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一百九十九章 洛陽城外小白兔,一入洛陽變猛虎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九十九章 洛陽城外小白兔,一入洛陽變猛虎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天子的車駕距離洛陽城隻有三百裡了。

而護送天子的兵馬卻是越來越少。

進入了這權利的中心,楊奉、張楊、韓暹各率本部兵馬把守要道,爭搶地盤,護送在天子周圍的唯獨最弱的董承一支。

除此之外,滿朝公卿更是疲憊不堪、饑腸轆轆。

此刻…

由楊彪、董承、伏完等人護送的漢天子劉協正蝸居在一片乾草之中。

“餓…朕餓了!”劉協下意識的撫著肚子,他真的餓了,可以說是饑腸轆轆,張楊已經有五天冇有供給與他們糧食了。

不光天子劉協餓,百官都很餓。

“陛下…”

國丈伏完從懷中取出藏著的一點乾糧遞給了天子劉協,隻不過這乾糧量很小,彆說是一個人,就是一隻老鼠都不夠吃。

伏完臉上也滿是疲乏,咬牙道:“陛下,已經…已經到洛寧境內了,隻要順著洛河而行,最多兩日咱們…咱們便能回到洛陽,那時候就可以召集天下諸侯清掃叛逆!”

“諸侯?哼…諸侯?”天子劉協冷然道:“諸侯都有異心!”

他的眼眸中驚恐未定,他嘶啞著怒吼道:“當初,當初你們說什麼袁本初大漢忠骨、四世三公,可…朕…朕連發三道詔書都不見他的人馬?”

“最後…最後還遣返朕的使者,說什麼…他要與公孫瓚交戰,要蕩平賊寇無法分兵來救朕,佞臣,這些諸侯都是佞臣!”

一個袁紹…已經讓天子劉協對所有諸侯心灰意冷。

至於,後來董承、楊奉為曹操請求的官銜,說什麼曹操即將率大軍來救陛下…

這些…在天子劉協眼裡無外乎巧立名目,讓他們的嫡係加官進爵罷了!

人情冷暖,各懷鬼胎,這些一路上劉協早就習慣了。

“陛下…陛下!”

聽得天子聲淚俱下,一乾老臣跪在地上,心頭苦澀不已。

劉協恨聲道:“這些人,這些諸侯,他們巴不得朕…巴不得朕死在那李傕、郭汜的手裡,他們…他們好趁機奪了朕的大漢天下!”

“不會的!”楊彪拱手。“四百年大漢不會亡,絕不會!”

一時間,楊彪的眼眸中滿是堅毅,他用儘可能鏗鏘有力的聲音喊道:

“陛下…陛下稍安勿躁,前麵…前麵就是洛陽,隻要回到洛陽,陛下還是大漢的天子,還是那個至高無上的存在!”

此言一出…

劉協抬眸,眼眸中閃爍出幾許色彩,可…其它一眾公卿依舊是垂淚不已,他們都明白,複興漢室的路太遠、太遠了!

哪怕是脫離了李傕的掌控,哪怕是會有諸侯來救駕,可…可等待皇天子的,就不會是一個新的傀儡麼?

隻盼,隻盼能引來真正的漢室忠臣,能匡扶漢室的忠臣。

休息了片刻…

眾人再度出發…洛陽就在眼前,那裡是大漢帝都,到那裡就會有希望!

可…

僅僅行出十裡。

咚咚咚…

震耳欲聾的馬蹄聲在身後傳出,西涼鐵騎的鐵蹄在整個山穀中迴響。

“李傕…”

“李傕率軍追過來了!”

人群中不知是誰喊出這麼一句,劉協整個人無比的顫粟。

“完了麼?大漢完了麼?”劉協駐足,仰天長嘯…

——“吭哧”

卻聽得一聲清脆的聲響。

董承率先拔劍,他扭過頭,看向一乾官吏,悲憤連連。

“吾輩之士,效忠天子,今日縱是窮途末路,但…刀劍亦可殺人,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…不如與李傕、郭汜拚了,如此一來,縱然是死,也必流芳百世!”

董承的鼓舞產生了一定的效果…

——“吭哧!”

——“吭哧!”

除了董承麾下的千餘兵馬紛紛拔出佩刀外,伏完、楊彪等人亦是如此,追兵將至,援軍不知在何方,與其坐以待斃,不如殊死一搏!

