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二百零三章 子非老父親,安知老父親的快樂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二百零三章 子非老父親,安知老父親的快樂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城西,曹軍營寨,中軍大帳。

“誌才,公達,你們看…”

曹操指著桌案上的一張草圖,這是韓、董、張、楊四人在洛陽周圍的駐軍圖。

月入眉梢,可曹操依舊在與荀攸、戲誌才商討軍務…

張楊退兵的訊息已經傳來,夏侯淵奇襲得勝的訊息,曹純也第一時間報送。

考慮到董承算是半個自己人,如今,曹操遷都唯一的阻礙隻剩下楊奉大軍了,要知道…楊奉有三萬多人,這個數量幾乎與曹操的兵馬持平,硬碰硬的話並不明智。

最關鍵的是,昔日…曹操與陸羽交談時,陸羽隻是提到楊奉可以利用,可現在的局勢已經有所不同了。

其它三股軍閥或敗、或退、或降,最後的楊奉已經冇有利用價值。

曹操的眼中是冇有灰色地帶的,冇有利用價值的,那麼…最好一勞永逸的讓他消失在這個世界上。

“明公。”戲誌纔開口道:“依我軍的兵鋒,哪怕是真的硬碰硬,楊奉也絕非明公的對手,隻是…楊奉有三萬人,傷敵一千自損五百,遷都在即,還是儘可能的避免無謂的損傷!”

聞言…曹操頷首,他把眼眸望向荀攸。

“公達有何見解?”

荀攸略微思慮了片刻,繼而開口道:

“明公,這楊奉雖然並不聰明,可倘若明公提出將天子遷往許都,楊奉斷然不會同意!”

“甚至他會後知後覺,會翻然醒悟,想通了此間乃是中了明公之計,被明公給耍了,依著他的性子,縱是不敵也必會劇烈的反噬明公!”

講到這兒,荀攸頓了一下,繼續道:“與其正麵交鋒,倒不如…趁著今夜我軍剛剛奇襲過韓暹,楊奉必不會想到,我軍的奇襲之後還有奇襲…如此這般,能以最小的傷亡換取最大的勝利!”

荀攸的計略往往遵循著一個“奇”字…

他輕易不獻策,可每當獻策,莫說是曹操,便是戲誌才也是眼前一亮。

“公達說的有理!”

曹操頷首,他的手掌下意識的握緊拳頭,整個人眼眸凝住,“公達深諳兵法之道,奇襲之後還有奇襲,一夜之內兩次奇襲,他楊奉絕不會有防備!”

此言一出…

曹操就打算喊夏侯惇、曹洪等人,他準備集結第一營、第三營兵馬即刻奇襲,誠如荀攸所言,這是唯一一種以最小傷亡換取最大勝利的途徑。

卻就在這時。

“報…龍驍營司馬程昱求見主公,說有軍機要事稟報!”

一名甲士步入大帳…

“程昱?軍機要事?”曹操微微一頓,旋即擺手。“現在不行了,明日再稟報吧!你們將元讓、子廉、子和喊來,此外…立刻集結第一營將士!”

“喏…”甲士答應一聲就要去通傳。

就在這時…

“噠噠噠…噠噠噠”的馬蹄聲響徹而起。

一斥候正迅速的行至曹操的大帳…

“急件,急件…”

隔著老遠,曹操都能聽到他的喊聲,曹操的眉頭凝起,心裡嘀咕著該不會是洛陽內發生什麼大事兒了吧?

不等曹操細想,這斥候翻身下馬,迅速的闖入大帳…

“曹公,城南楊奉大軍發生兵變!”

兵變?

曹操一愣,下意思的呼喝了一聲。“什麼?”

好端端的楊奉軍怎麼會兵變呢?

為什麼早不兵變,晚不兵變,偏偏在這個檔口?

曹操還在想…

斥候的聲音繼續傳出。“我等探明,是楊奉部將徐晃入中軍帳砍了楊奉的首級,如今…整個城南軍營,徐晃所部正在清繳楊奉舊部…”

徐晃?楊奉首級?清繳舊部?

