當前位置:水鏡繁體小説 > 曆史 > 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>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
加入收藏 錯誤舉報

三國_從隱麟到大魏雄主 第一百九十八章 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
    距離洛陽城附近的許縣。

曹軍第二營趕到這邊時也有十數日,在荀彧的統籌調度下,在於禁、樂進的全力以赴下,宮殿也建好了一部分。

不過,現在的他們遇到了一樁難題。

“誒呀…這什麼事兒嘛!人都說巧婦還難為無米之炊呢,如今,冇有石木?如何繼續搭建宮殿哪!”

不怪樂進如此抱怨。

許縣附近的石木能采的均采了過來,可…建立一座皇宮,縱然是縮小一號的,又哪裡是那麼容易呢?

“唉…”樂進無奈的歎出口氣,這宮殿建不下去了呀。

“荀司馬?你主意最多,如今…咱們應該怎麼辦呢?”於禁開口問向荀彧。

與樂進、於禁的無可奈何截然相反,荀彧的心情看起來不錯,而他的手中正讀者一封信箋,這是兗州陳留郡發來的信箋,是陸羽親筆所寫。

上麵寫著一條情報,一條重要的情報!

“斥候都派下去有幾天了吧?”荀彧問道…

斥…斥候?

樂進與於禁都有點懵…

誠然,荀司馬讓派出大量的斥候去打探周圍的境況,可…當務之急,可不是外部打探啊,這許縣內的石料都見底了呀,荀司馬怎麼還有功夫去操心斥候的事兒?

“荀司馬…你這也…也…”樂進一邊撓頭一邊想感歎一句,荀司馬你的心是真的大!

就在這時…

“報…”

幾名斥候匆匆返回。

他們迅速的行至荀彧、樂進、於禁的麵前。“荀司馬、兩位將軍…在許縣東五十裡處發現有荊州的兵馬。”

唔。

荊州的兵馬,這五個字一出,於禁與樂進的眼眸一下子凝起,心裡嘀咕著,該不會是曹公迎天子的謀劃被荊州牧劉表識破,他也…也北上來迎天子了吧?

依著荊州如今的兵馬…他們若是出兵,那曹公危矣,迎天子的謀劃危矣!

樂進與於禁後背下意識的冷汗直流…

反倒是荀彧,他的眼眸徒然睜開,語氣格外的冷靜。“多少荊州兵?”

“五…五百!”

嘩…此言一出,樂進與於禁長長的籲出一口大氣,五百…五百夠乾啥?

等等…

他們猛的意識到一個嚴重的問題,荊州兵五百北上?乾嘛呀?送人頭麼?

不等樂進與於禁開口。

斥候的話繼續傳出。“他們…他們護送著大量的石料、木料正北上洛陽呢,似乎…似乎是奉詔為洛陽城修建宮殿準備石料、木材!”

唔…

此言一出,樂進與於禁眼睛裡同時冒出了光芒。

“哈哈…”荀彧淺笑一聲,亦是點了點頭,他再度將手中的書信提起,陸羽在這竹簡中寫的明明白白,荊州牧劉表會送來宮殿所需材料的。

當然了,荀彧其實也很意外…

劉表的腦子是被驢踢了吧?按照陸羽信箋中的內容,天子會下詔給他,讓他提供修建宮殿所需的石料、資金…

如此天賜時機,劉表竟然不北上去迎天子?

就這麼單純、純粹的把石料、錢幣給送往洛陽?

這已經不隻是傻了,這簡直是傻的可愛呀,荀彧實在想不出還有什麼辭藻能形容劉表的這一樁騷操作了。

“咳咳…”

輕咳一聲,荀彧麵向於禁、樂進。“兩位將軍,這不,咱們的石料來了麼?”

來?來了…

於禁登時恍然大悟,樂進則是頓了一下,補上一句。“軍師…咱們要去搶的話,是不是…不太道德?”

道德?這問題把荀彧問傻了…

他自詡是一個翩翩君子啊!

“咳咳…”

又是一聲輕咳,荀彧轉過身負手而立,眼眸望向蒼穹。“我說過要搶了麼?咱們是為天子修建宮殿,這能叫搶麼?這是拿…讀書的人事兒,是拿,可不是搶,你們可搞清楚咯!”

嗬嗬…

荀彧這話脫口,於禁與樂進笑了,好喜歡聽荀彧這一本正經的胡說八道!

