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零七章 有“父慈”,就有“子孝”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零七章 有“父慈”,就有“子孝”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“曹公明鑒,我哪能窺探出曹公的心思呢?”

陸羽微微搖頭,做出一副為難狀…

這就不是元宵節猜燈謎,搞得這麼神神秘秘乾嘛?氣氛怪**的…

“你且展開看看就知道了。”曹操指了下第一封奏書,陸羽徐徐展開…細細的品讀了起來。

這不品讀不要緊,一品讀之下,陸羽眼珠子一定…

老曹這是…這是要重建太學?

霍…

一下子,陸羽的眼眸微微的凝起,他心裡嘀咕著,老曹…你夠意思啊。

陸羽這段都忙糊塗了,自己都快把姐姐這樁事兒給忘記了…

冇曾想老曹還記得,果然,老曹很夠意思啊。

“曹公…”陸羽就想起身,給老曹拱手行個大大的禮,算是替昭姬姐感謝他。

哪曾想,陸羽的行為曹操一早就預料到,他的手掌直接按在了陸羽的肩膀上,讓他無法起身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曹操嘴裡笑個不停,“淡定點兒,陸功曹今兒個怎麼這麼不淡定呢?這可不像你啊…”

“陸功曹可是將迎奉天子過程中,將每一個行動,每一處細節都精準部署,算無遺策…現在這是怎麼了?不過是重建太學而已,還是我原先就答應給你的,緣何如此這般的不淡定呢?”

嘿…

陸羽被曹操的胳膊壓的根本就起不了身。

這讓他意識到…他還是那個戰鬥力為五的渣渣,麵對曹操的手掌,完全冇有抵抗能力啊。

“咳咳…”

一聲輕咳,陸羽笑著回道:“在下是太過高興了…替姐姐高興,也替曹公高興!”

唔…

替他曹操高興?

曹操微微一怔,若是說替姐姐高興,曹操還可以理解,可替他曹操高興,又從何而來呢?

總不至於是情懷吧。

不等曹操發問,陸羽的聲音接踵而出…

“曹公多半知道,大漢曆經幾次黨錮之禍,期間太學幾度荒廢,可因為許多大儒的堅持,太學才一次次的重啟。”

“二十五年前,‘橋大公子’就寫出一篇長長的《國本論》,詳細闡述了那時太學的現狀,並且用他獨到的觀點闡述了教育事關朝廷強盛、民族未來。”

“大漢帝國四麵臨敵,向來是多難之邦,若國人不能強盛,必被外民族侵入與戕害,而要興國首當要做的便是‘人才強國’,而人才強國中,教育便是強國之本!”

陸羽提到的“橋大公子”,乃是曾經的太學總長——橋玄。

嚴格意義上講,他還是曹操的恩師。

曹操的“操”字,“孟德”二字都是曹嵩請橋玄賜給的字!

就連昔日大儒蔡邕都是他手下的教員。

此刻,陸羽提出橋玄的《國本論》,無疑讓曹操的精神為之一振。

陸羽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二十五年前,橋大公子的《國本論》闡述的是教育乃強國之法,時至今日,這個理論依舊可以作用於曹公。”

“誠然,曹公麾下文有潁川才俊,武有譙沛武人…看似人才濟濟,可事實上,隱患在於青黃不接!”

“如今的天下分崩離析,諸侯混戰…根本不是短時間就能夠打下來的!如今的潁川才俊、譙沛武人…甚至是曹公都會年長的一天?難不成,二十年、三十年後,曹公還要策馬奔騰,與敵人死戰麼?換句話說…若然那時候,曹營中有能拿得出手的賢才,曹公還用凡事都親力親為麼?”

呼…

聞言,曹操長長的撥出口氣。

陸羽若不這麼講,他曹操還真冇意識到,他也四十多歲了呀!

十年內,他就會到“知天命”的年紀…

二十年內,他就會到“不惑”之年…

那時候的曹營?那時候的天下又是何光景呢?

羽兒的眼界好遠哪…這一眼就望到了二十年後!

誠然,現在他曹操,他曹營的將士、謀臣…勇武、無畏、智計頻出…

可…所有人的巔峰能維持多少年呢?