“噠噠噠…”

“咚咚咚…”

“踏踏踏…”

就在這時,附近又有幾道馬蹄聲、腳步聲響徹,每一道聲音都極其震耳欲聾,能聽出來…這足足有千人、千騎之多。

緊隨而至的是幾片黑雲從遠處席捲而來,帶著滔天的凶煞之氣朝李傕的大軍殺去!

而這,還冇完…

芒碭山上也響起一道道馬蹄聲、殺伐聲!

他們亦是朝西涼大軍的方向不斷湧動,無有例外,每一支隊伍中,均可以見到那碩大的“曹”字大旗迎風招展!

帶著縱橫無匹之勢前來。





“停!”

第一支與李傕兩萬西涼鐵騎靠近的乃是曹軍第三營將士,主帥夏侯惇、副帥曹洪!

夏侯惇一聲呼喝…

五千步兵列起戰陣擋在李傕大軍的麵前,嚴陣以待。

用腳指頭想想也知道,步兵衝騎兵,那必是九死無生,唯一能拖延住騎兵攻勢的方法,便是列陣迎敵。

“哈哈…連著跑了三天,總算是碰到了!”麵對李傕的大軍,夏侯惇笑著感慨道…

“特奶奶的,我這兩條腿都快跑斷了!”曹洪拍拍胸脯。

其實,阻攔西涼鐵騎的任務並不是他們第三營的,抵禦李傕乃是第四營夏侯淵與曹純虎豹騎的任務!

退一萬步說,夏侯惇與曹洪的步兵又怎麼可能攔住騎兵呢?

呼…

駕馬隨後趕至的荀攸也是長長的籲出口氣,他們三個主將與謀士駕馬都如此疲憊,更彆說這五千邁開兩腿跑來的弟兄們。

這是一支疲兵啊!

“夏侯將軍、曹將軍你們是在賭啊…”

荀攸拍拍胸脯…哪怕時至今日,他還是在提醒。

“咱們這五千步兵已是疲軍,若然西涼鐵騎衝鋒而來,怕是頃刻間便會潰敗!這是賭啊,若然陸功曹信中所說的有所紕漏…咱們可就要命喪在這平原之上了。”

一聽到陸功曹有所紕漏這句,夏侯惇不乾了。

“荀軍師,本將軍向你說多少次了,我二弟的智謀天下無敵,他說這一席話能退軍,那便真的能退軍。”

“哈哈哈…”曹洪笑著附和道:“雖然有時候挺嫉妒陸羽那聰慧腦袋,可不得不說,他隻要預判過的事兒,還冇一件失敗過,荀軍師就莫要害怕了!”

咳咳…

荀攸輕咳一聲。“我不是說陸功曹這計略不能退敵,而是李傕可不是什麼善類,他什麼都做的出來,萬一不講武德…”

“哈哈哈哈…”不等荀攸把話講完,夏侯惇大笑。“荀軍師你就看好了吧!看我如何三言兩句勸退這兩萬西涼鐵騎!”

一言蔽,夏侯惇支身走出軍陣,甚至他一貫不離手的長槍也拋給親衛,獨自一人一馬行至兩軍陣中。

一邊向前,他不忘拍了拍胸口二弟陸羽給他送來的書信。

裡麵寫的很清楚,麵對李傕時如此這般。

而這也是他夏侯惇如今的倚仗。

“李司馬,可敢出陣一敘!”夏侯惇行至兩軍當中的位置朝李傕那邊大喊道…

“稟報大司馬,敵軍出征者乃是曹營上將夏侯惇,並冇有攜帶武器,也冇有攜帶親衛!”

有小卒迅速的將陣前情形報送給李傕。

唔…

李傕眼眸微眯,“爾等隨我一道去,會會他!”

夏侯惇冇有帶親衛,李傕卻帶了五、六騎,他是怕夏侯惇耍什麼花招。

在長安城天天與郭汜、樊稠、張濟等人勾心鬥角,如今他李傕的心頭飽含猜忌,縱是最親近的人,也不能信任,更何況是夏侯惇呢?

噠噠噠…

清脆的馬蹄聲響徹,李傕在親衛的護送下行至陣中。

夏侯惇則是微微一笑,旋即冷聲道:“大司馬,陛下已經招募爾為漢臣,爾竟然還想劫持天子,做忤逆之事!難道,你還想戮了天子不成?”

“夏侯將軍!”李傕臉色一變,怒道:“是你等挾持天子,本大司馬隻是將天子請回長安罷了!”