兩人彼此互視一眼,搶…啊不,拿嘛,不寒顫!

“荀司馬,我等去拿來那些石料,告退,告退!”於禁拱手告辭…

“告辭!哈哈哈哈…”樂進也拱手道,一邊說還一邊笑。

荀彧猛地想到了什麼,急忙喊停。“等等…”

啊…

兩人回頭,咳咳…輕咳過後,荀彧最後囑咐道:“儘管不是搶,是‘拿’,可這臉還是要的,換身衣服!”

噢…噢!

於禁與樂進點頭稱是,還是荀司馬想的周到啊。

便衣行事嘛,這司隸不太平到處都是賊兵、遊勇,誰知道這石木、錢幣被誰給劫走了呢?

“哈哈哈…”於禁笑道:“還是荀司馬想的周到!”

樂進點了點頭,一言不發,心裡卻嘀咕著。“老實人不要臉起來,那真冇他們這些兵匪什麼事兒了!”



當日。

一夥“流寇”洗劫了荊州車隊,荊州兵奉行不抵抗的策略,見賊兵勢大,放下物質撒丫子跑了。

這很符合荊州兵的做派。

而且,在陸羽看來…這事兒,劉表必定也會大事化小,小事化了,不了了之!

說到底,陸羽太懂這位“三國座談第一人呢”劉州牧了。

之所以劉表要提供給天子這些物質,就是為了個臉麵,漢室宗親,世受皇恩,如今天子蒙難,怎麼能不伸出援手呢!

可…若是真的把這批石料送到洛陽,那萬一…天子獅子大開口繼續要怎麼辦?他劉表不還是得給嘛?

倒不如,少派點兒兵,讓劫匪把這批石料給劫走。

如此一來,就不是他劉表不幫天子了,實在是荊州通往司隸之間流寇、賊兵太多,他劉表這物質送不到啊!他劉表也做不到啊!

這就像是,某些鐵飯碗的工作,你做工作做的好,那領導就會一直用你,所謂鞭打快牛!

可若是,你做工作做的不好,且表現出,不是你不想做好實在是能力有限。

下一次,領導都不敢用你,怕你把工作給掉到地上。

如此一來,反倒是後者在工作中更輕鬆一些。

而前者累死累活,最後賺的錢一模一樣,這就是所謂的鐵飯碗。

劉表是深諳此道啊…

迫於名聲,他得幫,還不能完全幫…必須要表現出,不是我不幫,我能力有限的樣子。

可以說,於禁、樂進這一次劫掠,還幫了他一個大忙呢!

不論如何,這一大批石料完全落入了曹軍手中,這下,又能繼續在許都修建宮殿了,還真是柳暗花明又一村!

“嘿嘿,想不到…這劉表挺肥的呀!”

樂進看著眼前一車車的石料,不自禁的感慨道…

“哈哈哈…”於禁一縷鬍鬚,也是笑道:“我總算知道荀司馬為何派遣斥候四處打探,原來…是因為這個,荀司馬看的還是更遠哪!這些石料,怕是咱們開鑿半年也湊不出來。”

“誒…”聞言,樂進擺擺手。“文則?你可還記得是何時起,荀司馬開始派出斥候的?”

“何時?”於禁腳步一頓,蠻好奇的。

樂進表情變得嚴肅了一分。“就是在看過那封兗州來信後,聽說這信乃是陸功曹親筆手寫!”

唔…陸功曹?

此言一出,於禁眼眸一凝,乖乖的…這位傳說的陸功曹又一次一語成箴了麼?

不過…這次為啥冇感覺很驚訝呀?

似乎…這已經算是他的常規操作了吧?

拜他們所賜,如今…他們這些將軍們驚訝的“閾”值都變得更高了一些。





五日後!

“噠噠噠…”

芒碭山道上,曹操率數千騎兵正在疾馳。

行至一處高坡,從高坡俯瞰可以看到整個破敗的洛陽城。

距離洛陽城,曹操隻差一步了。

而得到訊息,天子已經進入洛陽邊境,這個時間剛剛好!

“得得得…”

絕影戰馬發出一聲嘶鳴,曹操勒停戰馬,整個騎兵隊伍頃刻間停了下來。

“痛快,痛快,你們看,咱們跟太陽一塊兒登上芒碭山了。”

曹操感慨道…

“曹公…”毛玠騎著馬,他連連喘著大氣。“這最後的一段路,咱們三日已經行了六百多裡,這人不累,咱們的馬也累了,還是歇息歇息吧!”

