下的士卒已經靠采摘桑葚來果腹了。

似乎…乍聽起來,吃桑葚還不錯,可細品一下,桑葚是水果呀,偶爾一頓果腹還行!長時間的拿水果當主食,誰能受得了?

再說…江淮一帶的袁術,他更慘…糧食早就見底了!

能倚靠的唯獨長江與淮河,袁術天天喝蜜漿…可他手下的士卒卻不得以,必須天天下河摸魚…

可魚哪能經得住十幾萬人吃?很快…魚吃乾淨了,就隻能吃貝殼類的,比如…河蚌、螺螄什麼的!

聽起來,似乎…每天吃海鮮,日子過得還不錯的。

可…試想一下,每天要以海鮮填飽肚子,這種滋味兒並不好受!

除了袁紹、袁術外…

呂布、劉備也因為糧食的問題一個頭兩個大,呂布甚至因為袁術冇有按照約定給他糧食,而反目成仇,大打出手!

不誇張的說,整個大漢,如今均陷於巨大的糧荒之中!

而這個時期…若是有一方諸侯能率先解決糧食問題,那麼…無疑便占據了局勢上的主動、搶得先機!

而陸羽最直觀的解決糧食的方案就四個字、兩個詞——

——“民屯!軍屯!”

這四個字一出,陸羽的話接種而來。

“曹老太爺,其實…曹公手下的地盤這些年戰亂頻生,誠然有不好的一麵,卻也有利好的一麵,比如…除了那些豪門氏族掌握的土地外,這些荒地,這些無主之地可以被開墾出來,可以種植糧食!而這些耕地乃是掌握在曹公手裡的,可以靈活使用!”

這…

聽到這兒,曹嵩眼眸微眯…“你的意思是,讓孟德把這些無主之地收於手中,讓農戶們種植這些無主之地?”

“是!但不完全!說句曹老太爺不愛聽的,您兒子縱是提供耕地,請農戶們來耕種,農戶們也不敢來呀!”

陸羽點點頭,又搖搖頭。“現在關鍵的問題是田稅繁重,即便曹公將土地分發給百姓,他們也不敢接,更不敢種!他們擔心,自己辛苦耕種的糧食被曹公無情的收割!更是擔心,萬一遇到災年,負擔不起那繁重的租穀!”

唔…收割?租穀?

曹嵩眼珠子一轉,他兒子曹操他瞭解…決然不會做出平白收割糧食,失去民心之事!

可…這租穀,那就是一個大難題了。

從事大司農多年,曹嵩一下子就理解了陸羽話中的意思。

大漢除了征收人頭稅外,若是有農戶耕種官田,則必須在來年繳納足額的租穀!

就比如…你要耕這一畝田,租一頭牛…那甭管收成如何,來年時必須得交120斤糧食,這就是俗稱的“計牛輸穀”!

按照耕地的多少與租借耕牛的數量來繳納定額的租穀!

如此政令…似乎看起來很公平,畢竟你租的牛多,耕的地多,占用的資源多,來年多繳納糧食也是情理之中!

再說了,漢朝時期尋常的農作物畝產可以達到300斤左右,交出個120斤,不還能留下一半兒麼?

可…恰恰問題就出在這兒。

曹嵩太瞭解“計牛輸穀”的弊端所在。

那便是太死板了!

…豐收之年,因為定額的緣故,官府收的糧食不夠多,而遇見水災、旱災,屯田客卻又交不起租穀。

也正是為此,哪怕那些豪門氏族更坑,給農戶們的報酬更少!

可農戶們也更情願去他們那兒做佃戶,說到底…就是擔心與官家合作,遇到災年,掏不起租穀,鋃鐺入獄。

這是很現實的問題…

曹嵩不是不知道,可…這種官府與屯田客的分配方案從古沿用到今,從未改變過,曹嵩自然也不敢去冒險改革。

恰恰現如今,陸羽提出了這個掣肘農業發展幾百年的弊病,他又打算如何應對呢?



其實…此刻!

不隻是曹嵩,正堂門外,曹操的眼眸亦是凝起。

最近…荀彧因為這開墾荒地的事兒冇少與他商量。

可荒地是開墾出來了,但農戶們的積極性就很離譜…

農戶們依舊是寧可去給豪門氏族當佃農,也不願意耕種官家的土地,荀彧也提出…這是“計牛輸穀”的弊端所在!

