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零四章 老曹凶猛,爾等小心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零四章 老曹凶猛,爾等小心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曹操是個心思縝密的人…

有關北境這個最大的威脅袁紹的態度,他無時無刻都在思慮著。

就在天子封曹操為大將軍、武平侯的時候,曹操特地為袁紹請了一個當朝“太尉”的官銜。

在他看來,這位老大哥原本就是家世顯赫、四世三公,如今已經是五世三公,那應該滿意了吧?

甚至,曹操替袁紹請官時,天子劉協本不欲封。

天子覺得袁紹此人敗絮其中。

世受皇恩,手裡軍隊那麼多,地盤那麼大,可天子蒙難之際,隻顧著自己的事兒,一點不把天子和朝廷放在心上?

這樣的人,不貶就不錯了,怎麼能封為三公之一的“太尉”呢?

還是曹操苦口婆心,天子才放下芥蒂,下詔派使者封給袁紹“太尉”之職,除此之外,還加封為鄴侯!

按理說,曹操也算是夠意思了,畢竟之前袁紹就是個驃騎將軍,論級彆可低了太尉好幾個檔次!更彆說鄴城太守與鄴侯的頭銜了。

可…

恰恰是這一個“太尉”的官銜,直接捅了袁紹這個馬蜂窩!

“豈有此理!豈有此理!”

“砰”的一聲,袁紹拍案而起,整個人尤自憤怒不已,甚至…憤怒之下,他都顧不上週圍謀臣的提議。

太尉,三公之一,乍聽起來倒是不錯!

可是,嗬嗬,憑什麼他袁紹是太尉,你曹操是大將軍?

在袁紹看來,曹操什麼玩意?

自打進入仕途的這一天起,職銜就比他袁紹低,甚至後來曹操西園八校尉的職務還是袁紹上表替他討來的…

敢情現在三十年河東,三十年河西,地盤、兵馬遠不如他的曹操…如今竟是騎在他脖子上了!

袁紹這人就是小心眼兒,這事兒越想越是惱火!

“曹阿瞞從小就是我的跟班兒,長大後幾次三番走上絕路,都是我把他給救活的,今日他迎奉天子卻不思報答,還藉著天子的名義向我發號施令!我@#&%!我@*%!”

這次袁紹是真的怒了…

他突然後悔了,後知後覺的他真的後悔了…

後悔白白讓曹操迎奉到天子,今兒個曹操能站在他袁紹的頭上作威作福,那明兒個曹操就能在他的頭上撒尿放屁了。

是可忍孰不可忍!

“袁公息怒。”沮授拱手獻策道:“曹操勢力遠遠弱於袁公,亡羊補牢為時不晚!”

“為今之策,隻需袁公致信一封給那曹操,命令他遷都到鄄城,若是曹操許了,那鄄城離冀州不過是幾百裡,我大軍南下三日就可抵達!”

“可若是讓曹操如願遷都到許縣,許縣四麵環山,袁公再想迎奉天子就萬難了!”

霍…

沮授一針見血的點明瞭問題的關鍵…

亡羊補牢,大漢的帝都的位置纔是關鍵中的關鍵。

鄄城是兗州的治所,算是曹操領地裡政治的中心,遷都到鄄城表麵上看也不算他袁紹強人所難!

可這樣一來,袁紹距離天子、距離朝廷縮短了何止一半的距離,隻要他想,隨時可以奪迴天子。

可若是許縣,那要奪迴天子就難了。

聞言,袁紹頷首,他左右踱步,細細的思慮。

沮授的話讓他冷靜下來許多,是該亡羊補牢…

可…袁紹的眼眸微眯,他反問沮授。

“若是曹操不同意呢?”

“那更好辦!”沮授的語氣變得嚴肅了許多…“那袁公大可以舉兵南下逼著他曹操同意!曹操兵力本就弱於明公,如今曹軍又剛剛經曆了西進千裡迎奉天子,可謂是三軍疲憊,曹操打不起,也打不過!”

“退一萬步講,曹操吃了秤砣鐵了心的堅持定都許縣,那袁公大可以一不做二不休,一舉剿滅曹操,迎奉天子,將司、徐、兗、豫四州收入囊中!袁公有這個實力!”

講到這兒,沮授眼眸凝起,錐處囊中的鋒芒驟然呈現。

此前…提出伐北的是他,可如今局勢之下,堅持率先清理曹操的也是他!

“袁公放心,遷都鄄城,他曹操必會同意,他冇得選擇!”

霍…

短暫的停滯了一下,想明白這中間的彎彎道道。

“哈哈哈哈”

…袁紹爽然的笑出聲來。

“軍師大才,哈哈…好一個亡羊補牢,為時不晚!”





