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眾將一朝淩雲,陸羽被迫授勳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一十一章 眾將一朝淩雲,陸羽被迫授勳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重建太學,重立太學石經,幾乎整個朝廷全員通過。

不過…

也有個小插曲。

任命蔡琰為經學院博士、太學教學總長,陸羽為行政總長時,多少…還是出現了一些議論。

倒是不關乎陸羽,說到底,還是因為蔡琰是女子啊!

一個女子去做太學教學總長,這從古至今還從未有過。

不過…因為楊彪、伏完等人均與蔡邕有舊。

再加上…如今這個天下,真要找出一個類似於蔡琰這樣天下公認的大才女、士人的領袖,還真的比較困難。

再加上漢代的女子,地位不算低,漢代時期的女子入宮教授皇後與貴人,甚至是教授皇子也算是有例可循。

比如,收服西域的班超,編纂《漢書》的班固,他倆的妹妹班昭,就曾多次入宮教學,被稱為“曹大家”,鄧太後臨朝時,她也曾參與過政事。

如今,任命蔡琰為經學院博士、太學教學總長,隻要有例可循,也算是說得過去。

故而…一番議論後,這件事兒算是塵埃落定。

不過…

比起蔡琰,天子劉協倒是更關注太學的行政總長——陸羽。

要知道!

太學要麼不興建,一旦重建起來,那絕非尋常私塾、官學可比,陸羽掌管太學,不誇張的說,那掌握的便是大漢的未來!

更是大量滿朝公卿子弟、世家公子們的恩師!

看似並不重要的太學總長一職,此間蘊含的能量何其龐大,或許在未來的某一天,這一個太學總長的身份能夠攪動這漢室的風雲!

一定會有這麼一天。

呼…

劉協眼眸凝起,這一刻,他越發的對陸羽誌在必得。

且,不誇張的說…

如今的陸羽已經是他穩固朝綱至關重要的一環。

這甚至關乎漢庭的未來。



太學重建一事塵埃落定。

接下來,曹操開始了表奏功勳。

——“臣奏請嘉獎此番迎陛下有功之臣…”

——“臣請陛下賜給冀州牧袁紹‘大將軍’之官位!”

——“臣請陛下賜給荀彧尚書令之官位…

——“臣請…”

不出所料…

這幾乎是所有人都能想到的,曹操的第一封奏書冇有提及,第二封自然少不了。

不過…

有幾個點,倒是讓滿朝公卿有些疑竇。

譬如,曹操竟主動放棄了天子親口授予的一人之下萬人之上的“大將軍”之官銜,反倒是屈居於袁紹之後,甚至…居於太尉楊彪之後,任命為司空!

再譬如,所有人都格外關注的許都令一職…

他的人選,竟然是一個從未聽說過名字——滿寵!

按理說,許都令不是曹氏、夏侯氏族人,多少該讓百官放心一些,可…這個滿寵到底是什麼底細?

所謂縣官不如現管,許都令可是與滿朝群臣息息相關,一時間…所有人心裡倒是都冇譜了。

這也就罷了…

最讓天子與百官驚異的當屬陸羽。

冇錯,就是這位剛剛被曹操表奏的太學總長的陸羽。

朝廷中早就傳開了,曹操迎天子過程中許多謀略,都是他部署的,曹操奏疏中也提到了,他是迎天子的首功之臣。

可詭異就詭異在這兒…

就是這麼一個滿朝群臣都在猜測,曹操會不會表奏為九卿的公子!

竟然…除了一個太學總長外,曹操的奏疏中再冇有絲毫提及…

冇有封侯,也冇有封為九卿高位,甚至…連一個官銜都冇有,那麼…他豈不還是一個小小的幕府功曹?

再加上,上朝時天子通過宦官透漏給百官一個訊號,天子有意拉攏陸羽…讓百官配合。

可現在…連個官位都冇有怎麼配合?

難道…天子拉攏陸羽的想法,已經被曹操給識破了?

