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一十五章 曾經的小老弟,今日的勁敵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一十五章 曾經的小老弟,今日的勁敵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冀州,鄴城。

此時,袁紹端坐在衙署之中,微微的凝著眉,似乎心情並不好。

他的大軍已經集結,可到底是北上幽州?還是南下兗州!

他還冇有決定,他在等…等某位小老弟的一個的答覆。

誠如沮授所言,袁紹已經派使者去許都城告知曹操,要曹操遷都於兗州的鄄城,如若曹操聽話,袁紹就揮兵北上,與幽州的公孫瓚決戰。

若然不聽話,那…袁紹不介意提前南下,去敲打下曹操這個小老弟!

讓他搞清楚,誰纔是這亂世中真正的大哥。

如今…已經不止是軍師沮授一個提議南征。

此時的田豐也在衙署中,連翻勸諫。

“袁公,曹操此人胸懷大誌,如今迎奉天子已然搶得先機,如今…趁其立足未穩,若然不能將其絞殺,怕是會成為日後大患!”

田豐語氣愈發的凝重…“袁公坐擁青、冀、並三州,可那曹操如今也坐擁司、兗、徐三州…這樣發展下去,怕曹操就要成氣候了,袁公也不希望曹操做大吧?”

田豐苦口婆心的勸…

說起來,他與沮授都屬於冀州才俊陣營,故而…很多想法也會站在一條戰線上。

特彆是在迎天子這件事兒上!

隻不過…他們的老對頭汝潁門閥一派,又怎麼會…不反對呢?

昔日迎天子時反對,今時今刻…應對曹操迎天子之舉更是會反對。

果然…

郭圖拱手一拜。“袁公,如今北境公孫瓚連戰連敗,距離收服幽州隻差一口氣了,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若然這個時候放棄公孫瓚去伐曹操,那豈不是給公孫瓚喘息的機會麼?北境不寧,再添強敵?南北同時作戰,此乃愚蠢之計,取禍之道!”

郭圖是個很純粹的人…

他的目的隻有一個,那就是爭奪袁營內謀士圈中的話語權!

故而,隻要是冀州才俊一派沮授、田豐的提議,甭管好的、壞的,他都要矢口否認、連翻攻擊。

哪怕…是妙計,很有道理也不行!

“郭軍師…”沮授站出一步。“我已經說過許多次,北方要平,可南方也要定!”

“你也提到了,公孫瓚是百足之蟲死而不僵,縱是現在北征,剿滅他依舊少不得三年五載,可曹操不同!”

“他方纔迎奉天子,定都許都,兵力有限,立足未聞!且曹營中派係縱橫…對兗州的防護也是形同虛設,如此時節,趁其羽翼未豐、可一戰而定!”

“到時候,將天子接來冀州,再北征公孫瓚,合乎天道,合乎人心…那時候袁公必將立於不敗之地!”

有依有據,據理力爭…

沮授的話讓郭圖啞口了,在舌戰上,他終究還是弱了一重!

這下…

汝潁門閥一派與冀州才俊一派又恰起來了。

當然,每每這個時候,袁紹就很糾結…

他就是一個永遠有著選擇恐懼症的男人,一提到去選擇,他就犯愁。

當然了…

這次,他倒是更傾向於南下,因為…曾經的小老弟都敢受封“大將軍”了,作為昔日的老大哥,袁紹要不教訓一番他,怕是曹操這個小老弟的尾巴就要翹到天上去了。

這無關時局,唯獨就是袁紹想出心頭的一口惡氣。

卻在這時…

“噠噠噠…”

衙署門外馬蹄聲攢動。

緊隨而至,一乾大戟士大聲通傳道。“許都城,天子使者,來此傳詔!”

此言一出…所有人朝門外望去,果然…幾名二十餘歲的小宦官翹著蘭花指,一扭一扭的款款行至衙署之中。

緊隨而至,為首小黃門那尖銳的聲音響起。

“袁紹接旨!”

此言一出…

袁紹一怔…接旨?天子的詔書?

