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零八章 老曹,你品,你細品!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零八章 老曹,你品,你細品!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許氏一族原本也是譙沛一地的名門望族…

隻是許多年前,早已冇落了。

而許褚是沛國譙縣人,許家莊也位於譙縣境內,這五百同鄉亦是出身沛國譙縣…

恰恰,曹操的老家也是沛國譙縣。

這不就趕巧了麼…

見曹操麵露驚異之色,陸羽連連解釋道:

“曹公的宿衛之兵必得是能信任之人,恰恰…許褚與這五百壯士均是出身譙沛,與曹公乃是同鄉,許褚又是忠勇義士,便是為此,除了曹氏、夏侯氏的族人外,冇有人比他們護衛曹公的安全更合適了!”

唔…老鄉麼?

曹操眼珠子一轉,嘿,他與許褚,與這五百義士竟是老鄉。

如果護衛他曹操的…是老鄉的話,那意義就有所不同了。

中華素來講究同袍、同澤、同鄉之誼,某部大型反腐電視劇裡不還有“漢大幫”麼?

說白了,這就是圈子文化!

同袍、同澤、同鄉之間的情義,更容易建立起一個彼此信任的圈子,互幫互助,互通有無…

以此類推,除了夏侯惇、夏侯淵、曹仁、曹洪麾下,那支原本就出身譙沛的兵馬,曹操…能信得過,能讓他們貼身守護的還有誰呢?

這麼去想,同樣出身譙沛的許褚與這五百義士就再合適不過了。

曹操略微思索,為了確認,直接反問道:“陸功曹,你確定麼?這許褚與五百壯士均是來自譙沛?”

“如假包換…”陸羽點了點頭,“許褚與不少軍營中譙沛甲士還頗為熟悉呢,甚至…許褚與妙纔將軍也有舊!”

唔…與夏侯淵都有舊麼?

這話脫口,一下子就讓曹操對許褚,對這五百義士徹底消除心中的芥蒂,信任了起來。

所謂老鄉見老鄉,兩眼淚汪汪嘛!

“好,好!”

一連兩個好字,曹操頷首點頭,考慮到這同鄉之誼,考慮到許褚這支雄壯之師,曹操心情突然一下子大好。

“陸功曹想的周到啊。”

他不由得感慨一聲,可猛然間,曹操總算是感受到那麼一丁點“子孝”的味道了。

不過,他猛地又意識到一個問題…

或許,羽兒之所以冇有把許褚收編入龍驍營,而是舉薦給他曹操…

此舉意味深長啊。

曹操心思攢動,他琢磨著,看來羽兒還是想多了,他這是要避免龍驍營太過強大,引起他曹操不必要的猜忌,這是為官之道,亦是為人處世之道。

收斂鋒芒,這點上,羽兒似乎並冇有做錯…

一想到這裡,曹操忍不住麵頰上露出一抹神傷。

他心裡嘀咕著,羽兒呀羽兒…他曹操縱是猜忌天下人,又怎麼會猜忌羽兒呢?

老父親的良苦用心,你暫時還不能體會到呀!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曹操繼續道:“既是陸功曹舉薦的,那便如此。”

說著話,曹操提筆在奏書中添上了徐晃、許褚的名字,同時他大聲喊道:“請許將軍、徐將軍進來!”

早已等在門外的許褚、徐晃快步步入正堂。

“徐晃拜見曹公!”

“俺許褚拜見曹公!”

曹操抬眼打量著他們兩個,徐晃儀表堂堂,威風凜凜,大有一股泰山崩於前而麵不改色的樣子。

而許褚,則五大三粗,拱手行禮時的拳頭比碗口還要大。

怪不得江淮有傳聞,此人曾拖著牛倒行百米,看著拳頭就知道,必是天生神力呀!

在他身邊,可不就有滿滿的安全感麼?

當然了,一個“俺”字也將許褚的性子展露出來,略帶粗鄙,可心無城府,這樣的人的確適合待在曹操的身邊。

心念於此,曹操滿意的點了點頭,他當先望向徐晃。

“你就是徐公明?”

“正是徐某!”徐晃語氣鏗鏘,一股英雄之氣滌盪而出…

“哈哈…虎將啊!”曹操豁然起身,“方纔陸功曹大力舉薦你,我已經同意,表奏你為安西將軍,在曹營另起第六營,著你帶所部兵馬編入第六營,你徐公明任統領!”

霍…安東將軍?第六營統領?

徐晃微微有些吃驚,安東將軍倒也罷了…

這兩年天子返回洛陽,期間敕封的將軍、侯爵冇有一百也有八十。

單單一個將軍的頭銜已經冇有太大的吸引力,可…第六營統領,這…這可是掌握兵權,甚至在曹營中地位卓然的人物!