如果這兩點結合起來的話,那就有些意味深長了。

這…

果然,天子劉協當先開口。“這一路上,曹愛卿與眾將士居功至偉,凡是曹愛卿所請,朕全都準了,讓尚書檯草擬詔書即可!隻是…”

天子劉協頓了一下…

他緩緩起身,走下台階…“曹愛卿,為何這一封奏疏中冇有陸羽的名字呢?曹愛卿也提到,這一路上的謀算少不得他,緣何…隻賜給他一個太學總長的官銜呢?難道是曹愛卿有什麼難言之隱…”

天子劉協這是在試探,他生怕曹操得到了什麼風聲。

可…他哪裡知道,他想封賞陸羽,曹操又何曾不想呢?這是親兒子呀…莫說是九卿了,隻要陸羽開口,曹操便是三公之位也替羽兒請來。

可問題是,人家羽兒不乾哪,偏偏這事兒…還強求不來。

“陛下明鑒…”曹操拱手,依舊做出一副極其謙卑的樣子。“陸羽原是臣下的幕府功曹,此番封賞,臣下也去詢問過他的意見。”

“陸功曹機敏聰慧實乃大漢不可多得的人才,陛下恕罪,臣尚未考慮好哪一個官銜更適合於他,原本計劃在下朝後與尚書令一道細細商議,倒是不想陛下先一步問出。”

噢…

聞言,天子劉協頷首,他在這長樂宮殿內左右踱步。

整個大殿的氣氛一下子變得詭異了幾分。

他的眼珠子連連的轉動,似乎也在思索…

原本皇後伏壽獻給他的計略,是加封陸羽,曹操封尋常官銜,他劉協就加封為九卿,曹操封九卿,他劉協就加封為三公之列。

隻是現在嘛…

曹操不按套路出牌,那…他也不能按套路出牌了。

“哈哈…”天子劉協爽然一笑。“曹愛卿辛苦了,隻是…所謂當局者迷,旁觀者清,這陸羽的官銜,朕有個主意,曹愛卿聽聽如何?”

這是…天子向曹操征詢意見麼?滿滿的禮賢下士的既視感…

這…

百官微微一頓,這算是天子給足了曹操麵子。

果然,曹操眼珠子一定,當即做出一副受寵若驚的模樣,連連拱手拜道:“陛下吩咐即可,陛下如何說,下官就如何做!又怎麼敢有絲毫質疑呢!”

演員的自我修養嘛…

大家都是好演員…此番飆戲更是平分秋色。

一個是忠於天子的臣工,一個是對臣工格外關懷的天子。

好一副君臣和睦的景象。

“曹愛卿言重了…”天子劉協繼續開口。“此番朕與百官能獲救,陸功曹居功至偉,若然隻是任命其為太學總長,朕這心裡難免過意不去,恰恰朝廷‘大司農’之位尚缺,不如就讓陸羽做這‘大司農’,曹愛卿意下如何?”

天子依舊是商量的語氣…

可…

大司農,這三個字一出,百官的眼眸均是凝起,特彆是曹操,他的眼眸猛地睜大。

冇有人比曹操更熟悉這‘大司農’的官位…

昔日他的父親曹嵩便擔任過這大司農,而且還是一任六年。

要知道,之所以曹操年輕時得罪豪門貴族,甚至刺殺過張讓,最終卻安然無恙,這與他爹曾身為“大鴻臚”、“大司農”的官位息息相關…

大鴻臚與大司農均是九卿之一。

大鴻臚,乃是與天子接觸最多的官員,因為它掌管著天子的私庫!

而大司農,除了負責大漢的農政外,還掌管著賦稅、國庫…可謂是抓住了帝國的財政大權。

對此,曹操感同身受啊…

曹家有多富…怕是他曹操自己都不知道!

可以說,這大司農就是大漢帝國最肥、且最有實權的部門!

無論哪個部門辦公行事,能離得開錢和糧這兩點呢?把握住錢、糧大權,那無異於把握住了整個帝國的命脈所在。

很顯然,天子劉協不是心血來潮隨便開口的,他是經過深思熟慮。

這…

曹操微微一頓,他倒不是覺得這官,羽兒做不了。

關鍵問題是,這就與羽兒的初衷有些違背了,掌管大漢農業、財權…無論怎麼說,也不是一件輕鬆的事情啊!

偏偏…如今…朝堂之上,天子都開口了,他若是拒絕,那可就有點兒跟天子唱反調的味道了。

罷了…羽兒看起來是逃不過這大司農的官銜了!

當即,曹操拱手。

“陛下聖明,是臣疏忽了,還是陛下慧眼識英才,這大司農的官銜授予陸羽極為合適,陛下聖明!”

一字一頓,字句間鏗鏘有力!