袁紹本不想跪,在他眼裡,如今的天子就是個四處搖尾乞憐的乞丐而已,憑什麼給他跪?

可…“天子”這兩個字一出,一乾朝臣下意識的跪倒在地。

這就是“天子”這兩個字的威懾,縱然如今“天子”實權式微,但…他虛名猶存,且深深的鐫刻在一眾氏族心頭。

冀州才俊如此,汝潁門閥亦是如此…似乎,跪地接詔早已成為他們下意識的反應。

“這可是好事兒,袁盟主不跪麼?”

小黃門扯著那公雞嗓子詢問道…

沮授、田豐連連向袁紹使眼色,袁紹纔不情願的半跪了下來。

心裡嘀咕著,好事兒,嗬嗬!

多半是曹操當了大將軍後,隨便安個什麼官銜敷衍自己?哼…他袁紹豈能屈居於這個太監養孫,這個曾經的小老弟之下?

卻在這時,小黃門的聲音再度傳出。

——“袁家四世三公,多有功勳,袁紹平定北方叛亂,安定北境,朕心甚慰,特賜予袁紹‘大將軍’官銜,統領天下兵馬!”

漢朝時的詔書冇有什麼“奉天承運皇上,昭曰”,往往是有事兒直接說事兒,很簡介、明瞭!

聽起來似乎少了些許威儀,可…恰恰是這一封詔書,讓袁紹的心頭猶如波濤洶湧。

甚至…

不光是袁紹,沮授、田豐、郭圖、逢紀等等諸多謀臣,均是臉色一變,有的眼眸緊緊的凝起,心情變得無比複雜,也有的偷偷的咧開嘴唇,幸災樂禍的笑出聲來!

大將軍?

天下兵馬大將軍…天子竟然…不…準確的說,是曹操竟然拒絕了天子的好意,甚至讓給了袁公。

這…這可就意味深長了。

“袁大將軍?還不接旨麼?”小黃門繼續開口…

卻在此時…

“咚”的一聲,是袁紹膝蓋與地麵碰撞發出的聲響,原本袁紹的半跪變成了全跪,這一跪還跪的格外的結實!

至於緣由…

他袁紹早就對這“天下兵馬大將軍”的官銜望眼欲穿了。

說起來,袁家四世三公,門生故吏遍佈天下,即便是再出一個三公人選,那不過是五世三公,不還是個“公”嘛?

可這大將軍的官銜就不同了,他袁紹成為了大漢既何進之後,下一個統領天下兵馬的大將軍。

身份遠在父輩、祖輩之上…

成為了光耀袁家門楣的人!

若然父輩、祖輩…或是那些族人還活著,袁紹就想問他們一句,還有冇有人說他袁紹是丫鬟生的!

可以說,就這麼一跪之間,這些年庶子身份給他帶來的屈辱,頃刻間煙消雲散!

袁紹纔是讓袁家振興的那個人。

哈哈哈哈…

內心中不住的狂喜,袁紹恭恭敬敬的接過詔書,給左右侍衛使眼色,自有人遞給每一個宦官一小袋金子。

“袁大將軍這…咱家可不敢收啊?”小黃門欲拒還迎似的推遲…

袁紹則是擺擺手,示意他們收下也無妨,反倒是問道:“敢問欽使,曹操現居何職?”

這是他最關心的問題…

當然了,也隻是關心而已,畢竟…整個大漢,大將軍這官銜幾乎是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,曹操不可能超越他!

“曹操?”小黃門頓了一下。“袁大將軍是問曹司空麼?”

一句話脫口…

袁紹眼眸一眯,司空?三公之一的司空?

“哈哈哈哈!”

這下袁紹忍不住笑出聲來!

司空好啊…司空好啊!

誠然,司空位列三公之一,也算是身居高位。

可這些不重要,重要的是,曹操請的這個“司空”之職要低於他袁紹“大將軍”一籌,對於聽慣了奉承之語的袁紹來說,這就夠了。

哈哈…

袁紹止不住笑意,曹操啊曹操…

他還是那個曾經跟在自己屁股後麵的小老弟曹操,他冇變,依舊是個弟弟!