一係列的關鍵詞湧入曹操的腦門,頓時間,他淩亂了,這什麼情況?

究是曹操,此刻…怎麼有點兒看不懂這局勢了呢?

不光是曹操一頭霧水,戲誌才與荀攸也懵了…

他們還冇奇襲呢?

楊奉那邊怎麼自己就亂起來了?自己亂也就罷了,關鍵是…楊奉的首級已經被割下來了?那…

幸福來得太突然了吧?

“明公…”戲誌才第一個從這重驚駭中醒轉過來,他的眼珠子一轉。“龍驍營程司馬正在賬外候著,方纔甲士通傳,他有軍機要事稟報…”

“明公,或許程司馬稟報的與此事有關!”

這話脫口,曹操一下子醒悟過來,“讓程昱進來,快,要快!”

天似乎亮了一些,這伸手不見五指的夜即將迎來破曉。

不多時,程昱步入中軍大帳。

“龍驍營司馬程昱拜見曹公!”

“程司馬就莫要多禮了,發生了什麼事兒?”曹操冇有問你有啥軍機要事稟報,也冇有問彆的,而是直接問發生了什麼!

儼然,曹操已經把楊奉軍兵變之事與程昱,與龍驍營,甚至與陸羽聯絡在了一起,否則,這世界上哪有這麼巧合的事情。

“曹公…”程昱挺起了身板兒。“早在大軍出征之前,陸功曹就交給程某幾個任務,分彆是赴汝南招降許褚、黃邵、何儀,赴洛陽城策反徐晃…”

講到這兒,程昱頓了一下,緊接著,他隻吟出了四個字:“幸不辱命!”

轟…

轟隆隆!

程昱的話雖然很輕很和緩,可聽在曹操耳中卻猶如五雷轟鳴,震耳欲聾!振聾發聵呀!

怪不得徐晃砍下了楊奉的首級…

怪不得今夜,城南楊奉大軍嘩變!

原來…都是…都是程昱的功勞!

幸不辱命…

嗬嗬…幸不辱命!

在曹操聽來,這四個字太裝逼了,偏偏,曹操覺得這逼裝的夠霸道,裝出了幾萬大軍的歸附,裝出瞭如今這必勝的局勢!

這逼裝的,曹操喜歡的不得了!

甚至,有那麼一刻…他就想一輩子這麼靜靜的看著程昱,不…不是看著程昱,而是一輩子靜靜看著羽兒裝逼!這就是老父親的快樂吧!

呼…

曹操的胸口尤自跌延起伏。

下意識的他仰頭,透過門窗麵朝虛空,結束了…西進洛陽,迎奉天子就在這“幸不辱命”四個極儘裝逼的大字中徹徹底底的結束了。

呼…

呼…

一息,兩息,十息,二十息!

足足三十息的時間

曹操幾近嘶啞的聲音驟然而起。

“龍驍…龍驍營大功!曹休大功,程昱頭功!”

一言蔽,曹操心頭想到的是曹休與程昱,羽兒麾下的這兩位,一武一文,人才,簡直是不可多得的人才啊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大半夜的,曹操那魔性的笑聲響徹整個營盤!



次日,徐晃率城東兩萬餘兵士向曹操投誠!

他手中楊奉那血淋淋的腦袋便是投名狀!

解決了,迎天子最大的掣肘,天子身邊的四股軍閥解決了…

不單單解決了,因為收編了董承、楊奉的兵馬,因為汝南郡許褚、黃邵、何儀的效忠,曹操的實力得到了更大的、前所未有的加強。

如今…迎奉天子,遷都許都將暢通無阻。

至於遷都中,天子的意見?

重要麼?似乎一點也不重要…

曹操有一萬種方法說服天子。

“明公,若是奏明天子遷都,天子不許那又該如何?”戲誌才朗聲問道…

哈哈哈哈哈哈…

曹操的笑聲迴盪在這斷壁殘垣的洛陽廢墟之中。

“不許?”他的腳步微微一頓。“誌才呀,不去許都城,咱們這位天子就得餓肚子,可就冇有餃子吃咯!”

“哈哈哈…走…隨我一道覲見天子!”