近了,天子的儀仗離許都城越來越近了。

坐在絕影戰馬上的曹操,已經隱隱能看到許縣新加固的城牆,看起來,第二營的任務完成的也不錯。

說起來,許縣靠近潁川郡,這裡有著極其濃鬱的文化色彩,人傑地靈,可謂是中華“名”族的發源地。

這裡自然少不了許多名士,曹操最仰賴的潁川才俊,他們的故鄉便在此間。

藉助天子這麵旗幟,藉助與潁川緊鄰,曹操可以放開手腳大肆的招攬一大批賢才,這纔是他眼裡成就王霸之業的關鍵!

說起來,對人才的渴望與重視,是曹操與袁紹最大的不同。

昔日,曹操與袁紹起兵時,有過一番圍繞著如何爭奪天下的豪言壯語。

那時的袁紹躊躇滿誌的對曹操講:“吾南據河,北阻燕代,兼沙漠之眾,南向爭天下,庶可以濟乎?”

意思很明白,依著袁紹的想法,爭奪天下就是靠兵、靠地盤、靠勢力的碾壓!

他認為,隻要占據了各富饒、險要之地,便可以縱橫南北以爭天下!

而曹操的話截然不同——“吾任天下之智力,以道禦之,無所不可。”

說白了,就是我爭天下靠的是人才!

在人才的運用上,曹操更像是“劉邦”,袁紹則像是“項羽”…

當然,也不能這麼說,縱觀古今,凡是能成大事者,哪個不是靠著一乾人才的相助呢?

所謂得到多助,失道寡助,在所謂一個好漢三個幫就是這個道理。

如今的曹操心情格外晴朗…

天子是一麵大旗啊,這麵大旗能帶給他曹操好處,能為曹營引來的人纔不可估量,也難怪昔日羽兒提到的最後一塊拚圖便是天子!

哈哈…

回望身後的大軍,曹操滿懷慰藉…

如今,以黃巾底層民眾為基;

以譙沛武人與潁川才俊構成值得信賴的中層組織;

再加上天子這塊金字招牌,未來可期。

“曹公心情似乎不錯…”

曹操喜悅的心情自然逃不過戲誌才的眼睛。

“誌才呀。”曹操感慨道:“幾個月前西進咯楊的時候,我還頗為揪心,可如今,我反倒是心裡踏實多了!”

“是因為天子?”戲誌才反問…

“不!”曹操擺手…“是因為羽…哈,是因為!你們!”

差點,他就要說出“是因為羽兒”這麼一句了。

在曹操看來,整個迎天子的過程就好像是羽兒下的一盤棋,每一步精準無誤,每一步精妙絕倫!

而這種操作對於羽兒而言已經不是第一次了。

很多時候,曹操都無比佩服羽兒那逆天的判斷力與洞悉力,甚至他曹操也自愧不如。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魔性的笑聲再度響起…

“曹公…現在還不是大笑的時候啊。”戲誌才連忙提醒道。“遷都許都,似乎…陛下與百官心中多少還是有些芥蒂!”

唔…芥蒂?

曹操眼眸微眯,是啊…畢竟上一個挾天子遷都的還是董卓,他曹操如何能消除天子與百官的這層芥蒂呢?

迎天子之初,許多地方都需要靠著天子,都需要倚仗群臣,這種時候…他曹操與天子、與朝廷的關係就顯得異常微妙了。

呼…

曹操微微的撥出口氣,“車到山前必有路,船到橋頭自然直!消除天子與百官的芥蒂,走一步看一步吧…”

念及此處,曹操原本那清朗的目光中多出了幾許惆悵…

似乎,要成就霸業的這條路…依舊很長,很長!





許都城門外。

天子與百官已經下了馬車…

看著這高聳的城牆,這新修繕的官道,所有人心頭的情緒都頗為複雜!

誠然,這許縣遠比他們想象的要大、要氣派、要恢弘…

比起洛陽,的確也更適合做為大漢帝都…

可實際上,所有人心頭都百轉交集,曹操…是不是下一個董卓?又是不是下一個李傕、郭汜呢?

其中當屬天子劉協臉色最是難看。

似乎…在他的印象中,誰要是遷都…那這個人…幾乎已經能與奸臣劃上等號!

在一眾漢朝老臣的簇擁下,天子一麵向前走,一麵感慨道…“眾愛卿…你們說說,朕是不是剛出狼窩,又入虎穴?”

“這…這可怎生是好?”

聞言,楊彪語重心長的回道:“事已至此,陛下應該韜光養晦,觀時待變!”

官員們越是這麼勸,天子劉協越是心裡不安。

他腳步猛地一頓…

“眾愛卿…曹操,曹操會不會把朕殺了?自己當皇帝!”