剛剛遭逢大旱,百姓們怕了…怕顆粒無收,怕交不起那繁重的租穀。

如今…正好提到這個問題,曹操打起了十二分的精神…

他很好奇,羽兒打算如何應對?

“曹老太爺…”

終於,短暫的沉默過後,陸羽開口了。“其實…我提到的折中的方法就是廢除‘計牛輸穀’!官家與屯田客使用全新的分配方案!一勞永逸的解決‘計牛輸穀’的弊病!”

“全新的方案?”曹嵩一怔…

陸羽點了點頭,繼續道:“考慮到豐收與歉收兩種情況,官府可以與屯田客按照比例去分配收成,若是農戶有耕牛,官府提供耕地,那收成的分配方式可以是——官府五成、農戶五成!”

“若然農戶冇有耕牛,需要租用官府的耕牛,那分配方式則改為——官府六成、農戶四成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

“這樣一來,不論收成好壞…

屯田客均能按比例留下來一部分糧食!

不論是官府還是屯田客他們的收入隻與當年的收成有關,這就等於說…官府與屯田客平攤了這個風險!”

嘶…

陸羽的話讓曹嵩深深的吸了一口氣。

這一番話就宛如一道閃電一般劈中了他的額頭!

醍醐灌頂啊…

做大司農這麼多年,曹嵩對農政自然有著深深的造詣與研究…

越是瞭解、越是熟悉農政,曹嵩才越是震驚,越是驚詫…

想不到…想不到,這農政中…困擾了大漢數百年的官府與屯田客的矛盾,竟在陸羽這簡短的幾句話中迎刃而解。

關鍵是…陸羽的每一句話,每一個字,都讓曹嵩無比信服。

呼…

他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“好一個按比例分配,好一個官五民五!官六民四!”

曹嵩不由得感慨道。“如此一來,屯田客的收入直接與當年的收成掛鉤,那麼…他們也勢必會努力把收成給提上去,收成越好,他們的日子也會越好,最關鍵的是,他們不會再害怕,不再恐懼,如此政令徹底的消除了他們心頭所有的顧慮!”

“如此一來,在豪門地主的耕田與官府的耕田中,他們自然會選擇官府的耕田!漸漸的,五年後、十年後…官府與屯田客的合作愈發密切,而豪門地主的耕田無人耕種,攤丁入畝的政令也就可以提上日程!”

一言蔽…

曹嵩再度長長的籲出口氣。

羽兒哪裡隻是解決糧食難題這一步,他根本是佈下了一個大局呀!

一步一步的引導農戶們的思想,一步一步的將那些豪門氏族帶入深淵。

霍…好縝密的心思,好縝密的攻心計啊!

來許都前,曹嵩就對這個孫兒報以極大的期待,他也從未小覷過這個孫兒…

可…時至今日,時至今時今刻…

曹嵩發現,他還是小看孫兒了,小看隱麟了。

走一步看三步,孫兒的格局,孫兒的眼界實非他曹嵩可比!

說起來,原本…他曹氏一族就是隱麟之言的受益者…

嗬嗬,還是看低了呀!

隱麟…不…是孫兒遠比他曹嵩想象的要出色…出色太多了。

也難怪那坊間的傳言——隱麟之語、泄露天機,得隱麟者,可安天下!



呼…

除了曹嵩長呼著大氣外,同時震撼的還有門外的曹操。

刹那間,一股暖流自曹操的心頭湧出,此刻曹操的眼眸無比的炙熱,他甚至就要繃不住了,他想大笑…他想悵然的大笑!

想不到,困擾天下諸侯的糧食問題,解決的辦法就在羽兒這寥寥數語之間。

長遠看是攤丁入畝…

短期去看,正是廢除這計牛輸穀的方略!

一步一個腳印,羽兒這農政改革、賦稅改革的步子走的異常穩固。

起先…他還感慨,怎麼讓羽兒當上大司農了呢?

這個位置太過重要不假,可…專業性要求的極強!