彆說是三十年,便是十餘年後,曹操還能像如今這般麼?曹氏、夏侯氏一族的族人,各功勳之後會做到如他們一般出色麼…

無疑…

這是一個大大的問號!

究其原因,便是四處征伐之下,曹操與族弟們、潁川才俊們…哪有時間去培養後輩!

青黃不接,似乎…似乎已經變成了一道必須要鄭重對待的問題。

而太學…

“嗖”…的一下,曹操的眼眸中釋放出一抹綠色的光芒…

太學,冇錯,就是太學!

他曹操緣何出色?荀攸緣何出色?

甚至…袁紹、袁術、劉表…為何能雄踞一方,或許與家世有關,可與太學的培養又能缺了乾係麼?

從太學中畢業的曹操最是能體會到太學給他帶來了什麼…

要知道,入太學前他曹操還是個魔獸少年,可出太學…他就已經能以天下蒼生為己任,能哀民之疾苦,能品評時弊,更是敢與黑惡勢力說“不”!

如此說來,正式的、理論的培養後繼才俊至關重要,且也是當務之急。

呼…

曹操再度撥出口氣,繼而朗聲道:“陸功曹,你的意思我懂…讓曹氏、夏侯氏家族中的小輩入太學中學習是麼?”

“不隻是曹氏、夏侯氏!”

陸羽不假思索的回道:“所有大漢公卿、氏族,甚至是少許傑出的寒門子弟,都可以入太學讀書!”

“太學學業不過四年,畢業之計既為學成之際,他們就可加入曹公的麾下,文可治理州郡,武可帶兵打仗,如此一來…曹公麾下的人才便會源源不斷,這等人才的補給是其它諸侯望塵莫及的!”

陸羽之所以這麼說…

是因為他知道,曹操是個求賢若渴的人,從他一輩子發出過無數道“求賢令”就能窺探出一些端倪。

可…與其求賢,不如自己培養人才。

陸羽就不信,昭姬姐教詩書禮儀、荀彧教治國、荀攸教謀略、典韋教武技…

甚至…“諸葛孔明”去教他們榨油,曹沐去教他們鍛造…

百工齊學,百花齊放,總能挖掘出每個人的優點。

這樣的人才培養,對於未來的曹營何止是大有裨益?

很顯然,曹操能意識到這點!

他的眼眸微微的凝起…

被羽兒這麼一提,他登時覺得有點兒內味兒了。

其實,他想到了另外一重!

滿朝公卿、世家大族的子弟進入太學,而太學的負責人便是羽兒與蔡琰!

如此一來…

羽兒就能順理成章的獲得這些世家大族的更多支援,這在未來…製定他為世子時,無異於一股強悍的助力!

在大漢,人們…特彆是士子格外重視尊師。

就像是曹操,他為何一生都格外尊敬橋玄、蔡邕…

這均是因為他們曾經教授過自己,師恩似海!

由此聯想到羽兒與太學,突然間,曹操覺得重建太學這一步棋走的妙,妙不可言!

“哈哈哈…”

曹操當即大笑,他取回這第一封奏書,在表奏重建太學的後麵,濃墨重彩的加上了一行篆體小字——

——表奏蔡琰為經學院博士、太學教學總長;

——表奏陸羽為太學行政總長。

當然了,按理來說,作為女子,似乎蔡琰不適合去當這經學院博士、教學總長。

可…蔡琰的父親是蔡邕啊,蔡邕又是士人的領袖,且在長安時對天子頗為照顧…蔡琰又被譽為天下才女,如今,倒是找不出一個比他更適合的總長了!

曹操有把握,這一封奏書呈上,天子與百官都不會反對。

看到這一幕,陸羽微微點頭…

心裡琢磨著,老曹總算是開竅了。

隻是…陸羽又哪裡知道,老曹不隻是開竅了,老曹這是“父慈”啊,現在的曹操就是不知道,子是不是“孝”了!

“好了!”

落筆後,曹操再度讀了一遍此封奏書,繼而語重心長的說道:

“陸功曹,這太學之事明日表奏天子過後,便全部交給了你與昭姬賢妹了。”

曹操的語氣頗為一絲不苟,“這中間諸事繁多,太學的教員,太學的生源,興建太學,重立太學石經,就都交給你們了,如果需要幫助,你與昭姬賢妹可以隨時來找我!”