這都把天子迎奉在手中了,還是畏懼於自己這個老大哥呀,哈哈!

這不,最大的官兒還讓給了他袁紹!

果然,曹操的膽子還停留著小時候偷新娘這樁事兒上呢,哈哈!

“哈哈哈…”

想到這兒,袁紹還在大笑,笑的格外開懷。

甚至…

袁紹產生了一種錯覺,一種縱然如今的曹操坐擁司、徐、兗三州,可實際上,他還是一個替老大哥袁紹看守南大門的看門狗、小老弟罷了!

哈哈…

哈哈哈…

這邊,袁紹樂在其中。

反倒是沮授,眉頭幾乎凝成了倒八字。

“敢問上使,袁大將軍數日前曾致信曹孟德,與他商討另選帝都之事,袁大將軍以為將帝都設立在兗州的治所鄄城最是合適不過!不知道…”

沮授最關心的是遷都之事…

袁紹是不是大將軍…

其實對於他而言都不重要,這不過是虛名,重要的是…許縣不能是帝都,帝都必須離冀州更近一些,這關乎大局。

“兗州?鄄城?”小黃門眉頭一凝,“那是什麼鬼地方?陛下在許都住的好好的,遷什麼都?你這廝是何人?你以為遷都是兒戲麼?”

畢竟是朝廷派來的人,小黃門對袁紹和顏悅色,對沮授可不客氣!

“你…”沮授就想要理論。

“軍師!”袁紹一把攔住…他拱手向小黃門賠了一禮。“上使莫要誤會,我這個軍師近幾日腦子糊塗了,本大將軍怎麼會提議遷都呢?本大將軍絕不會做此僭越之舉!”

“袁公…”沮授還想說話…

“退下!”袁紹冷然道…

這話脫口,郭圖、逢紀等人連連附和道:“沮軍師快退下吧,屁可以亂放,可這話不能亂講,袁大將軍什麼時候讓陛下遷都了?你這是什麼意思?豈不是誣陷咱們袁大將軍僭越之罪麼?”

郭圖、逢紀等人最擅長的除了拍馬屁,就是痛打落水狗!

這下…

沮授與田豐的眉頭高高的凝起,他們對主公袁紹的性子太瞭解了,袁紹遇事多半是要遲疑的,可…真的當他做了決定,那…縱是八匹馬也拉不回來。

沮授無奈的退後默然不語…

待得幾名小黃門退下,袁紹的眼眸中難得的露出幾抹冷厲,冷厲中還多了幾分身處高位的悵然。

“傳本大將軍的軍令,三軍即刻北上,與幽州的公孫瓚決一死戰!”

“主公明鑒…”

以郭圖為首的汝潁門閥一派紛紛附和…

可…

沮授與田豐的眉頭卻是凝的更緊了。

北征公孫瓚,有錯麼?冇有…

甚至,這一條方略還是他沮授定下來的,可…現在的局勢不同了呀,迎奉到天子的曹操,他必定會以一個極其可怕的速度去發展、去壯大!

不出五年…中原會出現一個比公孫瓚更可怕十倍的龐然大物!

呼…

沮授與田豐均是長長的撥出口氣,這一步走錯了,怕以後的路…就走遠了呀!

可偏偏…

曹操這一手讓出“大將軍”之位高明啊。

什麼“天下兵馬大將軍”,這不過是一個虛名罷了,卻…為他曹操贏取到了難得的發展時!

高明,這一計高明,這一計略中,對袁紹心思的把控更是無比精準,精準到令人髮指的地步。

想到這兒,沮授無奈的搖著頭,他退出大帳,麵朝虛空…閉上雙眼。

“曹營…曹營中,必有高人!他曹操必有高人指點!”

“唉…唉…”

無奈的歎出口氣…

沮授唯有剩下無儘的垂頭喪氣,無儘的跺腳!

在他看來,這天下的局勢已經不明朗了。





許都城,司空府。

一處書房,曹操尤自在批閱著什麼,門外一道蒼勁有力的聲音傳來。

——“屬下滿寵求見。”

不等門外的虎賁軍統領許褚進屋稟報,曹操直接開口喊道。“讓他進來吧!”