他徐晃作為投誠之將,按理說最難獲得主公的信任…

可…曹公非但冇有剝去他的兵馬,還為他另起一營,這等信任,讓徐晃頗為感動。

當然了,由此也能看出。

陸公子的話在曹公心中有多大的份量。

“謝曹公…”徐晃也不推遲,拱手致謝!

曹操微微頷首,繼而把眼眸望向許褚這邊。“…許壯士生的如此魁梧,果然,不愧於陸功曹的舉薦。”

“即刻起,你與你那些弟兄們獨立成一軍,就取名‘虎賁軍’,宿衛中軍?許壯士任虎賁軍統領,你覺得如何?”

啊…啊…

虎賁軍?虎賁軍統領?

許褚一愣,他之前自己組建義軍,那都是小打小鬨,手下弟兄們都是兄弟相稱,啥叫統領,他還冇有體會過呢!

聽起來怪霸氣的…

不過,這不是重點。

“曹公…”許褚眼珠子一轉急忙問道:“俺和弟兄們原本想加入龍驍營,就是因為龍驍營裡吃的好,每天有三斤糧食,一斤肉…“

“陸公子跟俺說,俺若是跟了曹公,每天會有三斤糧食兩斤肉,俺就想問問曹公,陸公子說的是真的假的呀?”

這話一脫口,許褚就感覺自己有點過分了…

畢竟是每天三斤糧食兩斤肉,在他的固有的觀念裡,就是皇帝老子最多也就這待遇吧。

登時,他覺得自己有點過分了,當即改口。

“曹公,俺的意思是,隻要這虎賁軍能跟龍驍營一樣,有三斤糧食一斤肉,俺與弟兄們必定肝腦塗地!俺和俺這些弟兄們冇啥本事,就倆特點,一個能吃,一個能打!”

這話脫口…

哈哈哈哈…

曹操笑了,陸羽笑了,就連一旁的徐晃都忍不住笑了。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一邊笑,一邊走到許褚的麵前,他意味深長的問道:“許壯士,虎賁軍中的這五百兄弟,也都如許壯士一般魁梧嘛!”

“那是自然!”許褚比較實誠,曹操這麼問,他就如實答。

後麵還補上一句。“也都跟俺飯量一樣大!”

卻在此時,曹操直接轉過身,負手而立,接下來的話竟添了幾分嚴肅與一絲不苟。

“噢,像是許壯士這般魁梧的話,三斤糧食一斤肉哪夠呀?不如…”

曹操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虎賁軍的夥食按照每日每人三斤糧食三斤肉發放?許壯士以為如何!”

啊…啊…

三斤糧食三斤肉,許褚的眼珠子都冒出了綠光,綠油油的…

肉,肉…這都是肉啊!

從小到大,他還從未一頓飯吃到過三斤肉,曹營裡過的,這到底是啥日子啊,幸福來得也太劇烈了吧?

他這邊還在愣神兒,陸羽急忙開口…

“還不快謝過曹公…你們虎賁軍兄弟們都有口福了!”

“咚”…兩個拳頭猛的合起,許褚拱手一拜。“謝曹公,也謝陸公子,俺們弟兄們總算能吃飽飯了!”

哈哈哈…

此言一出,曹操又笑了,他不忘回望向陸羽,彼此四目相對,均笑的無比燦爛。

大笑中…

陸羽不忘點了點頭…

他第一次感慨連連,這個時代…特彆是這個格外缺少糧食、易子相食的時代,真特孃的是有奶就是娘啊。



敕封完許褚與徐晃,曹操與他們又寒暄了兩句,兩人拱手退下。

此間正堂唯獨剩下陸羽與曹操兩人。

依舊是一張案牘,兩盞茶水,兩人對坐。

“進門時,陸功曹也提到有事要稟報…現在該說了吧?”

曹操抿了口茶,主動開口…

半個時辰前,陸羽剛進門時,兩人都有話要說…曹操還問了句“你先還是我先!“

如今,曹操已經把兩封奏書都擺明瞭,接下來,該輪到羽兒了吧。

聽到這個,陸羽下意識就想到了府門外那恢弘的“大將軍府”牌匾…

登時,他的臉色變得凝重了一分,整個人也正襟危坐起來。

“曹公真的要做大將軍麼?”陸羽當先問道…

這…曹操眼珠子一轉。

“這是天子主動開口敕封的?有什麼問題麼?”

“有…問題很大,甚至關乎曹公的生死存亡!”陸羽的語氣格外的嚴肅,話語間,表情更是一絲不苟。

一下子,曹操的眉頭凝起,整個人提起了十二分的精神。

“說,繼續說!”

“袁紹這個人,曹公還不瞭解麼?”陸羽把話題引到了袁紹的身上,他要講的是袁紹性格的形成。“他本是丫鬟所生,是庶子,從小就受到公主出身的主母的排擠,地位低下!可以說,從小,袁術…乃至於整個袁家都看不起他袁紹!”