言及此處,曹操不忘吩咐身旁的夏侯惇、夏侯淵、曹純、曹洪、曹休、徐晃等人。

“集結兵馬,讓陛下校閱!今日就護送陛下遷都許都!”

“喏!”

眾將士齊聲呼喝。





長樂宮外,曹營眾將士列陣以待。

說起來,赴洛陽迎天子的時候,曹操出動了三萬兵馬,可現在…愣是越打越多,越打越多,如今…已經超過了五萬甲士!

如今,列陣而出,漆黑色的玄甲在陽光的照射下反射出奪萃的光芒!

這是一支能打硬仗的虎狼之師啊!

踏踏踏…

天子與百官在曹操的護送下走出長樂宮。

見到眼前的數萬將士,天子劉協心頭竟隱隱有些恐慌,有些害怕…

曹操卻是恭恭敬敬的行了一禮。

“臣,兗州牧曹操恭迎陛下校閱兗州將士!”

天子劉協顫巍巍的扭過頭,去環視眼前的曹營將士,大為震動。

“曹愛卿…這些…這些將士都是你的麼?”

“不!”曹操依舊拱著手,他搖了搖頭。“他們都是天子的將士!”

“曹愛卿…那…那你有多少兵馬?”劉協接著問。

“如今在洛陽城的有二十萬精兵,在兗州、徐州,還有三十萬精兵,陛下共有五十萬兵馬!除此之外,還有戰將上千員!”

這就是講話的意思,曹操的五十萬精兵,講成是陛下的五十萬精兵,這於陛下而言就是另一層意思了。

講到這兒,曹操雲淡風輕的說道:“陛下,且看看這支大漢的雄兵!逆賊李傕、郭汜妄圖追逐陛下,可碰到這支雄兵,便是連一戰的勇氣都冇有,望風而逃!”

“韓暹、楊奉忤逆天子、顛覆大漢,臣不過是出動了一成兵馬,就讓他們身首異處,替大漢剿除逆賊!將逆賊的頭顱懸掛於城門之上!”

“而這些,都是陛下的兵馬,五十萬甲士,唯陛下馬首是瞻!”

霍…

望著台階下的一個個甲士,他們的衣袍上有的沾染上鮮血,他們的兵甲磨刀霍霍,他們的戰馬虎虎生威…

“了不起,了不起…”劉協感慨道:“曹愛卿比董卓、李傕、郭汜他們英雄十倍!”

嗖…

卻見曹操拔出了腰間的倚天劍,劍鋒直指天穹…

頓時,鼓聲如雷…

“風!”

“風!”

“風!”

古樸的嘶吼,數以萬計的甲士齊聲呼喝,喊聲震天。

其實,“風”這個喊號,是龍驍營最先喊出的,至於龍驍營中,則是陸羽偶然提到過一句,他覺得總是喊“殺、殺、殺”的不夠霸氣…

於是就教給龍驍營將士們“風”,或者“大風”的戰吼,這樣更霸氣一些。

當然了,因為許多影視劇的影響,很多人都以為“風”是秦兵的戰吼,可實際上“風”、“大風”是唐軍的獨特戰吼。

根據記載,唐代在西北地區的軍隊,最先流行在戰陣中高喊“大風”以壯士氣,後來效果很好,就在唐軍中普及開來。

當然了,陸羽絕對不會想到,他隨便教出來的一句“風風風”的戰吼,此刻…竟是數以萬計的甲士齊聲呼喝,震天動地。

果然…

“風、風、風”的戰吼震懾住了天子劉協,也震懾住了百官,震懾住了所有的宵小之徒!

“這…這…”

就連天子劉協也踟躕了,他不知道該如何表達自己現在的心情。

“朕…朕有曹將軍這樣的忠良,真乃…朝廷之幸,大漢之福!亂賊可滅,大事可期,匡扶漢室就…就靠曹將軍了!”

劉協一句話說的磕磕絆絆…

到最後,才猛地想起了什麼。

“忘記了,朕…朕怎麼忘記了,朕…朕要…要獎賞曹將軍的。”

“朕願拜曹愛卿為…為大將軍,授武平侯,從今天起…曹愛卿就是,就是咱們大漢的棟梁,朕…朕就靠著曹愛卿匡扶這漢室江山!”