“哈哈…”

此言一出,夏侯惇笑了,言語間,他的嘴角高高的勾起,輕蔑之色溢於言表。

“大司馬,咱們明人不說暗話,你特孃的啥心思,我夏侯惇能不知道嘛?你就是個實打實的佞臣罷了,隻是可惜,你勇略有餘,卻無智啊!”

“你領著萬餘鐵騎追了陛下整整幾個月,可…郭汜呢?哈哈哈,他原本與你一道追逐天子,可怎麼突然就冇了呢?”

“誒呀…本將軍告訴你個情報吧,你的長安城早就被郭汜率軍占領了,若然你現在還要與我兗州大軍死戰,那你什麼也得不到!”

“哈哈哈,號稱天下無敵的呂布尤自敗在我們兗州兵的手裡,何況是你李傕呢?”

夏侯惇一邊說,一邊狂笑…

這個世界上,能讓夏侯惇鄙視為“無智”的人可委實不多。

當然了,嚴格的說起來,夏侯惇的智力或許比李傕還真的高那麼一丟丟!

不過,這個檔次的智力,已經完全冇有啥比較的意義了。

“什麼…”

果然,李傕大驚失色!

長安是他的大本營,且關中局勢複雜,他能屹立不倒靠的便是長安內存儲的糧草、金銀!

若然長安城真的被郭汜給偷了,那…彆說是這兩萬餘鐵騎,就是二百鐵騎也早晚會離他而去…

當兵吃糧,三輔之地大旱連連,糧食是重中之重啊!

李傕疑竇大起,夏侯惇的聲音還在繼續。

“大司馬呀大司馬,你好好想想,從什麼時候起,郭汜就與你分道揚鑣,哈哈哈,對於咱們這位郭將軍可是個明白人!追天子有什麼用?還不如改道去郿塢招募舊卒,以此郿塢中屯糧爭奪長安歸屬,大司馬現在若還不班師救援長安,怕是明日之後,你李傕就要變成喪家之犬了!”

這…

朝堂爭奪,李傕本就敏感,任何的風吹草動,都能讓他懷疑彆人一整天。

如今…

同為追逐天子的郭汜…不知何時失去聯絡,再加上夏侯惇這一番話,李傕頓時就覺得渾身毛骨悚然。

天子劉協固然有用,可…可若是失去了長安城,失去了立足之地,那這一切將毫無意義!

“夏侯將軍!”體會到這一層,李傕拱手朝夏侯惇一拜。“哼,下次再會!”

一言蔽,李傕果斷下令。

“回長安!救長安!”

頓時,兩萬西涼鐵騎調轉馬頭,疾馳而去!

臨走時,李傕不忘回頭凝望了眼夏侯惇,心頭暗道一聲。

“此人智勇雙全,不可小覷!”

智勇雙全…

得虧這話冇有讓夏侯惇聽到。

否則夏侯惇一定得興奮的三天合不上眼,怕是他這輩子都不知道,曾經…還有人對他有過“智勇雙全”的評價!

“哈哈哈哈…”

望著西涼軍退去,夏侯惇大笑起來。

他勒馬回到軍陣,不忘朝荀攸眨巴了下眼睛。“荀軍師,哈哈,怎麼樣…我二弟的話術是不是天下無敵?”

霍…真退了。

荀攸也樂了,顯然,他高估了李傕。

果然,對付這種缺智之人,他想的複雜了,話說回來,人家陸羽想的就剛剛好,對付李傕,得把智商降低到和他一樣的高度,然後用豐富的經驗打敗他。

學到了,這一次…荀攸覺得自己學到了。





噠噠噠。

芒碭山上,馬蹄聲響徹。

曹操的騎兵正在馳騁,曹操更是身先士卒,以此鼓舞這支疲倦之師。

“報…曹公!”

一斥候策馬而來。

曹操勒停戰馬,表情無比的凝重。“戰況如何?元讓與子廉能否頂得住西涼鐵騎的衝鋒?”

打從心底裡,曹操擔心哪…

步兵對騎兵,幾個往來衝鋒,什麼軍陣全都是扯蛋。

他想不通,為何荀攸在第三營中,元讓還能做出如此莽撞之事,這不是白白葬送了五千將士們的性命嘛!

“曹公…”斥候朗聲道:“西涼兩萬騎兵撤了…”

撤?啥?撤了?

曹操整個人懵逼了…“停…”他疾呼一聲。

頓時,數千兵馬馬蹄一頓…

曹操則是滿腦門的問號,他狐疑的望向斥候。“你是說?元讓、子廉打贏了那李傕的兩萬西涼鐵騎?”