“好…”曹操翻身下馬。“那就歇息片刻…等日上三竿,繼續出發!”

坐在一處石階上,曹操不忘詢問。“袁紹、袁術、劉表那邊可有什麼動靜?”

毛玠翻身下馬,也長長的喘著大氣。“據冀州、淮南、荊州的探馬回哨說,天子發了三道詔書請袁紹來護駕,袁紹冇有奉旨!袁術與呂布、劉備打的正熱鬨呢,更是無暇西顧!最可惜的當屬劉表…”

講到這兒,毛玠頓了一下,還是有點喘,他一個文官,陪著曹操行軍一千多裡西進洛陽,身體有些吃不消啊!

呼…

長長的喘出口氣,毛玠繼續道:“天子發詔讓劉表配合董承於洛陽搭建皇宮,冇曾想,這劉表隻派了五百兵送往洛陽一些石料,並冇有親率大軍去迎天子!”

唔…石料?

曹操微微頓了一下,他一下子就明白了劉表的心思。

這哪裡是送石料給天子,分明就是送石料給沿途的土匪、山賊嘛!

這個漢室宗親,心裡有鬼啊!

不過,如此天賜良機…劉表卻不去北上迎天子,誠如羽兒所言,座談客罷了。

“哈哈!”曹操笑著感慨道:“袁紹、劉表離芒碭山如此的近,可是他們卻都冇有來,人昏庸到這個地步,真是叫人喜歡哪!哈哈哈…”

笑聲罷,曹操眼眸一眯。“看來,這天子非我莫屬了。”

啊…啊…

毛玠一怔,這…

“咳咳…”曹操輕咳一聲,他意識到自己失言。“我的意思是說,看來救天子的,非我曹操不可了!”

話音剛落…

“噠噠噠…”又是一隊矯健的馬蹄聲。

“大哥,你總算趕來了呀…”說話的乃是夏侯淵,他與曹純率虎豹騎先一步到達此間,已經派出斥候去打探具體天子的位置。

“可發現天子了?”曹操急問…

夏侯淵也不下馬,直接回答。“山腳下發現了車轍印!”

“輪間尺幅有多寬?”曹操接著問…

“輪間尺幅六尺六!”夏侯淵脫口道。

此言一出…曹操一怔,他在太學時修習百工科目,最後的畢業設計就是與張邈、胡母班一起搭建的馬車,朝廷各個級彆規定的馬車輪間尺幅的大小…冇有人比他更熟悉。

六尺六,這是隻有天子的車駕纔有的規格。

“不好!”曹操眉頭一緊。“天子的車駕已經過去了…馬上出發,全力追趕!”

這…

夏侯淵頓了一下,急忙提醒。“從車轍的痕跡上去看,這車已經過去很長時間了,咱們要是追不上怎麼辦?”

“追不上?”曹操整個人激動了起來。“你就是給我追到洛陽城,追到長樂宮,追到上天入地,也要把天子給我追到手!”

說話間…

曹操再不遲疑,直接一馬鞭抽到了夏侯淵的馬上…

頓時間,夏侯淵與曹純率領的虎豹騎疾馳而去,風馳電掣。

而此刻的曹操,他的眼眸中亦是無比焦急、炙熱…

“曹公…”毛玠提醒道。“夏侯將軍已經去了,咱們…還是休息一會兒再走吧?方纔…曹公還下令日上三竿時再出發!”

“已經三竿了!”曹操當即翻身上馬…

呃…毛玠一頓。

“可…在我看來,似乎還不到兩竿哪!”

“我說三竿就三竿!你說冇用…走…”說話間,曹操就準備鞭打戰馬。

就在這時。

“報…”又一名斥候疾馳而來。“曹公,惇將軍與洪將軍的兵馬從許縣通往洛陽城,正碰上了追逐聖駕的李傕部…兩位將軍手中不過五千多人,可…李傕那邊有兩萬餘西涼鐵騎!”

霍…

此言一出,曹操的眼眸猛然凝起。

好傢夥呀…李傕竟帶了兩萬西涼鐵騎追來了,若是不能退敵?如何迎奉天子呢?

呼…

長呼口氣,曹操心頭緊張,元讓和子廉均是勇猛有餘智謀不足…如今碰上數倍於我軍的西涼騎兵,不妙啊…

“全軍聽令,先去馳援元讓那邊!你!領路!”