“想來,不隻是我曹操,縱是陛下也會對這太學寄予厚望!”

此言一出,陸羽趕忙拱手一拜。

“謝曹公…陸羽與姐姐必定不辱使命!”

太學的事兒算是塵埃落定…

不過…陸羽的麵前還擺放著另外一封奏書。

曹操眼眸轉向這封奏書…

“陸功曹就不好奇這封奏書麼?”

“這…”陸羽微微一笑,如實回道。“想必,這是曹公明日表奏有功之臣的奏書吧?”

曹操點了點頭…

其實,他微微有些意外,按理來說,表奏有功之臣…特彆是羽兒這種立下大功的,羽兒應該很高興纔對,怎麼…感覺羽兒好像有點莫名的淡定啊?

這是視名利如糞土麼?

“陸功曹似乎並不興奮哪…”曹操直接問道…“難道,這漢庭的高官,陸功曹冇有興趣麼?”

“噢…”陸羽撓了撓頭。“稟報曹公,其實…我這人幾斤幾兩,自己最清楚了,最多也就是鬼主意多了一些,若是論立功,那遠遠比不上龍驍營的那些將軍、謀士,也比不上曹公的族弟、潁川的才俊…”

“方纔在府門外剛巧碰到了曹休將軍、程司馬、黃將軍幾人…我還正想替他們謝過曹公的封賞呢!”

言及此處,陸羽拱手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…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笑道:“你就莫要自謙了,這次西進洛陽能如此順利,少不了你這‘鬼機靈’,此番迎天子你居功至偉,就莫要妄自菲薄了。”

講到這兒,曹操展開了這封奏書…

第一列,首功之人便是陸羽的名字…

隻不過,這一句話隻有半句——“臣請表奏陸羽為…”

空白…官銜這一欄上還是空白。

“哈哈哈…”曹操一邊笑一邊解釋道。“說說吧,想當什麼官兒,你隻要敢說,我便敢寫!就從三公九卿裡選!”

霍…

這是讓陸羽挑官兒?

要知道,根據大漢的官製,按照地位排序,天子之下的乃是大將軍,再往下是太傅…

之後便是三公九卿,三公包含管理民政的“司徒”,管理水土的“司空”,還有管理軍事的“太尉”…

而九卿就更細緻了…

太常、光祿勳、衛尉、太仆、廷尉、大鴻臚、宗正、大司農、少府!

其中…

太常管理宗廟禮儀,乃是九卿之首;

光祿勳主管內廷事務;

衛尉為守衛宮禁之官;

太仆掌皇帝的輿馬和馬政;

廷尉管司法;

大鴻臚管理藩國、諸侯事宜;

宗正則是管理王室親族的事物;少府管理皇帝的私財以及生活事物;

大司農則是管理大漢帝國的財政、農政!

曹操圈定範圍,三公九卿…,這官兒可就大了呀!

陸羽眼珠子一轉,一時間,各官銜各職責亂入眼眸…

頓時,他感覺頭暈,真讓他挑,他反倒是不會挑了…哪一個似乎都不清閒哪!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陸羽道:“曹公,在我選官之前…能否先向曹公舉薦兩人。”

轉移下話題,陸羽打算緩緩。

主要是這官兒不好選,得仔細考慮下,哪個官兒地位很高,哪個官兒上班的時候可以摸魚…還不用加班兒。

話說回來,陸羽可不是什麼有崇高理想的人,一輩子奮鬥到最後…不還是那麼回事兒麼?

周樹人告訴他——要懂得躺平!

看開了,快快樂樂的過每一天就好。

“舉薦兩人?”

…聽到這個,曹操一拍腦門,他猛然想到了什麼。

“噢,是我疏忽了,我就尋思著這奏書中忘記了誰,你這麼一提醒,我想起來了,汝南郡的義士許褚、楊奉麾下的上將軍徐晃,奏書上倒是忘了他們的名字。”

講到這兒,曹操微微頷首,這兩個名字…他不陌生。

隨便打聽一下就知道,許褚與徐晃均是猛人哪,有萬夫不當之勇的那種猛人…這種將軍,曹操最喜歡的!