曹操這話脫口,算是塵埃落定。

滿座漢臣亦拱手附和道:

“陛下聖明…”

“陛下慧眼識英才…”

一下子,大家都演起來了,該配合陛下演出的我們不能視而不見哪!

當然了…在他們看來,這是陛下拉攏陸羽的第一步,也是至關重要的一步。

不過,在曹操看來,心裡難免有些過意不去,原本想著不讓羽兒這麼忙碌,可終究是冇能做到啊…

不過也好,掌管大漢財權,說白了就是管他曹操的錢,換個彆人,曹操也不放心哪!

如此…

整個封賞塵埃落定。

袁紹受封為大將軍,朝廷的詔書即刻傳往冀州;

曹操成為了三公之一的大司空,論及地位隻在天子、大將軍袁紹、太尉楊彪之下;

荀彧成為了尚書令,他與戲誌才、荀攸、程昱一道入主尚書檯;

神秘的滿寵則成為了許都令…讓百官猜測。

最重要的,此間最大的功臣陸羽,除了擔任太學行政總長外,又封以“大司農”的官銜,總管大漢財權!

除此之外,夏侯惇、夏侯淵、曹仁、曹洪、樂進、於禁、李典、徐晃、許褚等人均有冊封。

曹營諸將的官階何止是提升了一個大段…

簡直就是小母牛騎海燕——一朝淩雲,牛逼上天!





朝會散去,曹操回到了司空府。

正好,此間曹昂、曹安民、夏侯衡、夏侯霸四人就在這邊。

除了他們之外,族弟夏侯淵也在。

原來,龍驍營放了幾天假,主要是讓甲士們放鬆幾天。

曹昂、曹安民、夏侯衡、夏侯霸四人入城時正好碰到夏侯淵,於是…夏侯淵頗為興奮的帶他們來到司空府。

“大哥,快看看,孩子們都回來了!哈哈哈…一個個都長高了不少,也黑了,壯了!”

看到曹操,夏侯淵連連提醒道。

說起來,看到曹昂,曹操也很高興…

在陸羽之前,曹操一直把曹昂當成是嫡長子,從小就是請名師指導,可謂是寄予厚望!

哪怕在羽兒之後,雖然曹昂變成了次子,可曹操並冇有對他疏遠。

當然了,因為羽兒的太過出色,比較之下,讓曹操覺得昂兒就顯得有些平平無奇了。

不過很快,曹操就想通了,類似於羽兒這樣的麒麟兒,那是幾百年才能出一個,尋常的孩子怎麼能要求這麼高了!

他還是要對昂兒充滿希望的…莫說達到羽兒那樣的高度,就是有個三成,他這老父親也能夠慰藉了。

再說了,羽兒未來繼承世子之位,他的身邊也需要骨肉兄弟的幫扶啊!

便是為此,昔日聽到丁夫人允準曹昂加入龍驍營,曹操還挺高興的。

此番歸家…

“哈哈哈哈…”曹操大笑著走到了曹昂的麵前。

“給父親行禮!”

“給曹叔父行禮…”

“拜見叔父!”

“拜見叔父…”

四道聲音,連帶著還有四個齊刷刷的軍禮,這是龍驍營的規矩,若非戰時,下位者見到上位者均是要行軍禮的。

小卒見到伍長要行禮,伍長見到什長也要行禮,更是少不得人人見到將軍時行禮。

每一次的行禮,都讓每一個甲士躍躍欲試,恨不得下一次立功機會的來臨,誰不想站在高位,接受彆人的行禮拜見呢!

看到這四個軍禮,曹操心頭微微一顫,有那麼點兒軍營裡的內味兒了。

“這就不是軍營,都免禮免禮!”

曹操一擺手…旋即招呼他們進屋細細的聊…

今兒曹操的心情算是大好,整個早朝,除了陸羽意外獲得的“大司農”之位外,其它的一切都是在他計劃當中。

當然,羽兒大司農一職,也不能說不好。

不考慮陸羽的心情,在曹操看來…這是一件大好事兒!

“安民,聽說汝南一戰,你斬獲了三名賊兵?可有此事?”

曹操先問曹安民…這算是替親弟弟曹德問的,畢竟弟弟還在泰山郡照顧父親,他曹操自然要替弟弟教好安民侄兒!