“不會!”楊彪搖了搖頭。“當今天下冇人敢殺陛下,曹操最多也就是效仿那董賊、李賊、郭賊,將陛下握於手中,為他所用…”

呼…

一聲輕呼…

“用,為他所用?”天子劉協搖了搖頭。“朕…那朕不就成了一個器物了麼?”

“陛下切莫多想…”楊彪先是安慰一句,繼而提醒道…“陛下,前麵就是新修建的長樂宮,陛下慎言!”

雖然提到是長樂宮,可天子劉協根本冇有報什麼太大的希望。

畢竟一路走來,許都城許多城牆還在加固,許多衙署還在修繕,再說了…誰會為一個“器物”修建一座瓊樓玉宇呢?

董卓不會、李傕不會、郭汜也不過,他曹操會麼?

說話的功夫…

轉過一處複道,“蒼龍門”三個大字躍然而出,眾人步入其中…

唰…

頃刻間,躍然於眾人眼前的竟是一座恢弘的殿宇!

並不是一座,而是一連串的,有長樂宮,有崇德殿,有長秋宮…就連公主、妃嬪、宦官的殿宇也均是清晰可見,引入眼簾。

看到這一幕…

天子劉協與百官驚訝連連,這…這就是皇宮麼?看…佈局,看宮殿的樣式竟與洛陽城的北宮一模一樣!

頓時間,天子劉協心中充斥著滿滿的熟悉感、親切感!

百官亦是瞠目結舌,目瞪口呆…

其實,不單單是天子與百官,就連曹操…就連一乾曹營的文武也是驚詫不已,好恢弘,好氣派呀…

曹操不由得駐足,他年輕時曾與皇宮、曾與朝廷有著千絲萬縷的聯絡!

如今…一座與昔日北宮幾乎一模一樣的宮殿就擺在自己麵前,這讓他一下子想到了曾經,想到了那個青澀、莽撞的少年時期。

所有人眼眸中泛著光,他們抬起腳尖向此處宮殿眺望…

赫然,一個少年公子就站在長樂宮前。

卻不是陸羽還能有誰。

此刻,陸羽拱手相迎:“長樂宮修建完畢,臣曹州牧麾下、龍驍營統領、幕府功曹陸羽…恭迎陛下回宮!”

聲音清脆,每一個字鏗鏘有力,餘音繞梁,迴盪在每一個人的耳畔!

特彆是“恭迎陛下回宮”這六個字,一下子讓天子劉協淚目了…

熟悉的長樂宮,熟悉的皇宮味道,這裡不再是斷壁殘垣,似乎這裡…纔是天子該有的歸宿。

“回宮…朕,朕回宮了麼!”

喃喃細語,此刻的天子劉協泣不成聲。

當然了,今兒個,這纔是他流淚的開始,感動的地方還在後麵呢!





“曹將軍,曹將軍…”感動之餘的天子劉協急忙招呼曹操到麵前。“曹將軍有心了,曹將軍有心了!”

“這長樂宮,這個驚喜,朕很喜歡!”

當熟悉的宮殿,熟悉的皇宮擺在自己的麵前,一下子,天子劉協就放下了心頭所有的芥蒂,放下對曹操所有的猜忌!

董卓會為天子修建一座皇宮麼?李傕、郭汜會麼?

不會的…

莫說是一個皇宮,就是長樂宮,他們也不可能去為一個傀儡帝王,一個傀儡朝廷修建。

曹操與他們不一樣…曹操是忠臣,是忠臣哪!

劉協感慨連連…

長樂宮,對於彆人而言,或許…就是一座巍峨的宮殿,可…在天子劉協看來,那是家,是故都的味道,是在洛陽城冇有尋覓到,卻在許都城意外發現的故鄉的味道。

踏踏踏…

天子劉協也顧不上帝王的威儀,竟是小跑著朝長樂宮走去,皇後伏壽與一乾宦官見狀趕忙追了上去。

行至陸羽麵前時…

天子劉協腳步一頓,“你再…再說一遍?你叫什麼?”

“陸羽!曹州牧麾下,幕府功曹,龍驍營統領陸羽!”陸羽拱手拜道,語氣格外的恭敬。

呼…天子劉協點了點頭。

他對什麼幕府功曹,什麼龍驍營統領不在意,可…對這個宮殿卻是情有獨鐘,陸羽既站在他的麵前,那想必…

劉協急問道:“這皇宮是你修的麼?這長樂宮的名字是你起的麼?”

“不!”陸羽一點也不居功。“這皇宮是曹州牧命我修的,這長樂宮的名字也是曹州牧命我掛上的,曹州牧念及陛下思念故都之情,洛陽已經焚燬,既無法重建,隻能命我與幾位將軍在許都城建立出一座與皇宮一模一樣的宮闕!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,反問道:“陛下這麼問,是不喜歡這宮闕麼?”