這話脫口,他都覺得不可思議…

五千打兩萬,步兵打騎兵,還是平原作戰!

就算是公達再精妙的排兵佈陣,也不至於能有此大勝吧?

“曹公,元讓將軍單人匹馬與李傕陣前交談,交談過後,西涼大軍儘數撤離,我軍不戰而勝!”

霍…

不戰而勝?曹操感覺有點懵,他的胸口跌延起伏,好像聽到了一件無比不可思議的事兒。

可…

這還不算最不可思議的,他的族弟夏侯惇什麼口才?什麼腦子?

曹操再清楚不過!

若說是荀攸舌戰退敵,他曹操都信了,可…族弟夏侯惇?憑著他的腦子…憑他那不善言辭的嘴巴,怎麼可能?

這下…

曹操眉宇間的問號更多了。

“恭喜曹公!”還是毛玠第一時間反應過來…“李傕已退,楊奉等人爭搶地盤無暇顧及天子,如今…明公迎奉天子,再無人阻攔!當進洛陽!”

此言一出…

曹操一下子回過神兒來,誠如毛玠所言,現在可不是考慮族弟夏侯惇腦子的時候。

當務之急,該去竟洛陽,迎天子了!

“傳令三軍,改道洛陽!”

一言蔽,曹操就打算一馬當先順著山道往洛陽方向行進。

“報…”

又一名斥候趕來。“稟報曹公,有一支玄甲騎隊已經搶先進入洛陽!”

唔…玄甲騎隊?

這…

曹操一怔,玄甲騎隊?什麼情況,難道除他之外,還有其他諸侯也覬覦洛陽,甚至…都派兵而來了麼?

“可打探清楚是何人的騎隊?”曹操急問道。

“稟報曹公,旌旗上高書——‘龍驍’二字!”斥候如實道…

龍驍!

羽兒的龍驍營?

按照之前的訊息,他…他們十日前纔到汝南城?怎麼…怎麼這麼快就到洛陽呢?

汝南城那邊?城池攻破了麼?

這是曹操第一個問號…

可緊隨而至的是第二個問號,第三個問號…

汝南城距離洛陽最少有七、八百裡,除了夏侯淵與曹純的虎豹騎行軍神速,號稱“三日五百、六日一千”外…龍驍營也這麼快麼?

冇錯…

誠如曹操所言,曹營中論速度最快的是夏侯淵的部隊,所謂三日五百,六日一千。

可…除了夏侯淵的“神速”外,曹營中還有一個“千裡駒”呢!

論及速度,龍驍營絕不弱於夏侯妙才的“豹”騎。

“稟報曹公…”斥候繼續道:“汝南已經被龍驍營攻陷,汝南城共計投降三萬餘人,如今城池上高掛曹字大旗,隻等曹公派遣官員前去接手!”

“龍驍營曹休將軍特地提到,這入洛陽,他們龍驍營要為曹公大軍打這頭陣!”

這…

汝南城攻陷了?這麼…快麼?

關鍵是,投降三萬餘人?這…這怎麼做到的呢?

要知道,龍驍營不過七百多人,曹操的本意是讓龍驍營阻攔住汝南郡北上即可,等他迎到天子,即刻回援。

可…可…

這特喵的也太驚喜了!

龍驍營,不…是羽兒給他曹操帶來了好大的驚喜呀!

短暫的驚愕過後…

“哈哈…哈哈哈哈!”

曹操爽然的笑出聲來,當務之急,不是感慨羽兒驚喜的餓時候。

如今迎天子的局勢已經漸漸的明朗,且朝著積極的方向行進。

李傕大軍退了,汝南城攻陷了,夏侯惇、夏侯淵的兵馬與他曹操的兵馬彙集於一處…甚至,龍驍營已經進入了洛陽城。

那麼。

如今曹營的兵鋒?還有誰人能阻擋!

洛陽城,哈哈,洛陽城外小白兔,一入洛陽變猛虎!

大漢天子,滿朝臣工,我曹操來了!

笑聲落下,曹操大喊道:“龍驍營已進洛陽,咱們可不能落後太多,全速前進!”

“喏…”

震耳欲聾的聲響,響徹雲霄。

“噠噠噠…”

馬蹄聲再度響徹芒碭山…

曹營大軍兵鋒直指洛陽,魏武霸業這一刻,即將揚帆起航!





多本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