“若然不是他有些能耐,利用門楣家世籠絡了一大批門閥為他效力,哪裡能混到今天這個地步…所以說,袁紹這個人骨子裡透著的是一股子執拗!”

“敢問曹公,袁紹的這份執拗曹公能體會到麼?”

執拗麼?

曹操微微一頓,陸羽瞭解袁紹,他曹操更瞭解袁紹…

這些年…袁紹追求的,又或者說他心底裡的那份執拗,冇有人比曹操更瞭解,同樣的…這也是曹操在早年間不斷追求的。

“是認同,天下人的認同!”

曹操脫口答道…“這點,我是考慮到的,故而…才特地在明日的奏書中加上了袁紹的名字,讓天子正式下詔任命其為當朝太尉。”

“五世三公,這還不能讓天下人都認同他袁紹麼?要知道…一門五世三公,這無論在先秦,還是大漢絕無僅有,這等榮耀由他袁紹締造,這又豈不是證明自己?光耀門楣的大事兒!他袁紹還會執拗什麼呢?”

曹操說了一大通話…

在他看來有理有據,似乎…挑不出什麼破綻。

卻冇曾想,陸羽的話直接潑了他一盆冷水。

“大錯特錯!”

陸羽毫不客氣,繼續去引導曹操。“誠然,曹公說的有道理,袁紹的執拗的確是獲得天下人的正視,五世三公的名望也的確一定程度上可以讓他忘乎所以,欣喜異常,可…曹公忽略了一個點!一個更重要的點兒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的語氣更加鄭重,他把腦袋向曹操這邊探了幾分。

“曹公,你可是‘大將軍’哪,‘太尉’的官銜就是再顯赫,那也比不上‘大將軍’顯赫,五世三公是挺香的,可一旦袁紹想到…他尤自在曹公這‘大將軍’之下,那縱然是饕餮盛宴也就變得食之無味!”

“袁紹的心胸兒有多大,心眼兒有多小,就不用我為曹公詳加贅述了吧?”

大將軍之下,五世三公突然就不香了。

陸羽想表達的就是這麼個意思…

霍,此言一出…曹操整個人一怔,下意識的他的額頭上、後背上,均浮現出滴滴汗珠…他抹了把額頭上的汗珠,瞪大了眼睛望向陸羽。

飄了,他曹操飄了呀!

因為迎天子的順利,讓曹操高興的有些忘乎所以了,竟…竟是忽略了這關鍵的一重。

這種時候不能飄啊,他曹操一旦飄了,人家袁紹可就能提刀了。

呼…

呼…

長長的籲出一口大氣,曹操額頭上的冷汗不住的往下流,他的心思在飛快的思慮著。

要知道,他曹操就是再強,地盤再多…

在真的有實力與袁紹叫板之前,都必須擺出一副小老弟的姿態。

倘若,名義上的小老弟一息之間成為了老大哥的頂頭上司…身居“三公”之上的大將軍之位,在官途上、在地位上把袁紹壓的死死的。

如此這般,莫說是五世三公,就是六世三公、七世三公,袁紹一樣高興不起來…

依著他那比指甲蓋兒還要小的心胸,怒火中燒之下,腦門一熱,放棄北上幽州,直接南下討伐曹操…也不是冇有可能!

說白了,就是原本以羚羊為食物的獅子,突然間被羚羊的蹄子踐踏在腦袋上,這是絕對不能容忍的!

撕破盟約,兵戎相向…

真到這種局麵,那他曹操就覆水難收了。

此刻,曹操的表情複雜至極,陸羽卻是繼續補充道:

“這幾年,袁紹滅黑山、收青、並之州,把南匈奴打的跪唱‘征服’,如今的他坐擁青、冀、並三州,甲士數十萬…真的論起當下的實力來,說句不好聽的話,三個曹公綁在一起也不是他的對手!”

“可…曹公有天子在手,但凡能往後拖延一年,那就會有無數仁人誌士相投,就會有無數軍閥歸附,反倒是袁紹與公孫瓚在北境廝殺,大肆消耗,如此彼削我漲,我敢斷定不足五年,曹公就有資本與袁紹決戰天下!”

陸羽一番話說的信誓旦旦…

說到最後,見曹操的臉色依舊複雜,不忘語氣加重,連連補充道:“曹公…此乃陸羽的肺腑之言,曹公請品,請細品!”

品?

這還品個毛線…

曹操整個人後背全濕了,若非羽兒的提醒,他可就要犯下一個大錯誤了。

大將軍?

嗬嗬…的確,他曹操也想裝逼!

話說回來,誰不想做這一人之下,萬人之上的天下兵馬大將軍呢?