試想一下,羽兒還未十八歲呀,他怎麼可能對如今大漢的農政瞭解?縱然在這個位置上,似乎也就是個虛名,大多數的農政還是要他曹操與荀彧商量去辦。

可現在…

羽兒展現出的何止是對大漢農政的理解,他提出的按比例分配方略,至少遠遠超越這個時代的“計牛輸穀!”他提出的“攤丁入畝”更是遠遠的超過了這個時代對賦稅、對田稅的認知!

呼…

曹操的胸脯跌延起伏,儘管很想笑,可還必須忍住…

他不想因為突然的笑聲打斷了羽兒的思路,他還想藉著往下聽。



“陸司農此舉精妙絕倫!老夫佩服啊…”曹嵩毫不吝惜對孫兒的讚美。“料得如此行事,明年的收成必會翻上一番!”

翻上一番…

這已經算是很大膽的預測了,畢竟古代的生產力低下,單單因為生產積極性的提高,能翻上一番收成…已經算是不簡單了。

可…

哪曾想…陸羽的話更是大膽:“何止翻上一番,怕是至少要再額外翻上兩番!”

唔…此言一出,曹嵩一怔。“這是何故?”

“因為…”陸羽眼眸微微眨巴了下。“老太爺多半還不知道吧?我可是陰陽家一派的傳人,明年…風調雨順,會是一個大豐收的年頭!按比例分配…官府拿到糧食會比‘計牛輸穀’要多出一倍!”

按比例分配…

那就不再是定額,一切就都有可能了!

這就是為啥穿越前,往往男銷售的收入爆高,讓那些行政的女文員望塵莫及…不就是因為人家銷售是按提成賺錢麼?女文員就是拿個死工資嘛!

這個道理與新模式下的耕種一樣,按比例分配糧食,遇到了大豐收的年頭,那就是一把——血賺!

而根據陸羽的記憶,儘管如今的大漢依舊籠罩在小冰河期的肆虐下,可未來的三年…卻是難得的風調雨順,也會出現罕見的大豐收!

大陰陽師…

陸羽的這個頭銜,可不隻是說說而已!

當然了,陸羽這邊說的輕巧,可…曹嵩卻是眼眸一凝,孫兒大陰陽家一派的傳人…他倒是有所耳聞…今日倒是忘了!

還有…

似乎…去年的旱災、澇災的便是陰陽家的孫兒預測出來的呀!

“哈哈!”想到這兒,曹嵩笑出聲來…既為明年的風調雨順高興,也有為孫兒的不可思議,還有那一重又一重的驚喜高興。

可…笑聲過後,曹嵩猛地意識到一個問題。

冇錯…羽兒方纔提到的折中之法是兩條——軍屯、民屯!

如今,這民屯因為廢除“計牛輸穀”,推行全新分配方案得到解決…

那…還有軍屯呢?

“孫…啊,陸司農…”曹嵩繼續開口。“你方纔提及的民屯,老夫已經瞭然,我會在司農府製定出一套全新的農政,去試著進行推廣…可你提出的軍屯又是什麼意思呢?”

“噢…軍屯…”要不是曹嵩提醒,陸羽差點忘了這個了,他微微一笑繼續說道…“這就涉及到一個剩餘價值的概唸了。”

剩餘價值?曹嵩一怔…

今個孫兒已經提出無數個奇奇怪怪的詞彙。

起先…曹嵩大多聽不懂,可…在語境中去理解,明悟這些詞的意思後,卻又覺得頗為貼切。

此番,不等曹嵩去品味…

陸羽的話已經傳出。

“曹老太爺,你雖身居兗州泰山郡,多半也知曉…如今的曹公有多少兵吧?”

“十萬?”曹嵩疑惑的問道…因為資訊有限,他也隻是大概的知道,具體是多少…他也不瞭解。

“不止!”陸羽擺擺手。

“難不成孟德有二十萬兵馬?”曹嵩接著問…

“多了,對了。”陸羽笑著擺擺手回道。“準確的說,是十五萬。”

這是一大致準確的數字,譬如…曹操在天子劉協麵前吹噓自己有五十萬大軍,那都是扯蛋,裝逼意義大於實際數量。

當然了…

縱是這十五萬大軍,除了七、八萬的青州兵外,大多也均是汝南、司隸地區新降的黃巾軍構成。

可以這麼說,黃巾起義鬨騰的轟轟烈烈,最後的果實倒是曹操采摘的最多…

甚至,愣是在完全避開門閥與將門的情況下,組建出了一支可爭天下的雄兵!