猛地被陸羽反問,天子劉協微微一愣,他心裡嘀咕著,這陸羽膽子挺大呀,可…偏偏,他的話很親切,字裡行間藏著滿滿的善意,給人一種如沐春風的感覺。

“哈哈哈…”

劉協笑了,這是他一路上第一次笑,“喜歡,這皇宮,這長樂宮的名字朕…朕都很喜歡!”

聽到這兒,陸羽伸手做出一個“請”的手勢。

“陛下不妨入宮一窺究竟,這裡麵也藏著許多驚喜呢!”

唔…驚喜麼?

這下子,劉協更好奇了,他拉著皇後伏壽,拉著董貴妃,快步往長樂宮內走去…

消融了…

天子對曹操的猜忌頃刻間消融了大半!



這邊,天子與皇後進入長樂宮。

另一邊,陸羽走下階梯,他先是走到曹操麵前,此刻的曹操滿麵的笑意…

陸羽方纔那一句“這皇宮是曹州牧命我修的,這長樂宮的名字也是曹州牧命我掛上的!”

一下子讓曹操原本惆悵的心情消融了一大半兒!

與天子的芥蒂…似乎就因為羽兒這麼一句話,雲淡風輕的消融了,留下的唯獨天子對他曹操的無限感激!

曹操當即眼神示意,讓羽兒繼續。

既然…有之前在天子麵前的表演,憑著曹操對陸羽的瞭解,這表演,遠遠還冇有結束呢!

得到曹操的授意。

陸羽微微一笑,行到百官的麵前。

“諸位先生,曹州牧專程吩咐過了,讓我等也修建了諸位公卿的宅府!如今你們的宅府也已經準備好了,不妨跟隨這些侍衛們過去看看…”

講到這兒,陸羽頓了一下,繼續補充道:

“若是有哪位公卿不滿意自己的宅府,不妨直接來尋我,我來做對應的調整…曹州牧有言,諸位公卿都是漢室棟梁,匡扶漢室需要各位公卿的勠力同心,可不能委屈了諸位!”

霍…

這話脫口,滿朝公卿你看看我,我看看你…

聯想到從長安到洛陽,從洛陽到許都,這一路上的艱辛,一路上的風餐露宿…頓時間,所有人的眼眸都紅了,紅通通的一大片。

眼淚在眼角打著兒轉兒…

所有人拜過陸羽後,均轉過身回望向曹操。

“曹將軍有心了,有心了…”

“曹將軍還記得我們這些官員…曹將軍…曹將軍…”

“感謝曹將軍,這一年多來風餐露宿,總算…總算有個地方能住下了。曹將軍大恩哪!”

好一副感激涕零的樣子…

的確,與在長安時被董卓、李傕、郭汜劫掠時的境況相比,那裡是地獄,這邊就是天堂了!

宅子是冷的,可住在裡麵是熱的呀!

頓時間,再冇有一個人去詆譭曹操,去懷疑曹操的動機…

甚至,這個時候,誰若是敢詆譭曹操一句,那滿朝公卿的吐沫星子都得噴死他。

“咳咳…”

這下,整的曹操有些不好意思了…

他瞥了陸羽一眼,這是羽兒憑空送給他的一份大禮呀,關鍵是一向是臉皮很厚的曹操,莫名的竟有些臉紅。

“哈哈…諸位公卿不用介意,這…這都是曹某份內之事,份內之事!”

“曹將軍…”楊彪是第一個從喜悅中醒轉過來的!

他猛然意識到,這會不會是曹操主動收攬人心的做法呢?

他猛地想到了什麼,當即侃侃問道:“曹將軍,我可聽聞…兩年前兗州境內發現許多石碑,上麵寫著黃天既覆,天命歸曹?”

這是一句試探…

是楊彪刻意的試探,冇曾想…曹操的反應極快,甚至眼眸中下意識的露出一抹憤怒之色。

“坊間以訛傳訛,太尉大人不可輕信!”

曹操的語氣變得格外嚴肅。“兗州是冒出了許多石碑不假,可上麵的八個字明明是‘黃天既覆,天命還漢!’,我曹某也一直尊奉著這石碑中上天的指引,致力於一生匡扶漢室,中興大漢!”

講到這兒,曹操一拍胸膛,整個人顯得格外的鄭重。

這話聽到陸羽耳中…

他下意識的翻了個白眼,所謂《論演員的自我修養》,曹操這演技,這臨場發揮絕了呀,放到穿越前,妥妥的奧斯卡影帝了!

這群臣子與老曹相比,段位還是差著呢!

看起來,他們都要被老曹這表麵的謙卑給唬住咯!

冇有人會想到,未來的老曹…會把大漢擠壓到何等卑微?何等渺小的地步…

果然,很傻很天真的人…都很容易被表象迷惑!

老曹凶猛,爾等小心哪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