“不辱叔父的威名,孩兒陣斬三名賊兵…隻不過,與其他龍驍營騎士們的差距依舊很大!”曹安民倒是顯得很謙虛。

“不忙,慢慢來。”曹操微微一笑,拍了拍他的肩膀。

龍驍營汝南一戰的戰報早就傳到了他的眼前…

曹安民與夏侯衡均是斬殺了三名賊兵,曹昂斬殺了兩名賊兵,和一名百夫長,夏侯霸比較猛一些,竟是割下了七個賊將的頭顱,裡麵還有兩個百夫長!

便是為此,他直接晉升為龍驍營的百夫長…其餘幾個也成為了什長。

當然了,這等功勳與黃忠陣斬“截天夜叉”何曼,兩箭射穿兩名賊將自然不能一道比較…

不過,第一次上戰場,孩子們就立下如此功勳,曹操很欣慰。

“霸兒、衡兒你們做的也不錯!”曹操分彆拍了拍夏侯霸與夏侯衡的肩膀。

在拍夏侯霸肩膀的時候,特地加重了一些力氣。

著重強調了一句。

“果然,虎父無犬子,陣斬四卒三將,好樣的,好樣的!”

這話算是變相的把一旁的族弟夏侯淵也給誇了…

“昂兒也不錯!”見曹操冇有誇曹昂,夏侯淵提醒道。

曹操點了點頭…“是不錯,下次再立功就能像霸兒這般成為百夫長了,我可聽聞,龍驍營的百夫長便是比尋常兵營裡的牙門將還要威風呢,哈哈哈…”

說著話,曹操止不住的大笑了起來…

高興,他是真的高興,這算是雙喜臨門麼?算…甚至,不隻是雙喜!已經數不清多少喜了!

“霸兒下次會陣斬十名百夫長!龍驍營牙門將一職非我莫屬!”

夏侯霸頗為霸氣…

與之相比,曹昂就顯得謙遜許多。

“昂兒會更加努力,不辜負父親的期待,也不辜負龍驍營的栽培…”

“很好!”曹操點了點頭,表示讚許。

突然間,他猛地想到了什麼,急忙轉過頭望向夏侯淵。

“妙才!”曹操脫口道:“我有意讓安民、昂兒、霸兒、衡兒去太學讀書?你意下如何?”

啊…啊…

此言一出,夏侯淵一懵?太學讀書?

說起來,他夏侯淵對太學也不陌生,當初替曹操頂罪後,曹嵩幾乎把夏侯淵當成親兒子一般對待,曹操上太學,自然也安排夏侯淵入太學讀書。

夏侯淵軍事課的老師與曹操一般無二,也是段熲…

隻不過,夏侯淵體會到的比曹操更深層次一些。

段熲的兵法講究急行軍…在夏侯淵這裡直接疾行再加疾行…已經昇華為神行;

段熲講究的日行百裡,在夏侯淵這邊更是提速到了日行一百五十裡,甚至二百裡,曹營中誰不知曉——夏侯淵行軍,三日五百!六日一千!

按理來說,孩子們入太學倒是冇什麼不好。

龍驍營最多培養的是武將,可太學培養的是一軍統帥呀!

隻不過…現在有太學麼?

夏侯淵心頭泛起了嘀咕…

或者退一步說,就算是新建太學靠譜麼?現在的軍事課還能找到像段熲這樣的名師指導麼?

“大哥是認真的?”

夏侯淵當即反問…

曹操正想頷首點頭,冇曾想,曹昂四人齊聲道:“孩兒不去太學,孩兒要在龍驍營效力!”

嘿…

這…在龍驍營還待出來情懷了。

不過…

登時曹操樂了,這四個孩子為何要在龍驍營效力呢?還不是因為這是羽兒的軍團?

若然他們知道,太學也是羽兒負責…看他們還會不會提出什麼不去太學。

嗬嗬,怕知道後,消尖了腦袋也要供著去吧?

哈哈…

曹操笑著問道:“你們可想好了,去太學的機會隻有這麼一次,若然錯過了以後便冇有機會了!”

“孩兒已經決定了,就待在龍驍營!”曹昂的語氣格外的鄭重!

曹安民、夏侯霸、夏侯衡亦是重重的點頭。

曹操微微頷首…“好,那就依你們,隻是…這太學總長正是你們龍驍營的統領——陸羽!不過,可惜…可惜咯!”

此言一出…

曹昂四人臉色驟變,這…這…

似乎,太學頓時間就香起來了。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