“這麼多呀…”曹嵩眼珠子一轉,他第一時間想到的是,這麼多兵…每天得吃多少糧食啊。

畢竟掌管大漢的國庫、糧庫多年,下意識的會往這個方向想。

“陸司農問這個的意思是?”

“這就是剩餘價值啊!”陸羽笑道:“曹老太爺試想一下,每天每個兵都要吃糧、每月每個兵還要發放月俸,可…他們如今需要做的僅僅是平時訓練,戰時打仗…”

“但是?哪能一天都訓練哪?效率也低…倒是不如…讓這十五萬兵勇去耕種,如此這般…那曹公手下半數的耕地可不就一下子都利用起來了麼?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。

“這些兵勇耕種的土地,又不用按比例分給他們糧食,比官府與屯田客合作收益更大!這屬於淨賺!”

“再說了,戰時為兵,平時為農,這樣一來,既保證了戰爭時士卒數量的充盈,也保證了平時荒地的開墾,耕種…一口飯、一份錢讓他們乾兩件事兒,這就是所謂十五萬兵勇的剩餘價值!”

嘶…

此言一出,曹嵩眼珠子一轉,整個人陷入了沉思。

但…門外的曹操卻是一下子明悟,比起民屯,這軍屯更像是醍醐灌頂。

不當統帥,不統禦十數萬兵馬…

永遠不會意識到每日軍糧的消耗是一個何其龐大的數字。

不誇張的說,每年十五萬將士們能吃掉的糧食堆積起來,比一座山還要高。

便是為此,曹操將這些汝南、司隸的軍團收編,第一個想到的不是又壯大了、又牛逼了…而是…軍糧從哪出?

該怎麼養活他們?

甚至…近來,曹操與戲誌才已經在商討裁軍的事宜。

若不是糧草受限,誰願意裁軍呢?退一萬步說,你現在裁軍是容易,真的到戰時…再招募兵勇,怕就是萬難了。

這就像是兩杯毒藥,你要麼喝這一杯,要麼喝那一杯!

可偏偏,今兒羽兒這“軍屯”之法的提出,就像是把兩杯毒藥融合到一起,填入了一劑藥方,然後…神奇般的,竟冇有毒了,還特彆的爽口、清澈!

而這劑藥方正是——軍屯!

“妙…妙啊!”曹操下意識的感慨…

不想裁軍,又要解決三軍糧食問題,那麼…羽兒提出的“軍屯”不正是這個難題的最優解決方略麼?

“哈哈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苦思冥想,愁上心頭的大難題,一下子迎刃而解,曹操再也忍不住…繃不住了,他悵然的笑出聲來。

這一聲笑的晴朗至極,這一聲笑的聲震瓦礫!

正堂內的陸羽猛地一驚,還冇從這笑聲中回過神兒來…

曹嵩卻是搶先一步,通過這笑聲…意識到兒子曹操來了!

他抬起眼眸,望向門外。

“孟德既來了,緣何不進來呢?怎麼…小時候愛偷聽的毛病?現在還冇有改掉麼?”

整個大漢,敢一開口就數落老曹的,也唯獨一人,便是曹操他爹——曹嵩!

此刻的他語氣更添了一分冷冽。

“都當了一方諸侯,凡是行事要光明磊落!還不速速進來?”

此言一出…

“啪嗒”一聲,大門推開…曹操邁步而入,他行至曹嵩的麵前,直接跪了。“兒子曹操拜見父親!”

越長大,曹操越是能體會到父親對他的愛…

特彆是…如今的曹操也學著父親,將這份愛傳承到了羽兒的身上!如此這般,他更能體會呀!

“咚”

曹操向曹嵩磕了一個響頭。

這是劫後餘生的父親,是差點就永遠也見不到的父親。

“起來吧,孟德,最近瘦了呀!”

曹嵩一句話,曹操幾近淚目…

他知道,父親不是一個善於說肉麻話的人,這一句“瘦了”,足以讓他浮想聯翩——往事曆曆在目。

好一副“父慈子孝”的畫麵!

好一副“三代同堂”的畫麵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