可事實上,這不過是一個虛名,曹操也絕對不會因為裝逼的需求,而將自己置身於危險之地,此前是他冇有考慮到這一層。

想不到…一個大將軍的官銜,竟能左右天下時局,這點是他曹操大意了。

“羽(兒)…哦,陸功曹”…

曹操差點就好喊出羽兒了,剛剛脫口,急忙糾正了過來。“若非你的提醒,我險些釀成大錯,這大將軍之位必須賜給袁紹!如此一個‘大將軍‘能夠為咱們爭取到幾年的發展時機,這至關重要,這買賣也穩賺不虧!”

“冇錯。”陸羽補充道:“曹公需要記得,天子是在曹公手上的,袁紹‘大將軍’之位就是再顯赫,他還能高的過天子不成!”

“再說了,這其實是個陷阱,隻要他袁紹接了這大將軍的官銜,那日後但凡與曹公反目,他在道義上就落了下風,得道多助,失道寡助,我陸羽敢篤定,十年之內北境必歸曹公所有,他袁紹將惶惶逃竄如喪家之犬!”

霍…好霸氣啊!

十年之內,北境必歸他曹操所有!

哪怕是曹操…都不敢放出如此豪言!

羽兒夠霸氣的呀!

哈哈哈…哈哈哈…

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想通這一節…他的心情好了許多,他當即取出一封新的竹簡,他打算將上奏封賞的奏書,大肆修改一番,重新謄抄一遍。

這大將軍,他曹操不做了,誰特喵的愛做誰去做!

甚至太尉曹操也可以讓出去,擺低姿態,麻痹敵人嘛…要做就做的徹徹底底。

曹操在表奏袁紹的官位後加上了“大將軍”的官銜,接著,將自己官位後的官銜改為了“司空”…三公之一的司空!

就這麼,曹操細細的謄抄了一遍,足足半個時辰,陸羽一言不發,默默的看著他謄抄。

當然,陸羽的心情也平複了不少…

防患於未然,又或者說,不能飄啊!

現在這檔口,不是不跟袁紹打,而是完全冇得打!

如今曹營這邊看似風平浪靜,可實際上,危機四伏,暗潮洶湧…

朝廷新立,整個許都城各股勢力錯綜複雜,盤根錯節,儼然已經變成了一個大染缸…

陸羽閉著眼睛都能猜到…

為曹操立下赫赫功勳的譙沛勳貴,那些自詡高位的朝廷官員,還有不斷會加入進來的各小股軍閥、氏族、豪門,許都的治理會是一個巨大的難題!

如此大亂之下,哪能騰出手來去對付袁紹呢?

迎天子、定許都…隻能說是百尺竿頭的第一步,後頭的事兒還多著呢,雜著呢,陸羽是一點都不敢大意…

這檔口,老曹更不能飄!

“好了!”

總算是謄抄完畢,曹操又檢查了一遍,當即點了點頭。

隨後,他主動幫陸羽斟滿茶水,這算是父親對兒子表達謝意的方式。

都是自己家人,不用矯情,不用太多的讚許,一切都在茶水裡了。

當然了…

曹操尤自慶幸,他飄飄然的時候,整個曹營飄飄然的同時,唯獨羽兒清醒啊…遠超這個年齡的清醒。

比起他對袁紹心思的把控,這股子清醒更顯得彌足珍貴!

解決了…

表奏袁紹為大將軍,這事兒算是塵埃落定,曹操心頭的一塊大石頭也安然落地。

那麼…

接下來,又回到了之前的話題。

表奏羽兒官銜之處還空著呢?要任命羽兒為什麼官銜呢?

考慮到…

如今許都城各股勢力交錯,曹操心中的想法越發堅定!

不如…就讓羽兒去做這許都令如何?

當然…這對大局而言或許不錯,憑著龍驍營的威名,必定能震懾住一眾群臣、一眾宵小之徒。

可…這於羽兒的未來並不利!

許都令…可是一個得罪人的差事啊!

曹操秉承的是亂世用重典,這許都令的差事,曹操還不想讓羽兒去做,可偏偏…又找不出一個比羽兒更適合的人。

呼…輕呼口氣,曹操索性開口道:“陸功曹,你的官銜還空缺著,我倒是有個主意,許都令?這官銜?你覺得如何?”

這話脫口…

陸羽渾身一個哆嗦,怕什麼來什麼,頓時間,他內心中就一個想法——

——我去年買了個表!





這時候…陸羽在思索,曹操也在思索,兩人思索的均是一樁事兒…那就是有關陸羽的敕封。

封什麼好呢?

陸羽琢磨的是什麼清閒?曹操尋思的是什麼官銜適合陸羽發展自己的小圈子。

許都令…

其實曹操的心頭有個主意,許都令是個不錯的官銜…在三公九卿遍佈的帝都,官位說不上大,可權利卻不小。

是要與許多大人物打交道的官銜,曹操心裡琢磨著,要是羽兒不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