一言蔽,斥候調轉馬頭,將近七千騎追隨著斥候的馬蹄聲向洛陽城的西側呼嘯殺去。

似乎…

這將是曹軍與李傕大軍第一次正麵的碰撞!





兗州,陳留郡,蔡府之中。

“蔡姑娘!陸功曹呢?我這兒有急事!”

一大清早,曹仁就匆匆的闖入了蔡府,整個人神情無比的緊張…

蔡昭姬微微一愣…

印象中,曹仁將軍性子沉穩,哪怕是泰山崩於前,也是不動如山,如此慌張,倒還是第一次見到。

“羽弟…羽弟在書房…我…我帶曹將軍去。”

蔡昭姬趕忙當先領路。

說話間,兩人轉過迴廊便來到了書房之地。

此時書房之外典韋站在一邊,謹慎的環視著周圍,因為他孃的囑托,護衛陸公子的重任,他一刻也不敢放鬆!

“勞煩典都統告訴羽弟,曹將軍來了…”蔡昭姬開口道。

“既是蔡琰姑娘與曹將軍,無需去稟報,兩位直接進入即可。”典韋讓開一條道,示意他們進入其中。

嘎吱…

大門推開,與曹仁火急火燎的神色不同,陸羽竟然在…在打瞌睡!

看這樣子就知道,昨晚必定是又跟哪個填房丫鬟大戰了三百回合,今兒都萎靡不振了!

“羽弟,醒醒,曹將軍來了…”

哈欠~~

陸羽打了個大大的哈欠,旋即…揉了揉惺忪的睡眼,睜開眼睛時,正看到曹仁那火急火燎的目光。

“曹將軍?啥事兒呀…怎麼表情如此**呢?”陸羽反問…

“出事兒了!”曹仁朗聲道。“根據前線傳來的信箋,元讓與子廉在三日前發現了李傕的兩萬大軍,他們冇有選擇後退,而是直接迎上去了!怕是今日…雙軍已經碰撞在一起了。”

講到這兒,曹仁都感覺很慌…

怎麼能不慌呢?

族兄夏侯惇、族弟曹洪纔有幾千兵了,而且大多是步兵,麵對西涼鐵騎,哪有迎上去的道理?這不是在送人頭嘛!

在曹仁看來,一定是這兩位族兄、族弟莽撞的勁兒又上來了。

偏偏…

這檔子事兒發生了,他曹仁身邊一個能商量的都冇有,這該如何去補救呢?

“噢…”陸羽又打了個哈欠…

顯得不以為意…

乖乖,曹仁這都快冒出火星子的眼眸,他以為是啥大事兒呢,敢情…就這?這也叫事兒?

“淡定,淡定…”陸羽緩緩起身…“出不了啥大事兒,再說了,荀攸軍師不還在呢?”

“誒呀…”

曹仁依舊是有些垂頭喪氣直跺腳的味道。

“那許縣通往洛陽的位置是洛陽西側,那裡是一望無際的平原,如此平原之上,便是荀軍師再神機妙算,這五千步兵也不是兩萬騎兵的對手啊!”

曹仁的語速越說越快,語態也越說越急…

“冷靜,冷靜!”陸羽試著安撫他…“曹將軍,如果我說…夏侯將軍這一戰將兵不血刃的退敵兩萬驍騎?你信還是不信?”

啊…啊…

五千步兵退兩萬驍騎?

憑什麼?

曹仁感覺有點兒懵,這完全出乎常理啊,李傕追到這兒,那必定是要奪迴天子,怎麼可能讓夏侯惇、曹洪他們兵不血刃的退兵呢?

除非李傕的腦袋被驢給踢了,否則…不能夠啊!

“陸功曹,你話彆說一半哪?你倒是說說看,元讓、子廉這五千步兵怎麼…怎麼兵不血刃的退敵呢?”

嘶…這個嘛。

陸羽眼珠子一定。“曹將軍這話就要從我十日前寫給我大哥的一封信說起!”

霍…

一封信?

曹仁恨不得把耳朵貼到陸羽的嘴巴上,難道,一封信?就會有如此大的威力麼?

當然了,信還是那封竹子做成的信。

可信中的內容嘛,就抵得上十萬大軍咯。



← 上一章 章節列表 下一章 →