誒呀…怎麼會把他倆給忘記了呢?

“徐晃徐公明、許褚許仲康,此二人我都聽說過,武藝超群,百姓中也是有口皆碑,是忠義之士。”

曹操繼續提醒道:“不過,這徐公明與許仲康,均是你龍驍營麾下的程司馬勸降而來,陸功曹,你就不打算讓他們待在龍驍營麼?”

曹操又展現出“父慈”的一麵,兒子立下這麼多功勞,有好的武將自然優先想到的是兒子呀。

這點兒上,曹操還是頗為大度的。

“不…”陸羽急忙擺手。“徐公明、許仲康,此二人均有萬夫不當之勇,若然在龍驍營,怕是發揮不出他們的本事…”

“故而,我想請曹公在五營之外,再添一營為第六營,主將就任命為徐晃徐公明!”

第六營…

這是陸羽思索許久後才決定替徐晃請來的。

在陸羽看來,徐晃和典韋、許褚這樣的純粹武人還不一樣…

許褚與典韋是恐有一身武藝,論及統帥能力就欠缺了許多,類似於許褚、典韋收入龍驍營,都挺好,可以最大程度的彌補他們的缺陷。

可徐晃不一樣啊…論及統帥,怕是三個曹休都未必能比得上一個徐晃。

收在龍驍營,那是浪費了呀…

再說了,儘管曹操屢次表態不會猜忌陸羽,可…陸羽心裡犯噓啊!

什麼猛人都往龍驍營去放,現在曹操不猜忌,萬一…以後呢?在陸羽看來,他的龍驍營絕對不能成為老曹心中的一個威脅。

這個度要把握好…

已經有一個黃忠了,徐晃…還是送給老曹吧!

退一萬步說…

在陸羽的印象中,有關曹操未來的幾場硬仗,比如官渡、比如赤壁、比如定軍山…徐晃在其中均發揮出了極大的作用,讓他獨立統領一支軍團最合適不過。

這…

陸羽的話多少讓曹操有些意外。

…他微微一怔,哪裡能想到羽兒如此這般的看重徐晃、舉薦徐晃。

作為一個降將,直接就任命為第六營主帥,這…

曹操眼眸眨動了幾下,他在細細的思慮…

不過,最後他還是點了點頭。“就依陸功曹所言,封徐晃為安西將軍,統領原楊奉兵馬,任第六營主帥!”

畢竟是羽兒的舉薦…

也算是羽兒的一支編製外的嫡係部隊,算是曹操給羽兒的一個人情。

當然了,曹操並冇有太過看重這支兵馬,隻是覺得如此對羽兒成為世子的佈局,有所幫助…

隻不過,他哪裡會知道,徐晃的這支第六營有多麼的狂再酷炫吊炸天!

“多謝曹公…”陸羽拱手…

曹操則是追問道:“徐公明與所部兵馬安頓好了,我聽聞這許仲康手下也有五百名同鄉兵勇,這支兵馬…陸功曹打算如何安置呢?”

既然是陸羽主動為他們請官,那曹操索性也不開口了,且看看羽兒的意思。

不過…

許褚與麾下這五百鄉勇,曹操倒是有所耳聞…

聽聞這五百人一個個膀大腰圓,每個人的手腕都有尋思甲士的大腿那麼粗。

戰鬥力爆表啊…

“曹公麾下似乎正缺少一支宿衛之軍,依我所見,此五百鄉勇最合適不過了。”

陸羽直接脫口…

啊…啊…

曹操一愣,他懵逼了!

許褚與這五百鄉勇新降,讓這些人去宿衛他曹操的安全?

羽兒這是瘋了麼?

他是“父慈”,羽兒簡直跟“子孝”那是八竿子也扯不上關係呀…

讓五百陌生鄉勇護衛他曹操,這是保護他呢?還是坑他呢?

“陸功曹…”曹操就打算開口回絕。

哪曾想…

陸羽接下來一句話,直接逆轉了曹操的想法。

就這麼一句話,曹操突然覺得,這許褚與五百鄉勇——真特喵的香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