大門推開…

滿寵緩緩的步入其中,行至曹操的案牘前,拱手。

“屬下滿寵拜見曹公!”

“陛下那任命你為許都令的詔書接到了麼?”曹操一邊繼續在批閱文書,一邊開口…

“接到了!”滿寵如實回答。

“許都令的印綬帶來了麼?”曹操接著問…

“帶來了!”滿寵就打算從袖口中取出印綬。

“不用拿出來。”曹操抬頭,仔細的打量了一番滿寵,從上到下,足足打量了有二十息的時間,方纔開口。

“哈哈,十餘日前,陸司農向我舉薦你時,我就聽著…這滿寵的性子怎麼這麼像我曹操呢!今日一觀,果然模樣都像我曹操!”

這…

被曹操這麼一誇,滿寵登時有些不知所措,他最不擅長的就是為人處世。

一時間,站也不是,坐也不是,顯得有些拘束。

“屬下不敢與曹公相提並論!”

滿寵連忙回道…

“彆緊張。”

曹操站起身來,走到滿寵的麵前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語重心長的說道:“這許都令不好做,卻也不難做,凡是做事就憑你本心即可,我年輕時還鑄五色大棒棒打權貴,該做什麼?不該做什麼?你應該都清楚,哈哈…你既是陸司農舉薦,我曹操信得過你!”

唔…

滿寵有些詫異,就…就因為陸司農的舉薦,曹公就如此信任他嘛?

“曹公…”

滿寵剛想開口,曹操卻是擺擺手。“滿府君,你且聽我把話講完…”

曹操背過身,負手而立。

“滿府君多半還不知道,陸司農曾向我舉薦過何人吧?”

這…

滿寵拱手道:“屬下不知!”

“程昱?聽說過麼?”曹操當即念出了程昱的名字…

“龍驍營軍司馬,如今的東中郎將、尚書檯官員…程昱、程仲德,誰人不知,誰人不曉呢?”滿寵把知道的全盤講出。

“昔日呂布那賊子偷襲兗州,便是此人手起刀落斬殺一縣令穩住局勢,讓呂布軍不能得懲!”

“近來,曹公能攻取汝南城,能西進洛陽…程中郎將更是居功至偉,在下佩服至極!”

等滿寵把這些話講完了…

曹操纔開口道:“哈哈…這程昱便是陸司農向我舉薦的…”

講到這兒,他眉頭一挑繼續道:“龍驍營裡的典韋?你多半也聽說過吧…”

這…

提到典韋,滿寵渾身一哆嗦。

這可是曹營裡、乃至於九州之中的傳奇戰神級人物啊!

與無雙戰神呂布對決,憑藉手中雙戟,愣是將呂布方天畫戟震碎,逼得呂布惶惶逃竄,此等功績,說是曹營第一戰神都不為過!

“聽說過…典都統的威名,在下亦是佩服不已!”

這次滿寵冇有說那麼多…

曹操則是笑著回道:“他也是陸司農向我舉薦的人才!”

一言蔽,曹操眨巴了下眼睛,饒有興致的再度問道:“滿府君?你可知道,在程中郎將,滿都統之後,陸司農特地又向我舉薦過一人,你猜猜是誰?”

這…

滿寵懵了,這他哪能猜到呀!

不過…似乎,他想明白了一樁事兒,隻要是陸羽陸司農舉薦的人,似乎…都大有作為呀。

“曹公,屬下實在猜不出來。”

“哈哈…”

曹操一邊笑,一邊伸出食指指向了滿寵。

“陸司農向我舉薦的第三個人,便是你——滿寵!”

“哈哈哈…滿府君,你可莫要拉低了陸司農舉薦人才的水準哪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不忘再度拍了拍滿寵的肩膀。

“好好乾,大開闊斧去乾,你後麵有陸司農,也有我曹操!我們都看好你!”

這…

頓時間,滿寵竟感受到了久違的壓力,好大、好大的壓力呀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