聞言,曹操表情未有絲毫變化,他是一個務實主義者!

比起這大將軍,這武平侯,他更在乎的是天子,除了天子之外,一切的一切都是虛名!

“臣謝吾皇厚恩!”

曹操拱手一拜,旋即朗聲道:“陛下,臣有本進奏!”

“東都洛陽如今已經是殘破不堪,宮廷廟宇皆為亂軍所廢,而且…洛陽城周圍遍佈宵小之徒,臣為天子安危所計,為中興大漢所想,懇請陛下遷都許縣,重建朝廷!重振朝綱!”

“那裡距離洛陽不過是百裡之遙,且臣已經派人建好了宮殿,糧草充足,臣更是佈下了二十萬甲士護衛陛下週全!”

這…

此言一出,不出所料,滿朝群臣紛紛議論開來。

“此事萬萬不可啊!”

“如果遷都許縣,那陛下不是掉入曹操的囊中了麼?曹操如此行事與遷都長安的董賊何異?”

“洛陽雖然殘破,卻是二百年帝都,天靈地秀,虎踞龍蟠…許縣什麼破地方?”

群臣議論…

這些話語傳入了天子劉協的耳中,傳入了曹操的耳中…

“咳咳…”曹操輕咳一聲,朗聲喊道:“陛下,臣不想勉強陛下,更不想讓天下人誤解我曹操!曹某隨軍攜帶的糧草有限,洛陽城也冇有木石去修建宮殿!”

“陛下如今住在這斷壁殘垣的長樂宮內,還能吃到餃子!可不出三日,我曹操也拿不出絲毫的糧食!到時候,陛下與諸位官員又要饑腸轆轆!不出月餘,這洛陽城內便隻剩下一堆枯骨!”

“臣更是不知道…會有多少歹人來洛陽城覬覦天子寶座!依著眾位臣工所見?這就是你們不遷都的理由麼?這就是你們所謂的忠心麼?”

“哈哈,洛陽城,天靈地秀,虎踞龍蟠!這裡是好,可你們睜開眼看看現在的洛陽城,一片廢墟之上,還能做帝都麼?朝廷有這個錢將洛陽重建麼?”

講到這兒,曹操豁然轉身,負手而立。

他的話鋒一轉。

“可若是到許都城,陛下不用住在這斷壁殘垣的長樂宮,眾位臣工也有個體麵的朝堂,你們都可以隨時吃到餃子?這纔像是天子的樣子!像是朝廷的樣子!”

“也隻有在許都,才能得到這麼多精兵猛將的保護,朝廷才能安然無憂!大漢才能中興!”

曹操這一席話脫口,天子劉協與百官默然了…

他們彼此互相看看,卻說不出一句能反駁的話。

畢竟…韓暹、楊奉的頭顱還掛在城門之上,曹操又如此謙恭有禮,這是恩威並施…

很多人意識到,他們似乎根本冇的選擇!

“朕…朕…”

遲疑了片刻,天子劉協終於開口:“朕準奏,遷都於!於許都!”

幾乎一字一句,天子劉協泣淚而出…聲淚俱下。

留戀、不捨…可…事實上,洛陽城真的無法做一個帝都,這裡連最基本的朝堂都冇有啊!

聞言…

曹操滿意的點了點頭,他的倚天劍再度拔出。

眾將士看到後,齊齊高呼。

“萬歲,萬歲,萬歲…”



近了,更近了!

天子的儀仗距離許都越來越近…

而此刻…黃河的北岸,冀州之地。

“砰”的一聲,袁紹猛地一拍案牘,他咆哮道:“什麼?天子竟封曹阿瞞為大將軍?他曹阿瞞是個什麼東西?也配當大將軍!”

目眥欲裂…

此刻的袁紹恨不得把曹操給按在地上摩擦!

與此同時,一儒袍男子快步走出。

“袁公,亡羊補牢為時不晚,現在正是時候發兵去劫迴天子,臣有一計,如此…可徹底覆滅曹操!永絕後患!”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